豈料劉清道並非方穹,作爲一位有資歷有經驗的大宗門長老,看出舒炎正在醞釀的氣勢很簡單!打斷舒炎的血漫山河。甚至,用巨大劍芒將舒炎的血漫山河直接抵擋住。到時候,舒炎即使是龍化,只怕也難逃一死!

迫不得已之下,舒炎選擇了龍血重生!

第七式龍血重生,直接將舒炎身上剩餘的血氣以及戰氣抽取一半以上。

夾雜着妖力的戰氣,本身對於擬龍形態的戰技有很大的加成。這樣的戰技,才能夠征服!

“嗷!”

舒炎倒退的身上突然發出一聲龍吼!聲音震驚山谷,山頂之上的巨石都有滾動的跡象,威勢之足一時無兩!

只見舒炎全身形成噴薄而出一層層巨大的血霧,那是真正的血,是舒炎身上的真實血液!

空氣之中血腥味瞬間瀰漫開來。說時遲那時快,僅僅是一剎那的時間,舒炎身邊的血霧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一條血色小龍,龍長半丈,張牙舞爪,猙獰恐怖至極!

血色小龍似乎如同實體一般,在空氣之中不斷的左衝右晃,顯得興奮至極!

血色霧氣急速散盡過後,舒炎的身體再次噴涌而出一團霧氣,這一團霧氣較之剛纔的血霧,又要面積大上不少。不過是一團金色的霧氣,顏色耀眼至極,呈夢幻的狀態,這就是禁忌之法的第二段傷害,來自於舒炎體內夾雜着妖力的一半戰氣!

戰氣組成霧氣一個停頓過後,也是一涌,轟的一聲,全部注入到血色小龍之中。

肉眼可見,血色小龍瞬間被撐大!體積從半丈長短急速增加到五丈!

金色的內核發出耀眼的光芒,巨龍外面是一團血紅色的實體力量!看起來極爲駭人!

“給我破!”

血色巨龍成形,舒炎的身體瞬間變得虛弱起來,特別是血氣突然減少一半,舒炎甚至感覺到站立都有些不穩。

血色巨龍和青色巨大劍芒撞擊到一起。“轟!”巨大的轟響傳來,精氣四溢,舒炎甚至被勁道吹拂開來!

青色劍芒和血色巨龍雙雙消失!

“哈哈!小雜毛,你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哈哈!”劉清道暢快至極,看到的血色大龍被擊潰到空氣之中,心中不知有多麼的高興!

看到跌坐在地上的舒炎,劉清道撤去自己的戰氣防禦罩,因爲眼前的舒炎,根本沒有了半點戰鬥力,他甚至懷疑,只要自己輕輕一個揮手,就能夠帶走舒炎!這種掌控生死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哼!你管好你自己吧!”

舒炎嘲諷聲傳來,戰鬥的空氣之中竟然傳來陣陣波動!一個金色巨球出現在空氣之中!

正是舒炎一半戰氣凝結的巨球。也是血色巨龍真正的威脅所在。

“給我爆!”

舒炎一聲大喝,金色大球直接涌向劉清道!



“怎麼可•••啊!”

“轟!”

劉清道來不及說出完整的話,只得一聲慘叫,一聲巨響,空氣之中血腥味瀰漫。


劉清道,已經生死道消!

若不是他輕視舒炎自身,若不是他關鍵時候撤去戰氣罩,若不是舒炎發狠用掉全身一般的血氣和戰氣,巔峯大戰師根本就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第三更到來,持續爆發!各位求給力!!】 “果然我現在的實力很強大了。”劉清道一死,舒炎再也堅持不住,頹然坐在地上,臉色煞白!四肢發軟!

直接一次性的抽取一半的血氣,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雖然血氣可以補充回來,但是,血氣消失過後的空虛感柔弱感,甚至讓舒炎連動彈一下的心思都沒有。

“天龍功法,對於大血龍九式的加成,加上我龍珠之中妖力的加成,還有龍化過後的加成!三重加成過後才形成這樣的結果,我自己還重傷了,要不是最後一擊劉清道大意了,估計,現在又是另外一番結果!”

舒炎心中感嘆,他倒是沒有覺得自己多厲害,剛剛幾次生死瞬間,他能夠勝利,也是贏在奇遇之上。這一場戰鬥就是實打實的戰鬥,根本沒有半點弄虛作假!這一場戰鬥之後,舒炎對於自身的實力有了一個很好的認識。

“吼!”幾十丈之外的天翼神虎直到戰鬥結束才進入戰場中央,空氣之中依舊瀰漫這血腥味!虎子昂首一聲,像是在給舒炎喝彩,有像是在咒罵劉清道。

衝入戰場之中,在地上走走嗅嗅,好一會兒纔回來到舒炎的身邊。從口中吐出一枚戒指,正是劉清道的戒指!舒炎拾起戒指,虎子又再次回到戰場之中,將掉落在地上的長劍銜到舒炎的身前。

撫摸着手中這一把差點要了自己老命的長劍,劍鋒三尺,至少是人階中級以上的兵器!對於舒炎來說,這樣一把長劍已經賺得極大。不過,舒炎並沒有使用長劍武器,一個是因爲他認爲自己不喜歡長劍的攻擊方式,更加是沒有遇到適合的感興趣的長劍戰技!

很多長老都喜歡使用長劍作爲武器,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爲長劍作爲最常見的武器,不光價格比一般的武器便宜上不少,打造起來也相對要容易一些,也是市面上最多的武器。加上百萬載流傳下來的武器戰技之中,關於劍道方面的武器戰技最爲多見。這也是大多數人選擇長劍的原因。

經得起考驗,並且發揚光大的武器戰技,纔是好的戰技!

何況,每個使用劍爲武器的人,心中都有一個共識,天下勢力之首,超級宗派——劍閣,正是清一色的使用劍道的高手!劍閣之人,對於劍道的研究,只怕全天下人加起來也沒有別人多。

“我倒是現在沒用,看看以後能不能賣出去,要是能夠賣出去,倒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舒炎也沒有探查劉清道戒指之中有什麼收穫,反正現在戒指就在他手中,那麼這就是屬於他的了。

隨後舒炎不再逗留,爬上天翼神虎的背上,讓天翼神虎重新回到最先戰鬥的地方。思香那個小妞可是還在那裏。

回來的時候,由於舒炎經脈受到震盪,加上身上血氣太過於稀少。臉色越加的蒼白。天翼神虎爲了照顧舒炎,也將速度降低不少。

兩柱香之後纔回到之前的地方。

思香依舊安靜的躺在舒炎之前安排的地方。雖然身上被長劍洞穿左肩,但血氣倒是已經止住,只是燃燒掉許多精血,只怕一時間是補不回來,力量將會有一個巨大的降低。不要一兩個月是不能夠恢復的了。

看到此刻安靜躺着的思香,舒炎心中突然泛起絲絲的歉意,這個極樂派女子,雖然高調,但是還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舒炎的事情。即使是之前合作關係被思香主導,也沒有見過思香有什麼難爲舒炎的命令。

反而是就在一個時辰之前,思香是二話沒說的幫助舒炎抵擋住方穹,拼了老命用重傷之軀換了一個方穹!這麼說來,舒炎倒是有些歉疚這個女子!

極樂派一向奢侈淫逸的印象,此刻在舒炎腦海之中倒有了極大的改觀。

不過,片刻過後,舒炎壓抑下心中的想法。身在魔門,心腸一定要狠辣,這是天龍王幾番交代的。舒炎不可能會忘記,此刻一旦對這個思香打開心房,輕易的相信思香,那麼將來就可能受到不可磨滅的傷害。

不過,思香的身上的皮外傷,舒炎戒指當中倒是有些藥物可以治療。女人對於自己的身體極爲敏感,特別是這種漂亮的女人,若是胸口的劍傷不及時治療,只怕以後長裙都不敢輕易的穿着,對於美麗至極的女人來說,也是一種折磨!

搖搖頭,正巧虎子又回到身邊,口中再次叼着一把長劍。這也是方穹之前戰鬥之時遺失的長劍。不過,這一把劍的品質明顯不如劉清道的,只是一把普通的人階中級武器而已。

舒炎吩咐一聲,虎子退到幾十丈開外,給舒炎放風捕獵食物去了!

而舒炎,卻是輕輕的坐在思香的旁邊,手臂艱難的擡起,身上本身就不剩下多少力量,眼睛甚至都有些朦朧,將思香右肩之上的衣物難得的剝離開來。露出右肩到胸口之上大片的雪白的肌膚!以及那觸目驚心的傷口。

入眼所見,舒炎不由得心神一陣動搖。即使是昏迷中的思香,即使是受傷中的思香也擁有着迷倒衆生的魅力,也擁有着動人心魄的美麗。

她的脖子細長而光滑,如諾白玉一般璀璨奪魂。鬼斧削削的雙肩下高傲的挺立着兩對飽滿的山峯,蓬勃鼓漲之中透着極大的力度和美感,雖算不上是很大,卻圓圓微微地向上挺起,與那身體配合中顯得非常勻稱。

不得不說,思香是一個極美的女子。雖然行爲異常誘惑人,但是幾天相處下來,舒炎從來未曾見過思香有任何的放蕩行爲。

加上之前與方穹戰鬥之時,在空中最後那慘烈美妙的一曲幻舞飄零!那仿若天仙的氣質,給舒炎留下了極深的影響!

“奈何你是身在魔門之中啊!如此紅顏,也不過是禍根而已!”

舒炎感嘆一聲,連忙驅散自己心中那一股邪念,感受到自己腦袋越加的沉重,舒炎無奈,急忙從戒指之中將創傷藥取出,輕輕的敷在思香的右肩之下的傷口上。

終於,舒炎腦袋一沉,再也忍受不住失去血氣的眩暈感,倒在了思香的胸脯之上!

【第四更送到,連續兩天四更更新,各位大大滿意否?滿意就點點鮮花,滿意就收藏收藏!謝謝了!】

【預告:明日至少三更!】 半日過後,天色將晚之時。

天翼神虎回到舒炎的身邊,不遠處是兩頭美味的斑羚!這是給舒炎準備的晚場!而虎子俯身到舒炎身體的邊緣,眼神之中的擔憂,清晰可見。

即使很久沒有和舒炎相見。即使如今舒炎已經是戰鬥力恐怖的年輕人,而虎子也成爲了四階妖獸。但,對於舒炎的那一份從心底而來的舒適感從來沒有變更過。

虎子眼中擔憂不已,但感受到舒炎氣息穩定,也就放下擔心,看到舒炎古怪的姿勢,反而升騰起一絲笑意!後退兩步,身形一個晃動,金光一閃,竟然又變身成爲了一隻小可愛!這是他最初遇見舒炎時候的模樣。

拍了拍爪子,虎子聳了聳肩毛茸聳的身軀,極像是伸了一個懶腰,然後一溜煙兒鑽進舒炎的袖口之中,安逸的打了一個噴嚏,然後竟然閉上眼睛,沉沉睡了開來。

如此場景!不是與當初一般麼?

暮色更加的濃重,而舒炎依舊沒有甦醒的跡象,舒炎的靈魂從進入天風戰場開始就開始緊繃,然後一路走來,戰鬥不斷,即使是休息,也是在不斷的修煉,身體早已經疲憊不堪。現在,損失掉一半的血氣,竟然枕着美女的胸口,睡得比誰都香!

“嘶•••啊!”

天色還未黑透,思香卻先從沉睡之中醒了過來。本想要觀看四周,卻發現動一動脖子,竟牽動傷口,一股鑽心疼痛傳來。只得仰望天空!

“我竟然沒死!”思香感嘆一聲,隨即,感受到胸前異樣,目光艱難的下望,竟然發現一張俊俏堅毅的臉龐!夕陽餘暉就着夜色迷離,竟然散發出別樣的魅力!

一個腦袋,竟然枕着她的酥胸,就這樣明目張膽的睡着。

“舒炎?”思香緩過勁來,看清楚是舒炎,本來她是恢復了些許力量,此刻卻神奇的不想要推開舒炎。再看一看自己裸露的右肩,右邊胸口之上那半裸的酥胸,以及那潔白的肌膚,更重要的是,看到了自己那創傷藥覆蓋的觸目驚心的傷口!

再看一看自己躺着周圍的環境,是在一大堆草叢之中,而且腦後還有一個軟草組成的類似於墊子的東西。

思香心中沒由來的一陣溫暖。

是他救了我麼?他可真夠細心的!

思香放棄了推開舒炎的想法,雖然從小到大,即使生活在作風一向不大正常的極樂派之中,也從來沒有人這樣冒犯過自己。但這個同自己一同經歷生死,救了自己兩三次的男人,竟然給她心中帶來了久違的波動。

她是飄舞仙姬思香,即使在極樂派弟子當中也享有盛譽,只是,遇見舒炎,遇見這個並不出名的男子,思香竟然有一種心動的感覺。


就這樣想着想着,一動不動的等待着,月上中天之時。舒炎才緩緩睜開眼睛。

感受到舒炎氣息的變化,思香連忙閉上自己的眼睛,假裝繼續昏迷。

舒炎因爲疲憊,醒來之時,眼睛也看不清晰,頭腦更加的迷糊,倒也不疑有他。直到意識到自己古怪的姿勢過後,才急忙擡起頭,轉開腦袋。

“我怎麼睡在這上面,還好沒她沒有醒!”

舒炎小聲的嘟囔一句,但是目光卻不自覺的攀上思香那胸脯之上,那裏,就是他枕了半宿的地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舒炎收回目光,艱難的起身,將袖口的虎子放在一邊繼續睡覺,自己困難的將斑羚剝皮去內臟,好一會兒才弄乾淨,找到一點乾柴,在思香身邊不遠處搭起火堆,烤起斑羚肉來。

現在他身體極度虛弱,需要大量進補才能夠支撐下去。

舒炎起身嘟囔的時候,思香就差一點忍不住笑過來,此刻看到舒炎認真的做着事情,一雙美目竟然捨不得移開。

終於,感覺到時間差不多了,思香才沉吟一聲,醒了過來。

兩個人打了打招呼,舒炎隨口說了一個謊言,說之情啊的斑斕巨虎已經打跑,然後自己也身受重傷!

只是不知爲何,兩個人的相處,卻變得尷尬起來。

一夜時間過去。兩個年輕高手都在修煉恢復中度過,只有醒來的虎子,小眼睛疑惑的感受着兩個人之間的氛圍,不斷的繞着圈,搖着頭,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重大深奧的問題。

第二日,舒炎和思香依舊沒有離開,而是找到一個隱蔽的山谷。兩人再次療傷恢復。

一直到第四天,舒炎和思香才從山谷之中出來。

而這期間,舒炎不知道抓了多少山中猛獸,採了多少山中靈藥,吃了多少戒中補品,纔將狀態恢復到七八成。

思香更慘,思香燃燒的是精血,不似舒炎一般只是單純的血液,精血數量雖然比舒炎少了很多,但是,卻對於人體更加重要。

所以三天下來,儘管吃過不少靈丹妙藥,也不見得有多大的好轉。只是勉強恢復兩三成而已。

不過,在舒炎看來,受傷的思香和那飄舞天空之中的思香又是不同,此刻臉色蒼白的思香,明顯更加惹人憐愛。

第四天早晨,兩個人加上一隻趴在舒炎身上的小老虎,就這樣,往東北方向再次前進。而且,這一次的目標就是極樂派。

當然舒炎現在並不急,也不一定硬要去極樂派,只是順道而已,加上有思香極力邀請同行,舒炎也不好拒絕。反正麻煩已經解決。思香也絕口不提寶藏的事情,倒也便宜了舒炎。舒炎正好樂得如此。

兩個人有說有笑,偶爾說說宗門情況,偶爾探討修煉見識,相處得也算是極爲愉快。

四天之後,舒炎終於和思香兩個人到達極樂派所在山脈的山腳之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