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雄並沒有給出正面回答,而是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殺親之仇,不共戴天。”

趙老爺子有些傷心欲絕的說道。

“哦?”陳楚雄挑了挑眉頭。

“他殺了我孫子。”

陳楚雄瞭然了,感情這是老來喪孫啊。心裏頭想了想,雖然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不過應該不是自己人,畢竟自己的得力助手,左肩右傍他還是記得名字的。

既然這一切都表明和自己沒有關係,那麼何不賣這個老東西一個人情呢。

心裏瞭然之後,陳楚雄也快速做出了決定。

“趙老,你是前輩,我也不跟你打心眼。老實說,這個陳天生,我有點記憶,不過不深,現在你要對付他,可以。只是……”

陳楚雄沒有把話說完,他相信這個老東西肯定明白什麼意思。都是老狐狸的存在了。

趙老爺子沒有想到陳楚雄竟然是這樣回答。臉色有些陰晴不定,他知道陳楚雄說得是什麼,無非就是那點利益。

心裏權衡了一下,覺得要是不幫自己孫子報仇的話,那麼外人會怎麼看,趙家裏的人會怎麼看。這是一個聲譽問題,關乎着自己家族的名聲。

仔細想想,趙老爺子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拒絕陳楚雄。

心裏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趙家已經別無選擇。

“陳家主,”

趙老爺子頓了頓。

“只要你不出手,浙江那邊,我可以打點,你們陳家說了算。” 陳楚雄不得不吃驚。

千萬可別小看打點這兩個字。

趙雲是新一代的領先人物,當上省長可是鐵上丁丁的事。要是陳家以後能得到他打點。

起碼整個浙江省的商道是在手了,甚至黑道也能到手。這,能不誘人嗎。而且這事情,陳家並不需要出什麼力,成敗影響不大。所以陳楚雄很高興。

“哈哈哈,有趙老一句話,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可以,這人我們陳家絕不過問,適當的時候還可以派點人去協助你們。”

陳楚雄笑眯眯的說着。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雖然單憑陳家的勢力要在浙江站穩不難。只是如果有個官場的勢力合作,這有什麼不好呢。何況南方那四大家族也不是吃醋的,自己不得不防啊。

趙老爺子心裏也是一喜,本來以爲自己這邊是吃大虧的了,畢竟不是誰都喜歡和別人分享勞動成果的。

但爲了趙家名譽,趙老爺子是準備豁出去的了。

哪知道陳楚雄竟然這麼懂的做人。這樣好啊,這樣好。

“那麼就祝我們合作愉快了。”

趙老爺子恐怕陳楚雄反悔,連忙確定下來先。

“嗯,合作愉快。”

陳楚雄點了點頭。

自此,陳家正式和趙家結盟,浙江,再次準備風起雲涌。

陳天生笑嘻嘻的走到了葉飛面前,此時週日已經暈了過去,而另一個副省長之子,早已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年輕人,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直到這時候,葉飛依然沒有慌亂,他知道,只要他亂了,那麼,一切會變得更加的糟糕。

“呵呵,別用一副成熟的語氣和我說話。告訴你,老子我叫陳天生。”

陳天生心裏有些生氣,這個葉飛到這個時候還在這裏裝逼,找死麼。

“好,陳天生是吧。你知不知道今晚,你把整個雲南的頂級公子都得罪了。你覺得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

這是葉飛最搞不明白的問題,陳天生突然出現,二話不說直接打人的,他到達爲了什麼。誰是他的後臺,給了他這麼大的膽子。

沒錯,葉飛已經開始懷疑陳天生的身份了。目前的情況來看,陳天生是知道他們身份的。在知道身份的情況下,還如此屌,把他們都打了,說他沒有後臺,誰信。倒不如說他是一個煞筆,或許葉飛會更加相信。

只是陳天生是煞筆麼?笑話,信他是煞筆,那葉飛就是煞筆了。

“好處?多着咧。”

陳天生咧嘴一笑,自顧自地搬了張凳子,坐在了葉飛的對面。

“葉公子,我很好奇,爲何你不叫你的老子來?”

葉飛眼鏡一縮,看樣子是對付自己的老子啊。

本來打算讓黑葉的人來直接處理的。只是沒想到對方那麼厲害,直接把黑葉拖住了。有備而來啊。

葉飛搖了搖頭。

“這只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找上家長。”

葉飛作爲大人物的兒子,其危機感是非常強的。所以現在猜測出有可能是對付自己的父親,直接把一切攬了過來。


陳天生心裏冷笑,這傢伙。

“嗯,不錯,政治覺悟挺高的,厲害。”

絲毫沒有理會陳天生的冷嘲熱諷,只要他老爸沒事,那麼他就肯定不會有事。

“陳先生,這是你們家事,我這個外人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億斯大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

本來億斯大是不打算出聲的,只是看到陳天生並沒有針對自己的樣子,所以猶豫許久,還是覺得儘快離開這裏比較好,現在自己紅衣幫可以說是損失嚴重了,他擔心自己的安全。

俗話說的好,擔心則亂。本來陳天生已經忘記這裏還有一個億斯大的。現在被他這麼一插嘴,他又想起來了。

“哦,億斯大的中文不錯嘛。”

現在國安局的人已經把一切貓貓狗狗搞定,可以說除了這些頭領,其他的已經不成威脅。所以陳天生也有時間和這些賣國賊,外敵好好周旋的。

“呃,陳先生過獎了。漢語是個很有學問的語言,不得不學會啊。”億斯大小小地拍了一個馬屁。

“這麼說你很喜歡我們這個國家洛。”陳天生似笑非笑地看着億斯大。

“當然,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國度。”

現在的億斯大已經厚顏無恥了,只要可以放過他,就是說他是一箇中國人,相信也沒有問題。

“既然如此。”

億斯大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那麼你就留在這裏吧。”

“什麼?!”

億斯大還沒有反應過來,“碰”的一聲,肥胖的身子直接倒下,眼鏡睜的大大的,他死不瞑目啊。

陳天生把手中的****隨意一扔,隨意的樣子好像剛剛殺的只是一頭豬。

“看來你真得很不怕事。”

葉飛面上沒有絲毫表情,對於億斯大的死,他並沒有什麼好說的。他們只是合作關係,現在他死了,最多就是不合作唄,沒什麼的,反正合作也是賣國的,不合相信會更好。

沒錯,葉飛就是這麼想的。本來這些事葉飛也是持反對態度的,只是週日一定要走下去,而且又懼怕那個周家,沒辦法,葉飛也唯有陪他瘋下去了,而現在……

還瘋個屁啊。

“沒什麼好怕的。”

陳天生不在意的回答。


“呵呵,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給你那麼大信心,不過我還是打算告訴你一件事。”

葉飛把玩着手指頭,繼續說道。

“紅衣幫是緬甸國內第一黑社會組織,靠山就是緬甸**。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畢竟對於緬甸,我們中國不怕他什麼。”


葉飛看着仍然不在意的陳天生,笑了笑。

“其實紅衣幫還有個代表,或許你從這個紅衣的名字,你會聯想到什麼?”

陳天生皺了皺眉頭,緬甸**他確實不怕,只是這個紅衣能聯想到什麼。

“想不到吧。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教庭”這個勢力?”

陳天生碰的一聲站了起來,他,無法再平靜了。 或許別人不知道教庭是個什麼東西,但是作爲黑狼曾經的殺手,陳天生知道,這兩個字到底意味着什麼。

教庭所在地爲梵蒂岡,這是一個全球最小的國家,卻是全球信仰教會的國家,因爲他整個國家都信奉一個宗教。

這是一個嚮往着所謂光明,上帝的宗教,教徒遍佈全球,過五億的忠實教徒,過十億的外圍教徒,教庭,就是他們的總部!

教庭裏主要的人員只有那麼幾個,一個教皇,十個紅衣使徒。而現在聽葉飛所說,這個緬甸第一黑幫竟然和教庭的紅衣使徒有關。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要是真的惹上教庭,那麼他陳天生直接準備跑路得了。就是美國也不想惹上的勢力組織,他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即使他是聞名世界的槍王,黑狼第一殺手,一樣沒有資格和教庭對抗。因爲就是黑狼,也不一定對付得了教庭,何況他單身一人。

也直到現在,陳天生才覺得,自己做的錯事,到底錯得多麼嚴重。

心裏非常的煩悶,但是他知道,現在不能亂,起碼現在不能,自己還有任務,還有事情,絕對不能亂。而且這裏是中國,不同的國情,即使教庭想對付他,也只能暗中進行,不然就是不給中國**面子。

一國力量還是強大的,說美國不想惹麻煩,但並不代表怕麻煩。惹急了你一個教庭還真不夠看的。永遠不要小看一個國家的力量。

想明白了這些,陳天生心不再慌亂,現在的他異常的冷靜,也許只是有點聯繫,並不是教庭的人。

“葉公子,還有什麼可說的麼。”陳天生再次恢復了那隨意的面容,這讓葉飛非常的好奇,難道這個傢伙不怕?

“陳先生,你難道不怕?”最後葉飛還是忍不住問出來了,他心裏非常的好奇。

“呵呵。”

陳天生先是笑了笑,然後才緩緩解釋。

“沒什麼好怕的,我相信**。而且這個紅衣幫,也並不一定和教庭有直接關係吧。”

陳天生的話語先是讓葉飛一驚,相信**?難道說他的後臺就是中國**?那麼不就是代表這事情已經讓上面注意到了?

隨後聽到陳天生後面那一句,他又有些苦笑,不簡單啊,其智慧不錯。

“沒錯,確實沒有直接關係。”

葉飛的話語讓陳天生心裏暗暗鬆了一口氣,雖然剛纔早有猜測,不過現在聽到葉飛肯定,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是鬆了一口氣。

葉飛沒有理會陳天生,繼續自顧自的說着。

“教庭裏有十大紅衣使徒,教庭是一個組織,他是需要發展的。而發展的主要,就是增加信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