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計劃的關鍵,全在於此!

李更新冷笑着說:“叔叔不想傷害你,這都是你爸爸逼的。”

“接下來,希望你爸爸好好配合,否則的話,叔叔不敢保證你的安全。”

“就算是…”

李更新頓了下,他強行壓抑住那絲惻隱,繼續說:“就算是你死了,也不要怪叔叔,這全都是…”

“你爸爸逼的。”

李更新擡起頭,冷冷的看着李渣灰,問道:“類似於這次炸樓,快速發現兇手,並且不按常理判決的大案,是不是還有很多?”

“具體說說幾起你知道的吧,我不想看到一點點不誠實,不然的話,你知道後果。”

李更新用刀背,在孩子臉上蹭來蹭去,做出一副隨時可能動手的模樣。

上一個問題,李渣灰狠狠心,或許可以回答,但這個問題,他是無論怎樣也不會,也不敢去回答的!

李渣灰咬着牙,大罵:“你更新,你他媽的以爲自己是誰?就憑你,也想隻手遮天?”

“你今天可以殺死我和兒子,但我告訴你,你不會活過三天!”

“我的兄弟會爲我報仇,我相信,我的兄弟會讓你體驗比我多出十倍,百倍,千倍,萬倍的痛苦!”

李更新手起刀落,割下了孩子另一隻耳朵,但李渣灰的行爲更加瘋狂,他直接咬斷了舌頭,鮮血噴濺的到處都是,喉嚨裏嘰哩哇啦,再也說不出一句清晰的話。

李渣灰,已經鐵了心不再開口了。

李更新的心涼了半截,他嘆了口氣,一刀刺在孩子的心臟上,結束了這條可憐的生命,然後,他走回客廳,坐在沙發上,點一支菸,思考這次失敗的原因。

電子提示音明明已經指出,李渣灰對兒子很是在乎,並且給出了孩子的具體下課時間,長相,爲什麼抓來後無法要挾對方?

李更新皺着眉頭,想到了第二條提示音。

“一個半小時後,警方會包圍這間屋子。”

這些指示並非毫無邏輯,而是有跡可循的,兩條消息中,是否存在着什麼聯繫?

李更新用手抓着頭髮,絞盡腦汁的思考着,這時,樓下傳來了一個男子用喇叭的喊叫聲。


“李更新,你已經被包圍了!我知道你就在這一棟樓裏,現在這一片地區,全都被圍的像是個大鐵桶,蒼蠅都飛不出來,你趁早投降,還可以從輕處理,如果挨家挨戶搜到你,將會嚴懲不貸!”

警方來了?

等等…警方?

李更新似乎想到了什麼,渾身都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起來!


電子提示音在他的腦子裏迴盪着。

“李渣灰答應兒子中午十二點去健康路小學門口接他,孩子叫李德生,是他的全部,照片在他的胸口錢包內,請把握機會。”

“一個半小時後,警方會包圍這間屋子。”

李渣灰…兒子…李德生…警方…

所有零碎的線索,似乎在短時間內進行着快速的串聯,那些看起來毫無邏輯的東西,在李更新腦子裏,開始變的清晰起來!

李更新激動的把菸頭扔在地上,用腳踩滅,他呼吸都變的有些急促,拉開窗簾,看着下面的特警們。

一個膽大到足以震撼世人的計劃油然而生…

李更新冷笑了下:“我說過的,你們惹到了一個怪物。”

“一個你們惹不起的怪物。”

李更新抓住匕首,割開了自己的氣管,萬物定格,破碎開來,下次,他會讓整個世界顫抖!

(今天駕校教練去考場了,偷空趕緊多更點,晚點還有更新哦,不出意外的話,應該還有兩更。) “一個半小時後,警方會包圍這間屋子。”

冰冷的電子提示音在李更新耳邊縈繞,他眯着眼睛,努力適應強烈的白光後,逐漸恢復了視線。

李渣灰驚恐的看着他,不知道這個瘋子爲什麼會突然發呆。

李更新嘴角上揚,浮現出一抹陰險的微笑,冷聲道:“最後一個任務,要你活。”

李渣灰忙不迭點頭,還沒來得及說一聲‘好’就感覺眼前一黑,被對方用拳頭砸的昏死過去。

李更新活動了下手腕,直接提住他的頭髮,把他拖到客廳,用繩子五花大綁之後,便走下了樓。

……

通往西木村的道路旁,一個戴着黑色棒球帽,黑色口罩的男人,把手插在風衣兩側的兜裏,靜靜站着。

遠處,駛來了一輛出租車。

男子擡起手臂,把它攔住。

車窗搖下,司機問道:“去哪裏?”

男子回答:“市區。”

司機示意男子上車,坐在副駕駛後,司機還比較熱情的去搭話,男子似乎不太愛開口,尬聊了幾句,司機開始專注開車,在他準備去踩油門的時候,那個男子快速把總是插在風衣口袋中的手抽出,將一塊浸着高濃度麻藥的手帕,堵在了司機的嘴上!


幾乎是在瞬間,司機的瞳孔開始擴大,繃直的身體也慢慢變軟。

男子走下車,把昏迷的司機捆綁後放在了行李艙內,然後把出租車開到了一幢樓下,他走上去,打開門,將李渣灰拖拽到副駕駛位置。

車子發動,駛出了這個破舊的小區

……

在西木村的周圍,有一片廢棄的工廠,盲目瘡痍的蕭條衰敗,完全掩蓋住了昔日的繁榮,那些倒塌的牆壁,似乎在努力對抗着時光的吞噬,生鏽的大機器更是到處都有,整片面積十分巨大。

李更新拖拽着李渣灰,來到了一個倒塌牆壁的邊沿,把他放在地上,從黑色的揹包裏拿出些他從小劉家找到的‘特殊器具’並壓在了對方的胸口。

然後,李更新又拿出李渣灰的手機,進行了一番操作,擺在了一個正對着他的位置。

做完這些,李更新站起身,活動了下手腕,並且長吐口氣。


他的眼神中,是無盡的冰冷,同時,還夾雜着一股奇怪的情愫,是期待?還是得意?怕是他自己,也很難分清楚吧。

……

中午十二點,健康路小學門口,一個孩子正在左顧右看,似乎在等待着什麼人的出現,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眼神中的失望也在逐漸變重。

李更新把出租車開到了孩子旁邊,他搖下車窗,隔着口罩做出一個微笑,用溫柔的聲音問道:“是在等爸爸嗎?李德生小朋友?”

щшш▪т tκa n▪C〇

孩子擡起頭, 娛樂圈BTS之I NEED YOU ,他開口問道:“叔叔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李更新拿出李渣灰錢包中的那一張全家福,擺在孩子的跟前,說:“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他要我來接你一下,說要給你驚喜。”

孩子開心的差點跳起來。

他喊道:“真的嗎?爸爸真的說要給我驚喜嗎?”

李更新點點頭,主動把副駕駛車門打開,說:“快上來吧,別讓爸爸等久了呢。”

孩子歡快的坐了上去,李更新幫他把安全帶繫好後,踩下油門,把車子開向了西木村的位置。

在廢棄工廠的不遠處,還有一大片樹林,那些樹木少說也有成千上百棵,鬱鬱蔥蔥,頗爲壯觀。

聽說,本市打算利用這些樹木,建造一個森林公園,項目已經招標成功,不用多久便會啓動工程。

在這之前,這裏仍然是片無人看管的地帶。

李更新帶着孩子,朝樹林深處走去。

孩子一邊蹦蹦跳跳,一邊問着:“叔叔,我爸爸怎麼會讓你來這種地方?到底是什麼驚喜?我很好奇,可不可以提前給我說一些呢?”

李更新沒有講話,只是低着頭繼續趕路,腳底踩在掉落地上的樹葉上,發出了咯咯吱吱聲響。

孩子並沒有因爲他不講話而尷尬,相反,他還是那副高興勁兒,至此,單純,善良的他,仍然沒有半點的懷疑。


他只是以爲,叔叔不講太多話,也是爸爸設置驚喜的一部分罷了。

李更新偶爾會用餘光,去瞥一下孩子那雙水靈靈,美麗的眼眸,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自己也可以毫不內疚的去利用,傷害這一份善良了嗎?

李更新看了下自己的手,他終究,在慢慢變成曾經最討厭的那一類人。

他的眼眸中,流露着一絲惋惜,隨即,是更加冰冷的光芒,他握緊了拳頭,咬着牙齒,暗暗告訴自己。

這都是他們一步一步,逼我成爲現在這個樣子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做一件讓他們顫抖的事情。

向他們證明,我並非想象中的那麼脆弱!

李更新看了下週圍,終於下定了決心,他停下來,看向那個孩子。

孩子也停下來,擡頭望着他的雙眼,稚嫩的聲音響起:“怎麼了叔叔?驚喜就在這附近嗎?”

李更新沒有回答,他沉默了片刻後,平靜的說。

“是的,就在這附近。”

“或許,你會害怕,但叔叔想告訴你的是,只要他們不越過某些底線,這個遊戲就是安全的。”

“否則…”

李更新咬了咬牙,繼續說:“叔叔我…也不敢保證你的安全…”

孩子雖然天真,但他不傻,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他張嘴問道:“叔叔,你什麼意思?我的爸爸呢?我的…”

李更新一腳向前,忽然躍起,右拳變爲掌刀,狠狠劈在了孩子的脖子上,他甚至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呻1吟,便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李更新落地後,深吸口氣,這次康復後,一些格鬥的技巧,標準動作,似乎印在了自己腦子裏,而且,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和反應,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李更新走向孩子,從揹包裏拿出繩子,把他捆綁在了一棵大樹上,然後,也把從‘小劉’家裏找到的‘特殊器具’壓在了孩子的胸前。

李更新找來了一些石頭,在孩子面前堆積起來一個凸起的平臺,拿出一部手機,進入直播間後,放在了孩子面前。

做完這些之後,李更新長吐口氣。

因爲,他的計劃已經完成了一大半,並且毫無阻礙。

看來,他這次又成功理解了提示音的意思。

他發出了一聲冷笑,喃喃自語。

“如你們所願,我就當一次令世人害怕的魔鬼。”

(今天發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道人心裏特別不舒服,更新慢了,望理解。) 中午十二點十分左右,名爲‘這就是你們的英雄’直播間內,再次浮現出了畫面。

鏡頭中,一個頭戴黑色棒球帽,墨鏡,黑色口罩的男子,雙手平放在桌子上,端正的坐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