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傲月劍出手,劍刃出鞘。頓時,一道森寒無比的劍芒,貫穿天地,穿透空間,在透亮的空中綻放璀璨耀眼的光芒,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驚天氣勁,彷彿能夠破碎虛空。


鋒利劍氣,攜帶著的森寒殺伐氣息,鋪天蓋地,向著四面八方延伸開來。

手持長劍衝過來的青年男子,沖勢微微一減,楞在半空。那張本是俊朗的臉龐上,沒有了激怒的神色。有的,儘是無邊的恐懼!

想要後退,卻發現自己不受控制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蕭易帶著璀璨劍芒,將自己淹沒。連帶著,所有飛蛇衛在內。

隨後——

「轟隆!!!」

伴隨一聲巨響,劍氣切割地面,以蜘殊網一般的速度向周圍裂開。

地級神兵配合巔峰武宗的實力,爆發出的震顫力量,使得空氣形成一股滔天的氣浪,個中夾雜凌厲無比的劍氣。狂暴的力量所過之處,摧枯拉朽般粉碎一切阻隔之物。

化為廢墟的矮牆,再次遭到****。

鏘!

還劍歸鞘。

蕭易輕輕往前邁出一步,身影一閃,踏步虛空,進入高家莊。

身後。

之前熱鬧的空中地面所有異變,突然間恢復了平靜。

半空中。

保持衝鋒之勢的飛蛇會成員,身體突然一抖,身上穿著的鎧甲,連同胯下的戰獸,倏然間,自動四分五裂。

「啪嗒!」

「啪嗒!」

一塊塊殘肢斷臂,有序的從空中掉落。鮮血卻沒有流淌,詭異的停留在體內。直到所有肢體,全部沒了。再「嘩啦」一響,如同下雨一般,全部掉落。

絞殺!

一劍刺出,爆發迸射的無形劍氣,竟將飛蛇衛所有人,包括各種戰獸在內,瞬間絞殺成了肉塊。

「嘩——」

跟在蕭易後面跑過來的天罡城各路強者,看見這一幕,無不倒吸冷氣。

高家莊內,躲在暗處,觀看的村民,更是嚇的全身顫抖。膽小的,直接嚇的大小便失禁了。看向蕭易的目光中,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崇拜,取而代之的,充滿了恐懼。

「蕭易這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節奏嗎?」

「瘋了,瘋了,一劍秒殺那麼多人,他這什麼劍法?」

「孫洪武白痴啊,居然惹到蕭易。這下好了,沒的完了。這次就算勉強熬過去,飛蛇會也將不會再存在。」

「以一人之力,滅殺一個三百人數的中小勢力。蕭易牛啊!飛雲宗出來的,就是不簡單!」



……

高家莊外,眾武者議論紛紛。

半空中。

蕭易面無表情,在龍陽搖頭晃腦的嘆息聲中,進入村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壓壓人頭。

高家莊里的村民,受不了房子搖晃,紛紛跑到村口的廣場上。此刻,蕭易身影出現在廣場邊緣的剎那,上千雙眼睛齊刷刷的投射到蕭易身上。

每個人的目光神色各異,有的恐懼、有的悲憤、有的不甘……

整個廣場死寂一片,旁邊的山林里,也出其的安靜,沒有發出絲毫的鳥雀聲。

天地之間。

似乎只剩下蕭易一步又一步,在虛空中不斷向前的無聲腳踏聲。

「呼!」

一陣冷風貼著地面呼嘯而過,打著圈捲起沙土飛上天空。

那無聲的輕緩腳步,彷彿一記記重鎚,回蕩在高家莊村民每個人的耳邊,讓他們不受控制顫抖。

蕭易不急不緩,堅定緩慢的腳步繼續向前進。一步步的威勢重疊,給予所有人心靈上最沉重的壓迫!

廣場上的村民,蕭易根本沒放在眼裡,孫洪武才是他的目標。

飛蛇衛死光了,蕭易不信孫洪武不出來。

果然。

當蕭易再一次以勢壓人,迫使廣場上的所有村民,跪趴在地上時。

後山方向,猛地傳來一聲怒吼。

「姓蕭的!住手!!!」

轟!——

彷彿一百顆霹靂玄雷爆炸,發出的巨大轟鳴聲響,震耳欲聾,在高空中激蕩開來。

高家莊後山山頂,突然裂開一道口子,從裡面飛射出一道魁梧身影,在霎那間,就撕裂了雲層,屹立高空之上。

「哦?」

蕭易看見這一幕,停下腳步,目視向雲層之巔的魁梧身影,淡然開口。

「孫洪武,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 「哼!」

雲層之巔,傳來一記冰冷的哼聲。

面對蕭易充斥瀰漫在空中的火焰元氣能量氣息,魁梧身影手中一晃,多出了一柄怪異的斜月刃兵器,對著虛空,就是那麼簡單的輕輕一揮。

「唰!——」

彷彿鐵杴切割稻草。

蕭易釋放出的火焰元氣殘留在空中的能量,在這柄怪異的兵器切砍下,如同水花一般,在空氣中快速消散。

怪異兵器本身攜帶的強大力量,則在剎那間沒入虛空中,化為虛無。

這一下,空中恢復到了之前的通透明亮。

然而,在天罡城眾多強者的眼裡,那簡簡單單的一揮,卻包含了別樣的氣息。就好像泥水一樣,有些粘稠。

嗯,等等!

粘稠?液體?

「武尊!他是武尊!」

一個聲音在村口的廢墟里響起。卻是天罡城杜家的一名族老,失聲叫道。

話音落下——

轟!

現場氣氛瞬間爆棚。不管是特意趕來觀看的武者,還是高家莊本身的村民,都被這個消息,給震住了。

「孫洪武居然突破到了武尊!他是什麼時候做到的?」

「天知道他是什麼時候突破的。要我說,這位會長真夠陰的。等自己的手下,所有人都死了,才出來面對蕭易。」

「孫洪武消失了一天一夜,估計是敢剛突破武尊境界。」

「這就難怪了,臨場突破,境界不穩,不敢面對蕭易這個怪物,完全在情理之中。」

「我很好奇,孫洪武是怎麼知道,蕭易會回來報仇的?要知道前天,蕭易還被孫洪武追殺的滿天下逃跑呢!」

「這還用猜,蕭易背後可是飛雲宗!傳承千年的宗門!如果是其他人,孫洪武哪會被逼如此?」


「對啊,原來如此!」

……

高家莊內外,議論聲沸騰。

半空中。


蕭易凝視孫洪武,臉上遍布怪異。

這會兒的孫洪武,居然和蕭易暗地裡收來的資料上,記載的形象,完全不同。

一頭血紅色長發,披散落在肩頭。冰冷嗜血的眼眸,宛若紅寶石一樣刺眼。手上持有一柄斜月刃怪異兵器,散發奪目光芒。渾身上下一股邪-惡的氣息,纏繞不散。

這就是孫洪武?

蕭易古怪,總感覺孫洪武有些不對勁。

「他走火入魔了。」

跟在身後的龍陽,似乎知道蕭易在疑惑什麼,怪笑道。

「走火入魔?」蕭易訝然,「他不是突破武尊了嗎,怎麼還會走火入魔?」

「正因為突破武尊,所以才會走火入魔!」

龍陽抱拳,嘿嘿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他修鍊的應該是一門邪功。沒有準備好,就急忙忙突破,結果導致走火入魔,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原來如此。」蕭易恍然,看向孫洪武,輕笑道,「孫會長,你這又是何必呢?」

「何必?從你殺了我兒的那一刻起,就沒何必這兩個字了!你殺了我的兒子、屠了我的父親、剿滅我的飛蛇會,我今生和你永遠勢不兩立!」

孫洪武低吼,「姓蕭的,出手吧,這次你最後一次出手!過了這一次,你沒機會了!」

「哈哈哈……」

蕭易大笑,「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手中傲月劍光芒一閃,劍氣交錯,迎著孫洪武沖了過去。

「唰!——」

寒光乍起,冷厲的劍光,掀起大片罡風,夾帶凌厲的呼嘯之音,衝天直上。

恐怖的劍氣,縱橫虛空,攜帶毀天滅地的氣息,向著孫洪武,筆直攻擊而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