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

那洪炎一聲斷喝。七修奮起全力一擊,七道各色靈光狂閃間,那熾焰惡狼倒地身亡。

此時那不足趴在大陣外大口喘氣。眾急急圍攏而來。大聲呼喚。那不足慢騰騰爬起道:


「取了妖丹。快走!去下一處陷阱處設伏!」

「然此地天地氣機動蕩若是。恐那另一處之大妖已然覺察也!」

那洪炎忐忑道。

「便是如此,那大妖才決然會來此一窺,算計其設伏之成算也!」

「如此便聽兄台之建言。」

眾紛紛御流風往前番設伏布陣之地去了。便是諸位修眾達其不及半刻。一股浩大妖風吹過,腥辣酸臭之腐物氣息漫過,便是以那洪炎之修為,亦是滿腹嘔吐之感。疾風過處,一朵惡雲上一妖昂首而立,雖身具之形貌未變,然其靈識已然若大智之修也!其踏雲而立,端據百丈之林地上,迷離了雙目仔細掃視!

一眾八修抬眼而視,只見那妖果然生的兇惡。數十丈高大之體貌,驚嚇了此地一干諸修。其血盆大口張開,猶若黑洞,呲牙咧嘴間幾欲吞噬此林地諸物。

「史兄,此妖恐有小圓滿之境界也!吾等此番有難也!」

那洪炎顫抖了聲音悄然傳音道。

「洪師兄勿急躁!此妖雖兇惡,然確然聚識巔峰,距小圓滿尚有半步,料來吾等所布大陣可以應付!難者乃是必殺之一擊,需劍修中心細者,以劍刺其雙目,待其稍懈,再以七修之合力,強攻其丹田神界,毀其修為,則必可成功!」

「嗯!」

那洪炎輕輕一點頭,暗自傳音準備。待得眾修完備,那洪炎望了不足點一點頭。不足忽然悄然一動,出溜一聲滑下了大樹,隱蔽了身形,往林地深處遁逃。

「嗷嗚!」

那妖怒極,一聲斷喝,仰頭一口烈火噴下,那火舌四濺,燃著此地一干林木劈劈啪啪響!只是霎時那大火便蔓延而來,直追不足而去。

「史師兄非常人也!算計到此妖之舉動,居然一般無二!」

眾修觀諸是景大喜,那大火過處,一修破了衣物,渾體煙火之色,焦灼之味兒大起,便是遠遠兒亦是可聞!

「史不足其修,大氣者也,人修中無出右者!」

眾觀之、嗅之,無不感慨之!

「嗷嗚!」

那妖四顧無險,轟然發動,飛身直擊地上之人修!

便是身體躍然距地三丈時,那妖復躍起,盤旋一圈而後凌空下擊,猛然出手!

「起!」

那地上人修大喝一聲,隨即煙塵四起,白霧繚繞,那妖獸已然落於陣中不復再見。

「打!」

那洪炎大喝一聲。

兩道劍光一閃,噗噗兩聲,緊接著一聲慘吼驚天動地。

「打!」

洪炎復大喝一聲。那七修之死命一擊,恰恰兒擊打在此妖獸之丹田神界,一聲狂吼罷,那數十丈之巨之大妖,腹胸間洞開,三五尺左右一個洞孔驚人洞開。那大妖搖搖擺擺摔倒在地,雙目驚恐大開,眼見得不能活也!眾修方渾體癱軟倒地,不能語!

半日後,不足等八修取了妖丹,割裂了妖獸之體骨,將其肢解分撥停當,急急往山外退卻而去!

一眾洪炎、尤嘉、何旭、單克敏、泰羅、林際、金武陽、不足等八修俱各興高采烈,御風而走。

「史大哥非但陣法造詣深沉,那膽魄絕然人修中無二也!兄弟佩服!」

那尤嘉道。

「不錯!此次獲取妖丹,史大哥當屬頭功也!」

金武陽道。

「呵呵呵,此一眾兄弟之功,某家何敢當!」

正是不足等行走得十數日,距那山外不及千里之時,忽然洪炎腳步一停,眾修訝然而視,皆靜悄悄無語。

「不對!此地有法陣之氣機波動。史大哥,汝卻來瞧一瞧!」

那不足聞言行過來,仔細瞧視一陣道:

「此地有大陣一座,人修十數,四向圍定,專等成功之修回返也!」

「史大哥,汝卻怎生得知?」

單克敏訝然問曰。

「單兄,汝卻來瞧視此地上之腳印,十數不同輕重大小之印記,便是告訴吾等人數。而此地大陣法力波動之機變上觀之,確然才布者!當是彼等未曾算到吾等如是快捷便得手也!」

「史大哥果然了得!蛛絲馬跡中抽絲剝繭,卻然得出如是結論!」

「如此,吾等乘彼等不防,儘快脫身才好!」

洪炎急急道。

「正該如此!」

眾修隱了身形,於那溝壑中悄然疾行!


「大約脫身也!」

一修觀諸一行出了那大山溝壑,喟然道。

那數修皆鬆了勁,望了四下里山巒疊嶂,圍攏來稍歇。

不足道:


「只怕吾等歇息不得也!」(未完待續。。) 「哈哈哈果然有高人指點!居然查視得出本宗法陣之妙處,遠遠躲開!好!好!好!今番吾必較之!」

突兀一聲嘹亮之大笑聲傳出,那四圍已然低矮之外圍山巒上十數修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爾等死來!」

其一修怒聲吼叫道。

於是那一眾十數修御器來襲,其身形疾如電閃,一閃及至。

「使用道法符籙遠擊之!」

不足一聲喝,眾聞言,俱各不敢藏私,將出手中符籙往外一祭,喝一聲爆!

那火炎符籙爆毀,大牛般之火團,呼嘯而上,迎擊來襲之修眾。

「啊也!小子可惡!居然敢攻擊吾等昊山十三鷹!真真活得不耐煩也!」

「啊!昊山十三鷹!洪炎老大,怎得是好?」

「哼!難道其皆是精鐵築成?殺!」

「殺!」

聞得洪炎一聲爆喝,一眾七修盡皆蜂擁而上,圍攏了近前之昊山十三鷹中之三,法器寶物飛擊而上,那三修前出甚疾,已然脫離其大隊。忽然著了其擊打,亦是尚未回過神來,便已然死翹翹矣!

「啊也!殺吾三鷹,必凌遲爾等,方消吾心頭之恨!」

那稍後之十修其速不變,迅疾來攻!不足一修佔了體堅之利,掩護另七修,復圍攻其三修,仍以法器寶物猛攻。而那不足只是以自家之法體硬受彼等之獵殺。

未及三刻,其三修復亡。其中之老大吼一聲道:

「點子扎手,扯呼!」

倏忽幾息間,彼等所餘七修紛紛駕了雲頭而去,而不足等一干八修,不過傷半爾!


眾息得半個時辰,復駕了雲頭往三聖山諸位長老處疾行而去。

三聖山釋、道、儒三門各據一座山峰,扎了營寨等候。此時才月許時日罷了,距往昔之僥倖歸來者尚早,諸長老閑來無聊,便如往昔一般賭博彩頭。博那三門初選弟子歸來時間之早晚。存留人修之多寡等等。那佛門之老和尚笑吟吟謂道門一長老道:

「汝道門贏得彩頭已然多次,唯吾等釋、儒二門機緣不佳!此次或者可以翻身呢!」

「哼!此次爾等越發無有一絲兒機會呢!吾等門下此番有昊山十三鷹拜入,勝算大增!還是將那彩頭直接交付的是!呵呵呵」

那道門之長老大笑。

佛門及那儒門四位長老面色不善,無奈何此次怕是可能獲勝之機會較往昔更少呢!

於是彼等日里或對弈。或印證功法。或探討修鍊之迷津。這一日。那老和尚正打盹時,忽然一修大聲道:

「大師,吾佛門一脈首批八修先來也!」

「嗯!」

那老和尚聞言先是一怔。而後跳起來,左右觀視半晌,忽然大笑道:

「原來不是做夢!哈哈哈老衲終是撥了一個彩頭也!哈哈哈」

三聖門道、儒兩座山峰上忽然人聲俱寂,那一種帶隊之長老相互對視一眼,忽然齊齊開言道:

「莫非來著當真是禿驢一脈么?不可能!不可能!來呀,去再查了來!」

「七長老,確然是佛門一脈八修先來也!」

「彼等可是確切得了妖丹么?」

「確然!」


「確乎四級妖丹么?」

「方才佛門來報,彼等一干新晉子弟得手者乃是五級妖丹也!」

「五級?」

那長老一愣,突兀一聲大叫道:

「不!不可能!彼等不過聚識之境界罷了,怎可能得手高階妖丹!不可能!定是爾等偷懶誆騙與我!再查!」

「七長老,彼等得手者確然乃是五級妖丹!」

那七長老激蕩之心緒重視稍稍安靜,嘆一口氣,駕了雲頭望那邊佛門之一座山峰而去。

「呵呵呵七兄此來可是兌現賭資么?」

「哼,貧道何時耍過賴!只是月許時日便有修得手而歸,數百年來倒是頭一遭也!貧道頗為好奇,可否令來歸弟子告知一二?」

「哈哈哈哈牛鼻子,此番人家佛門得勝,汝等道門卻是折戟也!啊哈哈」

忽然突兀一聲高亢之笑語傳來,卻是那儒門之吳姓師父幸災樂禍之聲音。

「酸秀才!吳大才子!似乎爾等儒門此次並未有弟子先至,汝卻這般激動作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