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好幹,幹得好了,我獎勵一個擁抱!”葉亦凡淡淡笑着。

“去你的!”在方柔的咯咯笑中,何倩兒佯裝嗔怒的給葉亦凡揚了揚粉拳,然後大大咧咧的又把好幾個準備擠進體育館的男生給堵截回去。

“葉亦凡,哦……葉隊長,你還好吧?”柳若曦的問話,很小聲,也不知道是因爲學校太喧鬧,還是因爲她害羞。總之,聲音小得如同螞蟻的聲音。

“還好,大家都好!”葉亦凡倒是聽得清清楚楚,給柳若曦微微一笑之後,趕緊逃離。


他是什麼人?師傅和大師兄眼中的情聖,柳若曦眼中的一絲兒情愫,絲毫不離的被葉亦凡看在眼中。插班生可不笨,他纔不想柳若曦對自己的情意,被何倩兒給發現。

要真是那樣,何倩兒非得把自己拖進花園中審問半天不可!

“葉隊長,我師姐說有空請你吃飯!”遠遠地,葉亦凡聽到了柳若曦的聲音。

“再說!”葉亦凡頭也不回的加快腳步往校門口走,在跆拳館發生的一切,他依舊記得清清楚楚。那個長相不算絕美的大師姐程晶晶,因爲他葉亦凡故意的‘承讓’而感動得似乎要以身相許,這個,葉亦凡看得明明白白。

“奶奶的,你說男人太優秀,還真不是辦法!”葉亦凡腦子裏閃現着姚婉婷、何倩兒、虞婷婷、秋楓、柳若曦、程晶晶等女的影像,卻是抹了一把臉嘀咕着,現在的他,必須去校門口接今晚的絕對女主,那個爲了配合他計劃纔開這場個人演唱會的大明星虞婷婷。

“哇……吼吼……虞婷婷啊……”出得校門裏不久,葉亦凡便看到了一大羣的綠男紅女圍住了一輛黑色的瑪莎拉蒂豪車,使勁的宣泄着心目中對於虞婷婷的崇拜。

“大家請讓讓……”維護現場次序的一干警員和武警,迅速的把粉絲隔離開來,但還是有一個男粉絲從保護圈鑽進去,舉着虞婷婷的大幅照片和鮮花,狂叫着:“虞婷婷,我愛你……虞婷婷……”

男粉絲剛叫得正酣,一個武警上前拖着狂熱男粉絲離開了豪車。

小車裏,虞婷婷戴着淺紫色的墨鏡,遮擋住自己的半邊臉,從車窗前探出投來朝外觀望,一雙雪白的香肩也映入了大衆的眼簾。

“我的媽呀……虞婷婷,我愛死你啦!”又有粉絲蠢蠢欲動想要試圖突破保護圈。因爲此刻,瑪莎拉蒂的車門自動打開,露出來一雙修長的美腿,黑色的性感絲襪之上,火紅的裙角顯現在人羣中。

“我擦!”葉亦凡身邊的男人踮起腳尖,也不看葉亦凡一眼,嘴裏蹦出幾個字:“哥們,借用肩膀看一下虞小姐的裙底!”男人也不管葉亦凡願不願意,用手壓住插班生的胳膊,使勁的擡頭望人羣中觀望。

“哇……擦擦……”不少男人的口水都流出來,虞婷婷完全鑽出小車,一襲火紅的短裙,從膝蓋處纔有材料,腰畔上束着一條白色的腰帶,結合着黑色長絲襪,一雙淺色的涼鞋,把虞婷婷的魅惑點綴得美輪美奐。

“虞婷婷……”男人們瘋狂起來,女人們也跟着往保護圈裏擠動,眼見着幾十人的警察就快撐不住人羣擠擁了。

“哎,我說着婷婷也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是個大尤物,還穿着這樣惹眼,害我也想多看兩眼了,嘖嘖……那黑絲啊,爽!”葉亦凡的半邊身子被男人壓住,心中還是想法不斷。

“虞小姐,你趕快進去啊!”警察的頭子急得不行,現場就要失控了,到時候上千粉絲撲上去,每人把虞婷婷身上的裙子扯下一公分的話,那虞婷婷也就是赤果果的了!

“婷姐,快點進去啊!”虞婷婷身邊的女經紀人用身子死死的擋住虞婷婷,不被粉絲們伸出來的千手抓住,她感情也被現場的情況嚇住了,本來經紀人是打算給現場粉絲一個亮眼的出場,卻沒有想到虞婷婷這樣穿着,惹來了男人們的亢奮。

“我……”虞婷婷是影星,不是歌星。以前參與的大場面,最多也是走走秀,別的明星邀約出場而已,哪有見過這樣以自己爲絕對中心的萬人大聚集。眼見着粉絲們狂熱得就要把警察們苦苦支撐的保護圈弄得煙消雲散,一張臉也有了驚嚇。


“兄弟,你借我肩膀用了這麼久,現在,我借你墨鏡一用!”葉亦凡也不管對方願不願意,話剛說完,男人臉上的墨鏡便戴到了葉亦凡臉上,並且大大咧咧的走向了那密密麻麻的粉絲羣。

“喂……”被摘取眼鏡的男人,很是鬱悶的想要拉住對方,可是哪裏還能看到葉亦凡的身影,那個借用墨鏡的男人見縫插針,幾秒鐘就陷入了人海之中。

“吼吼……”忽然,粉絲羣裏爆發出巨大的人爲吼聲,緊跟着一個男人的聲音像洪鐘一般在喧鬧的人羣中響起來:“大家速度散開,我手中的可是濃硫酸啊!”

“呼呼……”因爲這個說話的聲音足夠大,也足夠震攝人心,使得四周圍住虞婷婷的粉絲們,立馬像躲避瘟神一般往後逃離。

極度瘋狂的粉絲不少,有人對着大明星潑屎尿的,但最可怕的確是濃硫酸,這可關係着毀容和全身腐蝕的。

“抓住他!”負責虞婷婷安全的警察頭子一聽到這話,臉色劇變,在粉絲潮水般退開的時候,手指一個帶着墨鏡,手拿一個礦泉水瓶的男人,對下屬發佈着命令。

那潑硫酸的話,絕對出自這個神祕的男人。

“呵呵……”虞婷婷一見到來人,頓時忍不住捂嘴笑起來。

“抓住他!”越加多的警察圍了上來,不多一會把男人圍在了中央。

“吼吼……”現場的粉絲們,雖然退開了足足幾十米,但還是有喜歡看熱鬧的人大吼着。

“放下你手中的武器,舉手投降!”警察頭子緊張地掏出手槍,擋着了虞婷婷的身前,要知道,一旦虞婷婷出現被潑硫酸的時間,溪海市的形象也就給毀掉了。

今晚,警察頭子可是被公安局長指明要確保虞婷婷的安危的。警察頭子忽然覺得,肩上的責任堪比泰山之重,眼見着神祕男一步一步逼近,他的汗水也是越加多起來。 “別緊張,別開槍,我是虞小姐的保鏢,給她送水來的!”眼見着警察們如臨大敵的舉起黑洞洞的槍口,葉亦凡只好舉起手來,停下腳步,看向了警察身後的虞婷婷。

“虞小姐,是真的嗎?”負責虞婷婷安全的警察頭子,額頭上的汗水已經順着鼻樑骨流到了脖子下面。可見,這個警察同志那是極爲的緊張。

“呵呵……是真的。”虞婷婷淡淡一笑,再次引來現場一片哄叫。

“那就好,那就好啊!”警察頭子趕緊收起手槍,讓開了位置。這一讓,又有粉絲奔跑了過來。

“嚓!”一聲巨響,第一個奔到虞婷婷身邊的男粉絲,正要把一雙手探向虞婷婷的大腿佔點便宜,卻整個身子莫名其妙的飛了起來。

“啊……”現場的人羣一片驚呼和呆瓜,這個飛翔的男人,只有在電影電視才見過。

“踏踏踏……”一陣跑動的腳步聲緊跟在飛起來男人的嚎叫之後,那個戴着墨鏡的保鏢第一時間伸出手來把墜落的男人用手接住。

並且,男人伸手抹一把被嚇得臉上慘白的粉絲臉,笑道:“同志,請注意聽好了,我是虞婷婷小姐的保鏢,請你尊重虞婷婷小姐。”說着話,男人還秀秀自己的肱二頭肌,昂着頭走了回去。


“吼吼……”現場立即喧鬧起來。

“這他媽的是現場拍攝電影吧?威亞!鋼絲在哪裏啊?”很多粉絲把頭轉向四周,試圖搜索着那個被擊飛的粉絲身邊有沒有道具什麼的。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那個保鏢,真帥!”很多女粉都把目光投向了墨鏡保鏢。

墨鏡保鏢這一出手之後,那些還準備趁亂摸摸虞婷婷的男人們,立馬剎住腳,看着那個自稱保鏢的男人,笑嘻嘻的把手中的礦泉水瓶遞給大明星:“虞婷婷小姐,天氣炎熱,喝口水解渴。”

“葉亦凡,你好棒!”虞婷婷喝着水,要不是臉上的墨鏡遮住眼睛,那絕對是大明星滿眼都是含情脈脈。葉亦凡這次英雄救美,太別具一格了!太震撼虞婷婷的芳心了!太牛逼哄哄了!太……

“一般般,虞小姐,這邊請!”葉亦凡彎腰,伸出手來,邀約着大美女往學校裏走,而自己則走在虞婷婷身邊,換上一副冰冷的表情,朝着試圖逼近的粉絲瞪眼望去。


葉亦凡目光所在,一些粉絲趕緊把身子往回不由自主的退開,葉亦凡似乎就是不可逾越的冰山,保護在虞婷婷的身邊,容不得任何人給予侵犯。

“喂……那個誰,把墨鏡還給我!”眼見着葉亦凡進入了學校,丟失墨鏡的男人搓手頓足的在粉絲羣之後,使勁的招手吶喊着。

“葉亦凡,我好像聽到有人問你要墨鏡,是不是?”進入學校設立的單獨通道,虞婷婷對着身邊緊緊跟隨的墨鏡男輕語道。

葉亦凡回頭看一下進入專用通道之後,那些自動離開的跟隨警察,淡淡說道:“啊……嘿嘿……開始急着來解救你,爲了逼真我保鏢的身份,借了人家的墨鏡戴一下。這下可好,看到婷婷這身惹火的裝扮,我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算了,人海茫茫的,想要還給他墨鏡也不可能,算我搶劫了一把吧。”

虞婷婷下意識的看一下自己的穿着,還真是很性感惹火,輕輕的撇嘴一笑,說道:“你啊,就是很不正經,其它的,還行!”

“嘻嘻……”葉亦凡也不多話,一笑置之。

“對了亦凡,我今天,真的很漂亮嗎?”虞婷婷實在很想知道自己穿着在葉亦凡心中的看法如何。開始那些話,她不確定葉亦凡是不是又在開玩笑。

“亦凡?喲呵,連稱呼都大變了啊,自古美女難過英雄關,看來還真有其事!”只有虞婷婷的女經紀人在一邊,葉亦凡一點不擔心這些話會外傳出去,笑得格外奸猾。

“討厭鬼!”虞婷婷嘟囔三字,拉扯一把葉亦凡的衣服,再次問道:“我穿着紅色的裙子,真的很迷人嗎?”

“是!很迷人、很性感、很煽情、很大方!”葉亦凡一連幾個‘很’出口,喜得虞婷婷早已是笑臉如花般綻放。


“當然了,我也很帥氣、很俊朗、很瀟灑、很炫酷!”葉亦凡恬不知恥的得意一笑,這些話把虞婷婷的助手也弄得咯咯笑。

說實話,葉亦凡這廝戴上墨鏡,還真有些酷斃的感覺。

шωш ◆тt kán ◆¢o

“去你的,我看你還是趕緊把墨鏡取下來吧,越走光線越暗了,我擔心酷斃的你,不小心摔個狗吃屎就不好了!”虞婷婷把眼鏡拿在手中把玩着,取笑着葉亦凡。

“哎呀,把這事給忘了,是說嘛,我怎麼感覺前方一片漆黑啊!”葉亦凡取下墨鏡,不好意思的對着兩個女人一笑。

“呵呵……婷姐,這個葉亦凡真好玩!”女經紀人的話,使得葉亦凡又是吐吐舌頭。

“好玩?”虞婷婷捂嘴一笑,她似乎也察覺到葉亦凡好玩的地方在哪裏了。不只是說出來的話,聽起來像是在佔便宜,實則是讓人回頭想想會愉悅無比的。還有,葉亦凡似乎真的是深不可測,就拿開始踢飛自己粉絲的那一腳,絕對可以開山劈石。

“咳咳……我是人,不是玩具,要玩的話,你們玩不起!”葉亦凡低頭看一下自己的襠部,把屁股一聳動。

“無恥!”女經紀人罵出兩字,卻發現自己的婷姐卻笑得越加歡快了。

此時,三人走到了學校爲虞婷婷開闢的體育館貴賓通道前面,葉亦凡這才止住腳步,說道:“婷婷,我就不陪着你進去了。但是我今晚是你的保鏢,還請你要去往任何地方,都通知一下我。”這個時候,葉亦凡足夠正經的。

“嗯,我先補補妝,稍後有事聯繫你!”虞婷婷有些戀戀不捨的看一下葉亦凡,隨着女經紀人走進了貴賓通道。

葉亦凡扭頭就走,他還得在利用這個時間段,去找一下錢多多。

“婷姐,不是我多嘴,我發現你似乎喜歡葉亦凡是吧?他那樣齷齪的聳動,我看到你笑得好開心呢。”學武者的耳力,造就了葉亦凡即使離開,也能清晰的聽到女經紀人的話。

“別胡說,我纔不喜歡他呢!”緊跟着,虞婷婷似乎耳語起來,隨之傳來咯咯笑聲。

“嘻嘻,婷婷害臊了呢!”葉亦凡得意的一甩頭,把手中的墨鏡又戴上了鼻樑骨。

老遠的,錢多多穿着黑色的襯衣,也戴上了一副墨鏡站在那邊給葉亦凡招着手。

葉亦凡走過去,朝着錢多多一番打量,笑道:“好啊錢多多,你今晚這樣子,有些色狼和痞子的味道。”

“那是當然!”錢多多把胸口一拍,說道:“爲了完成你交託的任務,不被人給認出來,我特別花了二十元去買了一副墨鏡。”這可不是,在接到葉亦凡電話安排之後,錢多多這便開始了行動。好不容易,能在大場面之下配合葉亦凡的行動,錢多多自然是開心愉悅的。

“墨鏡,還用買的嗎?”葉亦凡把從別人鼻樑骨上摘下的墨鏡遞給了錢多多,說道:“還是戴上這副墨鏡好一點,顯得酷一些。對了,錢多多,晚一點你可機靈一點,必須見機行事。”

“成,晚上的事情交給我,你省心!”錢多多自信滿滿的點點頭,跟在葉亦凡身後往體育館裏面走。一路因爲有着葉亦凡胸口前的通行證,兩人並沒有得到任何阻攔。

“錢多多, 絕代邪妖 ,喏……”葉亦凡手指體育館中心的臺子,說道:“到時候,那邊的粉絲集中數量要大的多,你隱伏在主臺前面,生事之後,你從北面看臺突圍出去。”

“嗯,我一切都按照你說的辦!”錢多多隨着葉亦凡的指點而頻頻點頭。

“那行,注意安全,一切謹慎小心!”葉亦凡覺得該說的話也說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應該是錢多多自己去衡量處理。

目送錢多多離去,葉亦凡又走出體育館,此刻距離演唱會正式開始,還有不到一個小時,而學生之外的粉絲的數量早已經是大增,整個學校體育館外人頭攢動。

一陣騷動之後,在樂董的陪伴下,一行人出現在體育館門口。看那幾位大腹便便的西服男,葉亦凡苦笑一下,這些人,應該就是溪海市領導了。像虞婷婷這樣的本市大明星,舉行第一次個人演唱會,這些從政的人員,自然也不會落在人後。

葉亦凡和樂天豪對笑,把目光轉向了隨着市委人員來校的那些嚴陣以待的衆多警察和保安身上。而何倩兒等人,則是失去了開始的光彩,畢竟,這些警員纔是今晚真正維護次序的主角。

“這個夜晚,真會一如既往的那樣按照計劃進行嗎?”

燈光下,葉亦凡忽然有種很不好的感覺襲來,卻又捉摸不透究竟是何處有了問題。總覺得,人羣某處,似乎有雙眼睛在監督着自己,那種被監視的感覺,越來越濃烈。 越是心中不安,葉亦凡臉上的憂鬱之色越發明顯,拿着手機撥打出一個號碼來。

“喂,葉亦凡!”姚婉婷此刻正和嚴浩明在體育館內說着話,卻接到了葉亦凡打來的電話。

“聽我說婉婷,你今晚最好和嚴浩明找個安全的地方暫避一下。”葉亦凡的聲音,顯得有些焦急。

“爲什麼啊?”姚婉婷很是不解的問道,隨即走到一邊接聽電話。

“我忽然心中有種很不好的預感襲來,總覺得今晚不太平,我怕你出事!”葉亦凡的擔憂從急促的呼吸中就能一見端倪。

“你要是真能預感的話,那買彩票也早就大發了。唉……別想那麼多,我現在和嚴浩明正在談事呢。”姚婉婷回道。

“婉婷,你信我,和嚴浩明趕緊離開好嗎?”葉亦凡依舊堅持着自己的感覺,那種他在謀劃別人,而反過來也被別人謀劃的感覺是越來越強烈。只要一想起和姚婉婷遭遇的砍殺一事,葉亦凡的心再也停不下來。

“葉亦凡,我知道你很擔心我,可是今晚是在學校,況且等會演唱會開始之後,我會和嚴浩明在體育館裏老老實實的看着,不會多事的。別唉聲嘆氣的啦,先這樣吧,別擔心我!”姚婉婷的聲音,緊跟着隨電話掛斷。

掛上電話之後,葉亦凡無奈的聳聳肩,給姚婉婷打電話,叫她趕緊離開學校,結果和最初想的一樣,姚婉婷不願意離開!

接下來,葉亦凡又給成興宏打去了一個電話。

“放心好啦,你讓我查的那個電話號碼已經有着落了,我現在正在進一步調查!”電話剛接通,成興宏便笑嘻嘻的說道。

“那就好,師兄,拜託你了,我這邊一時片刻之下走不開。”葉亦凡解釋道。

“行啦,知道你忙着泡妞,先這樣……”成興宏隨之掛上了電話。

“哎,今晚我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葉亦凡四處環顧一下,那種被監視着的感覺依舊。

………………………………………………………………

晚,七點十三分。

體育館裏面的氛圍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爲距離現場演唱會還有十幾分鍾就會正式開始的時候,體育館的亮堂燈光忽然一下子熄滅,換上了一束束銀白色的聚光閃爍燈。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