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天的神色陡然間難看下來,喝問道:“你到底想要什麼?”

“你會知道的!”

林傑輕笑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秦少天的臉色已經是陰沉到了極致,萬萬沒想到,林傑居然和他玩這麼一招,簡直是壞到家了!如果不能夠找到最好的解決辦法,可能什麼都要完蛋了。

然而,當他回到桌子前,卻是發現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怎麼回事?”

“秦少,這個人是誰?”

幾人把手機亮出來,只見得所有人的手機上,都是有着和他一樣的照片,秦少天的神色陡然間難看無比!

“可能是有人惡搞,大家還是不要在意了,我已經確認過了,而且報了警。”

秦少天儘可能的讓自己保持冷靜,然後讓這些傢伙也冷靜下來。

但是事已至此,沒可能保證繼續冷靜下來,畢竟沒有誰是傻子,已經是出了人命,加上剛剛秦少天急吼吼的表現,不有點想法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

如此一來,這所謂的聯盟,已經是破綻百出了。

“混蛋!”

看着這些人紛紛離去,秦少天重重的把手機甩掉,臉上滿是濃濃的怒意。他怎麼也沒想到,林傑居然是這麼快就找上了黑衣人。

而且,居然還把對方給幹掉了!

這樣一來,那些掌控這些傢伙們的底牌,恐怕也都是要暴露了!之所以金碧輝煌能夠組織這麼多的人來,都是因爲這些公司底子不乾淨。

而偏偏,黑衣人掌控了所有他們的資料,因此才成爲了金碧輝煌的盟友。

現在看來,事情可能是要出現大危機了。


此時的林傑已經是回到了黑衣人的房間裏,迅速掃走了他的東西,回到了自己開好的房間裏,循聲而來的警察,並沒有找到半分證據。

至於那個報警的女人,更是什麼都沒有看清楚,只能記得林傑的背影而已。加上極度的恐懼,這會兒早已經忘記的差不多了

更古怪的是,這個黑衣人的身上,根本找不到半點證明身份的東西,就算是警察,也只能是處理了這個傢伙的屍體而已。

爲了不必要的麻煩,林傑還是通知了一聲杜夢晴,表明了黑衣人的身份。

這不是相信與不相信的時候了,杜夢晴在京都親眼見識了林傑的傷勢,對於這些傢伙的存在,已經是篤定不已。

只是想要上面的人相信,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過就目前而言,倒也顯得並不是那麼重要了。

因爲警察們找到了那些鬧事的傢伙,加上孫家人的出證,黑衣人的事情很快便是被處理了。

當然,這都是林傑授意孫老這麼做的,爲了不給杜夢晴增添無謂的壓力。

而此時的林傑,經過一番仔細探查,已經是找到了金碧輝煌用來約束那些個公司的資料,只是草草的掃視了一遍,臉上已經是攀上了得意的笑容。

得來全不費工夫。

只要有了這些,金碧輝煌的聯盟,就真的不算是什麼了。

“彩鈴,準備聯繫經偵處,然後準備新聞發佈會。”

林傑通知了方彩鈴,隱晦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戰利品,方彩鈴聽到這個消息,差點沒激動的跳起來,趕快吩咐了下去。

得知了方家的危機即將解決,那些拼命加班的人,也是滿臉的興奮,已經是折騰了這麼幾天,自然也不差這一會兒了。

所有人都是幹勁兒十足,一個更比一個努力。

很快,一個又一個的消息,便是冒了出來。 伴隨着經偵處的插手,加上林傑提供的證據,金碧輝煌的聯盟,幾乎是一夜之間瓦解。

倒不是他們的心不齊,反而這個時候他們的心越發的齊,但是,證據面前,一切都是無用功,短短一天的時間,經偵處直接把十來家公司給封了!

不是逃稅漏稅,就是販賣禁品,甚至涉嫌變相走私。

各種各樣的難看一面,在證據中寫的一清二楚,甚至連一絲反駁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只能是默默的認栽。

沒有了這些公司的壓制,方家的實力很快回暖,本就是有着足夠實力的他們,甚至是已經是開始盯上了這些傢伙的資產。

因爲出現了問題,被經偵處打壓,資產幾乎是全面貶值,正是收入的大好時機。

如果這個時候還不能及時出手,那就真的是錯失良機了。

方彩鈴對於這方面的敏感程度還是很強的,加上如今的方家的實力恢復,收取一些還算不錯的公司作爲旗下公司培養,也是不錯的選擇。

很快,整個江城的商場,便是再度發生了劇變。

所有人都是在驚歎於方家的翻身能力,當然更多的人是羨慕孫家,這一次的事情之中,非但沒有損失什麼,還白白撈了一筆。

那些方家選擇的公司裏面,還有一部分就是孫家的。

看來以後江城的商場,要給孫家和方家統治了。


“你接下來還有什麼想法麼?”

方彩鈴在辦公室裏,坐在林傑的對面,給他遞上了一杯茶,臉上滿是喜色。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面對這樣的危機,林傑真的做到了力挽狂瀾。

深吸了一口氣,林傑的臉上也是閃過了點點凝重之色。

“接下來,還是要先給你爸療傷。”

之所以感覺到棘手,是因爲老爺子的實力大減,以他如今的身體很可能承受不住他的力量,但是這又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有麻煩麼?”

察覺到林傑口氣中的凝重,方彩鈴臉上的笑容也是一點點收斂。

“嗯,我還需要想想其他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這個辦法還是不能使用的。”

“沒關係,我相信你!”

方彩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從很久之前,她已經是無比的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不論是什麼時候,都能夠給她前所未有的安定感覺。


“好的,我會有辦法的。”


林傑捏了捏柔若無骨的小手,笑着點點頭。

“好久沒有給你做菜了,不如我們去香榭裏吃一頓怎麼樣?”

“好啊!”

兩人約了杜夢晴和馮秀秀,此時的事情基本上解決,倒也是可以暫時的放鬆一下。而這些日子以來,香榭裏的客人,也是再度多了起來。

金碧輝煌倒閉已經是基本上板上釘釘,香榭裏的客人,自然是與日俱增。

林傑挽起袖子,走進廚房裏,操起鍋碗瓢勺,便是開始了做菜。

隨着實力的增長,對於做菜的手藝,非但沒有退步,倒是更進一步。哪怕是簡單的蛋炒飯,如今在他的手中,也是能夠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了。

很快,一道道料理便是擺上了餐桌。

四人吃的很是開心,有着順心的事情,可口的飯菜,顯得更加的美味。

“不好了!”

然而,就在幾人吃的正歡快的時候,方明華忽然間衝了進來,帶來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


“金碧輝煌也被查封了?”

林傑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詫異,按照之前的發展,應該不至於這樣的。

“沒錯,那些被查了底子的公司,大概是不滿意金碧輝煌能夠獨善其身,所以,他們同樣是抖摟了金碧輝煌的消息,所以,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那還真的是狗咬狗了。”

方彩鈴翻了個白眼,臉上閃過了一抹輕笑,對於這樣的事情雖然她很是不屑,但是看到金碧輝煌徹底倒下,心中還是有着幾分開心的。

“這也算不上什麼壞消息啊?”

林傑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疑惑之色,疑惑的問道。

“但是現在秦少天不見了!”

“什麼?”

林傑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凝重之色,心頭忽然有種不好的感覺。秦少天現在算是被逼到了懸崖的邊緣,很可能就是會做出一些瘋狂的事情來。

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那麼後果恐怕就不好看了。

“李叔現在怎麼樣?柔柔呢?”

“他們我已經是保護起來了,應該沒有危險的。”

方明華理解林傑的擔心, 趕忙開口道:“我是擔心,秦少天會不會找到了什麼幫手,什麼對我們下手?”

連方老爺之都是着了道,這個事情還真的不能小覷,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林傑皺起了眉頭,臉上漸漸的閃過了一抹凝重之色,陷入了沉思。

幾女也不說話,就是默默的等待着,只是面前可口的飯菜,此時也是沒有了半點食慾。

良久之後,林傑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開口道:“應該不會有事了,我們還是回去看看老爺子吧。”

“真的可以麼?”

方彩鈴還是關切的問了一句,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緩緩的呼出一口氣,林傑的臉上漸漸攀上了平靜的笑容,道:“相信我,都會沒事的!”

“好!”

幾女愣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的確,以林傑的實力,應該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他了。

畢竟,連那幾乎無力迴天的危機,都是被他力挽狂瀾了,還有什麼是解決不了的呢?

一行人便是趕回了方家宅院,那些原本負責照顧老爺子,對於林傑並沒有什麼自信心的人,此時臉上都是寫滿了諂媚之色。

此時已經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小覷林傑半分,這可是憑藉着一己之力改變一切的人物呢!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個平凡的年輕人,又豈是他們所能夠招惹的!

對於前倨後恭的這些人,林傑並沒有在意,對於方家老爺子他還是有着好感的,曾經幫過他不少,儘管很多事情,都是後來才發覺的。

不過,現在好了,他剛剛已經是在路上,通過小小的感知,幾乎是查遍了附近的區域,並沒有發現強橫的氣息。

如此看來,秦少天已經是沒有什麼幫手了,更不可能對李柔柔他們下手了,這倒是個不錯的消息。

至於秦少天到底如何,那就和他沒有關係了。

仔細檢查了老爺子的病情之後,林傑的眉頭微微舒展,看着方彩鈴一臉焦急的樣子,笑着點點頭,道:“和我之前的判斷沒錯,不過我現在有了更好的辦法。”

在小小的指點下,他從商城之中購買了一條納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