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抱歉,我不能告訴你。”

“好,你不說也沒關係,我只要薛奎手上的東西,只要你把東西交給我,我可以放你一馬,還有這個女人。”方傑指着推臺鋸上的陳雨桐說道。

“東西我是不會交給你的。”

方傑的笑臉頓時冷了下來。

“我已經給了你最後的機會,既然你不怕死,那我把這個女人給輪了,你應該不會介意吧?”方傑惡魔般的笑道。

“你敢!”

夜梟眼中噴着怒火,他還以爲這個方傑不會對女人出手,沒想到卻是高估他了。 “這裏可是我的地盤,我有什麼不敢的,我方傑可是從來沒有怕過什麼人。”

方傑冷笑一聲走到陳雨桐面前,一把撕爛陳雨桐的衣領。

隨着“嗤啦”的一聲響,陳雨桐上身露出了大片雪白肌膚。

陳雨桐尖叫一聲,雙腿不停地踢着,可惜雙腳被繩子綁住,嘴巴被布片堵着,根本就沒有絲毫殺傷力。

“畜生。”

夜梟身體掙扎着,在鐵椅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眼中滿是噴火的目光,恨不得直接將這個禽獸給殺了。

方傑卻是不予理會,又將陳雨桐的褲子給扒到了腳踝處,只留下了最後一絲防線。

方傑眼中立刻露出狼一般的目光,面露貪婪之色。

“真是一具完美的身體。”

方傑用鼻子嗅了嗅,露出了一臉享受的表情。

看到陳雨桐用目光瞪着他。

方傑嘴角只是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道:“你也不要怪我這麼對你,要怪就怪這個男吧,誰叫他拒不配合。”

說着,方傑拉下自己褲子的拉鍊就要撲上去。


但就在這時,一個護衛突然神色慌張的跑了進來道:“少爺,家主讓你過去一下。”

方傑眉頭一皺,突然被人打斷好事,這讓他很是不爽,於是轉過身來狠狠的瞪了這個護衛一眼。

後者立刻縮了縮脖子。

“我爸讓我過去做什麼?”

方傑將褲子的拉鍊給拉上,重新整理了一下衣領問道。

“龍騰的人找上門來了,是衝着他們來的。”那護衛用目光瞥了一眼夜梟說道。

方傑眉頭一皺,不知道龍騰爲什麼這麼快收到了消息。

“嚴鬆,將他們兩人好好藏起來,千萬不要龍騰的人發現了。”方傑吩咐道。

“是!”

嚴鬆趕忙應了一聲,立刻讓人將夜梟和陳雨桐放下來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藏好。

方傑走了出去,來到前面之後,一下子就看到了林凡,頓時臉色就是一變,心中暗罵愛德華居然沒能幹掉段飛,讓他活着從約旦回來了。

但是事已至此,他只能是想辦法將林凡等人打發走先。

方傑走了過來看向自己的父親問道:“爸,您叫我?”

方慶豐嗯了一聲問道:“這位龍組長,說你抓了一個叫做夜梟的人,到底有沒有此事?”

“絕沒有此事!”

方傑立刻否認,自然是不能承認。

“聽到了沒有,龍組長,我兒子他說沒有。”方慶豐目光注視着祖龍說道。

“可是有人親口指認你抓走了人,這又作何解釋?” 高冷總裁寵妻入骨

方傑聳了聳肩,“雖然我不知道這人爲什麼要污衊我,但是我的確沒有做過此事,更加不知道夜梟是誰。我和他毫無過節,我爲什麼要這麼做?”

“真的毫無過節嗎?”此時林凡突然開口道。

方傑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他還是第一次見識。

兩個人雖然早就是仇深似海,但是面對面對視,今天還是第一次。

“當然!”方傑十分肯定的說道。

當他這兩個字剛說出口,林凡卻是突然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將他給提了起來。

快,實在是太快了。

衆人都是來不及反應,方傑整個人就被林凡給掐住脖子給提了起來。

“不得不說,你睜眼說瞎話的本事,還真是相當的一流,可惜,我沒時間和你糾纏,不想被我扭斷脖子,就趕緊告訴我,你把人關在哪裏了。”林凡對着在自己手中拼命掙扎的方傑厲聲喝道。

“你敢!”

方慶豐大喝一聲,簡直快氣瘋了,居然有人這麼大膽,敢當着他的面這麼對他兒子。

“我有什麼不敢的,你大可以試試。”

林凡冷冷的看了方慶豐一眼,他可不管對方是什麼方家家主的身份。

“你……”

方慶豐氣急,見林凡毫不懼怕他的威嚴,只能是將目光看向祖龍道:“祖龍,這就是你的手下?”

祖龍那是根本就沒有料到林凡會突然對方傑出手,剛纔他連林凡出手的動作都沒有看清。

“段飛,趕緊把人放下慢慢說,再這麼下去,他真要被你掐死了。”

祖龍苦口婆心的說道,真怕林凡一個衝動做出傻事出來。

雖然方傑死有餘辜,但是就這麼把他殺了,林凡也逃不了罪責。

林凡根本就沒有必要爲了這種人,把自己給搭進去。

林凡本就沒打算這麼殺死方傑,只不過是想要威懾一下對方,聞言便將方傑給放了下來,掐住對方脖子的手也鬆了鬆,不過並沒有直接放開方傑。

方傑立刻發出劇烈的咳嗽聲,不停的呼吸新鮮空氣,剛纔他真的就在鬼門關走了一趟。

原本好不容易對林凡的畏懼,此刻再次在心中升了起來。


“你趕緊把我兒子給放了。”

見林凡終於是將自己的兒子放了下來,方慶豐立刻讓護衛將林凡給團團圍了起來,今天就算是祖龍再這裏,他也不能輕饒了這人。

“讓我放人不難,除非你兒子將我的人給放了。”林凡說的。

“你的人?”方慶豐疑惑道。

“沒錯,夜梟是我好兄弟,你兒子抓了我好兄弟,你以爲我能善罷甘休嗎?”林凡冷聲道。

“你不要胡攪蠻纏,我兒子剛纔都已經說了,他沒有抓你兄弟。”方慶豐怒斥道。

“這樣的藉口,你以爲我會信?我不跟你囉嗦。”

於是轉頭看向方傑道:“方傑,不想體驗剛纔死亡的滋味,我勸你還是老實告訴我,你把我兄弟關在什麼地方了。”

wωw .ttκā n .Сo

方傑臉色鐵青,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夜梟爲什麼要幫葉陽,原來都是受了林凡的指使。

但是林凡什麼要這麼做?

難道他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不可能!

方傑趕緊是將這個結論給排除體外,他實在是不願相信,林凡早已對他產生懷疑,這樣林凡就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根本就沒有把你兄弟給抓來,不信,你可以去搜。”

方傑再賭,他賭林凡根本就不敢在他方家殺人,若是他真的將關押夜梟的事實給吐出來了,他就真的死定了。 林凡確實是不敢在方家,當着方慶豐的面直接殺掉方傑,聞言只是淡淡的看向方慶豐道:“方部長,不知道你的意思呢?”

“你們要搜就搜吧,不過我事先警告你們,如果沒有找到你們所找的人,今天這事我一定會追究到底。”方慶豐臉色鐵青道。

“這個方部長你放心,此事由我一力承當。”祖龍這時道。

方慶豐冷哼了一聲,林凡只能是先放開了方傑。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逼問方傑讓他說出夜梟被藏在哪裏了,可是有方慶豐在這裏,林凡根本就無法這麼做。

方慶豐也不允許他這麼做!

終於從林凡手中脫困,此時方傑還有些心有餘悸,趕緊遠離林凡,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人。

有了方慶豐的首肯,方家的護衛自然是不敢阻擾林凡三人。

三人搜尋了一陣,卻是根本沒有找到夜梟的人影。

“怎麼樣?現在搜也搜過了,我早就說過,我根本就沒有抓你們所說的人,你們偏不信。”方傑得意的說道。

林凡看了方傑一眼,冷笑一聲,“你不要得意,沒有找到並不能說明你沒有抓人。”

“沒有證據的事,請你不要污衊我!”

方傑原本想要威脅一番林凡,但是當着祖龍的面,話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祖龍,結果你已經看到了,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請你給我一個交代, 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2 。”方慶豐看向祖龍冷聲說道。

祖龍臉色難看,但是他們確實沒有找到人,這讓他無話可說。

“方部長想要什麼交代?”

“很簡單,我要你立刻解除這人的職務。”方慶豐一指林凡說道。

剛纔的事,他可是一直沒忘,居然有人敢不把他當一回事,真當他們京城方家是紙糊的不成?

要是讓林凡直接走出方家,那麼他們方家立刻就會成爲全京城的笑柄,京城四大家族的地位就會被嚴重動搖。

祖龍聞言冷聲一變,斷然拒絕道:“這不可能,別說段飛沒有犯什麼過錯,就算是有,我也無權接觸他的職務!”


“原來你就是段飛!”

方慶豐突然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凡,自己妹夫一家家破人亡,就是拜這傢伙所賜,他對於林凡的仇恨可是早就深入骨髓,只是林凡是夏家的女婿,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對付林凡,因此始終未能找到機會對林凡暗中下手。

林凡見方慶豐突然對自己表現出仇視,也沒有意外,自己的名字怕是早就已經被對方惦記上了,成了必殺之人,因此林凡並不在意。

知道眼前這傢伙就是林凡之後,方慶豐就越發的想要好好對付林凡了,他冷哼一聲對着祖龍道:“你沒有,趙百川總有吧,我這就親自給趙百川打電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