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哥哥應該好好補補大陸的基本常識才對,哥哥在這方面確實薄弱了點。」彌月輕嘆一口氣,攤了攤手。

彌塵無辜的一摸鼻子,尷尬掩飾道:「那個暫時還是算了,這幾天我感覺快要步入九階靈力的大門了,估計在明后兩天就要準備進階。」

彌月聽了彌塵的話,心念一動,似是想起什麼,問道:「對了,哥哥你的那種吞噬能力如何了,有沒有出現異常狀況?」

彌塵沉思一下,緩緩搖了搖頭,道:「這倒沒有,威力和以前相比絲毫沒有進步的樣子,我真懷疑這種東西是不是真的有用,畢竟吞噬靈力的速度與量實在微乎其微。」

彌月也是不可置否點頭,自家哥哥這種吞噬體質她可是親身領教過的,那威力確實太過薄弱了點。

上次她僅僅用出普通二階靈者的實力,這股吞噬體質竟用了小半個時辰才差不多將她體內靈氣吞噬一空。這還是對付普通二階靈者,若是遇到更強的,豈不是要吞噬大半個時辰才能有所效用?

先不說彌塵能不能和高階靈者相戰,就是能與其一戰,難道那人還會乖乖站在那裡給你吸食不成。

上次她是因為對彌塵的吞噬體質比較感興趣,才以身親探,若不然,僅憑彌塵那點實力估計連碰到她一根頭髮都夠嗆。更不要談吞噬靈氣了。

彌月若有所思,說道:「哥哥也不用怨天尤人,也許只是這種能力還未完全開採出來。既然存在,那就有它存在的道理,任何一種先天體質覺醒都不是一帆風順,哥哥也不要因此小看,等它完全體時說不定哥哥會大吃一驚呢!」

彌塵撇了撇嘴,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顯然他對自己的這種吞噬體質沒多大信心。

彌月自然知道自己哥哥的xing子,沒有親眼見到,讓他相信比登天還難。揉了下太陽穴,明顯彌塵這種xing子令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看來只有待ri后這種吞噬能力成長起來再說了,現在和他談,效果微妙。

不在此類話題上糾纏,彌月又道:「哥哥在家裡安靜閉關就是了,月兒需要出去一趟,順便去詢問一下師尊,哥哥所具有的體質是什麼。」


「無戒長老嗎?他的話,應該會知道。」彌塵點了點頭,略微思考一番,說道。

彌月秀額輕點,便不再多話……

彌界。

月盤當空,傾灑下一地銀輝,給黑夜披上一層素裹的紗衣。

月輝斜進半開的窗口,微弱的月光微微照亮昏暗的房間,清晰見到一名不大的少年,在木床上盤膝坐下。

盤坐的少年,黑髮散下,面目略顯些文弱,但眉間凸現絲絲剛硬之氣,頗具幾分怒威。

這一少年,正是彌塵!

此刻,但見他雙手攏聚交纏,在雙手之中心便出現一個淡黑sè的拳頭大小漩渦。漩渦zhongyāng散發著陣陣詭異的淡淡黑氣,不斷地隨著周圍天地靈氣被吸食,從而不住的像蒸騰水泡緩緩飄出。

黑氣縈繞,環顧著四周,在彌塵單薄的身體上形成一張淡墨sè薄膜,進行靈氣的補給。

雙手交錯,漩渦處在中心,以至於被黑sè漩渦擋住的胸口位置,也變得漸漸模糊起來。

黑sè漩渦暴露在外,猶如無盡的黑洞一般,看不見深處。此處吸取靈氣的速度以及數量都遠遠超出其它部位,一般天地靈氣都必須經過數次淬鍊才能被人隨意指揮。否則,就是將天地靈氣吸入體內,但若不能烙印上一身特有的神魂氣息,也無法如臂指揮。

而由彌塵先天吞噬能力進行的吸噬靈氣,卻不用這麼麻煩,只要進入體內,就會直接蛻變,成為己身之物。在此方面,這種能力的確幫助了彌塵不小的忙。至少攝入靈氣的度與量都大大提升。

納入體內的靈氣,會先經過肉皮,穿透入人體中,在丹田處匯聚成型。然後,再緩慢導入五臟六腑、全身各處脈絡,吞食靈氣,養以自身。

自這種吞噬體質覺醒之後,彌塵的修鍊進度比起以往快了不止一籌,這也是因為此種體質威力尚未完全開發的緣故,否則,他的靈氣吸取量絲毫不比靈者差。處於靈力階段,卻擁有不下於靈者的修鍊速度,這要是修鍊起來,的確十分駭人聽聞!

靈者,體內存在著靈氣氣旋,就是普通一階靈者的修鍊速度也比處於九階靈力巔峰的人快上數倍不止。就好比通常野獸與魔獸的差距,兩者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可比xing。靈者之所以修鍊速度快,是因為凝聚成靈氣氣旋的緣故,靈氣氣旋越多,效果自然越好,所謂的天才也是在靈者之境進行詳細劃分的。

只可惜,對於此類體質,彌塵可謂是一籌莫展,無一絲辦法。他試過很多方法,想把這種吞噬能力威力提上去一層,其用意可知。

想到這裡,處於修鍊狀態中的少年,嘴角微微一動,不知想著什麼……

漸漸平息心中雜念,如同老僧坐定一般,鎮定心神,紋絲不動。隨著天地靈氣不斷被吸納體內,淬鍊、轉化……如此往複循環二三個時辰,彌塵體內氣息變得極其不穩定起來,像是突然之間發起一般,沒有絲毫預兆。

彌塵眉頭皺起,有了一絲不安定,像很驚訝這股突如其來的詭異感覺,那種熟悉而又陌生的膜層,似乎在彌塵面前沒有任何遮攔的展開。只要捅破,好似便可到達另一番天地一樣……

腦中靈光一閃而過,彌塵終於記起這種怪異的感覺是什麼了。

對了,是突破!

是晉級的感覺!

自從兩年前,從三階靈力破升到四階靈力,彌塵就再也沒有嘗試過突破境界的那種暢快淋漓快感!服用龍血塑骨丹確實讓他一下子蹦了四階靈力,但那種進階畢竟是依靠藥力所致,算不上自身努力。對於這一點,彌塵腦海里分理的十分清晰明白。

丹藥催化始終是外力,自身的瓶頸突破,才是真正強者所為!彌塵一直堅信這一點!

如今,這種久違的突破快感似是傳入到了全身神經,他的心中再次席捲了一陣陣激動澎湃!無法遏制!

確實如此,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從八階靈力摸到九階靈力的門檻,這不得不證明了某些事情。這說明自己所修鍊的大荒風雷訣並沒有太大問題,也由此挑明他的廢脈體質已經廢除,達到了中乘地步!

這對於現在的彌塵來說,無疑是一個驚天喜訊!

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再嘗試過進階的感覺。不得不承認,從某種意義上,彌塵算是一個極大的悲劇了。

本來即便服用了龍血塑骨丹,大幅度改善自己的體質,彌塵還是有點忐忑不安。這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沒有親眼見到自己境界破升,彌塵對於自己改善後體質仍抱以七分懷疑態度。

而此刻,彌塵終於可以放寬自身的心態,不必再為這件事苦惱,糾纏不清了。事實證明,改善後體質確實非同小可,遠不是以往的廢棄血脈可以比擬的。

此時,還有什麼事物比這個事實更值得讓彌塵高興的呢?

不,沒有!

哪怕是傳說中的天品丹藥放在眼前,彌塵都會不屑一顧。天品丹藥再好,也無法令彌塵如此激動與欣喜!

先天資質,這是任何東西都無可替代的,彌塵認為是這樣。

但見,他身上的靈氣威壓越來越濃重,壓向四周,似乎可以感到四邊空氣的劇烈動蕩,波動不安!隨著彌塵身體內部氣勢不斷向上攀升,幾乎達到一個至高臨界點!

他好像覺得他的半隻腳已經邁入九階靈力的大門了。只要再進一點點,他就可以真正踏足靈力階段的最後一道關卡!

之後,便是問鼎靈者之境!

再之上,便是靈師、靈玄、靈君……

人生在世,與人斗,與天斗!只有感到永無止盡的壓力,彌塵才會擁有前進的動力!

他不會掩蓋自己內在一絲一毫野心,這片大陸,強者無數,想要站在大陸的頂峰,光有天資還不夠,還需要無與倫比的魄力與野心!

目標太小,不一定是好事,這樣反而更容易束縛自己的本心,從而限制自身極限!導致終生晉級無望,枯老等死!

彌塵追求的不僅是無比強大的實力,永恆自在也是他的長遠征途!

也許現在想這些太過於不自量力,甚至狂妄到一無所知!


但,自古蓋世天驕誰不是年少輕狂,攬天地與宇內的英姿氣概!

有人死,成為歲月輪迴中的沙粒,為他人步入巔峰的踏腳石,鑄就他人一身通天蓋地實力,縱橫萬古!

這就是靈獄大陸自創建以來無法避視的血淋淋規則!

弱肉強食!

實力不夠,不要緊,誰不是從最底層爬起的。畢竟這世上像一百年前雪族公主那樣的,估計整個大陸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來。

他只要一步一步往上走,終有一天會攀爬在這天地的至高點!

天資不足,可以付出比別人十倍的時間去修鍊!他不需要任何人認可,只要求此生無愧無悔!

而靈者便是他修鍊道路上第一個目標!

這世上,天驕太多,誰也不知最終是誰現在巔峰。

光看看遠古四族便知,彌族年輕一輩十六歲靈者一抓一大把,雖然其中有部分是含有水份,但如自己妹妹彌月那樣,或者低上一個層次的也是大有人在。雪族曾出現一個天生靈帝,想不強盛都難。至於烈族與天族,彌塵不是很了解,但能並列為遠古四族,恐怕也不是好惹的貨sè。

所以,彌塵覺得他的路,還很長啊! 不得不承認,彌塵此刻心情頗有些得意,感覺九階靈力的大門在向他揮手一般。只差那臨門一腳,便是另一個天地!


靈氣加身,不停在他周身環繞成團,同時也是如飛蛾撲火般湧進彌塵體內。彌塵對於這些天大好處,自然是來者不拒,不要命的攏收、淬鍊、轉化……

彌塵臉sè肅穆,晉階於他來說,亦是一件大事,容不得有半點馬虎。他雖然心中極度興奮,但好在十多年的廢物生涯別的沒學會,偏偏將他的那顆浮躁之心給磨平了。樂極生悲的道理彌塵懂的。

在這世上不乏有自大之徒,在晉階之時,由於心境浮躁,從而導致的慘淡後果就是晉階失敗。更嚴重的,直接神魂反噬,變成一個獃子、瘋子……

此等下場,可悲可嘆!

彌塵當然不能步入這些人的後塵,否則,數月苦修一朝東流,豈不可惜!到時再悔這一切,已是無力回天。

保持一顆冷靜不驕不躁的心態,便是晉階的最佳良藥。於是,不顧身上的氣勢怎樣狂風暴雨般疊加,也不論九階靈力那層膜是否只差一步,彌塵腦中情緒都要梳理的不能有一絲意外。始終不慌不忙,將這一切完全掌握在手裡,不得掙脫。

他似乎很享受這種指點天下、忘我塵寰的優越之感,依然自得其樂,彷彿這中間有不少樂趣一般。


就在他身上氣勢提升到極限頂峰之際,眼看著便要踏過那道九階靈力的大門。

可是,在這一刻,幸運女神卻在此時徹底轉xing,恨恨不平!

異變突起!

在彌塵掌心間形成的淡黑sè漩渦忽的受到什麼強大刺激一般,開始不安動搖起來!先是漩渦旋轉速度陡然間加快,再是顏sè忽變得濃郁,本來顏sè模糊的黑sè氣旋此刻卻是變得漆黑無比,似是天穹外無盡黑暗的夜空,包裹著不為人知的黑sè!

在這一刻,黑sè漩渦異變,仿若巨獸睜開了眼,恍如鋒利之刃撕開星空的裂縫!

冰冷死寂的眸子漆曜如黑星,俯瞰這世間芸芸眾生,眼神似充滿了狂傲、不屑、譏諷……

所有的一切,在這雙巨獸之眼中,皆是如同塵埃般的低賤!如同螻蟻般卑微!

漆黑漩渦張開的那一刻,在彌塵的頭頂,忽的閃現出一個人頭大小的青珠虛影,灑著淡淡的清輝,散落在四周。與窗外月光交匯,顯得熠熠生輝,波光流轉。

這些突然出現的異態狀況,似乎與彌塵在唱著反調。漆黑的漩渦,不要命的從彌塵體內扯出大股大股的靈氣,吸入漩渦之中,然後一口吞吃掉。

這次,不像平常那樣弱小無力,反而威風凜凜,一口便吞掉彌塵近十分之一的靈氣,還是絲毫沒有懸念的那種。

這令彌塵怒火燒騰,幾乎吐出血來。

試想一下,好不容易摸到了更高的境界,僅差一步之遙,便徹底脫胎換骨。但好事不常留,下一刻,又瞬息之間被打回原形,碰上誰遇到了,能不氣的吐血?

彌塵小心再謹慎,也萬萬沒想到情況竟會在此時轉變,栽了個大跟頭。腦中思緒萬千,也沒找到問題的關鍵出現在哪裡。


可是,境界跌落,豈能善罷甘休,彌塵認定的東西,豈有放手的道理?

樹活一張皮,人爭一口氣。人活著就是面子的問題,面子丟了,還有臉嗎?可以肯定,這種境界的莫名滑落,已經顧及到彌塵面子,說什麼也不能放棄!

不待多想,彌塵拼出全力從外再次向體內攝入靈氣,瘋狂涌去,彌補空缺!

這時,彌塵也想到了自己那特殊的吞噬能力。雖然威力尚缺,但現在他還哪顧得上這些,彌塵絲毫不嫌棄那威力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吞噬之力!彌塵此刻反而很慶幸自己擁有此類體質,即便每次靈氣吸收只有一點點,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可當彌塵去感應那手心裡吞噬漩渦,準備將吞噬能力開到最大時,他便一下子愣住了,或許說是十分的驚詫!

吞噬之力,失、失……控了?!

前一陣子與那吞噬漩渦還是血肉相連、如臂指揮,根本不會出現意料之外的情況。可現在,吞噬漩渦竟然脫離了他的掌控,這怎麼能不讓他驚震與慌亂?

彌塵不信邪,斷然不會就此放棄,牙關緊咬,用出全部心神去查探吞吞噬漩渦的異狀,希望發現混亂的源頭。

吞噬漩渦的失控,讓彌塵眉頭緊鎖,深深不解。

分出神魂感應,很快找到了問題的關鍵!但見,他手心的黑sè漩渦不但處於失控狀態,而且不斷從他體內扯出一股股靈氣,進行美味吸食,肆無忌憚!

這,什麼情況?!

彌塵臉sè青白交接,魔術般變臉,十分滑稽。搞了半天,他身上所發生的境界倒退,原來是這東西搞的鬼!

他一直想要找出的罪魁禍首,竟是他萬萬不曾想到甚至下意識里不以為然的吞噬體質!

一時之間,萬千思慮湧入心頭,五味陳雜,令他不禁焦頭爛額,對此無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