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睛一看,忽然發現這不正是上次古湛撿到自己的地方嗎!

她怎麼會溜達到這來的?不解的撓撓頭,雖然古湛家裡後山的確是有點近,但畢竟自己毫無準備就突然跑到人家家來也不太好。 曲蝶想及此,立即就轉過身往回走,生怕一會當真運氣不好跟古湛碰見場面太過尷尬。

忽然,一陣西索聲響起,前世身為特工的敏銳性立即就讓她崩起了神經,小心弓起身子,一瞬不瞬地看著那個方向。

一部分注意力卻留神於腳邊的注意力,以免到時候真有危險,還可以保身。

大約對峙了有五秒鐘,曲蝶緊張的額頭都已經冒汗了,那邊的動靜也終於止住。

「曲姑娘?」靜了一會兒,曲蝶這才松下緊繃的神經,轉而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好巧啊,居然在這碰到你。」

此人正是古湛,而曲蝶此時也有些尷尬,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剛剛才祈願不要碰到,命運就如此弄人。

罪惡之城

這個想法冒出來的而瞬間,曲蝶就立刻拋開了,畢竟古湛並不會是那種性子跳脫的人,也斷然不會這麼想。、

但該有的疑惑古湛還是有的,看著曲蝶一個人,他的眉頭不自覺皺了皺,「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這兒不比你那的後山,有不少野獸。」

偏頭掃了眼天色,他又道:「你等我會兒,一會天黑了危險,我送你回去。」言罷,就開始埋頭不知搗鼓起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曲蝶還是忍不住出言打破寂靜,道:「我看你挺忙的,也不用麻煩送我了,我就是四處溜達溜達,你繼續忙你的吧,我就先走了。」

這麼說著,怕古湛拒絕,曲蝶直接就轉身想要離開,卻忽然一道身影火速躥出擋在了自己面前。

轉頭掃了掃剛才古湛所處的位子,此時哪還有他的身影?

「真的不用送我,現在這不是還沒黑嗎?我這就回去了。」曲蝶此時才完全看清古湛的身影,臉上沾染了少許泥土,手上則拎著一隻肥碩的大野兔。

兔子的後退上有著明顯的血跡,但卻還沒斷氣,不斷蹬著個腿想要從那抓著它的大手中掙脫。

見此情景,曲蝶那還會不明白古湛這是在狩獵呢,拿自己就更不應該再打擾他了,連忙擺手想要逃開。

但,那道強壯的身軀始終一動不動地堵在她的面前。

低下眼眸靜靜看著慌亂的曲蝶,古湛眸子里的冷淡此時不禁消散雲煙,轉而浮上一點暖意,語氣也跟著有些溫柔。

「曲姑娘,這裡很危險的,你還是等我一會兒我送你回去,我再布置一下陷阱就可以了,不會太久的。」

生怕曲蝶因為沒有耐心而固執的再想走,古湛末了還強調了一遍,讓她不用著急。、

既然如此,嘆了口氣,曲蝶也不好再矯情,只得點頭應了下來。

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等他,同時心下也有些好奇,不禁問道:「你這陷阱要怎麼做?」

她也不是沒有布置過陷阱,但那畢竟是在科技先進的現代,基本只要買好道具再稍加掩蓋一下就好了。

但要換在這,怕是會有些難度了,也因此,曲蝶才會這般問出。

頓了一會兒,古湛顯然也是沒想到曲蝶竟會對這些感興趣,但最終還是如實相告。

「我……其實很簡單,就是把這裡把一個坑,然後找好細木頭用刀削尖……」將曲蝶帶過來,古湛指著正在布置的陷阱仔仔細細地給曲蝶解釋起來。

「原來如此。」摸著下巴點了點頭,曲蝶的神色中不禁有些亮色,只因古湛說的這個方法其實現代還有人在用。

例如農村就會用竹筐子稍加調改來套取嘴饞的鳥兒,這些法子雖然看起來笨重但卻的確很有實用性。

看來華夏古人也是聰明得很啊!

看著古湛現在正在製作的陷阱,就類似於童話書中不慎踩空的小動物會被扎的遍體鱗傷那種。

坑裡插滿細長細長的木頭尖,然後表面還用了一層草葉做掩蓋,看起來非常簡單,但殺傷力卻很強。

若是真的掉進去,普通動物的確是爬不出來,只不過……看著還有些紕漏的陷阱,曲蝶忍不住出言提醒道:「那要是被識破了怎麼辦?」

頓了頓,「我覺得你還得再上面蓋層草網子,光這些葉子到時候風一吹不就被吹開來了?」

可以縮不止是風,任何小意外都會讓這個陷阱暴露,不過位置還是不錯的,草叢背後,的確會很容易有小野獸來。

「可……我沒有草網子……」愣了愣,古湛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呃……」同樣不好意思的還有曲蝶,因為她這時才想起來,古湛的家境,若是專門去買草網子用來捕獵未免有些奢侈,也難怪他會沒有準備了。


抬眼掃了掃四周,巡視了一圈,曲蝶的目光很快便鎖定在了溪水邊一片快及人高的野草。

借用古湛的匕首一點點將之割下來,曲蝶硬是割出了一大把這才將它們抱了過來。

見曲蝶如此吃力,終於反應過來的古湛二話不說立即將草堆接了過來,靜靜聽曲蝶接下來的吩咐。

和古湛兩人將那草盡數平鋪在大坑表面,曲蝶又將古湛早就準備好的那些花花草草葉葉蓋上去,這才算是正式完成了。

「好了,你還有其他要布置的嗎?」站起身,曲蝶一面拍著手掌的灰,一面滿意的盯著自己的成果問道。

搖搖頭, 穿越之至尊天下,絕寵帝妃 ,道:「沒有了,我們回去吧?」

經過一番忙活,此時的天色已經臨近傍晚,大片大片的天空都似火燒雲一般泛著通紅的光澤,煞是美麗。

太陽也已經漸漸隱沒在山間,只留下半個頭還能讓曲蝶瞧見。

下山大概需要二十來分鐘,曲蝶聽罷也不想再磨蹭,連忙跟著古湛朝著下山的路走去。

由於許久不見,古湛此時也終於有功夫開始詢問起曲蝶的現狀。

「放心吧,我蠻好的,你最近呢?你大哥大嫂可有再為難你?」並不想讓古湛再為自己的事情擔心,曲蝶便沒有將最近發生的種種麻煩說出來。

而古湛,由於劉氏在其間做的手腳,對於曲蝶的遭遇也一概不知,聽聞她這麼說只當她真的生活不錯。


便只是點了點頭,這才說道:「沒有,我也挺好的,我和大哥大嫂已經和好了,他們最近也挺幫著我。」

若說以劉氏的性子完全改好根本沒有可能,只不過現在起碼比之前有了許多變化。偶爾也能幫襯著照顧楊氏。

也因此,他才會心軟原諒兩人,只不過在他說完之後,曲蝶卻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你原諒他們了?!他們之前那樣對你和你奶,你怎麼……」輕嘆一口氣,曲蝶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奈何這畢竟是人家家的私事。

只不過……

如果換她,只要有人背叛過她一次,那就絕不會有第二次!

從那個人選擇背叛起,這就意味著兩人之間的情分徹底消失,更何況,既然能背叛你一次,就不會有第二次嗎?

所以古湛的行為對她來說還是有些難以理解,只不過這也正是這個男人的魅力,沉默了一會兒曲蝶便沒再說什麼了。

但,她這樣的態度不知怎麼古湛卻有些在意,連忙問道:「你不希望我和他們和好嗎?但他們都和我道歉而且也做出改變了,所以我想……」

他雖未說完,曲蝶卻懂他意思,既然清楚古湛是什麼的人,那對此曲蝶也就沒有再覺得有什麼難以接受的了,只不過該提醒的還是要提醒一下。

搖搖頭,換上一副輕鬆的姿態,曲蝶婉婉說道:「你不用因為我的想法覺得為難,既然你想原諒他們那就去做,只不過,以我身為朋友的角度來說,我還是得提醒你多少注意一點。」

「畢竟……奶年紀大了,你也得更加照顧照顧她。」想起之前被害得幾乎不成/人樣的楊氏,曲蝶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不過她更擔心的,還是劉氏兩人會對古湛下手,只不過這話她並沒有說出來,若是讓古湛覺得她在挑撥離間那就更不好了。

一路無言,隨著天色愈加暗淡,下山的路也愈發不好走起來。

在古湛的照顧,曲蝶一面攙扶著路邊的樹木一面小心的挪動著自己笨重的身軀。

也幸好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她幾乎已經和這具身體磨合了,否則只怕是更加麻煩。

而古湛則全是因為擔心曲蝶也才跟著慢吞吞,眼角餘光卻一直在掃視著周圍的情景。

「吭哧吭哧……」這裡雖和曲蝶的後山相距並不算遠,但是兩邊就像是天堂與地獄一般,那兒雖然也有些野獸,但卻遠沒有這裡來的危險。

一聽到這粗/重的喘/息聲,古湛整個人立即就緊繃了起來,因為常年和野獸作伴的他對於這聲音太熟悉不過了!

「快走!」在顧不上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古湛拉起曲蝶的手就大步往前走去。

而曲蝶此時則是還有些茫然,不由得出口問道:「怎麼了,古,古湛?」

話音剛剛落下,那道吭哧吭哧的喘/息竟是愈發清晰起來,曲蝶這時也終於反應過來,神色驟然一變。 該死!心裡暗罵一聲,腳下的步伐跟著加快起來,按照她多年的經驗,如果猜測沒錯的話,這大概是一頭野豬,雖說老虎為森林之王,但其實論起戰鬥力野豬絲毫不遜色於虎。

「吭!」時間一點點過去,就在曲蝶和古湛以為應該和野豬拉開一段距離的時候,那聲嘹亮的響聲卻突然在他們背後響起。

忍著後背的涼意,曲蝶豁然轉過身來,目光看到的一幕卻令她稍稍放下幾分緊張來。


只見一頭大約五歲孩童般大小的野豬此時正雙眼放光的盯著他們,一道透明晶體還晶亮地掛在嘴角。

幾隻小小的獠牙竟是讓這隻小野豬顯得有幾分可愛。

「咳咳,古湛,沒事。」輕咳一聲以掩飾自己剛才慌亂的尷尬,曲蝶臉上不由得重新洋溢起笑容,看著小豬的眸中也有著些許逗/弄。

畢竟以她的身手,對付成年野豬或許無望,但這畢竟只是一隻牙都沒長齊的小豬崽子,自然沒有問題。

而就在她話音落下的那一瞬間,那小豬竟是聽懂了曲蝶話中的蔑視,突然以迅雷不及之勢朝著曲蝶沖了過來。

這使得古湛剛剛要出言提醒的話立即塞回了肚子里,大步上前就想要替曲蝶擋住。

「吭哧吭哧。」喘著粗氣,那野豬看向古湛的神色不由得帶上了幾分遲疑,就連步子也不由得慢了下來,只因它在這個男人的身上感覺到了一點危險的氣息。

這一幕登時就令曲蝶面子上有些掛不住,自己好歹也是有點本事的啊,怎麼這頭小畜生看見自己時這麼囂張,一見到古湛立即就慫了?

這不擺明了欺負人,挑軟柿子捏?太過分了!

強行咽下自己滿滿的氣憤,曲蝶直接將擋在身前的古湛一把拉開,會給他一個自信的眼神,然後一拳頭就呼向了那沒有防備的小野豬。

「吭哧!」被打的退後的幾步,本來還有些畏懼的小豬此時雙目登時就躥了火,一面刨著土,一面打著噴嚏瞪向了曲蝶。

而此時的曲蝶不禁也有些驚愕,自己用盡全力的一拳居然只是讓這頭小豬崽子推后了幾步?她雖知道野豬都是皮糙肉厚的,但那主要是也針對成年野豬的啊!

這般年紀的小豬按理說還沒有什麼防禦力的,可自己還是沒能敵過,如今被它這樣一瞪,曲蝶竟是有些心虛起來。

而就在此時,那小豬卻已經帶著滿心的怒火朝她拱了過來,什麼叫白菜被豬拱了,曲蝶現在可是感受到了。

一時不查被拱了個正著,雖然沒有羊那般鋒利的尖角,可曲蝶還是感覺到屁股上有些疼。

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那小豬居然蹬鼻子上臉的又拱了過來!

險險躲過幾次攻擊,曲蝶現在倒也發現了,這頭小畜生根本沒有要吃她的意思,只是完全就把她當玩具用來滿足自己好奇的心。

咬了咬牙,既然沒有生命危險,曲蝶也不好意思去向古湛求助,畢竟自己剛才可是許下壯志名言再那的!

雖然現在也很丟臉……

而古湛則一直有些不安的站在邊上,如果不是曲蝶剛才那般壯志豪言了一番,他是斷然不會看著她這般冒險的。

這兩個人就這麼完美的互相誤會了對方的真實想法。

又一次閃身躲過,曲蝶對於自己一次次被戲耍也有些煩了,小心退到一旁,就在她準備蓄力主動發起進攻的時候,突然一塊鬆動的石頭使她整個人都踉蹌了一下。

「哇!」腳下的那一塊泥土突然崩碎,曲蝶心裡暗叫一聲不好,由於她本來就處在山路的邊緣,此時這麼一個變動立即就讓她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小蝶!」堅硬的泥路裡面還夾雜著許多石子,曲蝶滾下去的那一瞬間,一到著急地聲音立即就想了起來。

緊接著,她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跟著她的位置一起跳了下來。

古湛?!看清來人的臉,曲蝶心裡立即一驚,隨即更多的是惱怒,剛要出口怒言,從背部傳來的疼痛立即就讓她閉了嘴,轉而抱住自己的頭,感受著碰撞直到滾到了坡底。

「唔……」輕呼一聲,曲蝶花了好一會兒才從這番劇烈浩劫中緩過神來,緊接著,就感受到一股有力的力量將自己從地上扶了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