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來,進來。”王大爺笑着把門打開,讓鄒忌他們進去了。

鄒忌他們一進屋就看見熟悉的火爐旁放着幾個菜和一瓶白酒,火爐旁還有一個女孩,正仰着頭看着鄒忌他們,這個女孩正是那天申大龍看見的美女,略尖的臉,雙眼皮,大大的眼睛,還是梳一個馬尾辮,露出了白白的脖子,穿着紅色的外套,裏面是白色的毛衣,牛仔褲和一個小皮靴,整個人沒有一絲化妝的痕跡,也沒帶什麼裝飾品,給人一種很清新,很可愛的感覺。

這個女孩看見鄒忌幾個人進來,馬上站了起來,“鄒大哥好,申大哥,張哥好。”非常的有禮貌,說話的聲音也很好聽。讓鄒忌三個人聽的入迷了。

“來來來,坐下,來。”此時王大爺進來了,對這鄒忌三人說道。

三個人渾身一哆嗦,“你好,小妹妹,你好,你怎麼知道我們的名字?我們好象還沒見過面吧?”鄒忌問道。

女孩笑着回答道:“是我爺爺經常唸叨你們的,久而久之我就知道了。”

“哦~~是這樣啊~”

“行了,說這些沒用的幹嘛,以後你們搬到那裏後我們就算是鄰居了,你們可要經常來看我啊,來來來,趕快坐下。”王大爺坐在凳子上說。

鄒忌幾個人和那個女孩都坐了下來,鄒忌點點頭,“當然了,我們肯定會經常去看您的!”


“嗯,好,這樣就好,來,我老頭子都很久沒喝過酒了,今天好不容易我孫女同意讓我喝了,我今天要好好的醉一回!”王大爺很高興的說道。


“哎呀,爺爺,我只說讓您喝一點點,您可不許喝醉啊!”

“好好,聽你的就是了,這人老了,身體就是不行了,哎~~”王大爺嘆了口氣。

“哪裏,哪裏,您還年輕得很吶。”鄒忌笑着說。

“哈哈,你就別安慰我了,我還不知道啊,沒事,我都看開了,對了,你們這是第一次見我孫女吧,來,我給你們介紹介紹。”王大爺倒了杯酒,看來是真的饞了。

“倒也不是沒見過…”張小兵小聲的嘀咕着。

“啊?你說什麼??”王大爺問道。

鄒忌用胳膊肘頂了一下張小兵,回答道,“他說在一個學校裏,當然見過了。”

“哦~這倒也不是不可能,你們即使見過,肯定不認識的! 來,我給你們介紹,我孫女當然是姓王了,名字叫心心,這可是我和她奶奶想了兩天才想出來的啊,意思是我們全家人的心臟。”提到王心心的奶奶,王大爺難免不會露出一抹憂傷。

“爺爺。。”王心心握住了王大爺的手。

“嗯,沒事的。。我早想開了,你好就我好。”王大爺拍了拍王心心的手。

鄒忌幾個人也不是沒有聽說過王大爺的遭遇。立刻安慰道

“來,王大爺,我們喝酒,不說那些了,開心點,來。”鄒忌舉杯說道。

申大龍和張小兵也把杯舉了起來。

“好,來,我們喝酒!”王大爺也很開心,“明天是星期天,我讓我孫女幫你們一起去搬家!”

“不好吧,我們三個大男人,怎麼會搬不了家呢,”鄒忌有點不好意思。

“我說!你們知道我老房子在那裏嗎?再說了,女的比男的細緻多了,很多你們看不到的地方,說不定心心能幫上忙呢。”王大爺笑着說道。

“那…..好吧,不過心心願意嗎?”鄒忌點點頭,徵求王心心的意見。

王大爺也看着王心心,王心心笑了笑,“當然可以了,我明天又沒有什麼事情,就幫你們個忙吧,不過,你們欠我一個人情啊!”王心心開心的笑了。

鄒忌看了一眼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都低着頭吃菜呢,“好吧。”鄒忌點點頭。

“嗯嗯。”王心心微笑着。

“好,那就這麼定了,來,咱們在喝一杯!”王大爺舉起杯。

四個人又喝了一杯,十分鐘後。

張小兵喝啤酒就很弱了,喝白酒的話張小兵此時已經是極限了,三個人便起身告辭。

王大爺也坐了起來,“走,我送送你們。”

三人點點頭

王大爺把他們送到了門外,“王大爺,回去吧,天冷,”鄒忌說道,

“嗯,好,知道了,你們走吧,”王大爺擺了擺手。

申大龍和鄒忌扶着張小兵轉身走了。

王大爺看着三個人的背影,不知道想些什麼。

王大爺看了一會就轉身回到了屋裏,現在就算他後悔也來不及了,因爲他早已把自身的所有功力傳授給了鄒忌他們。

“爺爺,你這兩天怎麼看起來這麼虛弱?”王心心看着王大爺回來了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只是長時間不喝酒了,有些不太適應。”王大爺看着王心心又說道“心心啊,你跟這我受苦了。”

王心心聽見這話,露出了傷心的神色,一把抱住了王大爺,“爺爺,我不苦。”王心心眼淚流了出來“我只是有點想奶奶了。”

一提這個,王大爺臉色也變得憂傷了,“等我以後下去陪你奶奶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王心心聽到王大爺說到這話 ,眼淚流的更多了,“不,爺爺,我要你永遠也不離開我!”

王大爺又摸了摸王心心的頭,“爺爺的身體爺爺知道,爺爺陪不了你幾天了,不過啊心心,我感覺鄒忌這個小夥子挺不錯的,以後絕對有發展前途,你要不要…….”

“不要!我誰也不要!!我就要你!!”王心心大聲地哭了出來。

“唉~~~”王大爺長長地嘆了口氣,看着王心心這個傷心的樣子,王大爺心裏想道,‘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哎~只希望以後鄒忌能夠好好對心心。’ ———翌日——

“咚咚咚。。”

“誰啊?”鄒忌三人被一震敲門聲給震醒,有氣無力的朝着門外問道。

“是我,王心心,今天來幫你們搬家的。”


一聽這聲音鄒忌立刻精神了,“啊,心心啊,你,你等下,我們,我們穿穿衣服!”說完鄒忌立刻開始穿衣服了。

申大龍和張小兵也很迅速從牀上爬了起來,迅速的穿衣服。

門外的王心心答應了一聲之後就沒再說話了。

不一會,幾個人就穿好了,鄒忌打開門,“心心,這麼早啊!”

“都已經八點了!還早啊!還好今天是週末,否則看你們怎麼辦!”

鄒忌不好意思的摸摸頭,“你還得等一會了,我們還沒洗臉呢。”

“嗯嗯,好吧,那我先進去幫你們收拾着,你們洗你們的。”說着,王心心雙手背在後面,蹦蹦跳跳地進了房間,這看一眼,那看一眼,弄得屋裏的申大龍和張小兵很不好意思。

“你們趕快洗臉去吧!我先幫你們收拾着”王心心拍了拍手,“還得把這些搬到車裏去呢!”

鄒忌一聽,立即問道:“你有車子??”

王心心笑了笑說:“沒有啦,是借來的,有司機的,只是不好意思麻煩人家上來搬,畢竟不是太熟悉,又不掏錢的。”

“哦,原來是這樣,”鄒忌點點頭“我們東西也不多,就幾個被子和一些書,我們三個人兩趟就搬完了。”

“嗯嗯!”王心心用力地的點點頭。

說完鄒忌三人拿起臉盆洗臉去了,王心心也開始收拾着桌子上的書。

“忌哥,趕緊來幫忙!”張小兵搬着一些書,正在往箱子裏放。

“哎!來了,心心,你這收拾的真乾淨!好多地方我們都沒注意到的。”

王心心笑了笑,“嗯嗯,要畢業了嘛,肯定要收拾的好一點啦~對了,忌哥,你們後天的畢業論文寫好了嗎?”

鄒忌一邊放書,一邊回答道,“沒呢,我們就是下午準備寫。”

“好羨慕你們啊,都畢業了,我還得在學校裏待一年呢。”

“這有什麼好羨慕的,畢業了還有找工作,也挺累的。”鄒忌笑着說道。

“反正我就是希望早點踏入社會,到時候,忌哥你可別忘了帶着我工作啊!”王心心也笑了笑。

“好啊,借你吉言!”

“嗯嗯!”

“我說,你們兩個別聊天了,趕快過來搬東西!”張小兵在一旁擦擦頭上的汗對這他們兩個說道。

王心心和鄒忌臉色一尷尬,轉身幫着收拾東西去了。

三個人不一會就把全部的東西給搬上了車,車子的司機是個中年大叔,人挺好的,上車的時候還給鄒忌他們讓煙,鄒忌三人果斷的拒絕了,先不說王心心mm在場,就算她不在場,作爲祖國的三好青年,他們也是要給幼兒園的學弟學妹們樹立好榜樣的!

車子走的是公路,並沒有拐進小路里,鄒忌他們本來以爲王大爺說的老房子是真的老房子,誰知道到了面前才明白過來。小區是個中檔小區。

“我去,,這麼好的房子,王大爺真捨得啊!!”張小兵感慨道。

“嗯,真是非常好的房子,”申大龍雙手插兜,說道。

整個房間呈現着一副古香古色的樣子,一個大的落地窗,和向陽的陽臺,剛好有三個臥室,兩個衛生間,一個廚房,一個客廳。房間的牆上還有一副山水畫,客廳的桌子上放着一副茶具。餐廳用的是紅木桌子,紅木椅子。

“心心,我有點後悔了,這麼好的房子,我們怎麼好意思住啊!”鄒忌對王心心說道。

“嘻嘻~~我和爺爺要去隔壁那個新開發的小區住了,哪裏比這裏還好呢,這裏空着也是空着,你們就安心的住吧!"王心心笑着說道。

"雖然是這樣,但是心裏還是很過意不去啊,總感覺很不舒服。”鄒忌說道。

“忌哥是個很自立的人,當然不會很舒服啦,不過,就算自己不爲自己考慮,那你也得爲你的兩個兄弟考慮考慮吧。”王心心笑着對鄒忌說。

“嗯…好吧,那你替我謝謝王大爺,改天請他吃飯,還有請他喝茶,看的出來,王大爺應該很喜歡這類風格的吧。”鄒忌問道。

“嗯嗯,是的,我爺爺尤其喜歡那個山水畫,不過是贗品,是李文鵬畫家畫的。”王心心說道,“那我們去把東西搬上來吧,總讓司機大哥在下面也挺不好意思的。”

“嗯。”

三個人不一會就把所有東西給搬了上了。又收拾了收拾房間,整個房間煥然一新。

“忙到現在,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去吃個飯吧?”鄒忌對王心心說道。

“嗯嗯,好吧,不過是我請客哈!”王心心提出一個要求。

“那怎麼行,怎麼能讓你請客,不行,我請你纔對。”鄒忌立刻斷然道。

“哎呀,忌哥,你就別勉強了,你們的情況我又不是不知道,估計你們這個月的生活都成問題,還請什麼呀你,我來吧,等你們找到工作了,在請我,就這麼決定了!!”王心心笑着說。

這個真是說到鄒忌的難處了。他現在的確是沒錢,剛纔一激動,竟然說要請王心心吃飯,還好王心心沒同意,不然他們這個月,就只有喝西北風了。

“哎,好吧,那心心,我們說好了,等我們找到工作了,我們請你吃好吃的,這次我們就隨便吃點好了,不要吃太貴的。”鄒忌無可奈何的說道。

“忌哥,不要灰心,我相信你!”王心心揮了揮小拳頭。

“嗯嗯!”

“咳咳…..”張小兵咳嗽了兩聲“那個啥,咱吃飯去吧?”

旁邊的申大龍也笑了。

王心心臉一紅,先出去了。

鄒忌一指張小兵,“就你話多!倒黴孩子。”說完,鄒忌跑出去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