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黛兒一聽可以治好疤痕,心裏別提多高興了,就算要自己等一年也好啊,世界上除了光明教會的教皇以外,再都沒聽過有哪個法師會這麼神奇的魔法了。可是老劉顯然對這個時間很不滿意,一年太久了,那滿身疤痕自己看着都傷心,那作爲一個女人的阿黛兒心裏會有多難受?看一年那不是要折磨死了嗎!他希望阿黛兒現在就好好的站在他面前,要知道剛剛那一下,阿黛兒已經真真正正的成爲自己的女人了。自己的女人就不能讓她受苦。

“紅,這次不管要多少真氣,一定馬上把阿黛兒給我治好。你還需要多少真氣才能成長到可以施展那個魔法?”

“唔?那個我真不知道要多少,不過在主人體內吸一年肯定是夠了。”

老劉不再說話了,從口袋裏掏出所有的魔晶,伸手抓起一塊,另一隻手心處則是出現了一大團真氣,平靜的遞到紅的面前。紅見到主人又開始真氣大放送了,乾脆坐在老劉的手心開始吸收。 閃婚厚愛:頂級老公有點酷

感覺過了好久,紅已經變成一個手臂大小的精靈,一對翅膀變成了兩對,身上的衣服也不知所蹤,完全是一個赤果果的袖珍小美女模樣。原本的圓臉蛋變成了瓜子臉,連一直看不大清楚的睫毛都纖毫畢露,水汪汪的眼睛正不停的看着自己的變化。看夠了,紅一下抱住老劉的大腦袋,在老劉的臉上好頓親。

“謝謝主人,紅快長大了,到時也能替主人吃了,嘻嘻!”

老劉在紅抱住自己的時候,感到有兩個硬硬的小豆豆在自己的臉上劃過,就在老劉疑惑的時候,紅已經開始對阿黛兒治療了。

“自然元素聽我的召喚,顯現生命的奇蹟,生命之歌!”

一團乳白色的真氣脫離了紅的小手,化成一個綠色的水滴,準確的滴在阿黛兒的頭上。綠朦朦的生命之氣緩緩的包圍住阿黛兒,阿黛兒也慢慢的蜷成一團,不時的發出低低的**,彷彿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般。

露莉這時總算找到機會鑽進老劉的懷裏,和老劉一起感受紅那個魔法裏澎湃的生命氣息。紅丟出魔法後,就無力的落在牀上,可是奇怪的是,她沒有像往常一樣穿透被子,而是真正的落在牀上。


“唔!剛剛進化就廢了這麼多能量,主人要賠給紅啦!”

老劉伸出手想逗一下這個小精靈,誰料這一摸,竟然真的摸到了一個小腦袋!平時紅無論是坐着站着在老劉身上,那都是模擬出來的,就像做鬼時的老劉一樣,紅不是實體,而是一個能量體而已,可是剛剛的動作分明有了真實的感覺,難道是紅的能量實體化了?

紅飛到老劉身邊,調皮的向着老劉裸露的肚皮飛去,那是她回家的捷徑,穿過老劉的肚皮,就可以進入老劉的丹田了。

“哎呦!”

小精靈這次沒能如願的鑽進主人的身體裏,反而是被老劉的腹肌給彈了回來,紅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爲什麼不能回到主人的身體裏呀?一定是進化後能量不足,小精靈瞬時化作一道白光,撞向老劉的肚皮。

“哎呦,好疼!”

這次是老劉遭殃了,被飛來的紅撞了個仰八叉,差點沒從牀上掉下去,惹了禍的紅呆呆的坐在牀邊,一對小腳踢着空氣,絲毫不管疼的直哼哼的老劉。

“哥哥,快起來呀!姐姐好像痊癒了!”

老劉一撲棱坐起來,肚子也不疼了,其實他剛剛有一多半是裝的,在那邊哼哼邊想着要怎麼安慰紅呢。聽露莉說阿黛兒恢復了,也顧不上裝肚子疼了,起來查看阿黛兒身上的疤痕。檢查完阿黛兒的胳膊腿兒,老劉的目光就停留在阿黛兒的神祕地帶不肯走了。以前有自己煉製的創神套裝在身,老劉好色之後一直沒機會偷看阿黛兒的身體,這下看個夠本。阿黛兒轉醒後就看見愛郎那**的眼睛正盯在自己看,連忙把頭用被子蓋住。老劉的手撫摸着阿黛兒腿上的一點落紅,看着恢復美麗的肌膚,在也忍不住心中的**……

“哥哥!你和姐姐好壞呀!嗚嗚嗚!”

老劉還沒來得及安慰紅呢,這邊又哭了一個。連忙伸出手替露莉擦眼淚。

“哥哥壞哦,不哭了,再哭就不可愛了。快給哥哥說說到底怎麼了。”

“劉,你就也要了她吧,這小丫頭也好喜歡你,你如果厚此薄彼,我真的過意不去了。”

阿黛兒很體貼的轉過身,把牀的大部分都留給了露莉和老劉。哎!沒女人可憐,女人多了更可憐啊!老劉在和島國意識大戰了一天一夜後又擺平了兩個小情人,現在真的是精疲力竭了。眼皮一沉就要睡去了。

“嗚嗚嗚!主人,你爲什麼不要紅了?嗚嗚嗚!” 一直沉默的紅終於開始發飆了,對於無法進入主人體內的事情,紅想了很久,最終她想到了,一定是主人在和阿黛兒結合了以後,不要自己了。自己又要像剛剛有些意識時那樣,在空氣中孤單的流浪了,越想越對,一定是自己總偷那個真氣,主人不要自己了。

老劉用手托起紅,放在枕頭邊,就像一個洋娃娃那樣摟着她。

“這樣摟着不是更舒服嗎!陪主人睡一覺兒,一會主人給你真氣吃哦,別哭了紅,要不能量都流光了。”

也不知道是老劉的話說服了紅,還是那個曖昧的動作打動了紅的小小心靈,反正紅是不哭了,乖乖的給老劉摟着,兩女看了看睡着的老劉,一陣歡愉後的慵懶也涌上心頭,就一起摟着老劉睡去了。

黑爾塞斯鎮已經幾夜未眠了,在虛假的平靜之下,巨大的陰謀正在醞釀。二王子福瑞德和四公主艾薇兒的手下正忙碌的處理着全國各地送來的公文,而福瑞德和艾薇兒則在彼得陛下的病榻前惺惺作態,安慰着這個痛失愛子愛女的老皇帝。

“父皇,您就多少吃點東西吧,萬一您的身體再垮下來,我和艾薇兒還有帝國該怎麼辦啊!”

彼得在大王子死後,已經不止百次聽到這樣的話了,此時的他已經麻木了。從當初護國戰神預感到危險匆匆離開,一個接一個的打擊就接踵而至。先是福瑞德和艾薇兒使用傳送卷軸返回黑爾塞斯,再到弗萊德的手下帶回大王子的遺體,最後阿黛兒的隨從孤身返回,整個人到現在都還處在癡傻的狀態。老皇帝再也挺不住了,一口鮮血噴出就大病不起。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事啊!火神要這樣懲罰自己!

原來早在阿黛兒被龍犀王襲擊的時候,一直在森林周圍守護的戰神狄卡思就給彼得陛下發來了危險的訊息。但是一切都太突然了,誰也不會想到森林的邊緣地帶會有一隻狂暴的龍犀,尤其是在被老劉打裂了晶核和眼睛以後,龍犀王徹底的瘋狂了,靠着強大的精神,它最先找到了福瑞德和艾薇兒。在屠殺開始之後,兩人果斷的使用了卷軸,回到了黑爾塞斯,兩人本原就只是想弄到塊好一點的封地而已,沒必要冒着生命的危險去完成。

接下來遭殃的就是大王子了,這個王國的準皇儲當然不會像弟弟妹妹那樣退縮,八級的實力讓他敢放手一搏,但也只是一搏而已。當龍犀王捨棄防禦對他發出最強攻擊的一刻,一切都晚了。弗萊德的身體被大量的土元素侵蝕,變成了一具石像,手下拼死才把這具石像傳送回黑爾塞斯,而那些跟隨者則和阿絲娜一起被龍犀的巨足深深踩進了魔獸森林的地下,變成了野草的養料。

戰神狄卡思最終阻止了企圖衝向人類世界的龍犀王,面對着龍犀瘋狂的攻擊,狄卡思有生第一次感到了恐懼。龍犀則對於身體的傷害視而不見,戰神級別的傷害在他巨大的身體上顯得那麼微不足道,顯然除了冰雪系的魔法和風系魔法之外,這龐大的土系身體不懼任何攻擊。

狄卡思已經有快三十年沒被逼到使用近身戰了,可是面對着龐然巨獸,護國戰神義無反顧的衝到了龍犀王的身後,舉起手中巨劍狠狠的斬在龍犀王的後腦。可等待他的卻是是更大的災難,在生命受到威脅的瞬間,龍犀王選擇了同歸於盡,巨大的元素爆炸吞噬幾裏內所有的生命,戰神的雙腿和右手在爆炸中被徹底擊碎。事後躺在爆炸後的深坑底部,狄卡思自嘲道:

“呵呵,現在是不是該叫獨臂無腿劍神了呢!”

說完,精疲力竭身受重傷的戰神就暈過去了。回到黑爾塞斯的福瑞德和艾薇兒驚魂未定,就聽到了大王子和三公主的死訊,一直對繼位無望的兩兄妹心中又重燃希望之火,現在只要阿黛兒也死在魔獸森林,或者是違反比賽規定,那這皇位無疑就落到了福瑞德的頭上。而且顯然有很多知情的大臣,也是這麼想的。如果將來是福瑞德這個毫無建樹的皇子登基,那對於自己的家族來說,無疑有着極大的好處。至於那個惡魔公主,最好也很大王子一樣,都消失在魔獸森林裏算了。

隨着彼得陛下病倒,這些想法正一點點的變成實際的行動,大臣們都明裏暗裏的支持這位混蛋皇子和他貪婪的妹妹。而瑞查得的迴歸,則是給這些人吃下了定心丸,通過逼問瑞查得,他們得知阿黛兒遇襲,現在生死未卜。一切好像已經成爲定局了,可是福瑞德對於這個有着惡魔之名的妹妹還是不能放心,遂派出了手下最強的法師——他的師父,大魔導師黑格爾和七名死士,去尋找這個失蹤的阿黛兒。不過這個混蛋王子還算有點良知,在給黑格爾的命令裏並沒有要求殺死阿黛兒,只是要求不要讓阿黛兒打亂自己的好事就行。

通過福瑞德給出的路線圖,黑格爾一行很快就找到阿黛兒當初遇襲的營地,經過追蹤,也找到了瑞查得所說的紅色盔甲。經過黑格爾辨認,着就是菲爾姆斯皇家禁衛軍的制服,而且還是一套女裝盔甲。盔甲的主人受到了很大傷害後,被人救走了。地上留下的烤肉骨頭和灰燼都證明了阿黛兒並沒有沒死去。

正在線索中斷的時候,福瑞德用飛行魔獸帶來了一則消息,有人在黑爾塞斯看到了一個長相類似阿黛兒的女子,而且正朝着一個無名小鎮的方向行進。看了一下地圖,黑格爾決定從現在的位置直接向東進行攔截,希望可以在阿黛兒之前到達小鎮。

“我就順着這個傢伙的足跡就行了,想必一路上也會少許多麻煩。看看這個大傢伙的腳印,都讓人感到害怕呀。”

黑格爾對手下的七名死士下令道。 重生之林夕再現 ,實際上是黑格爾的手下。而黑格爾也因爲貪戀財色,從一個王子的師傅,淪落成爲一條走狗。現在他比誰都更希望二王子成爲國王,因爲他知道二王子是個什麼樣的人,這種不學無術的昏庸之輩,除了自己以外,還有誰會輔佐他呢。到時自己豈不是要風有風要雨得雨嗎。

一行人又陸陸續續的發現了二王子和大王子同巨獸戰鬥的痕跡,最後來到了戰神身處的大坑邊。

“主人,下面好像是個人。”

“嗯,我看到了,是一個人,而且還是我們的護國戰神大人呢!哈哈哈哈!想不到鼎鼎大名的狄卡思冕下也有這麼一天!”


“主人,要不要我下去把他弄上來?”

“不,我們只要回去說戰神大人已經殉國就好了,相信戰神大人一定會讓我的預言成真的,我們走!”

躺在坑底的狄卡思現在已經醒來,他清楚的聽到黑格爾所說的一切。對於帝國爲什麼會派一個見死不救的傢伙,來搜尋自己,狄卡思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在成爲戰神這個高高在上的存在之前,他也在官場混跡了很久,想必是大王子的死已經被這些心有圖謀的傢伙知道了,現在的皇家指不定鬧成什麼樣子吶。唉!現在連自己什麼時候會死都不知道,還擔心這些幹嘛。狄卡思也受到了黑格爾輕視的刺激,努力的往外爬着。至少要死的話,也得死的體面點。狄卡思還不知道自己將會在四個月後,在矮人的葡萄園裏再見到阿黛兒,而這期間竟然是靠着一頭魔獸的遺產過活。這都是後話,我們再接着說黑格爾那條走狗的經歷。

出了魔獸森林,七個走狗的速度就明顯提高了,就在阿黛兒和老劉入住在無名小鎮的當晚,他們也匆匆的趕到了。對於這個惡魔公主,黑格爾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在福瑞德還跟着黑格爾學習魔法的時候,這個小丫頭就曾經給黑格爾留下過印象,很調皮,根本不像一個皇家成員。當時黑格爾對這個小丫頭還有那麼一點好感,至少她不像別的皇家成員那樣高傲。這也是在追殺阿黛兒時,黑格爾留手的原因之一。七個走狗在阿黛兒離開無名鎮之前,被老劉狠狠的震撼了一把。所以他們選擇了觀望,直到阿黛兒離開老劉,獨自返回黑爾塞斯的時候,黑格爾才下令捕獲這個惡魔公主。

在他看來,阿黛兒那個六級的頭銜不過是狄卡思爲了表功纔給阿黛兒的。現在不知道阿黛兒又用了什麼手段變成了八級,想必也是昆頓那個老不死的做了手腳。這是他們這羣阿諛奉承的傢伙常用的手段,把自己的皇家徒弟說的多麼厲害,自己好跟着出名。不過這次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不但六個死士被阿黛兒兩招幹掉,連自己都吃了大虧,被阿黛兒砍掉一臂。本來已經是榮華在手大權在握的節骨眼,卻落下了殘疾。這無疑給了這位心術不正的大魔導師極大的打擊,黑格爾徹底陷入了暴走狀態。他忘記了阿黛兒身邊那位強大的存在,開始對阿黛兒展開了不死不休的追殺,而他最後一次清醒是在靈魂即將消散的那一刻,那時,他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身體被均勻的塗抹在牆上。

天色已經是下午了,老劉才從睡夢中醒來,看着身邊着兩大一小三個吃果果的美女,別提心裏有多美了。MD在地球混了快三十年,還得來異界找媳婦,不過也好,一次找仨,雖然最小的這個暫時還不能吃,不過以後還是希望很大滴呀!老劉輕輕地挪開壓在身上的粉臀玉臂爬起來,一路上不免大吃豆腐,不用睡覺的紅坐在牀頭看着主人的動作,恨不得立馬就變成一個和阿黛兒一樣大的精靈,好讓主人也摸摸自己的身子。

在紅的眼裏,一切都不一樣了,自從有了意識以來,一直都是在主人體內修煉。現在對於一個實物形態的紅來說,身邊的東西都是很新鮮的,摸摸這摸摸那就是現在紅最喜歡乾的事情。唔!這個桃子好軟啊,怪不得主人喜歡摸着睡覺!哦!這個屁屁好有彈性啊!怪不得主人喜歡趴在上面來回的撞呢!這小洞洞裏有什麼?爲什麼這麼滑呀?紅爲什麼沒有啊?兩女終於在紅的小小魔爪之下被弄醒了,一時間嬉笑不斷,直到二人穿好衣服,才結束着香豔的嬉戲。 老劉站在門外,聽着屋子裏的動靜,想的卻是另一件事。都怪自己只想着防護服的防禦力和好看了,卻忘記了防護服的覆蓋面積,才讓阿黛兒受到那麼多的傷害。再說現在兩女都是自己的老婆,露那麼多肉給別人看見,豈不是吃大虧了。不行,一定要搞一套一點肉都不露的才行。但是那樣肯定難看死了,阿黛兒和露莉會喜歡穿嗎?

“主人是在想我嗎?”

紅飛到老劉的面前,吃果果的身子給老劉一覽無餘。我勒個去,這還了得!光屁屁就跑出來了!老劉一下就抱住紅的身子,塞進自己的防護服裏。


“紅,你那套衣服吶?快穿上!”

“都怪主人啦,現在人家是實體了,根本穿不了那種能量衣服了!”

紅笑嘻嘻的說,她本就是自然的孩子,這樣吃果果的更加貼近自然,當然也更受紅的喜愛。不過老劉可真急了,這TM要是給別人看見可咋整啊!連忙鑽回屋子裏,掏出一堆材料,開始給紅煉製衣服,很快一套粉紅色的護士服就出現在老劉的手裏。紅大咧咧的躺在老劉的腿上,讓老劉伺候她穿衣服。老劉脫女人衣服都沒幹過兩次,這穿衣服更是頭一回。笨手笨腳的替紅套上內衣褲,又給穿好護士服,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比煉製五百發子彈都累。最後看着紅的小腳丫和手裏的小皮鞋,老劉終於想到該給自己的女人們弄套什麼樣的防護服,才能即不露肉又漂亮。老劉不容分說的跑到牀邊,扒了兩女的外衣,就跑一邊鼓搗去了。兩女還以爲老劉又要呢,在牀上羞怯的等了半天也不見老劉撲上來,就跑下去看個究竟。

“哈哈哈哈!粉色護士服配白色長筒襪,簡直是萌死人不要錢啊!再看這個,高開衩的軍裝裙配黑色吊帶襪,真是勾死人不償命啊!哇卡卡卡,最後這個水藍色連褲襪,連內褲都省了。真是好啊!”

三女呆呆的看着老劉,這都什麼啊?什麼連褲襪長筒襪吊帶襪呀?不就是幾個口袋嗎?看着薄薄的也裝不下多少東西,至於高興成這樣嗎?老劉也在狂笑之餘猛地的一驚!這都什麼呀?爲什麼自己會對女人的襪子這麼熟悉啊?難道是那些島國的靈魂在作怪!

其實這還真就是吞噬那幫雜 種靈魂帶給老劉的後遺症,什麼SM,手控,腳控,蘿莉 控之類的都有,只是現在沒有條件刺激,老劉還沒發覺而已。這不剛剛一擺弄襪子,絲襪控的那段記憶跑出來了嗎!老劉看着手裏的襪子,他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沒有這類愛好了,意識都被自己吸收了,別人的現在也是老劉的了,除了承受以外別無他法。除非他能像周伯通一樣健忘,否則只能安心做個色狼了。(涉狼:哈哈哈哈!)

阿黛兒伸手取過最小的兩隻襪子,抱着紅到牀上試穿去了。露莉也拿着剩下的跟過去看熱鬧,三女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議論着到底該如何穿上着奇怪的裝備。不過紅可遭殃了,小身子被阿黛兒和露莉好頓摸呀,誰叫她剛纔摸人家了呢。老劉剛想過來湊熱鬧,就被露莉推出門外了,還順手把門給帶上了。就在老劉無聊的坐在石凳上等着三女穿襪子的功夫,昆頓那個老貨匆匆忙忙的走進來了。

“昆頓公爵,你難道不會叫人通報一下嗎?”

對於老劉的指責,剛進門口的昆頓就是一愣。隨即纔想起來自己現在和老劉的關係是合作伙伴啦,而且人家還拿着自己一把呢,自己是有一點太大呼了。

“別說這個先,你惹禍了知道不,我老人家是來給你善後的,還裝跟我裝個屁,一羣惹禍精!外面的快進來,開工了。”

老頭只是一愣就把老劉丟一邊了,一大羣下人闢哩噗隆的跑進來,有的拿着刷子,有的拿着瓦片,頭也不擡的處理着老劉昨天干爆的那個法師。昆頓見衆人都忙起來了,纔來到老劉身邊,神祕兮兮的說:

“昨天你救得那個是惡魔公主阿黛兒吧?你瞅我幹嘛!我問你話呢,快說。”

“是又怎麼樣,不是怎麼樣?”

老劉說着,手伸進口袋裏掏出一顆**來,手指頭就勾在保險環上。這老貨牙縫裏敢呲出半個歹字,老子就乾死你全家。想到這兒老劉瞅了瞅手裏的雷子,又揣回兜裏重新換了一個第一代那種帶鋼珠子的。 昆頓公爵可是一輩子沒打過架的主,看着老劉手裏的鐵球子,還以爲老劉要給自己開瓢呢!我勒個去,嫌剛纔那個小,還換了個更大的來。這要是揍到我腦袋上,那得多大個包啊!昆頓想着都疼。

“別動手哦!我好歹也是個公爵,你聽我說完先。”

要老劉收起雷子可以,老劉又掏出神器型95來。打開保險夾在胳膊下,槍口指着地面,一腳踩着石凳對昆頓說:

“說吧公爵大人,要是公主怎麼辦?”

“哎!想不到我在這麼個小破地方也能攤上這麼多事啊!”

昆頓開始向老劉講訴阿黛兒在魔獸森林遇襲後的事情……

原來在福瑞德接到黑格爾關於戰神已死的消息以後,感到自己已經勝利在握了,一改對彼得陛下的態度,將他軟禁起來。私自宣佈阿黛兒已死,自己將繼承皇位,以解皇帝陛下之憂,讓自己的父皇可以安心養病,頤養天年。同時對全國通告了這次競賽的情況。在通告裏,福瑞德把大王子和四公主的死歸咎與阿黛兒,聲稱是阿黛兒觸怒了森林深處一頭巨獸,巨獸發狂先後殺死了阿黛兒弗萊德和阿絲娜,只有自己和艾薇兒在護國戰神狄卡思的拼死掩護下死裏逃生。皇帝陛下痛失愛子一病不起,即刻起駕回宮養病,並由二王子福瑞德繼承皇位。

昆頓昨天就知道自己旅館裏發生的血案了,只是一直忙於葡萄酒的訂單無法脫身,當派出了探子和通過關係打探到內情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的時候了。昆頓根據自己得到的情報分析,福瑞德之所以要急着發出消息,一定是有一些顧慮或者不可告人的祕密。探子的消息只證明了大王子和三公主的死訊,對於阿黛兒只是說失蹤。而且福瑞德派出自己的師傅在這個時候來追殺一個不相關的小丫頭,昆頓懷疑劉易斯身邊這個小丫頭就是阿黛兒。只是他上次見阿黛兒已經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昆頓不能肯定這兩者就是同一個人。所以纔來要老劉的實話。

“我也是皇室成員,對於這一點你不用懷疑。我跟彼得這一系的關係,你也能通過阿黛兒得到證明。不過我現在不想聽你說出什麼了,我已經老了,就像你所看到的一樣。只要能讓我在臨死前再創造一次商業奇蹟,我就心滿意足了。不過你可以放心,我的結交滿天下,全世界的各大團體在我這都有會所,估計還沒有哪個後輩敢來騷擾我的領地。只是彼得那小子,以後怕是……

“昆頓爺爺!你一定要救救我父皇!嗚嗚嗚!”

老劉見阿黛兒出來了,也不好再拿着槍裝B,連忙收起95,把跪在地上的阿黛兒扶起來,一邊擦眼淚一邊喝斥道:

“要什麼舅舅斧王滴,一天沒吃藥就犯病了是不,快給我進來,別在這丟人。”

說完老劉就拉着阿黛兒進屋了,人家昆頓都說明了,不想再摻和到皇家瑣事裏了,還保證了自己一行人的安全,這就不錯了。阿黛兒這樣求人家,這不是給人家添麻煩嗎,再說了,自己老婆的事兒,還用不到別人插手。看老劉給他攪合個天翻地覆慨而慷。

阿黛兒在老劉懷裏掙扎了好久才平息下來,抱着老劉抽泣着,小拳頭還不時打一下老劉的肩膀。

“不哭哦!阿黛兒,現在你是我的女人了,有事我給你做主,咱不求別人去,聽到沒有。”

“那你去把我父皇救出來,我要父皇!嗚嗚嗚!”

“好,我去救他,一會就去哦,你等我一會,我準備點東西就去。別哭了,再哭不漂亮了。”

“真的?”

“必須滴!我的岳父大人給人軟禁了,就算是二大舅子也不給他面子。”

“那你快去,多弄點厲害的裝備,我要把抓我父皇的人都殺了。”

老劉又打起坐來,阿黛兒知道這是老劉又要做裝備的動作,就哭哭啼啼的蹲在一邊看老劉這次會弄點什麼裝備出來,能救出自己的父皇。要知道黑爾塞斯的軍隊現在可是都在二哥的手裏呀,估計最少也有七八千人,回過神的阿黛兒有點後悔剛剛的衝動了。老劉其實早就想好好重煉一下自己的95了,可是一直沒時間,也有點捨不得那些煉製好的子彈。要知道一旦重煉,子彈裏的法陣和真氣可就煉沒了。不過現在有了露莉和自己使用同樣口徑的子彈,這一切就無所謂了,留着以後送給露莉用就好了。看看自己庫存的材料,老劉搖搖頭,好東西就是下的快呀,自己一直拿來當普通材料用的精金和精鐵已經所剩無幾了。只好打開胸前的**袋,抽出一條精金塊來,又拆下95的槍管,攙和到一起重新煉製成液態。很快,一粗一細兩根槍管就出現在地上,老劉興奮的把他們組裝在95的槍身上,一把加了**外掛的神器95出現在老劉的肩頭。

“走了,先安排一下孩子們和阿福,接着去趟武器店,然後去救岳父大人。”

這就行啦!三個美女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直到老劉在門口招呼,纔跟着跑出去。老劉先來到旅店的櫃檯前,想找昆頓要幾隻跑得快點的魔獸,再幫忙照顧孩子。可是公爵大人不在。

“劉易斯先生,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就是,老掌櫃交代了,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一定要讓您滿意。”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這樣答覆老劉。

“給我們三隻跑得最快的魔獸,最好能連夜趕路的那種,我們現在有急事要辦。還有在我們離開的時候替我們照顧一下那兩個孩子”

管家應了一聲就下去了,很快三匹比烈火獸還高大的魔獸被下人們牽來交到老劉手裏。

“哇!是夜照獅子啊!這可是烈火獸的父系魔獸啊!昆頓爺爺好厲害呀!這一隻怕是要十萬金幣吧!”

露莉拉着一隻夜照獅子,也不害怕,嗖的一下就跳到它背上去了,老劉雖然心裏發憷但也礙着面子,翻身上去了。嗯!不錯,挺老實的。三人騎着夜照獅子直接向艾伯特的武器店奔去。老劉這一路跟在露莉和阿黛兒身後大飽眼福啊!看那美腿,線條多好啊!再包上一層薄薄的襪子,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啊!沒等老劉的口水流到夜照獅子的身上,一行人就到了目的地。靠!跑得也太快了,我還沒看夠呢。


“快!拿精鐵來!”

老劉一到後院,就吩咐艾伯特去拿材料,他要煉製子彈和**。

很快,一堆點50的小口徑子彈和十發30毫米**就煉製好了,爲此老劉的魔晶又有兩個暫時失去了魔力,不過沒關係,過一段就又是能量滿滿的了。這東西會自己吸收自然界的能量,而且在老劉身邊,吸得還特別快,比露莉的小嘴吸得都快。老劉意淫之餘,又煉製了兩個傳送陣,收進自己的口袋裏。跟艾伯特道了個別,四人就匆匆踏上北上的路了。

“阿黛兒,這裏距離黑爾塞斯大概有多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