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纔不信呢!”蘇月英喵喵嘴,打開發動機,接連踩了幾次油門,車子都沒有起動。

“現在信了吧?”楊非凡弄了弄鼻子,嘿嘿笑道:“車子是好,可惜,不實用,哈!”

“少羅嗦,還不快下車?”蘇月英氣得心口起伏不定。

“幹嘛?”楊非凡詫異地問道。

“本小姐就坐在這裏,你說,還能幹嘛?當然是從後面推啦!”蘇月英沒好氣地道。

“你想叫哥推車?”

“少羅嗦,快點推,本小姐等不及了。”蘇月英補充了一句:“我們還要趕着上班!”

“問題是,哥不是老漢……”

“滾!”還沒有等楊非凡說完,當蘇月英意識到楊非凡的邪惡後,她的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與此同時,蘇月英打開車門後,氣憤地將楊非凡推出副駕駛室。

“蘇大小姐,你將哥推倒也沒用啊!就算哥使勁地在後面推,也於事無補啊!”楊非凡從地上慢慢地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嘿嘿笑道:“千萬別想歪,是推你的賓利車子,哈!”

“滾!”蘇月英氣得滿臉通紅。 假如眼神可以殺人,那麼,此刻的楊非凡,都不知道要死多少遍了!

眼看,離上班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如今,楊非凡還有心情故意戲弄蘇月英,試問,蘇月英又怎麼會不生氣呢?

此刻,怒不可遏的蘇月英,明亮的雙眼再次閃出了駭人的光芒,宛如一把無形的刺刀,狠狠地刺向楊非凡的心房。

楊非凡嚇得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幾步。

蘇月英生氣時的樣子很美,不過,同樣嚇人。

“哥是和你開玩笑,千萬別較真,哈!”楊非凡舉起雙手,故作投降。

“再胡言亂語,小心本小姐割了你的舌頭,哼!”蘇月英一邊說,一邊繼續嘗試着發動車子。

“別再猛踩油門腳剎了,沒用的!”楊非凡弄了弄鼻子,淺淺一笑:“點火線斷了,你再使勁踩都沒用!”

“你怎麼知道?”說話間,蘇月英的語氣緩和了很多。

“因爲哥不但會醫人,而且,還會醫車。”楊非凡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你就吹吧!”蘇月英狠狠地白了楊非凡一眼,“你不想推車就算了,找這麼多借口乾嘛?”

“你要是不信,就繼續踩吧!反正,還有一個多小時才上班。”楊非凡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蘇月英冷哼一聲,繼續嘗試着發動車子,結果,沒有一次能夠成功。

她絕望了,她徹底地絕望了。

“上車!本小姐給你十五分鐘的時間修車,你要是修不好,看本小姐如何收拾你,哼!”蘇月英對着楊非凡虛晃了幾下拳頭,給楊非凡一個下馬威。

“你就這樣求人的麼?”楊非凡上了車後,再次開啓天目檢查車子一番。

此刻,他赫然已經將車子當成是病人。

楊非凡再次確認是點火線出問題後,叫蘇月英拿來了工具,然後,小心翼翼地將斷了的點火線接上。

蘇月英眼露奇異之芒,她壓根就沒有想到,問題真的出在點火線身上。

楊非凡就好像懂透視一樣,居然只是隨便一看,就已經知道了問題的所在。

“好了!”楊非凡放好工具,拍了拍手,坐回到副駕駛室上,然後,揮了揮手,示意蘇月英上車。

“就這樣好了?”蘇月英關好車門後,很是詫異地看着楊非凡。

楊非凡笑了笑,不置可否。

蘇月英發動車子試了試,車子果然可以起動了。


“怎麼樣?哥沒有騙你吧?”楊非凡得意地笑道。

“只不過是碰巧修好而已,有什麼了不起?”蘇月英撇撇嘴,不屑地道。

車子行駛在山道上,一路上都是顛顛簸簸,極不好走。

對於蘇月英來說,場面十分的驚心動魄!

然而,對於楊非凡來說,卻是十分的刺激!

因爲,有好幾次,楊非凡都藉着車子的震動,趁機撲向蘇月英。

每次,蘇月英都會向楊非凡投來殺人的眼神,不過,楊非凡卻總是說純屬意外。

人生真的有這麼多意外?蘇月英打死都不肯相信。

每次,蘇月英生氣的時候,楊非凡總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扮作很無辜的樣子,並且,吹起口哨故意戲弄蘇月英。

簡直就像一個玩世不恭的小無賴!

蘇月英見過很多不要臉的小無賴了,就是沒有見過像楊非凡這麼不要臉的小無賴!

好不容易,車子才終於駛到了羅源市的市中心。

這個時候,蘇月英才總算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到了這個時候,她就不相信楊非凡還能找到什麼藉口,來趁機佔她的小便宜。

就在蘇月英暗自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忽然間,紅綠燈處衝出了一個孕婦。

這個時候,蘇月英的車子正飛快地駛向紅綠燈處。

蘇月英發誓,她並沒有闖紅燈。

楊非凡也可以證明,是這個孕婦不小心衝了過來。

假如,這個孕婦被車子撞到,那麼,很有可能就會釀成一屍兩命的悲劇。

蘇月英呆住了,她完全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呆住了,她壓根就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居然有人會衝過馬路。

一瞬間,蘇月英被嚇得腦部缺氧,大腦一片空白,就連剎車也忘記了。

此刻的蘇月英,完全處於失控的狀態。

眼看車子就要撞到孕婦,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楊非凡解開安全帶,迅速地撲向蘇月英。

與此同時,楊非凡的右腳迅速地踩在腳剎上,並飛快地撥動方向盤。

車子在慣性的作用下,三百六十度旋轉前進一會後,停在離孕婦不到兩米的地方。

孕婦嚇得失聲大叫,並倒在地上。

“好了,沒事了,別怕!”楊非凡抱緊蘇月英,並且,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蘇月英喜極而泣,剛纔,假如不是楊非凡及時剎車,那麼,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每次,只要有楊非凡在,不管是多大的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

現在,蘇月英赫然已經將楊非凡當成是她的福星。

“不好!這位大姐似乎要出事了,我們快下車看看。”不經意間,當楊非凡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孕婦後,嚇得臉色突變。

蘇月英聽到楊非凡這麼說後,大吃一驚,連忙推開楊非凡,急不及待地推開車門,走到孕婦的面前。

楊非凡開啓天目,凝望孕婦十五秒鐘後,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孕婦倒在地上,雙手緊緊地護着肚子,此刻,她的額頭已經佈滿了汗水,一臉痛苦的表情。

這時,公路兩旁圍滿了看熱鬧的人,這些人都在指手畫腳,議論紛紛。

有人提議報警,有人提議馬上送孕婦到醫院,更有人提議找孕婦的親人。

“楊非凡,我們該怎麼辦?”蘇月英嚇得不知所措。

“馬上進行搶救!”楊非凡語氣堅定、斬釘截鐵。

“她被本小姐的車子撞傷了嗎?怎麼她的大腿流這麼多血?”蘇月英看見孕婦大腿的兩側不斷地有鮮血滲出,嚇得臉色突變。

“她不是被你的車子撞傷,而是,受到了驚嚇後,出現早產的徵兆。”楊非凡一邊爲孕婦把脈候診,一邊說道:“不是大腿流血,而是,重要部位出血。”

“那,那,那,那我們快些送她去醫院吧!”蘇月英嚇得驚慌失措,就連自己是醫生也忘記了。


“來不及了!”楊非凡神色凝重、沉聲道:“再不進行搶救,她就會流產。以她如今虛弱的身體,假如她流產,那麼,不但胎兒不保,而且,她也會死掉。”

Wωω.Tтkǎ n.¢O


“有,有,有,有這麼嚴重?”蘇月英緊張得就連聲音也變了。

這個孕婦被嚇得摔倒在地,間接與蘇月英有關。

假如因此而導致這個孕婦流產,那麼,蘇月英也有間接的責任。

這時,並不是追究責任和承擔責任的時候,蘇月英最希望的就是,孕婦和她腹中的孩子,都可以平安無事。

只要孕婦和她腹中的孩子沒事,那麼,蘇月英就算是賠再多的錢,都在所不惜。

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問題是,現在,這個孕婦的情況十分危急,就算是叫救護車,或者,直接將她送去醫院,恐怕,都來不及了。

楊非凡點了點頭,取出數支銀針以能量之火消毒後,分別紮在孕婦的商丘、神闕、隱白、肺俞、關元等穴位上。

然後,楊非凡通過隔着衣服來鍼灸的盲針法,利用上古金針度氣的鍼灸絕技,將能量一點一滴地輸進孕婦的身體裏,幫她止血和止痛。

“蘇大小姐,你來幫她接生,我來幫她鍼灸止血和止痛,大家分工合作,快!”楊非凡看見蘇月英愣着不知所措,連忙提醒。

“本小姐沒有幫人接生過,行嗎?”蘇月英有些遲疑了,她怕會發生意外。

“行!”楊非凡一邊說,一邊利用鍼灸幫孕婦止血和止痛。

“但是,本小姐沒有工具。”蘇月英面露爲難的神色。

所謂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就算是醫術再好,在沒有輔助工具和藥物的情況下,也不可能治好病人。

“沒有那麼多但是,哥說行就行!她羊胎水已破,再不及時搶救和接生,就來不及了。”

此刻,楊非凡的額頭已經佈滿了汗水,他急得大叫:“哥搶救,你接生!放心,有哥在,沒意外!快,快幫忙!”

有些事情,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必須分工合作,就好像同時進行搶救和接生一樣。

楊非凡畢竟只是一個楊非凡,他不可能有三頭六臂,更不可能同時分開身體去做兩樣事情,所以,他纔會叫蘇月英幫忙。

蘇月英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緊張的心情平復下來。

在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蘇月英身爲院長的千金,她的醫術深得父親的真傳,所以,她就算是沒有接生過,也不會覺得陌生。

剛纔,蘇月英由於過度緊張,所以,纔會對自己的醫術毫無信心。

如今,在楊非凡的鼓勵下,蘇月英的信心大增。她平復了心情後,立刻恢復到最佳的狀態。

“大姐,別緊張!加油,深呼吸,用力!”蘇月英一邊鼓勵孕婦,一邊暗暗地觀察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