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暈,原來鄰居是這麼來的。」卓越這才知道怎麼回事。向阿佛洛狄忒詢問了一番奧林波斯神界的事,卓越從異空間把那個黑色包裹取了出來,遞給她道:「我回頭就走了,這東西你回神界的時候交給宙斯吧!」 黑色的夜幕漸漸布滿天空,點點繁星慢慢從無際的天宇中探出頭來,閃著幽冷的光芒。⊙春日夜晚的潮氣在空氣中漫漫地浸潤,天空澄凈,花香四溢,到處充滿了夜蟲的鳴叫聲。

山巔某處,一對男女相擁而坐,輕輕地聊著什麼,正是即將要東行的卓越和北來的夜月。只聽夜月輕聲道:「哥哥,東方,真的像老祖宗說的那麼大,那麼美?」

「美,美極了!那裡有奇峰險峻的三山五嶽,有綿延萬里的長江黃河;有精緻典雅的小橋流水,有粗獷蒼莽的沙海雪原;有綿軟清新的吳越小曲,還有蒼涼激越的燕趙悲歌。」

卓越說著把住夜月的小臉,柔聲道:「關鍵是,那裡是老爺子的故鄉,生長的都是和你一樣黃皮膚、黑眼睛的同類人。再不會有人把你當做異類,而是和他們一樣的自己人,真真正正的自己人。」

「唉!讓你這麼一說,我真的好想去一趟看看。」夜月幽幽道。

「那跟我去啊,幹嘛不去。」卓越知道她擔心什麼,輕聲安慰道:「你放心,巴比倫諸神上次吃了大虧,短時間內肯定不會再向外征討,所以那些巴比倫人也應該不會再輕易找你們的麻煩。」

「這你就錯了,哥哥。他們的確不會再向外征討,自己卻可以打起來啊!」夜月搖頭,「巴比倫以前臣服於亞述,現在亞述國力衰退,巴比倫就趁機獨立起來。這還不算,他們已經威服周圍絕大部分部落,現在正積極備戰,準備向北攻打亞述,一雪多年被壓迫統治的恥辱。」

卓越沒想到他們竟然進行窩裡斗,好不驚奇地道:「巴比倫諸神都不過問?」

「據莉莉絲說諸神決定都不插手,讓他們自己解決。」夜月道,「恩利爾說現在不時戰鬥,真正到需要的時候才能迅速武裝起來。」

「嘿嘿!恩利爾這個大虧吃得很不甘心啊,未來和荷魯斯他們肯定還有一番龍爭虎鬥。」卓越說完又想起之前的話,奇道:「若巴比倫要和亞述戰鬥,環境應該對你們有利才對啊?」

「怎麼可能!」夜月搖頭苦笑,「正因為他們準備征討亞述,所以一直不停地向我們徵兵和糧草。我們一個不足兩萬人的部落,已經被征去上千軍兵和隨從了。」

「那你老守在那裡也不是辦法啊,總不能永遠給他們當保姆吧!」卓越清楚那些蘇美爾人的結局,所以知道夜月一直身處險地。只是這一切他卻無能為力,鬱悶得在那裡直撓頭。

「那是我的族人,我若不守護他們,還有誰會在意呢,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消逝在歲月的長河裡,成為異族崛起的墊腳石吧?更何況老祖宗的神魂還在那裡。」夜月哀傷地道。

卓越默然不語,這種事自己和夜月置換一下,也很難下決定拋棄族人。

「哥哥,你就別為我操心了,有那兩位大神幫助,我不會出什麼事的。」夜月見卓越半天不說話,反倒笑著柔聲安慰起他來了。「我等著哥哥的好消息,到時候記得多給我講些東方的見聞喔。」

「一定。」卓越暗嘆一聲,做人難,做神、仙也不易,本來以為成就仙道之後就能解決的問題,到現在一個都沒解決掉,看來自己的實力還是遠遠不夠啊!

這時突然想起夜月修鍊的事,她這十來年一直卡在煉神返虛後期,遲遲到不了煉虛合道階段,很可能和這份執著有關。於是沉聲道:「夜月,幫助自己的族人是好事,可你心裡一直保有的這份執念,是你修行的最大障礙,你應該想辦法解脫掉才對。」

「沒事的,哥哥。」夜月笑道,「老祖宗說我修的是神魔之體,不需要向你們仙道那樣過於在乎心境。」

「可是……」

「行了,哥哥,我會認真考慮的,你就放心吧!」夜月笑道,「對了,卡利斯托姐姐也不打算去。阿爾卡斯正在修鍊的關鍵時期,她想留在在這裡陪兒子,讓我提前跟你說一聲。」

卓越點了點頭,知道卡利斯托的意思,陪兒子是假,不想經常和忒提絲、斯露德見面產生尷尬倒是真的。阿爾卡斯身份的事卓越雖然早已經不放在心上,卡利斯托的心結卻還未解開。

阿爾卡斯不愧是宙斯之子,經過十多年的修鍊,進境已經達到煉神返虛初階,桃樂絲也不錯,二十多年的時間已經修成五尾天狐。倒是珀琉斯,因為修鍊時年歲已大,而且修道天賦一般,雖然勤奮度比阿爾卡斯還高,卻仍停留在化神後期,若非有卓越的各種藥物支持,估計連後期都達不到。

第二天卓越花一整天時間專門解答了阿爾卡斯、桃樂絲修鍊時遇到的各種困境,然後大家狂歡一場。

卓越看著身邊盡情歡愉的愛神阿佛洛狄忒,又想到火神赫菲斯托斯和阿塔蘭忒,兩人那相互欣賞的模樣應該會是一對好伴侶,於是促狹地道:「愛神,現在武大郎找到了自己的真愛,你這潘金蓮可以光明正大地和武老二生活在一起了。這次好一塊羊肉,終於不用落在狗嘴裡!」

阿佛洛狄忒臉一紅,她雖然不清楚潘金蓮是誰,但武大、武二對應醜陋的赫菲斯托斯和英武的阿瑞斯還是能明白的,更何況還有最後那句羊肉落在狗嘴裡。嘆了口氣,幽幽道:「你們只知道我不忠於火神,又知道我當初為何嫁給他,又不忠於他嗎?」

「宙斯的意思,還是赫拉的意思?」卓越一聽胸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知道這種事肯定和他們倆有關,要麼是宙斯吃不成羊肉,一發狠把它喂狗了也不給別人吃;要麼就是赫拉怕阿佛洛狄忒受寵威脅自己的地位,故意下絆子噁心人,把她嫁給神界最丑的男人,一個讓宙斯沒話說的人。

「宙斯的威脅之言,赫拉的本來心意,就這樣我成了那個神界最醜男人的妻子。」阿佛洛狄忒冷冷道。

「其實火神很不錯啊,心靈手巧,技藝高超,還不花心。」斯露德在旁邊道。

「是啊,是挺不錯,不過你會嫁給這樣的人嗎,你會一生守在這麼一個完全不懂風情的男人身邊嗎?」

阿佛洛狄忒一句話把斯露德堵了個臉紅脖子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卓越搖頭苦笑,果然還是個看臉的世界啊,若是讓自己娶一個這樣的女人,自己估計也不會樂意。

想著又想起伊南娜和芙蕾雅,這三個愛神都是放蕩不羈,原因又各種不同,伊南娜有野心,不甘心一直成為男人的玩物,就利用自己天生的優勢做武器向上爬;芙蕾雅要復仇,所以故意放縱自己;而阿佛洛狄忒呢,估計還是不甘心,外加破罐子破摔吧!

大家喝到深夜,第三天一早卓越告別夜月、卡利斯托等人,帶著忒提絲、斯露德、卓焱、維德尼爾、卓瑪和火麒麟傑森一起向東方而去。阿佛洛狄忒也趁機告別卡利斯托等人,縱身向神界趕去。

因為四大提坦神同時自爆神魂的原因,整個奧林波斯神界被劇烈的能量波衝擊的千瘡百孔,裡面的所有建築都被轟炸的渣都不剩,火神赫菲斯托斯帶著多位神靈此時正在全力重新建造萬神殿。

阿佛洛狄忒見諸神都在那裡無所事事,趕緊來到宙斯跟前,把卓越交給她的那個黑色包裹轉交給宙斯。宙斯打開一看大喜,立即派赫爾墨斯招來醫神阿斯克勒皮俄斯,讓他把自己的筋、皮換上,然後把原來的那套又裝到克羅諾斯身上,克羅諾斯這才脫離殘疾之身。

宙斯讓雅典娜把地母蓋亞送回黃金國度,讓赫拉把克羅諾斯和瑞亞又送回白銀島上。這時特洛伊之戰的雙方英雄大多數已死,宙斯又讓哈迪斯把他們的靈魂和以前那些有神靈血統的半神英雄靈魂都集中起來,然後施展**力把他們都復活一起送到白銀島上,陪克羅諾斯夫婦生活在那裡。

從此白銀島又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至福島,意為生活在這裡的都是世間最幸福的人,只是克羅諾斯似乎仍然不大高興,胸前的兩道封印也沒有解開。

提坦神大部分都死掉,堤豐又被斬殺鎮壓,諸神由此都正式歸位。赫拉克勒斯在上次巨人之戰時已經被確認為奧林波斯神界的一員,這次戰鬥中又箭無虛發射死多名提坦神,所以現在正式成為奧林波斯神界的一員,真正的大力神,和酒神狄奧尼索斯一樣都是肉身成神。

本來宙斯是想讓赫拉克勒斯迎娶自己和赫拉的女兒、青春女神赫柏的,這樣赫拉克勒斯和赫拉的仇怨也算是徹底化解,只是赫拉克勒斯寧願神位不要也不願意娶她。宙斯無法,只得施神力把他妻子伊娥勒也度化成神。

夜神家族最終合併到冥神一系,哈迪斯繼續當他的神王,冥后依然是宙斯的女兒珀爾賽福涅,而三大判官中的埃阿科斯和拉達曼迪斯都到新世界的冥界,成為那裡的主審判官,只留下米諾斯在哈迪斯手下任職。冥河神女這次算是徹底脫離冥界,和自己的四個孩子一起生活在神界。

海界沒什麼大的變化,依然自成一派,因為其他諸界的海神要麼不成氣候,要麼被都被毀滅,所以波塞冬現在不僅是環地中海的海皇,還統治了整個西大洋及北方海域,勢力比宙斯一點不虛。

宙斯翻盤堤豐之後,性格似乎也產生了很大的改變,再不似以前那樣四處留情,而且人間再也沒有產生一個擁有神靈血統的人,半神英雄時代正式結束,從此進入黑鐵時代。 卓越一行數人經赫梯,過米底,與兩界諸神歡宴作別,由軍神巴赫拉姆指引,來到米底東部。巴赫拉姆一指東方的崇山峻岭道:「卓越兄弟,再往東就不屬於我們管轄了,那裡的妖魔不光數量繁多,而且還都神通廣大,再加上安格拉·曼紐作祟,你們一定多加小心。」

「多謝軍神指引,我們定會小心的。」卓越等人向巴赫拉姆致謝道別,然後繼續東行。

只是沒走幾步路,妖怪沒碰上,周圍的環境卻已經大變,原本煙霞翠柳、清冷幽靜的山川美景,突然變成了奇峰怪石、惡水險山。卓焱不喜歡這些東西,有些不樂意了,站在那裡耍賴撒嬌道:「老爹,既然這裡妖魔眾多,咱們幹嘛還要步行,坐在雲船里從高空飛過去不就行了?」

「傻丫頭,雲船一旦開動,帶動周圍的氣流,嗅覺靈敏的巨妖大神數百里之外就能感受到,你這不是讓我們變成活靶子嘛!」忒提絲笑道。

「那咱們步行多慢啊,而且怎麼也不可能躲過所有人的眼光不是?」卓焱有些不服氣地道。

「所以呢,你們從今之後都要到異空間去,不越過這片妖魔縱橫之地,你們就別想出來了。」卓越趁機打開異空間入口,忒提絲、斯露德、卓瑪和火麒麟傑森也沒多說,都紛紛自己走了進去。卓焱鬧了一陣,見卓越如何都不吐口讓她留下,擰了旁邊的維德尼爾一把,這才很不甘心地也進入到異空間。

卓越見幾人都進去了,自己也更改容顏,帶著維德尼爾漫步而行。想起巴赫拉姆的囑託,愈加小心謹慎起來。

安格拉·曼紐,阿胡拉·馬茲達的敵對者,和密特拉一樣,也是米底神界的三位大神之一。雖然統治的區域已經不大,但能在以阿胡拉·馬茲達為首的諸神上百年的圍攻下屹立不倒,必然有其過人之處。

據說安格拉·曼紐不光實力強悍,手下有五位強大的魔神相助,還結交妖族,引它們為自己助戰,阿胡拉·馬茲達之所以百年都未能將其剿滅,就是因為他手下的妖魔之兵如同源源不斷的流水一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成就仙道之後,卓越八感靈動,六通俱全,數十里之外的神仙妖魔,只要不刻意隱藏都能感應的到。一路上兩人遇見大妖就躲,小妖就擒,所以走了數百里的路程仍然沒被發現。

這日正走著忽然心頭一動,猛然感受到一股邪惡的氣息,急開啟荷魯斯之眼一看,只見遠處的山巔處立有一座城池,城池上空漂浮著的正是感受到的那股邪惡氣息。

再往下仔細看卻大吃一驚,只見那城行行魔怪、簇簇妖精,把門的豺狼虎豹,管事的巨蛇惡熊,七尺角鹿傳文書,百丈雄彪作總兵。總之各種妖怪神魔都有,就是不見一個人類。

「暈,這估計就是巴赫拉姆他們口中所說的由安格拉·曼紐統治的摩羅城了。看他們防守嚴密,巡兵眾多,該怎麼過去才好呢?」卓越有些頭疼,他實在不想和安格拉·曼紐打交道。據說那傢伙為了對抗阿胡拉·馬茲達已經走火入魔,只要是由此經過的神怪妖魔,無論能力大小一律被他拉壯丁,強大者做個首領,弱小者當做個炮灰,實在什麼都不行的就被製成乾糧充饑。

「這有何難。」銀鷹維德尼爾說完見卓越一臉的迷茫,詫異地道:「卓越,你不會到現在都不知道鷹之羽衣的妙用吧?」

「鷹之羽衣不是增加移動速度和身手的敏捷度嗎,難道還有其他作用?」卓越更是驚奇。

「變形術,能變成鷹啊,老大。你在亞薩園那麼多年,就沒聽人提起過?」維德尼爾奇道。

虛空之形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需不需要什麼法訣之類的?」


「不用。穿上鷹之羽衣之後你只要心中有個變形的念頭,很快就能變成一隻真正的鷹。」

卓越一聽立即在腦海中形成一隻雄鷹的模樣,沒幾秒鐘發現果然變成了一隻矯健的雄鷹。開動荷魯斯之眼看了一番,果然沒一絲破綻,不禁欣喜地道:「好寶貝啊好寶貝,這次終於不用怕被發現了。」

維德尼爾於是也變成本體銀鷹,兩人縱身飛到高空,一黑一白兩隻雄鷹慢慢從摩羅城上空飛過,果然沒引起半點注意。

出了安格拉·曼紐控制的區域,就真正到了那片混亂區域,果然是人類止步,妖魔橫行,各種各樣的大小妖怪層出不窮。卓越現在終於明白共工這樣的大神為什麼都望而卻步了,除了你真有能力把他們全部殺光或者收服,不然還是別惹為妙。

不過妖魔雖多,環境卻優美無比,真箇是山高嶺俊,崖陡澗深,花香果美,藤紅葉青,百里修竹戲翠柳,千年古柏配蒼松。卓越看夠多時,猛然發現不遠處竟然有一神正在找尋什麼。

那神眉清目秀,神威恬淡,一副沒睡醒的模樣,一身白衣因為在山間來回穿梭,弄得都是髒兮兮的,卓越若非有荷魯斯之眼,估計也發現不了他竟然是個神靈。

卓越行了多日都沒見一個人影,見他這副模樣竟然敢在這妖魔之地出入,於是和維德尼爾打了個招呼,兩人化作的雄鷹落在旁邊一株大樹之上,仔細地觀察起來。

「巴托麗草,巴托麗草,我要巴托麗草啊!再找不到巴托麗草釀出震露酒,露西妮可真的要生氣了。」那神鬱悶地自言自語道。

卓越看了一陣大感興趣,正在猜測那巴托麗草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讓他如痴如狂,猛然聽到身下傳來一個膩爽的聲音,不禁嚇了一跳。

「小哥哥,你是找巴托麗草嗎,我知道哪裡有喔!」

卓越低頭一看,下面有一女子手摺一枝香蘭,裊裊娜娜向那迷糊的神靈走去。開動荷魯斯之眼仔細觀瞧,只見那女子生得是冰肌玉骨,柳眉翠黛;月樣容儀俏,衫領露****。體似輕燕藏細柳,聲如黃鶯囀綠林,心中不自已地就生出一股強烈的**。

「嘿嘿! 惡魔前夫認栽吧 ,這女人肯定不是什麼好人。」卓越心底冷笑一聲,收起心底的**,輕輕點醒旁邊還沉浸在**中的維德尼爾。再低頭一看,只見那個神靈果然被那女子的媚態迷住,不住眼地盯著那女子看,很明顯已經勾起了春情。

「小哥哥,你不是找巴托麗草嗎,隨我來吧!」那女子輕輕一晃玉臂,裊娜地向前慢慢走去。

「好,好,妹子你真美!」那神靈丟了魂似得,慢慢地跟著走了過去。 宮中有大王 ,像個巨大的屏風模樣。轉過照壁,石屏後有兩扇緊閉的石門。那女子念動法咒,很快打開石門,然後和那神靈一起進去,接著洞門再次關上。

維德尼爾兩人一見趕緊都化作人類落到洞前,卓越查看了一番,發現想要進去非要想辦法打開洞門不可。於是取出戰神槍,開動破防效果,沒幾下就把石門切割出一個大洞,然後縱身閃了進去。

洞內曲折漫長,兩人轉過兩層門裡,只見一個巨大的庭院出現在眼前,院中繁花碧草四處擺放,正當中一個小亭,亭中一個大台案,上面擺放著珍饈百味、異果嘉肴,端坐在台案旁邊的正是之前的那個女子和那丟了魂的男神。左右數個綵衣斑斕的女僕,生得也都是沉魚落雁之貌,閉月羞花之容。

那男子見到這般美色早就心癢難撓,坐在那椅子上左扭右扭的似針戳屁股一般,一雙色眼不住地在那女子身上來回亂瞟,最後忍耐不住,伸手就想抓那女子。那女子一副欲應還休的模樣,露出春蔥纖指輕輕拍開那男子伸來的手,嘻嘻呵呵的,正不知講論什麼。

卓越兩人趕緊尋了個角落隱藏起來,然後側耳才聽。只聽那貌美的女子咯咯笑道:「小哥哥,我們兩人連是誰都不知道,就是野合也要相互通稟一下姓名不是?」

「好妹子,哥哥我叫魔力多,來這的目的是採集巴托麗草,好釀出一種專門給女子喝的絕代美酒震露。」那男子一臉的猴急,說著手又不老實起來。

「唔!原來是魔力多,小女子迦娜失敬了。」那女子一臉崇敬的模樣,接著向旁邊的女僕使了個眼色,幾人都從旁邊的側門下去。

迦娜把盞斟了兩杯酒,輕輕遞給魔力多一杯,一臉媚態地看著魔力多笑道:「哥哥,走了半天你也累了,咱們邊喝邊聊,也嘗嘗小女子的手藝如何。」

「唔!那好吧。」魔力多說著捻起一粒葡萄吞下,又吃了幾塊碟中的肉片,端起面前的那杯酒水喝了一口,咂摸了幾下嘴,搖頭道:「水果、菜色也還算差強人意,酒水卻著實一般,喝我的。」

說著把兩杯酒水全部倒到旁邊的地上,拿出一個青色的酒葫蘆,打開葫蘆口倒了兩杯。瞬間就見酒香四溢,卓越藏身的地方都能嗅到。

「好酒,這魔力多如此精通酒類,很可能和狄奧尼索斯一樣,是個酒神之類的神靈。而那個迦娜明顯是早就盯上魔力多了,她如此處心積慮,肯定是別有所圖。」卓越暗暗想著,又仔細觀瞧了起來。

「好酒!」美女迦娜輕輕端起杯子喝了一杯,立即仰首大讚。

「那就多喝些。」魔力多**上腦,老半天不能得手早就心癢難耐,看到這個好機會哪裡願意錯過,立即開始向迦娜猛灌美酒。

「好哥哥,你也吃呀,這可都是精心為你準備的美味佳肴。」迦娜連喝數杯有些不勝酒力,吃了幾口菜見魔力多毫無動靜,不禁又反勸起他來。

卓越看得暗笑不已,這二位很明顯都是各懷鬼胎:魔力多想要把美女迦娜灌醉然後趁機推倒,而那些酒菜中肯定暗含某種東西,不然迦娜也不會賣力地勸魔力多吃菜。

兩人吃吃喝喝了半天,魔力多終於將美女灌醉。這傢伙早就急不可耐,哪裡還顧得上場合和情調,直接把台案上的那些異果佳肴扔到一邊,把迦娜抱到台上,在那裡交合起來。



兩人哼哼哈哈地擺弄了大半個小時,沒有任何異樣的表現。卓越沒有看活春宮的愛好,而且魔力多明顯到了興奮的關口,正疑惑是不是搞錯了,就見迦娜抱在魔力多後面的手向後一張,瞬間長出數尺長的銀色指甲,閃電般向魔力多后心插去。

「住手!」卓越大吃一驚,剛要出手相救,就聽裡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喝,接著一人飛速來到正在交合的兩人跟前,抬手施法把赤身**的魔力多困住扔在桌上。

卓越和維德尼爾一看知道魔力多暫時應該沒有性命之憂,於是再次隱匿身形。只見來人生得其丑無比,紅髮、綠眼、紫臉膛,一身黑色的腱子肉,和前世在佛殿里見過的那些窮形盡相的惡鬼差不了多少。

「哈哈!迦娜,這人你可看走眼了,吃過會後悔的。」那惡鬼般的傢伙笑道。

「迦多,他還有什麼來頭不成?」那美女悻悻地收起長爪,看著魔力多伸出猩紅的舌頭卷了一下,那眼神如同看到一塊難得的美肉一般,嚇得魔力多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滿心的慾念瞬間消失殆盡。

「你被騙了,他可不叫魔力多,他的真名叫蘇摩。」迦多笑道。

「酒神蘇摩?」迦娜一聽大喜,一把把魔力多從台案上扶坐起來,雙眼在他身上看了又看,生怕他身上少了什麼零件似得。

「哈哈!沒錯,現在捨不得掏心吃了吧?」迦多大笑道。

「哎吆!原來是蘇摩大神啊,迦娜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您多原諒。」迦娜這時哪裡還有一絲殺意,****的身體來回擺動不已,雙手在蘇摩身上不停地遊走,意欲再次勾起他的****。

只是經過這次驚嚇,蘇摩哪裡還有一絲慾念,看著眼前的美人,心中突然一絲明悟,指著她道:「你…你是傳說中的血羅剎?」

「哎吆!大神啊,你怎麼也這麼叫人家!」迦娜薄怒含羞,一雙椒乳在蘇摩眼前晃個不停,哀怨地道:「這都是那些混賬欲對我行不軌之事,被我拒絕後起的一個惡號,我可不是那樣的人。再說我好好的阿修羅族不當,幹嘛要做什麼羅剎鬼。」

「是,是,你不是血羅剎,是我搞錯了。」蘇摩幾次欲運神力解開束縛,發現完全不能凝聚起來,知道肯定著了這血羅剎的道。這女魔頭最喜歡找年輕男子交合,然後在他們****的時候破開身體,挖出熱心來吃,蘇摩哪裡還敢再刺激她。

「別廢話了,蘇摩大神。」伽多看著他冷笑道,「你現在若是交出蘇摩酒,我們就放你一馬,不然迦娜可真的會開膛摘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剛才我們喝的就是蘇摩酒。」蘇摩哆里哆嗦地小聲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