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鬼緩緩的向金蠍、黑蛇走來。每一步都走的慢極了。可對金蠍、黑蛇而言,他每近一步,便多一份恐懼。直到嗓子眼快吊在喉頭之時。惡鬼已在他們面前。

“你… …你到底是人是鬼?”黑蛇叱問道。

惡鬼沒有說話,鬼又怎麼會說話呢?

“世上怎可能有鬼,我倆定是中了那廝什麼妖法,這纔會產生幻覺。”金蠍喝道。

惡鬼絲毫沒有理會二人,他張開血盆大口,獠牙不住翻動着。似是要吃人一般。

“師兄,這定是惡鬼。定是我們開罪了鬼神。江湖上怎會有這種武功?”黑蛇膽怯道。

金蠍此時也分不清眼前這惡鬼到底是真實的還是幻覺。若說他是真實的可這世上分明便沒有鬼,若說他是幻覺可又如此真實的出現在眼前。

“十… …”那女子嬌美的聲音忽的傳入金蠍的耳朵裏。

那惡鬼聽罷,眼中赫然綠芒暴長,身體徒然分解,化爲一團黑煙。頭卻依舊清晰可見。黑煙迅速的向金蠍、黑蛇襲來。

金蠍大驚,剛要起掌抵擋。只聽得一旁便傳來黑蛇的慘叫聲。

“啊… …”

隨即,黑煙穿過了金蠍的身體。金蠍只覺喉頭一熱。升起一陣疼痛。他想叫出聲來,可剛一開口便噴出了一大口血。他明白自己的喉嚨已被割開。他慢慢的倒了了下去。他看見一旁同樣也倒在血泊中的黑蛇早已沒了呼吸。此刻,金蠍分明感覺到從喉嚨不住的向外涌出着鮮血。可自己卻無能爲力。只能任憑生命從自己身上一點一滴的消逝。他感覺到很疲倦,眼皮很沉很沉。他好想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覺。雖然他心裏明白的緊,這一睡便永遠也起不來了。可眼皮的沉重似是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意識。緩緩的垂了下去。

正當金蠍將要閉上眼時,赫然看見洛刀便冷冷的站在眼前,惡鬼卻不知道去了哪裏。

直到金蠍死的一刻他還沒明白過來殺死他的到死是惡鬼還是洛刀。

又或許,洛刀便是一隻惡鬼。 極簡、極強、極快,這就是龍陽一指的威力。

「瞬間擊殺一名虛神,太恐怖了!」木白喃喃的說道。

那黑暗的空間,悄然露出漫天星辰,四周荒涼狼籍的地形出現在腳下,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你想死嗎?快走。」木蒼陽忽地對木白傳音道。

木白一怔,心裡不知所措,但知道木蒼陽此時的情況很糟糕。

「木蒼陽!你粉碎了我的微觀世界,我要殺了你!」毒龍長老憤怒無比的咆哮一聲,那大如小山般的神錘閃現在雙手之中。

呼嘯勁風撲面吹來,只見他手中那神錘,金光無限閃耀,如同一座巍峨泰山,朝木蒼陽四周的空間猛地砸來。

「嗯?」木蒼陽臉色一沉,身後那巨大龍尾驟然甩出。

鐺!

拍擊在那神錘上,一聲金鐵爆響,空間劇烈震顫,頓見那神錘被龍尾給震飛了。

木蒼陽悶哼一聲,嘴角悄然流溢出兩行清晰血跡。

「族長受傷了!」木白見之,心中大驚。

古聖天王冷眼眯起,伸手一口胸膛上的血洞,藍光乍現,傷口頓時癒合了。

「龍陽一指的威力果然強大,如果不是我們聯手防禦,付出兩個微觀世界被粉碎的代價,此時已經下地獄去了!木蒼陽,你真是厲害,能將我們兩人逼到這一步,但是現在你的,已是強弩之末,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乖乖地將雷克城領地交出來,我們饒你不死!」


「做夢吧!」木蒼陽冷喝道。心裡卻是暗自焦急。

這次應對兩大聯盟的進攻,單憑天龍外族的實力,是很難抵抗的。

古聖天王和毒龍長老,都是兩大聯盟勢力成名已久的高手,跟他們比起來,木蒼陽都只算是一個小輩,能夠擊碎他們的微觀世界,已是木蒼陽的極限實力。

這兩人雖然已被龍陽一指重傷,但存留的實力,依然是很恐怖的,就算此刻外族的另外四位長老都在,也不是他們兩人的對手。正是因為如此,木蒼陽在得知兩大聯盟勢力進攻外族領地,心裡才會如此絕望。外族的勢力還是太單薄,能夠走到這一步,已是木蒼陽的極限了。 (紀念閱讀人數突破9000,特此加更,以示感謝!本書已成功簽約,日後還望各位讀者朋友多多支持!)

當那女子睜開眼睛之時,不禁失聲叫了出來。

的確,在他眼前的這幅景象確是十分駭人。

一個女子看着心中害怕,也是理所應當的。

只見,金蠍與黑蛇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真的是一動不動。

只有死人才會一動不動。

金蠍、黑蛇此時確已斷氣。

他二人的血皆從喉頭緩緩流出。交融在一起,直流了一地。

洛刀便直挺挺的站在血泊之中。就像從未出過手一般。他的臉還是那樣的冷峻,他的長髮還是一絲不亂,他的刀還是插在腰間。他的手上還是沒有沾上一絲血跡。

那麼又是誰割開金蠍、黑蛇二人的喉嚨的呢?

沒人知道。

就算金蠍和黑蛇知道,他們也不會回答你。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更加不會回答問題。

“啊… …”那女子叫道。

洛刀緩緩走到牀邊坐了下來,道:“別怕,沒事了。你看,綁你的壞人都已經死了。”

那女子一臉的驚恐,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地上的屍體道:“這… …這… …”

洛刀溫柔的托起那女子的臉頰,柔聲道:“別急,慢慢說。”

“這… …是你殺了他們嗎?”那女子問道。

洛刀冷冷的點了點頭。


洛刀殺人從來不會不承認。他殺人更不需要理由。向來就是想殺便殺。因爲他是一個殺手。殺手必須壓制住自己的憐憫之心。殺手的職責便是接受命令,完成任務。而不需要過多的去思考目標到底該不該死。打從洛紅袖建立黃泉客棧起她便已告訴過洛刀這一點。因此,纔會有瞭如今聞名江湖的第一殺手——一刀一千兩。

“這二人雖可惡至極,可你也犯不着殺他們呀。”那女子柔聲細語道。

洛刀深諳江湖中爾虞我詐的遊戲規則,面對眼前這麼個單純的姑娘,心中便如同被一陣春風拂過。

“姑娘。若在下方纔不把這二人殺了。他們勢必會回去通風報信,到時候你便又會落入他們的手中。”洛刀道。

“他們?對了,他們是誰?爲什麼要綁我?”那女子一臉疑惑的問道。

“你不知道他們是誰?”洛刀反問道。

“我… …我不知道。”那女子道。

“那你可知道他們爲何綁你?”洛刀皺着眉頭問道。

那女子瞪圓了眼睛,直搖着頭。


“那你記得自己是何人嗎?”洛刀問道。

洛刀剛一說完,那女子便如被雷劈到了一般。雙手緊緊的按着頭,一臉痛苦道:“我… …我到底是誰?爲什麼我想不起來自己是誰?我爲什麼會在這裏?爲什麼?我… …我的頭好痛… …”

洛刀一驚,心道:這姑娘定是‘蝕魂蠱’的餘毒未清。此時纔會神智不清。

“我的頭好痛… …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那女子痛苦的喊着。

洛刀一轉身便上了牀,盤膝坐至那女子身後。

“姑娘,在下現下便爲姑娘療毒。”洛刀道。

洛刀掌中聚內力,剛要起掌,卻憑的停在半空中。

“姑娘,逼毒需要肌膚向碰。若姑娘不把被褥撤了,在下實是無法… …實是無法… …”洛刀爲難道。

“無妨,我知你不是歹人,不會起什麼歪念。”那女子道。

她緩緩拉下了裹在身上的背子,嬌羞道:“你… …你來吧。”

洛刀只見其光滑無瑕的玉背展露在自己眼晴,而且離的是那麼的近。不禁胸中一熱,別過頭去,道:“姑… …姑娘。在下… …無禮了。”洛刀道。

那女子微微點了點頭。

洛刀再度運起內力,雙掌悠悠的貼上了那女子的背。

那女子不禁嬌嗔的了一聲。洛刀的心也是一亂。

洛刀心道:洛刀啊洛刀,你到底在瞎想些什麼?療傷最忌諱的便是心神不寧。

洛刀長舒了一口氣,收斂心神,道:“姑娘,不要抗拒在下的內力。這樣在下才能把你體內的餘毒逼出來。”

“恩。”那女子應聲道。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

那女子的額頭上已滿是汗珠。


洛刀忽的內力急吐,盪開了那女子的背。她人一前傾,“撲哧”吐出一口黑血。

洛刀回氣散功,悠悠道:“姑娘,你體內的餘毒在下已基本爲你逼出。你自行調理一陣子便能痊癒了。”

“謝… …謝謝… …”那女子柔聲道。

剛道完謝,那女子便覺腦中一陣眩暈,接着眼前一黑,徑直向後倒去。

洛刀剛想起身,可這女子卻不偏不倚正倒在了他的懷中。

洛刀只覺一陣幽香襲來,那女子軟弱無骨的胴體便已柔柔的靠在了自己結實的胸膛之上。

那女子的臉正靠在洛刀的肩膀之上。豐挺的酥胸便隨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近看之下,這張臉愈發白皙無瑕。她的脣幾乎就要碰上洛刀的臉。

這張櫻桃小口,大一分嫌大,小一分嫌小。生的恰到好處。上脣微微翹起,越發顯得嬌媚,此時正悠悠的吐着氣。

洛刀頓覺體內氣血翻騰,胸中一熱,欲吻下去。

此時,他忽的想到了洛紅袖。立時停了下來。

洛刀這幾年雖是跟着洛紅袖長大的,可他對洛紅袖的感情似乎並非姐弟那麼簡單。至於是什麼?洛刀自己也說不上來。

洛刀悠悠嘆了口氣,閉上眼睛不去看懷中的女子。

“哎,我本不想救你。誰知這一救不僅殺了‘蛇月聖教’兩名教徒,還爲你運功趨毒。此時竟還睡在同一張牀上。”洛刀苦笑道。 「我還有木力長老在此!想要奪得雷克城的領地,就下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吧!」

倏忽。

木力長老帶著十幾位外族長老和木穎一起飛到木蒼陽身邊。

「你們是來這裡送死嗎?都給我退下!」木蒼陽一聲怒視道。

「哈哈哈,既然都來了,都給我準備去死吧!」古聖天王放聲大笑,右手輕微一佛,只見一尊怒神雕像頓時閃現在身前,其中傳來的氣息極為驚人。

這時候,被震飛的毒龍長老,也握著他的神錘,身影閃現在古聖天王身邊。

「跟他們拼了,寧死也不退後,為了我們外族的尊嚴!」

「尊嚴!」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