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也是安慰安慰曲筱雅。

曲筱雅輕輕點頭,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沒過多久我,外面有人找曲筱雅,她也開始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羅成看了看時間,起身緩緩向着工地外面走去。

給郎珏發了個短信,等羅成到工地外面的時候,郎珏正好開着一輛黑色的顫奔馳緩緩停在了門口。

羅成並沒有意外。

郎珏的實力和財力,哪怕是把世界最貴的車開過來,羅成也並不會有半點驚訝。

上了車,沒用羅成開口,郎珏便直接駕車離去。

車子行駛的方向,正是那個煤礦大亨杜景民的別墅。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沒想到郎珏如此細心,竟然已經在工地裏面安裝了監控。

羅成並不會經常在工地之中,郎珏的目的自然是爲了保護曲筱雅和慕詩涵的安全。

閉上眼睛,睡了一會兒。

醒過來的時候車正好停在了一個別墅前。

杜景民並不是顫旌城的人,只是爲了工作在旌城暫時居住而已。

而且杜景民的煤礦產業也並不是在旌城,這裏只是一箇中轉站,所以朱天恩無論怎麼發展也並不會涉及到杜景民的利益。

反過來也是如此,杜景民並不會觸碰朱天恩的利益。

也正因如此,兩方的合作纔會如此長久,互惠互利。

將車停靠在一旁,羅成和郎珏下車,慢慢的向着門口的位置走去。

別墅很是高檔,佔地面積非常大,裝修極爲豪華。

冷眼看甚至還以爲這是個遊樂場。

裏面的設施五花八門,噴泉過山車泳池一應俱全。

院子裏面,遠遠的便聽到了幾個女人嬉笑打鬧的聲音。

透過鐵柵欄向着裏面看去,幾個身着比基尼的女人正在泳池邊嬉笑打鬧的玩水。

泳池中間的位置,一個類似葫蘆的東西正在泳池中間的位置浮動。

看了半天,羅成纔看明白,那竟然是個頭。

在泳池的邊緣,不少黑衣大漢帶着墨鏡守候着,背對着泳池的位置。

羅成輕輕揚頭,郎珏直接推開了院子的門。

轉過身來,恭敬擡手。

門是鎖着的,可是對於郎珏來說並沒有什麼阻礙。

羅成擡步,走進了大院之中。

泳池那邊的保鏢發現了異常,中間那個保鏢輕輕揮手,立馬有兩個大漢大步流星的向着羅成的位置走了過去。

羅成並沒有理會,依舊向着泳池的位置靠近。

兩個大漢越來越近,郎珏走到了羅成的身前。

面色清冷,眼神中閃過一抹寒芒。

一股肅殺之氣瞬間在郎珏周身爆發。

兩個大漢一愣,墨鏡後面的目光多出了一絲凝重,手迅速伸進了自己的懷中。

郎珏並沒有理會,依舊大步向前,氣勢磅礴,咄咄逼人。

兩個大漢已經停止了腳步,目光下意識看向了泳池邊緣。

就在他們恍惚的瞬間,郎珏和羅成已經在他們身前掠過。

爲首的保鏢眉頭緊皺,擡步走到了羅成身前,後面七八個黑衣大漢也站在了他的身後。

看着羅成還沒有停下的意思,爲首的保鏢眼神微眯,直接在懷中拿出了一把黝黑的手槍。

冷聲道:“再上前一步,死。”

可讓他意外的是,郎珏停在了他的身前,羅成卻依舊沒有停下。

看到自己被忽略,保鏢眼神中浮現怒意,冷聲道:“找死!”

話音落下,挪動槍口對準了羅成的右腿,作勢便要扣動扳機。

還沒等動手,眼前寒芒一閃。

緊接着手腕的位置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刺痛。

低頭看去,一把五棱軍刺已經穿透了自己的手腕,粘稠的血液順着軍刺的血槽緩緩流下。

“啊!”



痛苦的嚎叫聲驟然響徹整個大院。

周圍的保鏢頓時心驚,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受傷的那個保鏢鬆開了手槍,伸出左手緊緊的抓着自己的右臂,五官都已經痛苦的開始扭曲。

郎珏面無表情,輕輕用力,將軍刺抽了出來,順勢在保鏢的身上擦拭掉上面的鮮血。

從始至終,看都沒看保鏢一眼,跟上了羅成的步伐。


其他的保鏢眼神中出露了一絲恐懼,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在他們愣神的時候,羅成已經來到了泳池邊,在躺椅上輕輕坐下,靜靜地看着泳池中的那個葫蘆。

郎珏恭敬的站在身後。

那羣身穿比基尼的女人都被剛纔的一幕嚇到了,一個個震驚的看着羅成。


唯獨泳池中的那個葫蘆還不知情。

良久,泳池中濺射出一陣水花,葫蘆下面露出了一個肥碩的面龐。

對着那羣女人高聲呼喊:“寶貝們,還愣着幹什麼,下來一起嗨皮呀!”

我們十六歲的書 ,神色猥瑣。 說完之後,卻發現周圍的氣氛似乎有一些詭異。

順着女人的目光緩緩回頭,正好對上了羅成那輕笑的面容。

杜景民一愣,眼神中閃過一抹疑惑。

遇見愛情的瑜小姐 ,便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能坐在這個位置,自然是經歷過大風大浪了,杜景民也沒有太過意外。

嘴角緩緩露出一抹冷笑,順着泳池邊緣的扶梯上了岸,身上也只穿了一個泳褲。

肥碩的身軀,肚子上的贅肉已經快要將泳褲給完全遮蓋。

上了岸,旁邊立馬有傭人送來了毛巾。


杜景民一邊擦拭着鋥光瓦亮的腦袋一邊向着羅成的位置走去。

六親不認的步伐,身上的肥肉隨着他的動作上下起伏。

儘管知道羅成來者不善,眼神中卻依舊非常的平靜,完全沒有任何異樣的色彩。

郎珏沒有動,靜靜的看着杜景民走到羅成身旁,在另外那張躺椅上躺了下來。

輕輕招手,那羣女人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略帶謹慎的來到了杜景民的身邊,看都不敢看郎珏一眼。

畢竟剛纔郎珏的手段,實在是太過恐怖。

很快,一羣人開始幫助杜景民按摩捶腿,杜景民也是一臉享受的表情,靜靜的躺在躺椅上。

羅成也不着急,嘴角帶着一抹輕笑靜靜的等待着。

良久,杜景民這才緩緩開口:“你誰啊?”

說話的時候,依舊沒有睜開眼睛的意思。

羅成輕聲呢喃:“我叫羅成。”

杜景明臉上表情稍微停頓,眼睛下意識睜開。

看了羅成一眼之後,再次慢慢閉合,平淡的開口:“沒聽說過。”

羅成繼續輕笑着開口:“聽沒聽過無所謂,這次我來是找杜先生談事情的。”

杜景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伸手指了指保鏢的位置,冷聲道:“這可不像是談事情的態度吧?”

羅成平淡道:“我這個人,不喜歡被人威脅,這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杜景民眼神中閃過一抹冰冷,輕聲喝道:“我這個也不喜歡別人擅闖我的別墅,我該把你們怎麼樣呢?”

羅成輕笑:“只要杜先生有實力,把我們怎麼樣都可以。”

一句話,杜景民有些語塞。

這些保鏢能夠站在他的身邊,自然已經是他的精銳。

可是沒想到如此,還是輕而易舉的就被羅成身邊的人給拿下。

可想而知,這個人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遲疑片刻,杜景民嘴角露出一抹輕笑,目光放到了郎珏的身上。

輕聲說道:“兄弟,他給你多少錢我給你雙倍,跟着我怎麼樣?”

羅成笑容愈發濃郁, 國民女神超甜的

郎珏冰冷的眼眸打量了杜景民一眼,緩緩開口:“他不給我錢。”

杜景民一愣,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看着郎珏的態度也明白了。

無所謂的攤了攤手,輕聲問道:“找我來幹什麼。”

羅成平淡開口:“合作。”

杜景民有些意外:“你不就是接了一個工程麼?我可是做煤礦的,你拿什麼跟我合作。”

羅成輕笑道:“杜先生不是說不認識我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