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細細的眯着那對小眼睛,瞄到平陽楓庭那滿臉的思索,以爲自己可能真想多了,那麼會是什麼事,讓營銷部的美女主管留他呢?實在令胖子主管‘匪夷所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兩人零零碎碎的聊了些生活上的話題,還是胖子主管首先提問的,少不了一番隱晦的試探性的問他的家庭情況,企圖能不能套到些可能家庭背景。

平陽楓庭隨便敷衍了過去,哪能讓他知道自己的真實情況,指不定爲了那五年前的30萬懸賞去舉報自己吧?

這個點,除了守衛的保安,跟值晚班的員工外,已經走的差不多了。

門忽然敲也沒敲的打開了,胖子驚奇的看向門口,進來的人,除了營銷部主管外,還有那前一個小時所見的‘安總裁’。胖子就像是個在病房外等着自己老婆生孩子的人,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胖子欣喜落淚,還有什麼比聽到自己孩子出生的哭喊聲還要高興跟激動的呢?現在的胖子見到門口兩人即是如此。

安肅容秀眉一憋,這個銷售部的主管怎麼長成這樣,但是本着真人不露相,不能用有色眼睛去看待一個人,這也是爲什麼安肅容能成功的一大要素。

而另外一個身着黑色大衣的女人,栗色的長髮,魔鬼的身材。平陽楓庭吃味的眨眨眼,她可不就是在電梯裏囑咐自己的女人嗎?有趣了,沒想到還是營銷部的主管。

場面顯得有些尷尬,胖子主管彷彿察覺出了不對,一副小人的摸樣,搓着一雙肥膩的大手,笑容可掬的來到安肅容面前‘安總你坐,胖子又對安肅容身旁的營銷部美女主管也同樣的說道‘鈴主管你也坐,不過胖子対這個鈴主管指的是跟平陽楓庭一樣的沙發,辦公桌的位置在這個胖子看來,只有安肅容纔有資格在自己面前坐。’

鈴主管,無所謂的走到沙發上,跟平陽楓庭坐在了一起,但是卻連正眼都沒瞧過平陽楓庭一眼。這個美女主管這幅高傲的摸樣,平陽楓庭貌似早就習慣了,轉換性格的初美靜子,那高傲比這個美女主管還叼。而且又牛逼哄哄的要命,這個美女主管跟轉換性格後的初美靜子比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沒有可比性。

安肅容溫笑着跟胖子主管說道“可以了,你先出去吧,我有事跟鈴主管,還有這個小夥子商量一下。”

安肅容忽然想到了什麼,又跟坐下來的鈴主管也是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鈴部長也對不住了,也得請你出去下,本來今天跟你商談的事,等下我會電話呼你的”鈴主管倒也無所謂的起身,跟着胖子一起出去了辦公室。

胖子一直在偷眼瞧着那個平陽楓庭,這個平陽楓庭到底是何許人,竟然能單獨讓安總裁接見?胖子奇怪的想着。

平陽楓庭早在這兩位大人物進來時,就裝作誠惶誠恐的樣子將身子站的筆直,眼神不敢直視她倆。“謝謝你那天的仗義相救。”安肅容在預測胖子跟鈴主管可能走遠後,在站的筆直的平陽楓庭面前,盈盈一握身子,萬分感激的道着謝。“安總,你可能認錯人了。”平陽楓庭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太多,要是宣揚出去,讓紅經理或者**那邊的國安局知道,自己恐怕跟他們又有的一打,憑自己現在的實力,沒有一點信心能戰勝他們。

安肅容將額前順發撫開,溫柔的說道“雖然不知道您爲什麼不願意承認,但是我還是打心裏感謝你,另外我上次對你的承諾,一個億的感謝金,現在提升到兩億了,你可以考慮考慮,要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開張支票”安肅容溫笑間說完,便從自己隨身的外國商標的黑色尼龍的包包內,拿出一沓支票”正要填寫時。

平陽楓庭一手抓着了她擡筆的柔夷“別了吧,我承認就是我吧,但是那錢還是算了,你要是突然給我那麼多錢,會讓我很困惑的,別問我爲什麼,我自己的情況真的是亂七八糟的!”平陽楓庭說的很認真,話後,靜靜的看着安肅容那似乎有些微紅的俏臉。

安肅容點點頭“好吧,既然您怎麼說了,我也就不過問了,如果你在生活上有什麼難言的地方,你可以向我求助,或者跟剛纔那個鈴主管說明情況也行的,我待會會特意跟鈴主管打聲招呼。

平陽楓庭放開了還抓着安肅容的那隻擡筆的手,輕笑道“還是你理解我,不過你讓我需要求助找鈴主管也行,這算不算變相的開後門呢?”平陽楓庭稍顯有味的笑道。

安肅容一臉羞容的將那隻被平陽楓庭抓過的手放進了包包內,在裏面慌張的緊。自己什麼時候被男人這樣抓過呢,以前跟生意上的夥伴,也就是象徵性的點點頭而已。

“你叫平陽楓庭是吧?”安肅容想自己確認一遍,雖然剛纔在電話裏公司員工調查表裏知道了他。但是現在既然見面,那就裝作不知道重新問一遍。

“嗯,是的”

“我叫安肅容,恭喜你加入了安華集團”安肅容開心的笑看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微微一笑‘我也很榮幸能得到貴公司的聘用”

安肅容倒沒坐那辦公桌,而是跟平陽楓庭坐在一起。那孤零零的辦公桌是多少人想做的位置啊,現在卻是明明有兩個大活人,卻沒一人稀罕坐它。

安肅容跟平陽楓庭一起說了很多話。

比如說,安肅容驚喜的問着平陽楓庭“你明明那麼厲害,爲什麼不去申請保鏢或者…或者去部隊發展呢?我認爲肯定能得到公司跟部隊的重用呢!”


平陽楓庭給出的話是“因爲我自己那亂七八糟的特殊原因,而不能去”

“可是你也不能就常年這樣做一個衛生部的…後面的話,安肅容怕傷了平陽楓庭的自尊心,沒說出口。”

平陽楓庭微笑說“沒事,我自己大概習慣這樣的生活了,你也別在意,相反也別用你那職權把我調離到什麼高位置,這工作我認爲還不錯”兩人就這樣面對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倒是聊的很盡興,重點話題還是圍繞在平陽楓庭那出手不凡的身手上轉,安肅容好像就對他那如鬼魅般的身手,特別感興趣。

安肅容看看時間也不早了,說要開車送平陽楓庭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了”

安肅容倒沒強求,溫暖的笑道“那你先走吧,爲了感謝救命恩人的情,我今天破例讓你走在總裁的前面”

平陽楓庭微笑的,也沒拒絕,就在拎着門手,要開門時,身子停下了,一隻要開門的手停在了半空。

安肅容奇怪的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平陽楓庭放下了拎扶手的手‘轉身’邁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向坐在沙發上的安肅容。


氣氛有些不對,安肅容能明顯感覺到“你…你這是有什麼事嗎?”安肅容經過上次那些事,現在對這樣態度的人,有些直覺過敏了。

平陽楓庭停在了安肅容身前,一隻大手在安肅容面前伸了過來。

安肅容驚奇的光着大眼,意外的是。

“能不能先跟安總你先借幾千塊錢。平陽楓庭看着乾瞪眼說不出話的安肅容,又說道“你放心發工資了我在還你。” 這些天的平陽楓庭振奮的是不用跟流浪漢一起睡橋底下了。安肅容大方的借了自己四千七百塊,就說是一個月工資,本來說是要給平陽楓庭的。不過平陽楓庭鄭重的說道“給這個字就算了吧‘借’我纔要。”

國民男神:撩你上癮 ,拿出一**商銀行的卡出來“卡里有七百多萬,先全部借你了,有錢了在還我也一樣”

平陽楓庭堅決不要,只收了那四千七百塊,剛好平陽楓庭一個月工資。

都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這確實沒說錯,這不平陽楓庭借到錢,剛要轉身走,這不被安肅容有了報答的藉口了。

也就是要求平陽楓庭第二天去吃一頓便飯。

大晚上的一個人,沒有美女陪,也沒有什麼朋友一起。而是自己孤獨的行走在大街上,這是五年後的首次一個人走了呢,荒島上的五年裏,每晚都有哈南跟自己一起渡步在海灘邊嬉鬧,那段時光也是很有味道。

殺掉哈南的那些人,目前唯一能搜索的線索,那就得從黑手黨下手,可是目前的自己連黑手黨一點信息都沒有,報仇都不知道是誰!況且想要報仇,那麼就要更加的強大自己。


自己現在每天晚上除了瘋狂練習自己的格鬥外,還在幹些什麼呢?簡直是一籌莫展,餘新幫這個剿滅自己生活的黑勢力必定親手屠之。

回去後躺在賓館內,想了又一個晚上,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暗兵之王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五年前的那起對自己的案件,爲什麼會憑空消失呢?

剛纔也問過夥伴,夥伴給出的大概可能是某位大人物將此事,力壓了下來,才解釋的通,要是沒有人暗箱操作就想讓這起上了新聞,而且又頒上紅色警報的犯人既往不咎,只有某些權勢滔天的大人物才能壓的住。

可是夥伴也是相當疑惑會是誰在五年內這樣做的?夥伴也猜測過難道是焰顏,或者某位國安局裏的大佬?夥伴甚至是將‘銀色屠殺’都算了進去,不過再三思考全部排出後,剩下的還是無盡的迷茫。

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平陽楓庭繼續滾牀單,強制性要求自己睡覺,眼皮子都快睜不起來了,因爲今天這個會議的原因,又被安肅容聊了一大通的時間。時間已經不允許平陽楓庭在去山上繼續提升自己的格鬥技巧。

於是現在百無聊賴的躺在賓館的牀上,睡也睡不着,暗自想道,難道是大橋底下跟荒島上的玉石牀睡習慣了,現在忽然換這牀,敏感了?不應該啊,先前在英國那一個月,睡那個英國特有的軟牀,不也睡的挺香的?

懷揣着這些滿腦令自己睡不着的思緒,半夜後睡了過去。

好像做了一個悠長的夢,夢裏初美靜子跟自己約定說要完本那本玄幻小說,說自己只要完本到了200萬字就可以見到她,平陽楓庭跟她拉鉤約定。這個夢很長,兩人坐在當時自己那幾平方米的出租屋內,初美靜子在邊上傻笑的看着自己寫,哪裏不對了,初美靜子還會鼓氣的指導,夢裏不知道跟她相處了多久,忽然間初美靜子的臉變得扭曲起來。平陽楓庭剛好某處人物造句不知道該從哪下手,擡頭正要問她,驚訝的讓夢裏的平陽楓庭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初美靜子那張卡哇伊的小臉,猶如脫了皮的山羊,皮膚一塊塊的掉落在地,露出一面一張血紅色的皮肉,但是初美靜子本人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問道平陽楓庭‘怎麼了?是不是又遇見不懂的了?沒事我繼續教你”

平陽楓庭嘴巴張的老大,初美靜子像是發覺了不對勁,雙手摸摸自己的臉,恍如平常的開口道‘沒事啊,你怎麼了?’初美靜子摸着那滿臉的紅色血肉仍舊語氣輕巧的說道。隨着她摸着臉上的血肉,血肉掉的更快,展現後的,是一張恐怖的鬼臉。

“啊…”清晨被這場噩夢驚醒的平陽楓庭全身發冷的看着沒有關窗戶的窗子,窗口的冬風呼呼的向平陽楓庭的牀上吹,平陽楓庭長長短短的呼着氣,剛纔的噩夢太嚇人了,一摸全身,全部溼透了,被冷汗所打溼。

走去衛生間衝了個涼水澡,使命的衝着冷汗直流的頭,腦子裏這些天自己都不清楚一天到晚是在琢磨什麼,一到下班後,在山上苦練的自己,苦練完後,去睡覺的時候,都在不停思索着那些想不通的原因。

換上工作服,去往公司,因爲是冬天,六點多的時間,天還沒亮,被冬日的雲層將陽光擋的很晚纔出的來,迷迷糊糊的走在就像是重新打了兩層地皮的白色雪地裏,邊走邊數着地上踩在雪地裏的腳印,這些日的雪早就已經停了,不過太陽出來的晚,以至於這些未能化解的雪,還成了某些調皮的孩童們娛樂的玩具,街道上,瞧見揹着書包的小學生,穿着長長的卡通水鞋,一起手牽手的一羣小朋友,在雪地裏嬉戲,奔跑,童真的抓起地上的雪,捏成一個不大不小的雪球,砸向自己的小夥伴。

‘一隻腳印,兩隻腳印,三隻腳印,數到356只腳印後,已經到了公司’看看公司大門前的古色古香的大鐘,時間已經是六點多了。

今天的天氣,比前些天還要冷的多,大家連圍巾都給三花無色的全部帶上了,男的就不多說了,女白領們帶的圍巾,那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好看,更是給她們本來嬌美的身材加了不少分。

門口守衛的保安,在美女白領進公司時,就馬上偷眼瞄看她們身後的那對大大的翹腿,一搖一擺的。在加上明明帶了厚厚的手套,卻還一分鐘擡次手,放在口邊對着厚實的手套吐出一口熱氣,企圖讓自己的手在溫暖一些。

電梯一路通到40層,忙碌的一天又要開始了,大公司不管是何天氣,忙碌是絕對存在的,相反是到了公司內,大家都卸下了公司外的所有裝備,公司內的空調不是鬧着玩的,你要還是一身羽絨服在內,保證你熱汗直流,就跟現場泡了一個溫泉一樣的性質。

工作服也不用換,因爲平陽楓庭只有工作服穿,那套運動服,已經扔去了乾洗店內,公司內是有專門的洗衣的地方,可以因爲說只能洗工作服與公司內的用具,不允許用於私人衣物,爲此平陽楓庭有要多耗一份子洗衣的錢。

這一天平陽楓庭在抱怨、思索、不停的忙碌中所度過,不過好像隱隱約約的忘了跟某人的約定……

ωwш¸ttk an¸CO 中午吃飯時刻,平陽楓庭意外的被銷售部的主管召喚了過去。

平陽楓庭剛到胖子的辦公室門口,忽然從辦公室內奪門而出一個衣着凌亂的高挑美女,美女下身一條上面彷彿看到某些粘液的物體的黑色絲襪,還有那蓬亂的長髮,臉上還泛着**後的餘溫。

美女低着頭,懷中抱着一把文件,急急忙忙的經過了平陽楓庭的身邊。

平陽楓庭聞到了她身上那誘惑男人的香味,還有些許淫穢的味道。

這次平陽楓亭學乖了,敲了敲門,“請進”胖子的那渾厚的聲音從裏面傳出。

平陽楓庭開了門,屋內那窗戶開着的,金色的窗簾隨風飄楊,大冬天的開窗戶估計是想讓那股怪味飄散出去,因此平陽楓庭倒也沒多問。

“坐!”胖子顯得很客氣,伸手邀請平陽楓庭坐沙發。

平陽楓庭腳沒動,只是不好意思的說道“主管這樣不好吧!”

胖子不高興的從辦公椅上站起身,邁着時重時輕的腳步緩步走到平陽楓庭身邊。

胖子伸手替平陽楓庭將衣領弄整齊了些。平陽楓庭頓覺更加的怪異,這胖子是想幹嘛?難道…?暗想可能是爲昨晚那事。

胖子對着一臉怪異的平陽楓庭笑說“我最喜歡你們這種有幹勁的小夥子了,不瞞你說,我打開始就在工作當中看到你的努力。我最看好的就是你,年輕就是優勢,要化優勢爲勝勢必須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歡迎有潛力的年輕人打敗我們這些人不敗業績的神話。”一席話說得平陽楓庭那是血脈憤脹,豪氣沖天,這個主管真TM不簡單啊!不過明裏還是不敢承受的笑容。

胖子主管伸出手示要握手示好“聽說你還不知道我名字呢,別老主管,主管的叫,我姓‘春’春鵬。給我面子的話,你以後叫我鵬哥就好,其實我是很好打交道的,私下裏,大家都這麼平易近人的叫我,你看看你小楓,你也別緊張,全身都在發抖,我對你是寄予相當大的厚望,你放心你好好幹,不出一個月,我把你從衛生部擡出來,到時就跟着我幹,銷售部歡迎你!”春碰神情自信的張開雙臂,環抱住了傻楞中的平陽楓庭,口中還跟家長們教育幾歲大的兒子不要隨便接陌生人的糖一樣的唸叨加囑咐。

平陽楓庭應付着滿臉開心大笑的春鵬。


前段時候,這個春鵬看見自己這個一身大媽服的自己是躲都不躲不贏,現在轉換的也太快了,瞬間就快來個公司版的桃園三結義。

春鵬帶領平陽楓庭坐在沙發上,他自己就站着,小步子來回的邊渡步走着邊說着話“以後你只管好好幹,誰要欺負你,你就跟我私下裏說,我鐵定幫你”春鵬拍着肚皮的保證道。

平陽楓庭故作姿態的笑笑“鵬哥你太看的起我了,我沒你說的那麼好”

春鵬頓時那肥膩的大臉一拉“小楓看你說的,你怎麼能這樣小看自己呢?我跟你說啊,當年我也有你這麼低沉的時候,那時候的我,什麼沒幹過?當年賣水果還給城管欺負的要死不活,瞧我不扛了過來?現在還混成了安華集團的營銷部的主管位置?”胖子一臉決然的停在平陽楓庭眼前,深切的安慰說“所以說沒到最後千萬別輕易放棄,你要是放棄那就真輸了,我一直都是在用這句話激勵自己”春鵬鄭重的走到自己的辦公桌裏,他在裏面翻找着什麼。

三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平陽楓庭看不下去了,這個春鵬窗子打開的,自己身上因爲公司內的空調,現在也就只一件衣服,冬風吹的,嘩嘩的冷。

又不好直接打擾這個春鵬。

於是正要問他要不要幫忙一起找…“找到了,春鵬擦擦額頭冷汗,爲了翻這張東西,真是把他肥胖的身體給累壞了。

春鵬拿着那張白色的紙條渡步到平陽楓庭面前,遞給了他。

平陽楓庭意外的接過來。

春鵬點點頭,要他看。

平陽楓庭暗想難道是賄賂?

“……”上面只是一串歪曲的跟雞爪一樣的大字體‘沒到最後就不能輕言放棄,要是放棄那就真輸了’春鵬滿臉深意的說道“這張字體我送你了,上面這些話便是我成功的原因”春鵬說着還站直了身子,順便整理了下自己那肥胖的黑色西裝跟領帶,似要做一副榜樣給平陽楓庭學習。

兩人聊的很愉快,其間平陽楓庭只是配合他的話而已,春鵬還說晚上電話給他,請他出去吃飯,兩人聊天的話題,一直都是工作上的問題,或者家裏情況,並沒像一開始平陽楓庭所想象的是春鵬想打聽安肅容。

在離開時的平陽楓庭眼角不經意間看到垃圾簍中兩團溼漉漉液體的紙巾,明理人就知道剛纔辦公室內發生了多麼春色無邊的事情。

出去後的平陽楓庭被一些偶爾裝作路過的公司內的職員,在將手頭文件囑咐他送哪後,又像是隨便問的一句‘剛纔春主管叫你進去幹嘛?’平陽楓庭給他們的一致回答是“說我廁所衛生沒搞好,下次在出現這個情況就叫我不用幹了”得到平陽楓庭這鬼話,他才鬆氣的拍拍平陽楓庭的肩膀‘呵呵,沒事,我看你可以的,最近廁所我經常去上,也沒春主管說的那麼不堪,也沒什麼味道’某位職員的原話。

回到食堂,吃飯時,又接到了一通電話,接通後。

平陽楓庭將飯先擱在飯桌上,獨自走向無人的陽臺接聽。

“下來,我帶你去吃飯,來地下停車場”

“我正吃呢”

“別吃了,我讓劉鈴給你請了今天的假,所以說,你今天放假了,現在趕緊下來,我帶你去吃更加好吃的東西”平陽楓庭無奈的點點頭,本來是不想跟她去的,因爲會受到萬衆矚目,跟這麼漂亮的美女在一起能不矚目才奇怪,所以才說明了平陽楓庭爲毛不想去,而且又是自己的上司命令般的口氣,不能不聽。

下到負一樓,一身輕巧衣服的安肅容就站在遠一輛豪車邊等着自己。

看到電梯出來的平陽楓庭,她欣喜的搖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