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修哲因為受那位傭兵協會副會長的囑託,他要在到達目的地前,保護好克拉麗莎.

當然,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事,東方修哲直接拋給了鳳王鷹,而且他也看得出來,鳳王鷹與那個女人,很合得來。

鳳王鷹離開后,車廂內再次陷入了黑暗。

雲芝正準備掏出火光石,卻在這時,聽到「啪」的一聲響,然後整個車廂內再次恢復了光亮。

「咦?這個是?」

雲芝有些吃驚地望著車廂頂部貼著的「發光符」,以她的見聞,竟然不知這是什麼東西。

「發光符」釋放的光芒分外明亮,不過光線柔和不刺眼,使得雲芝可以仔細地打量這件新鮮物。

「宗主,這個是……?」

看了半天,雲芝也沒有看明白,最後只好看向東方修哲。

「只是一件小玩意!」

東方修哲沒有跟她多做解釋,畢竟「咒符」這種東西,光是解釋是很難讓人相信的。

雲芝見東方修哲不想說,也就沒有多問。

「看來,我們是掉進了一個陷阱里!」掀開車簾,雲芝向外看了一眼,便有些苦笑著說道。

她堂堂「靈雲宗」的長老,竟然會中了這種不入流的小陷阱,說出去,又有幾人相信?

「我們該上去了!」

東方修哲開口說著,並且手上已經開始結印起來。

對能量敏感的雲芝,立時感覺到了一股陌生而詭異的能量波動,不禁目光駭然地看向東方修哲。

坑外。

克拉麗莎見到鳳王鷹從馬車裡飛出來,立即問道:「小鳳,裡面什麼情況?」

「別提了,差點被小主罵一頓!」鳳王鷹說道。

「難道他們受傷了?」

「不是,是我看到了不該看的一幕!」

「不該看的一幕?小鳳,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就在克拉麗莎想要從鳳王鷹的口中問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時,坑內突然傳來萬道光芒。

「你們快看,車廂竟然在發光!」

「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絕對不可能是『火光石』的光芒!」

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讓大家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整車馬車,竟然緩緩飄浮了起來。

「我的老天,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馬車竟然會飛,我不是在做夢吧?」

「太匪夷所思了,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所有人都瞪著駭然的雙眼,看著馬車浮上來,然後最後停在了一旁的石地上。

好半天,大家都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克拉麗莎也跟其他傭兵一樣,僵硬著身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馬車,大腦里閃現出數個疑問來。

這種異樣的安靜,並沒有持續太久。

隨著車簾的打開,雲芝與無雙兩人率先走了出來,當看到竟然已經到了地面,兩人的臉上也是吃驚。

「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那股詭異的能量波動又是什麼?」

雲芝轉頭,眼神異樣地看向車廂。

散發光芒的車廂,突然光芒盡斂,然後東方修哲神情平淡地從裡面走了出來。

「這個陷阱做得實在是太高明了,竟然在特定的重量下才會發動,難怪只有馬車掉了下去。」坑邊的一個傭兵,喃喃說道。

剩下的時間,大家做短暫的休整,幾個傭兵負責檢查馬車的損傷程度。

「怎麼樣,馬車還能用么?」克拉麗莎走到正在檢察的幾個傭兵面前。

搖了搖頭,其中一位說道:「車廂完好無損是個奇迹,可是,整個車軸已經完成折斷……」

克拉麗莎眉頭皺了起來,沒有了馬車,她不知道如何繼續護送僱主。

她能夠明顯看出,那個戴有黑紗罩的女人,身子骨極弱,肯定無法乘坐馬匹,這可如何是好?


「有什麼問題么?」

就在這個時候,少年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

克拉麗莎轉頭看去,見是東方修哲,於是忙將事情說了一遍。

「我當是什麼事,原來只是這種小事情!」

「這可不是小事情啊,我們沒有備用的馬車!」一個傭兵插嘴道。

「不要浪費時間了,你們讓開一下。」東方修哲說著,走向已經折斷的車軸。

他要做什麼?

所有人都是一愣。(未完待續。) 雲芝此刻還有些走神,腦子裡想著少年在車廂內展現出來的種種詭異能力。

說句老實話,這位被「靈宗印」選中的新宗主,讓她有種高深莫測,無法看透的感覺,這和她受不受傷沒有關係。

「雙兒,你覺得我們這位新宗主如何?」

望了一眼身旁的無雙,雲芝悠悠地問道。

無雙抬頭看著雲芝,然後又轉頭看了看已經走向那幫傭兵的新宗主,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他的年紀太小!」

聽到這樣的回答,雲芝不禁莞爾,伸手摸了摸無雙的頭髮,說道:「無雙,你要記住,評價一個人,不能看他的外表和年齡。就像是你,雖然還不滿十七歲,卻已經成為了一位副堂主。」

「雙兒一直有句話想說!」

此時,無雙的臉上突然露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來。

「哦,你想知道什麼?」

「長老,我不明白,為什麼你不做宗主,偏偏要將『靈宗印』送給別人。如果是長老你的話,我相信整個『靈雲宗』一定會發揚光大!」

無雙抬著小臉,她對於雲芝不當宗主退居二線很是不解。

在她看來,那麼多長老都想爭奪宗主的位子,可為什麼自己的這個長老,要拱手讓人呢!

「無雙,你不明白!」

雲芝抬頭望著夜空,長嘆一口氣,然後悠悠解釋道:「我不做宗主,其實有著很多原因,並不是因為我身受重傷。『靈宗印』是有靈姓的,如果不被它選中,就算是當上了宗主,也只是名義上而已……」

「靈雲宗」的上一任宗主,其實就不是被「靈宗印」選中的人,正是因為如此,在他的帶領下,「靈雲宗」曰漸衰落,隱隱有被其他宗派吞食的危險。

而現在,整個「靈雲宗」更是面臨著分崩離析,各自為利的局面。

雲芝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如果自己當上宗主,肯定難以服從,不只是她,任何一個長老上任,都會落上「篡位」的罪名。

當然,還有更為重要的一點,雲芝從心裡就不想當一宗之首,因為她在輔佐上一任宗主時,見識到了那種累心!


「雙兒,以後在宗主面前,要向對我一樣,知道么?」雲芝叮囑道。

無雙點了點頭,對於年紀輕輕的她,能夠做到副堂主的位置,除了有雲芝的有意栽培外,她自己也有過人的才識,對於一些道理,她是懂的。

「好了,我們過去吧,那輛馬車好像壞了!」

看到馬車旁圍著的眾傭兵,雲芝明白他們在為什麼發愁,自己如果不出面,也許大家都要耽擱在這裡。

當然,她過去,更多的是想知道那位小宗主想要做什麼?

此刻,不只是她,越來越多的人,都把視線注意到了東方修哲的身上。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那個少年所表現出來的種種,超出大家的想象。

此時大家都想看看,少年還會不會再做出讓人吃驚的事?

「小兄弟你看,這就是車軸,已經斷成這個樣子了,連湊合使用都不行了!」

見東方修哲俯下身,一個傭兵忙指著斷成兩截的車軸道。

如果車軸只是輕微的破裂,倒是可以採取一些臨時的補救方法,可是現在,除非換上一個新的,不然的話,眾人只能抬著馬車走了。

東方修哲向著傭兵的手指看去,那是一根粗如手臂的金屬,由於剛剛跌落陷阱,此時已經完全斷裂。

而且,斷裂的兩個部分,還有很嚴重的彎度。

「只是小問題而已!」只看了一眼,東方修哲便如此說道。

「小問題?」聽到這話的眾傭兵,都有種無語的感覺。

車軸都壞成這樣了,竟然還只是小問題,難道說,這個少年有備用的不成?

「東方修哲,難道你真的有辦法?」克拉麗莎有些期待地盯著少年。

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開始依靠起這個相處才不過幾曰的少年來。

「簡單修一下就可以!」東方修哲說道。

「簡單修一下?」

周圍的幾個傭兵,先是一愣,然後竟然笑出聲來了。

傻子都能夠看得出來,眼前這根車軸的損壞程度,就算是大修,都未必有用,這個少年竟然說「簡單修一下」!

天啊,我竟然會對一個少年報有期望,我真是太愚蠢了!

他的實力就算厲害,可是,這個車軸卻不是多少實力所能左右的!

簡單修一下,說得好聽,讓誰修?誰又有這個能力?

旁邊的一些傭兵,臉上都不禁浮出出失望的神情來。

「宗……少爺!」

就在這時,雲芝和無雙兩人款步走了過來。

本來雲芝是想直呼宗主的,可是覺得不妥,忙臨時改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