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居然讓我們大魔主如此生氣?”突然一聲渾厚的聲音傳到衆人的耳朵中。

在做的各位聽到這聲音,紛紛都帶着一絲可怕的表情,當然魔主段冥除外,他對着空氣中說了一句:“千殺虎既然來了,就出來吧!何必躲躲藏藏?”

話音剛落,與魔主段冥三米處的突然出現了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漢,長着一張虎臉,這人正是血煞盟總部派來的千殺虎,此人心狠手辣,是一名風系與虎系變異異能的雙系異能者,在血煞盟中實力比他差的人幾乎沒有害怕他的。


因爲只要稍微有些牴觸他,就會被狠狠的修理一頓,曾經有一個實力比他低一個層次的人不小心說話得罪了他,活活的被他用風系異能給折磨瘋。

後來經過一些事情,實力比他低的人都很怕他,可以說這人的心裏非常的變態,發起瘋來如同牢中放出來的猛虎一般。

千殺虎在血煞盟中的人際關係也不怎麼,血煞盟中四個堂的堂主對他的影響都不是很好,因爲他爲人傲氣,覺得自己在總部中職位比他們還要高,所有他的心中這些人應該來巴結自己。

“在你的弟弟段安被殺死以後,我就去影堂考察了,現在影堂可以說已經是一個軀殼,至於你們魔堂,我希望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千殺虎看着段冥說道。

段冥聽到千殺虎的話,瞬間目眥盡裂的瞪着千殺虎,手上的異能能量迅速出現聚合在一起,隨時可能幹千殺虎,他的弟弟死了,然後出現一個人說叫他不要輕舉妄動,這叫他怎麼不生氣。

“你想動手?我只是傳達左使的意思,你可要想清楚了!”千殺虎態度凜然的說道,壓根就沒有害怕段冥的意思。


“哼!”段冥哼了一聲,將自己的異能能量給收了回來,看來他的心中還是有些害怕千殺虎所說的左使的。

千殺虎再次看了一眼段冥,冷淡的說道:“該考察的我也考察了,該說的我也說了,我就不打擾大魔主發脾氣了!”

“你…!”段冥被他氣得不行,隨後一個異能氣波直接向他打了過去,千殺虎一臉的冷淡,一掌抵了過去,直接將段冥的異能氣波給打散在空氣中。

千殺虎冷眼看着段冥,手中也凝聚一把風刃,兩者大戰一觸即發,一旁魔主的手下看到這一切,不禁有些擔心,離兩人最近的魔堂左使者,知道大事不妙,其實他的心中明白,兩人現在只是差一下臺階,兩人都不敢打,一旦他們兩人開打,一定會驚動總部,到時候總部的兩個使者怪罪下來,有得他們好受的。

而這個臺階肯定要由他來製造,忙開口說道:“虎老大,魔主,二位老大別衝動,一旦你們打起來,總部肯定知道你們的事情,到時候兩位使者怪罪下來,兩位老大就不好受了!我覺得還是心平氣和的!這一切都是因爲夜王天使的夜王林楓!”

說到林楓的時候,魔堂的左使者都是咬牙切齒 。

“哼!”兩人聽到魔堂左使者的話,輕哼了一聲,同時也將異能能量收回了體中,看來魔主左使者的臺階還是有點到位的。

PS:本章結束 千殺虎離開魔堂以後,大廳中的衆人都鬆了一口氣,大家都害怕千殺虎與他們的魔主打起來,一旦打起來,以後千殺虎可不會給他們任何好臉色看,當然段冥並沒有有鬆一口氣的感覺,他是一副氣煞老夫的樣子坐在主位上。

“魔主,我們接下來怎麼做?真的不要輕舉妄動嗎?”魔堂的左使者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心中現在非常的不想與魔主段冥說話,可是他不問的話又不行,此刻他的心中多麼的希望魔堂的右使者快回來。

段冥想也不想就憤怒的說道:“哼,我弟弟的仇不能在忍,爲什麼我們要聽千殺虎的?那傢伙就是雞毛當令箭,我就不相信,我們偌大的一個魔堂還害怕他們一個小小的夜王天使嗎?”

“是!”下面的左使者忙點了點頭稱是,同時他的心中非常的贊同自己魔主說的,自己偌大的一個魔堂難道還打不過小小的夜王天使?


“給我快速召集人,我要踏平他們夜王天使,”段冥陰翳着臉說道,他是鐵定心要迅速踏平夜王天使。

WWW ✿тt kΛn ✿C ○

“是!”

夜晚九點,

林家大院,

林狂兩個老人與林楓坐在沙發上聊着天,兩個老人時不時的笑了笑,有時候卻是一臉的嚴肅,至於其他人,則是還沒有回來,李柔娟與歐陽若蘭兩女還在公司中忙活,戰鬥勝利了,當然要的收拾一下戰鬥的禮品,好好的慶祝一番,而且他們公司現在還入駐了一個強勢的金手指。


林楓的二孃王霜則是已經休息了,她懷裏的寶寶馬上就要降臨了,所以現在林家人可不准她熬夜和做粗活,只要到九點鐘,她就得準時休息,她也知道大家這事對她好,所以她也沒有絲毫的埋怨。

林項國則是因爲公事,而且他還要一一的謝過幫助他們的公司,最後大家都問他一個問題,那就是林氏集團的那名操盤高手是誰,林項國自豪的向這些人說道:“那人就是他的兒子林楓!”

衆人得知那人是林楓,非常的驚訝,不知道爲什麼林楓會有那麼厲害的操盤技術,在驚訝之時,紛紛的表示林家要強勢崛起,歐陽家直接是哈哈的笑得不停,東方家雖然沒有那麼的開懷大笑,但是想到自己爺爺說過,給林楓與東方嫣然一個時間磨合,眼看這一個月的時間馬上就要來臨,到時候林楓也算是他們東方家的人了,這一切都讓他們東方家感到興奮。

“小楓,你這傢伙可是越來越厲害了!有些讓我這做爺爺的看不透啊!”林狂眉開眼笑的看着林楓說道,整個人的嘴笑得和不攏,雖然他越來越看不透林楓,但是他還是希望林楓越來越強大。

林楓見二老這麼高興,心中也是非常的高興,笑道:“爺爺,在怎麼看不透,最終不都是你們二老的孫子嗎?”

“哈哈,我喜歡!”很顯然,林楓這話可真是說到了點子上,看着二老狂笑不已的樣子,他是真心的希望二老能夠長命百歲,不希望讓他們受到任何的傷害。

這時候一聲開門聲響起,來者的聲音立刻傳來:“就知道家中會這麼高興!”這聲音不正是林楓小叔林項餘的嗎?

林狂聽到林項餘的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呵斥着正在換鞋子的林項餘:“聽你的口氣,似乎不希望家中高興?”

聽到自己的老爸發脾氣了,林項餘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是也忙擺了擺手說道:“老爸,怎麼可能呢?我的意思是說我希望家中這種高興的氛圍!”

林楓當然知道他小叔的意思,只不過是他剛剛說的話有些歧義,所有他爺爺林狂聽着有些不舒服纔會挑他的刺,不過林楓想,這一切的原因大概是因爲他的小叔直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的原因。

“你說你成什麼氣候,小楓現在什麼不比你有出息?你到現在居然還沒有女朋友?你說你一天到晚到底是在幹什麼?”林狂也知道林項餘不是那意思,但是他一想到林項餘沒有女朋友氣就不打一處來,馬上就要四十老幾的人了!

林楓額頭快速的飛過一羣烏鴉,這話怎麼聽起來有點像是的小叔在外面的工作是爲了找女朋友一樣,不過他並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的小叔出醜,誰叫他的小叔經常想要他出醜,自己好歹也要盼望他出醜一次。

“爸,我找到女朋友了!”林項餘滿臉得意的說道,在來家中的時候,他心中渴望着自己的老爸用這件事情來說事,沒想到讓自己給盼望到了。

衆人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他,似乎不太相信他說的,可是看着他那得意的表情,大家不得不相信,林狂還是有些不相信,於是帶着疑惑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沒有拿老子開心?”

林項餘攤了攤手說道:“是真的,我怎麼敢騙你呢!”

雖然心中已經大概清楚他說的是真的,但是現在林項餘這麼說,他更是高興,直接一耳巴拍在林項餘的大腿上:“終於給老子長點出息了!”

林項餘嘿嘿的傻笑着,他心中也是很高興。

“爲什麼不帶回家來看看?對方是什麼來路?”林狂說前面的時候,有些責備的意思,有女朋友居然不帶回家來給他們瞧瞧。

林項餘撓了撓後腦勺,輕聲說道:“爸,她有點害羞,是我的上司!”

“啪!”

在他剛說後,林狂就一暴錘給林項餘打了過去,被打的林項餘一臉的不解,其他的人同樣也充滿了困惑,好端端的,爲什麼要打林項餘。

“你是在騙老子的吧?你的上司會看得上你?”林狂嚴肅的說道,在他看來,林項餘整個人吊兒郎當的,能看上他的,最厲害的也只是和他同級,他的上司能看上他,他實在是不相信,除非是看中林家。

林項餘還以爲是什麼事,原來就是這事,突然看了林楓一眼,慢慢的爲林狂解釋道:“爸,這都多虧了小楓,事情是這樣的……”

PS:本章結束。(說明一下,第三百一十六章和第三百一十五章位置反了,現在已經調整過來了,多謝體諒!) 經過林項餘的一番講述,大家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而且衆人覺得林項餘說多虧了林楓也是正常的,因爲林項餘這個女朋友是他去庫剛國執行任務回來後交上的,那次林楓把所有的功勞都給林項餘。

林項餘與龍組的參加人員理所當然的得到了獎勵,而在給林項餘頒獎時,他認識了他的女朋友陳姍容,在加上林項餘成爲古武者以後,氣質大變,更加的吸引人,就在陳姍容的心中留下了一個好的印象。

那天的林項餘不知道是怎麼了,見到陳姍容英姿颯爽的樣子,居然有種一見鍾情的感覺,居然上去給她要了一個聯繫方式,經過幾天的相聊,林項餘得知陳姍容還沒有談過戀愛,一直都在爲自己的事業奮鬥。

林項餘瞬間覺得她實在是太合自己的口味了,想到自己的老爸經常用這件事來說自己,膽子一大就給陳姍容說自己喜歡她,希望可以做她的男朋友。

另一名的陳姍容想到林項餘還不錯,在加上家中的一直催自己趕緊找個男人,心中也有些動然,可是在怎麼她也要履行心中的誓言,那就是自己的男人實力必須比她強,於是就給林項餘說,“如果林項餘能戰勝她,那麼她就答應林項餘。”

林項餘當時激動得差點將手機掉落在地上,她這麼說,不就是相當於答應了他嗎?以前的自己可不敢說,現在的自己好歹也是一名黃階的古武者,戰勝一個普通人還是很簡單的。

在第二天,林項餘就忍不住叫陳姍容出來比試,最後的結局如同林項餘想的一般,不到幾個回合他就獲勝了,戰鬥結束後,兩人就坐了下來聊天,而林項餘則是趁熱打鐵,再次向陳姍容說,陳姍容在低聲罵了一句壞人以後,就成功了。

他也很想將陳姍容帶回家,可是陳姍容始終是不好意思,說在的等等。

在林項餘的口中,林楓幾人得知這陳姍容是督城軍區司令的女兒,不過這陳姍容在軍區混了這麼久,很少給別人說她的家事,主要都是靠自己的本事。

林狂聽到這些,不由的對陳姍容誇獎着,一個女兒家,在軍區靠自己的本事爬到這地位,實在是了不起,身爲軍區人的他,當然知道軍區中的嚴格,同時他也再三警告林項餘,叫他好好的照顧好陳姍容,一旦是陳姍容有什麼委屈或者是對不起她,立刻對他實行亂棍打殘。

林項餘聽了後,連忙點頭,他可是知道自己父親脾氣的,自己找了一個如此合適他胃口的兒媳婦,他肯定會倍加疼愛,一旁的陳姍容不知道的是,自己在男朋友家中老人的印象得到了這麼高。

“項餘,現在有了女朋友,不要像以前那樣吊兒郎當的了!千萬不要辜負人家,這女孩可是非常和你父親的胃口!”一直沒有說話的葉芝也開口對着林項餘苦苦婆心的說道。

林項餘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媽,您老放心, 我不會在吊兒郎當的,一點會幫你把這個媳婦給穩定好!”

“那我就放心了!”葉芝欣喜的說道。

……

次日,

楓林島,

今天的楓林島和以往不同,只見他島上的人行走速度都非常之快,每個人都有着就在要做的事情,島上的周圍都掛滿了紅燈,與紅色的彩布。

林楓給餘泰物打了聲招呼後,他立刻轉告了楊傑威,於是楊傑威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打理着一切,爭取早日開張,今天就是楓林島開張之日。

楓林島的開張通知了一些殺手界的有名人物,與一些達官貴人,這些人突然接到這楓林島的邀請都感覺非常的驚訝,因爲他們根本不知道夜王天使已經搬到了楓林島,同時他們心中感嘆夜王天使的變化太快了,實力增長的也快,殺手界中,幾乎都知道了他們夜王天使中有一名S級異能者的夜王存在。

夜王天使與暗黑魔神的戰鬥他們也聽說了,魔神洪天的下場他們也知道了,而且還有的人已經歸順了夜王天使,這次夜王天使的旅遊業的開張,他們怎麼都會派人來參加。

“楊左使,我基本上已經熟悉了,我現在需要做什麼?”李潔玲向楊傑威輕聲問道,李潔玲的來臨,林楓已經和楊傑威同了氣,在她來的時候,楊傑威給了她一份資料,叫她熟悉一下上面的東西,這些資料都是楓林島現在開張的事情。

楊傑威有些驚訝點了點頭,如果不是林楓給他說不用懷疑李潔玲的忠誠,他纔不會將這些資料給她看,而且他也不清楚李潔玲的能力怎麼樣,現在李潔玲給他說資料上的東西基本上熟悉了,看她的表情也不像是騙他,那麼只能說明李潔玲的這方面的能力不錯。


看了她一眼,說道:“好的,一會你幫忙接待客人!”

“是!”

看着走開的李潔玲,楊傑威的心中不禁想着:“難道她是夜王的女人,那麼自己叫她去做事,是不是有點那個了?”

可在他想到林楓的口氣中,根本就聽不出來李潔玲和他有什麼關係,就像是一個來幫忙的手下;楊傑威搖了搖頭,不在去想這些,繼續着手自己手上的工作。

一旁的劉琴將手中的東西打理好以後,帶着疑問的向楊傑威問道:“我們真的不通知夜王嗎?”

楊傑威聽到劉琴的問話,沉思了幾秒鐘後說道:“不用了,夜王已經說過了,不用通知他,而且現在夜王似乎也不太像露面!”

劉琴開玩笑的說道:“夜王可真是喜歡做一個甩手掌櫃!”

“可不是嗎?以前也是這樣,不過夜王之所有會這麼做,也算是對我們的一種信任,如果他不信任我們,也不會讓我們兩個管理了!”楊傑威將手中的資料抖了抖說道。

見劉琴點了點後,楊傑威臉突然有些羞紅,想說不想說的樣子說道:“水老,你覺得…我們…兩個的事情…可能嗎?”

PS:本章結束。 劉琴見楊傑威與她交談了一會兒,臉上突然變成羞紅,她心中猛然的跳動了一下,但是他並沒有想到楊傑威會對她說這種事情,她的臉同樣也變得火辣辣的一片,本來嘛都是兩個老人了,年紀加起來都超出了一百歲,可二人說到這種事情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她們兩在前任夜王天使夜王還在的時候,相互就有了感覺,尤其是在最後的關頭,兩人還相互的扶持,在那次以後,兩人見面的幾天,她們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後來林楓上任以後,兩個人就一直在忙夜王天使的任務,根本沒有在談起任何敏感的話題。

不知道爲什麼楊傑威突然會向劉琴問起這個問題,這劉琴一時間陷入了極度的尷尬之中。

見劉琴遲遲沒有說話,楊傑威心裏就像是有萬匹馬在奔騰一般,但卻有衝不出來,堵在心裏的那種眩暈,心急的問道:“琴,你覺得怎麼樣?”

他直接稱呼劉琴爲琴,而被他稱呼爲琴後,劉琴的臉更加的羞紅了,眼睛躲躲閃閃的,壓根就不敢看他,楊傑威見狀,更加的急了,走到她的面前,突然用手去掌着她的雙手,看着低着頭的劉琴。

再次開口問道,不過他的語氣中有些支支吾吾:“琴,我們兩個…這麼…多年了都沒有人陪伴,不如我們…湊成一對吧!”

聽着楊傑威的“深情”表白,劉琴臉上羞紅夾雜着興奮,不禁擡起了頭看着楊傑威,輕輕的點了點頭。

得到回答以後,楊傑威立刻將劉琴抱在自己的懷中,語氣中帶着振奮:“太棒了,那天我們請夜王給我們主持一個婚禮!”

“真是個老不羞的,都這麼一把年紀了,還要什麼婚禮!”劉琴輕輕的敲了一下楊傑威的胸口,儘管她這麼說,但是可以看得出她心中的那麼喜悅。

“咳咳!似乎我來得不是時候,”一聲不太和諧的聲音響起。

兩人聽到有聲音,立刻推開了彼此,故作鎮定,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看着來人尷尬的問道:“冷絕有什麼事?”

來者正是冷絕,本來他看到楊傑威與劉琴抱在一起的時候,並不想打擾兩人的,可是想到不給她們兩說也不好,同時心中想着,這兩老可真是乾柴烈火,在種時候,居然還有心思在調情,難道不知道把正事幹完嗎?

同時他的心裏也是祝福兩人的,這也算是夜王天使中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經典案例。

“兩位使者,客人已經相續到來!”冷絕依然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很難得見他會有其它的表情。

楊傑威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然後說道:“好的,我們馬上過去!”

楓林島碼頭。

“恭喜,恭喜,楊左使,”

“恭喜,恭喜,劉右使,相信你們會生意興隆的!”在楊傑威與劉琴來到楓林島碼頭的時候,來者依依向他們抱拳祝賀道,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殺手界的異能者,在他們的後面,還跟着幾個隨從,隨從的手中拿着一些賀禮;另一旁則是站着夜王天使的人,他們接過這些隨從的賀禮,同時爲他們登記。

“奇盟主,裏面請、金王,快快裏面請……”楊傑威與劉琴微笑的對着這些人發出了請,每一批人都會有一個夜王天使的成員帶隊,帶他們到相應的地方用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