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此時,前面暗中尾隨的那名靈師卻動了,繞過魔獸,繼續向那些人類尾隨而去!

木宇與老菜頭又交涉了一下,既然此人暗中調查魔人組織,那便與自己這邊是一夥的,決不能讓此人出現什麼意外!於是二人便同樣尾隨著那名靈師而去!

前行了幾公里,眾人終於離開了小路,來到一處進城的官道之上。此時,天已開始黑了下來,熾靈星早已滑落西山,唯有天上的霞光反shè給地面一絲光線,算是僅能視物而已!

前面的那群人類來到官道旁,找了一處矮樹叢蹲了下來。尾隨而來的那名靈師和木宇二人也分別拉開距離隱藏了起來。

時間不長,從官道上行來二人。黑暗中,還沒看到人影,聲音便先傳了過來!

只聽一名男子的聲音埋怨道:「都怪你,來紫禁城辦事還非要帶孩子!給他nǎinǎi看管多好!這倒好,一路上光照顧他了,連進城的時間都耽誤了!」

一名女子的聲音頓時回道:「這怎麼能怪我呢?我說在剛才那座城裡先住一晚,明天再來,你非說進城來的及!你看,這天都黑下來了,就算到了紫禁城下,城門也早就關了!」

那名男子嘆道:「唉!關就關吧!事已至此,唯有在城外隨便找個小店先住一晚。明rì一早我還要辦事呢!如果今rì不早點趕過去,明rì恐怕就來不及了!」

說罷,光芒一閃,只見那名男子揮手甩出一枚光球懸在二人前方,周圍頓時亮了起來!沒過多久,那枚光球的亮度便開始轉弱。看樣子,此人的修為還不是很高,應該在三級左右!

儘管如此,木宇也清楚地看到伏在矮樹叢中的那些人面上流露出一絲喜sè!木宇心中一動,看來這些人想要對這二人進行截擊,怎麼辦?是救還是不救?

如果救的話,事必會暴露自己,也就達不到繼續查探的目的了!如果不救的話,便眼睜睜地看這些人將來人擊殺嗎?

思索間,路上行來的兩人已經走近了。正在這時,從矮叢中突然快步走出一人,大刺刺地站在路旁衝來人喊道:「喂!前面有人嗎?」

木宇二人一驚,不知道這人想做什麼,劫道嗎?

只聽路上過來的兩人回道:「有人,前面是什麼人在呼喚?」

轉眼間,三人便在路上匯到一處。只見來的一男一女年歲都不大,約在二十齣頭的樣子。男子在鄂下還留起了短須,看起來很有點氣魄!而在女子的懷中則抱著一個兩三歲大的孩子,此時似乎是睡著了!

借著光球的照明,二人見路上急匆匆跑來一人,忙問道:「兄台,方才是你在喊人嗎?」

那人忙跑到二人近前氣喘吁吁地道:「太好了,原來是光系靈師!靈師大人,求您快去救救我家公子吧!」

二人聽罷一驚,只聽那名短須男子問道:「兄台,你家公子怎麼了?」

那人急切地說道:「今天下午,我們主僕三人在前面的山上遊玩,公子一不小心跌落山谷,此時只剩下半條命了!我讓同伴在山谷中陪伴公子,這才急忙跑來求救!您是光系靈師,一定會治療魔法!求您快去救救我家公子吧!我家老爺一定會重謝於您的!」

二人聽罷頓時面sè微變。只聽那女子小聲說道:「強哥,天sè已晚,山中危機重重…」

那人聽罷頓時顫抖著雙手,急聲道:「靈師大人,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呀!否則我們這三條人命便全都交待啦!」

短須男子見狀不禁心頭一軟,說道:「紅妹,救人原是我們靈師的本份!此時尚未入夜,咱們快些趕去還不至於碰到什麼危險!這位兄台,快快前面帶路!」

說罷便與來人離開官道,向魔族潛伏的山區跑去。女子見狀,不禁輕嘆一聲,也隨後追了上去。

木宇通過神識看的真切,不禁輕輕搖頭。心道:看來這便是魔人組織貫用的一套辦法,由一名人類引誘靈師進入提前設好的圈套之中,再由魔族快速進行擊殺!

見魔人組織那些人除了帶著一對夫妻跑掉的那人外,其他人依然蹲伏在路旁。木宇突然心念一動,便計上心來!與老菜頭交換了一下意見后,靈光一閃,木宇二人便瞬間消失在原地。

十幾隻魔獸依照計劃潛伏在密林之中。突然間,夜晚的林中開始起風了,一絲絲的涼意不斷向眾魔襲來。早chūn時節,晚上依然很涼,這也十分正常。十幾隻魔獸不禁彼此靠近了一些!

但轉眼間,一陣陣的涼風卻是不斷在十幾隻魔獸的周圍來回肆虐,逐漸變成了一圈圈的小旋風!

此時,一隻虎魔似乎發現了異常,不禁長嘯一聲!其餘眾魔同時躍身而起!

但眾魔也僅是剛剛站起身形便全部凝立當場動彈不得!就在眾魔大驚中,周圍的小旋風突然化成數十道巨大的風刃向眾魔襲來。轉眼間,原本生龍活龍的眾魔便化為了一堆肉塊!

木宇從樹后冒出身形,不禁嘆道:「果然還是由菜爺爺出手乾淨利落!」

老菜頭從樹上飛落而下,看著眼前的一堆肉塊笑道:「這裡面也有你的功勞呀!想不到你這『定影術』如此了得,竟然連八級的魔獸也能定住!」

木宇搖搖頭,嘆道:「可惜我的修為不足,也僅能定住一秒而已!」

「呵呵!一秒便已經足夠了!高手過招,一秒會發生很多事情!」老菜頭不禁哈哈一笑。腳尖一挑,一枚八級的魔晶便落入老菜頭的手中。老菜頭轉圈看了看手中的魔晶,點頭嘆道:「嗯,果然品質不錯!宇兒,把這些東西都收起來吧!」

眼看臨近了山區,領路的那名魔人組織的男子不禁心中一喜!再行不遠就到埋伏圈了,自己今天的任務也算圓滿完成,可以回去喝酒吃肉了!

三人正在急匆匆趕路之時,前面密林之中突然傳來一聲虎嘯。那名抱著孩子的女子不禁驚呼一聲:「不好,前面有高等魔獸,強哥,咱們還是快走吧!」

那名魔人組織之人也是一驚,心道:這位魔獸大爺今天什麼毛病,剛才從地洞中出來便喊了一嗓子,怎麼這麼一會兒又犯病了!

見二人驚疑要走,那人馬上肯求道:「靈師大人,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呀!我家公子就在前面不遠,就等您來救命啦!」

那名短須男子不禁露出遲疑之sè!從虎嘯聲能夠聽出,前面的魔獸修為高出自己太多了,出於安全起見,應該馬上扭頭便跑才是!但做為一名靈師,能夠就這樣見死不救嗎?

正在此時,女子懷中原本沉睡的孩子卻被虎嘯聲驚醒,不禁伏在女子的肩上痛哭起來!

「嗚!!!媽媽,我怕!這裡好黑呀!我要回家!」

―――――――――――――――――――――――――

各種的鬱悶!難道是因為兩天沒有碼字的原因嗎?<紫靈大陸>的點擊量馬上就要破萬了,大家努力一下吧! 眼看便要將這對靈師夫妻引到了魔族的埋伏圈,沒想到卻在這節骨眼上出了差錯!

那名魔人組織之人頓時心中暗急。如果不快些行動,萬一與後面領來的靈師碰到一起便麻煩了!因為他們碰到靈師的機率是不確定的,誰知道下一個靈師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也許現在正在同伴的帶領下向這邊走來了也說不定!

看到因為一聲虎嘯,一對夫妻似乎有了退意,那名男子頓時一狠心,趁兩人沒注意,上前一把搶過孩子,撒腿就跑!

「哎!你幹什麼?快還我的孩子!」夫妻二人頓時便追了過去!

但那名魔人組織的男子剛剛跑出不遠,卻突然腳下一絆,一下沒抱住,頓時把孩子甩出了老遠!緊跟著一個前滾翻,險險沒有摔倒!

男子剛一站穩,卻發現自己面前竟然站定一人!抬眼看去,只見面前這人一席殘破的風衣罩住全身,只有一雙眼睛冒著寒光露在面罩之外。而自己不小心甩掉的孩子則穩穩地抱在此人的手上!

男子大驚,顧不得盤問,抹頭就跑!但剛跑兩步,腳下的雜草反卷,頓時又把男子絆倒在地!這下男子摔的可不輕,驚慌中,頭皮被一塊山石劃開了一條血口子,鮮血瞬間便淌了下來!

男子被雜草反捆在地上,不住地喊道:「好漢爺饒命!我不是壞人,您可別錯殺好人呀!」


此時,一對夫妻也已追到近前,眼見一名風衣男子制服了搶走自己孩子的人,頓時連聲道謝!女子上前接過痛哭中的孩子不停地哄著!孩子這才逐漸止住了哭鬧!

短須男子謝過風衣男子后,看著地上求饒的男子,不禁說道:「恩公,這個人也不算是壞人,可能是因為救主心切,才會搶走我的孩子,恩公就饒過他吧!」

躺在地上的男子聽罷頓時附和道:「對對對!我家公子就在前面的山谷中等待救援呢!好漢爺修為高強,您就發發善心,請隨我前往,救下我家公子一命吧!」

風衣男子聽罷頓時冷哼一聲,道:「哼!真人面前不說假話,你是什麼來路大爺我可是一清二楚,你還是老實交待吧!我問你,前些天,你們魔人組織是不是抓到過三個十五六歲的孩子?」

地上的男子聽罷頓時一驚,緩緩從地上爬起身,衝風衣男子抱拳說道:「既然好漢爺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不必相瞞了,你說的可是兩男一女,三名三級左右的靈師嗎?」

風衣男子聽罷,不由一驚!這是他最不想聽到的結果!因為能夠從這些魔人組織之人口中得到證實的話,三個孩子多半已凶多吉少了!

風衣男子不由問道:「沒錯,告訴我,他們在哪?」

那名男子突然面sè一松,衝風衣男子笑道:「好漢爺不用擔心,他們可是我們的貴客,您看,是不是那邊走過來的三位?」

風衣男子聽罷,頓時朝此人所指的方向望去。但回頭一望,卻發現周圍黑漆漆一片茫然之sè,哪裡有什麼人影!心中不由暗道:不好!上當了!

就在此時,只見那名男子突然發難,一下就制住了暗自吃驚中的短須男子!一把短刃抵在短須男子的頸上狠狠地說道:「都別動,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要了這小子的命!」


「強哥!」女子見狀頓時大驚失sè,不由沖男子斥道:「你這狼心狗肺的東西!我們好心幫你,你卻要加害我們!你的良心難道被狗吃了?」

男子狠狠地說道:「哼,要怪,就怪你們時運不濟,讓我們給碰上了吧!別動!再動我就殺了這人!」眼見風衣男子向自己靠近了一步,這名男子頓時威脅道。

風衣男子不禁暗自惱怒!想不到終rì打卻被雁啄瞎了眼!這麼簡單的伎倆竟然就把自己給騙了!不由怒道:「告訴我!那三個孩子到底是不是被你們抓走了?」

有人質在手,男子頓時膽子壯了不少,加上自己修為也並不弱,比這對夫妻還要強上一級有餘!只是不如眼前的風衣男子罷了!

男子不由冷笑道:「哼哼!真是可惜,那三個孩子我們並沒有抓走。而是只拿走了他們的靈晶!」

聽了前半句,風衣男子頓時鬆了一口氣,只要沒抓走就好,否則很有可能會成為魔獸的口中糧!但聽完後半句,風衣男子不由腦袋「嗡」地一聲,眼前一黑,險些沒有昏倒!

拿走了靈晶!靈晶也是能隨便拿的嗎?唯有死人的靈晶才能被拿走呀!男子如此說,就說明三個孩子業已死掉了!風衣男子不由怒火中燒!身前六枚靈晶不停爆出豪光,一把大號的木錘憑空凝聚而出!

「你要幹什麼?別動手啊!你若敢動一動,我就要他的命!」男子見狀頓時驚懼地說道。同時從懷中掏出一支響箭打入了空中。這是他們魔人組織自己所用的求救信號!

響箭發出后,男子不由恐嚇道:「識相的,你們就趕快走!否則我的兄弟們馬上就能趕來,到時候,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就在這時,短須男子突然借著此人分神之際,猛然一個後仰,一頭撞在了背後那人的鼻子上。揮手一掙,頓時沖了出來!

女子見狀,馬上飛身而上!身前靈晶閃爍中,無數細針同時向對面的男子擊去!

但細針只飛到距離敵人一半的距離時,便紛紛失去了靈力的支持消散而去。只因打出細針的女子此時已被一根巨大的突刺洞穿了胸膛!

同時被突刺擊中的還有短須男子!兩個人都是被突刺從背後斜著向上刺中的,尖端直接從胸膛處穿了出來!

「強…哥…」女子看了一眼抱在懷中同樣被突刺扎到的孩子,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向近在咫尺的丈夫抓去。雖然丈夫也在拚命地伸過手來,但二人依舊沒有抓到一處!隨著兩人生命的流逝,從此咫尺變成了天涯!

這些突刺當然是那名魔人組織的男子發出的。就在那名男子發出攻擊的同時,風衣男子也動了!只見風衣男子雙手掄起巨錘,兜頭向那人砸去!

但那名男子卻非常狡猾!在發動完攻擊之後,眼見風衣男子攻來,身前靈光閃動之中,腳下的土石一軟,頓時將全身陷入地面之中,失去了蹤影!

風衣男子不禁大吼道:「想逃!你還不夠資格!」只見風衣男子身在半空,雙手將巨錘掄圓后帶著雷霆之勢便向地面轟去!

隨著一聲巨響,地面上頓時被轟出一個大坑!而遁入地下的那名男子也夾雜在激飛的亂石泥土之中拋飛而起。一口鮮血隨即在空中噴薄而出!

那名男子身形剛拋入半空之中,風衣男子的第二錘就到了!只見風衣男子一個海底撈月,巨錘由下向上反砸在那名男子的后腰之上!頓時將那名男子砸的向空中快速衝起!

儘管衝起的迅速非常快,但也沒有快過風衣男子的身手。就見風衣男子第二錘砸完之後,身子在空中一個盤旋便飛到那名男子的正上方。緊跟著第三錘帶著萬鈞之威狠狠地將那名男子又砸落回地面!

隨著地面上的一聲爆響傳來,那名魔人組織的男子已經變成了一團散肉,再也站不起來了!

風衣男子雙手握著巨錘,在空中劇烈地喘息著,彷彿擊殺掉那名魔人組織的男子也沒有完全解恨一般!正在此時,地面上突然傳來了孩子的哭泣聲。風衣男子一驚,迅速衝到地面。

只見原本被那名男子的突刺扎到的小孩,竟然沒死!此時正趴在自己母親的身上痛哭著,全身上下到處都是血跡,也不知是自己流的還是他母親的!


風衣男子閃身來到近前,抬手試了試一對夫妻的脈門,均已氣息全無,再無回天之力。於是運功引出二人身上的靈晶收起,抱起痛哭的孩子,轉身便要離去!

正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從風衣男子的頭上響起:「哈哈哈!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竟然讓我們在此處相遇!刺客,可還認得本公子嗎?」

隨著說話聲音的響起,半空中頓時出現了數十枚光球,將方圓百米之內照的亮如白晝!

風衣男子大驚!抬頭一看,只見從空中落下數道黑影,但摔落地面之後,便一動不動了!查看之下竟然是幾具死屍,而且細看之下,這些死屍分明是魔人組織的那些人!

正在風衣男子狐疑之際,兩道黑影從空中緩緩而落!正是木宇和老菜頭!

可能有人會奇怪了,木宇跟老菜頭不是去擊殺魔族了嗎?這麼會工夫怎麼又將那幾名靈師也殺掉了呢?

原來,當木宇二人擊殺掉那些魔獸之後,擔心那對夫妻的安全,便回身迎著來路迅速飛了過來。木宇同時放開神識,開始查找幾人的下落。

正在這時,半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哨響!木宇二人聽到后,馬上朝聲音來源處飛來!

當二人飛到近前之時,正好在半空中看到那對夫妻被魔人組織的人施展土系魔法釘死在原地!木宇二人不禁發出一陣嘆息,想不到終究還是沒有救下這對夫妻二人的xìng命!

眼見那名風衣男子與魔人組織之人交上了手,正在這時,那些魔人組織的其餘眾人在接到信號之後也快速飛奔了回來!由於天sè太黑,眾人並沒敢飛入空中,而是貼著地面快速奔了過來。

木宇見這邊不用再幫手了,氣憤之下頓時與老菜頭一起迎了上去。依照之前的辦法,先是由木宇施展影之魔法將跑來的眾人定住,再由老菜頭一舉將其擊殺,乾淨利落,不費吹灰之力!

但就在擊殺完這些魔人組織之人後,老菜頭卻突然說道:「不對!宇兒,你有沒有覺得那名風衣男子的殺氣有些熟悉?」

此時,木宇激動的心情也逐漸平靜了下來。回憶著剛剛看到的那名風衣男子的攻擊,突然驚呼道:「是他?那名刺客?」

老菜頭點點頭,說道:「看來咱們的感覺一樣!」

「快回去,不能讓他跑掉!」木宇與老菜頭這才馬上帶著幾具死屍返了回來。正趕上風衣男子抱起孩子,想要離開的關鍵時刻!為了再確定一下風衣男子的身份,木宇方才說出上面的話來!

風衣男子吃驚地注視著木宇,感覺非常熟悉。只因五年前,木宇僅是個十歲大的孩子,此時已經長高了足有一頭有餘,早已褪去了稚氣!風衣男子哪裡還認的出來?

但當風衣男子看到木宇身邊的老菜頭之後,突然目露驚訝之sè,驚呼道:「你是,玄冰戰隊的木宇?」

木宇聽罷,也是心中一動,冷笑道:「刺客,果然是你!」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