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員,沒有82年的拉菲嗎?”

“不好意思,這位女士,目前國內的82年拉菲基本上都是假貨,所以我們這裏最好的就是這種92年的”

“那就先把酒打開吧”

“好的,需要現在給各位倒上嗎?”

“不用,先打開就行”貝娜皺了下眉頭

大家客氣來客氣去,最後只能夏楓負責點菜,不到半個小時,菜就都上來了, 功夫兵王 ,服務員盡職的上前倒酒

“等等,每個杯子裏只倒四分之一的酒就行了”貝娜忍不住開口

“紅酒不好喝,又酸又澀我不要”小丫頭看到服務員要給自己面前的杯子倒酒,急忙說


“92年的拉菲還算不錯,我教你怎麼喝,會喝紅酒的女人才更有味道”貝娜的話令小丫頭挺了挺胸,沒再拒絕

“來,大家先吃點東西,喝紅酒最好不要空腹”

“把杯子端起來,輕輕順着一個方向搖晃,讓酒蕩起來,對—就這樣,可以使葡萄酒與空氣充分接觸,釋放出最佳的芬芳,聞一聞,不要離太近,然後喝一小口在嘴裏停一下,再嚥下去”

看着小丫頭的表情,貝娜淺笑着問


“怎麼樣?”

“咦—真的很不錯耶”小丫頭一臉欣喜

“要是喜歡,我就安排人送點82年的拉菲來華夏,比這種更爲陳香,酒窖裏應該還有好多”幾萬元一瓶的酒在貝娜口中卻說的很隨意

“哦”

也許是因爲上午的經歷拉近了幾女的距離,這頓飯吃的很融洽,夏楓都沒怎麼端杯子,兩瓶紅酒就被幾女乾的底朝天,除了貝娜,其他三女臉上都喝的紅撲撲的,看着格外誘人

連沒怎麼喝酒的夏楓都感覺到自己有些醉了,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回吧,貝娜別開車了,讓夏楓開”霓裳安排

“嗯”貝娜下意識的輕應後恍然—霓裳確實不一般,居然能令我不由自主地附和她 夏楓叫服務員結賬,服務員滿臉恭敬地說

“先生的貴賓卡是全免費的,不需要結賬”

“還有這種好事?卡歸我了”小丫頭動作迅速地把貴賓卡搶走,一臉的財迷相讓大家一陣莞爾

“那我們就走吧”夏楓也不是個會客氣的主,毫不客氣地招呼着大家離開

衆人到大廳時,杜青河迎了上來,一直把大家送到門口

“四哥別這麼客氣,不然我下次怎麼好意思再來”這貨感覺吃人嘴短,終於喊了聲‘四哥’

“那行,下次我就不跟你客氣了,有空儘管來玩,後面還有K歌、洗浴等項目”杜青河開心地說

“咦—那邊圍着的人是幹什麼的,好像圍着的是我們的車”小丫頭奇怪的說,大家扭頭看去,果然貝娜停車的地方圍了幾個人,隱約還能聽到叫罵聲

“走,看看去”夏楓說着話,快步走去,杜青河作爲地主,自然也緊隨而去

一輛奔馳跑車和紅色法拉利屁股後面貼在一起,一個年輕人明顯是喝多了,在罵罵咧咧地和兩個保安裝束的人糾纏着

“他媽-的放手,不然信不信老子讓人打斷你的腿”年輕人威脅着拉扯自己的保安

“先生請冷靜,我們正在聯繫車主,等車主來了你們好好商議解決,別讓我們爲難”保安勸道

“商議你罵了隔壁啊,知不知道我是誰,再不放開,老子讓你全家變殘廢,滾—”

“怎麼回事?”作爲地主的杜青河搶先出口

“杜總,這位先生喝多了,倒車時跟停在這兒的一輛車子撞在了一起”保安扭頭一看,急忙解釋道

“草泥馬壁的,你說什麼呢,你哪隻眼睛看見是我撞它了,明明是它停的不是地方,擋了大爺的道”年輕人胡攪蠻纏

“把他拉走,找人把車子移開,不要影響客人離開”杜青河皺眉吩咐道,不過還沒等保安答應呢!年輕人不願意了

“你他-媽誰啊!在這兒滿嘴噴糞,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爸是石耀明,你他-媽算老幾啊?信不信我讓你們鼎天國際關門大吉”

年輕人的話令杜青河皺了皺眉頭,不過年輕人這麼肆無忌憚對着自己動粗口,讓他非常氣憤,還沒有人敢這麼不給自己面子,當面辱罵自己,他臉色陰沉着歷喝

“別說你是他兒子,就算石耀明自己來了也不敢說讓我鼎天國際關門,立刻把他帶到保安部去,我會通知石耀明親自來領人”

“你們敢—他媽-的,我今天要讓你們吃不了兜着走”年輕人伸手一甩抓着自己手臂的保安,掏出手機開始撥號—

保安已經得到杜青河的吩咐,於是就想搶下他的手機,夏楓淡淡地說

“別攔着他,讓他打”他發現了杜青河聽到對方報名號時的皺眉,估計對方可能令杜青河有些顧忌,所以不願選擇自己走人,把麻煩留給別人,況且上次看着孫侯踩人貌似蠻爽的

杜青河愣了下,但隨即就對保安揮了揮手,保安退開,年輕人隨即跌坐在地上,他拿着手機大喊

“他媽-的,你們還敢打我,你們等着,今天老子跟你們沒完”隨即對着對面已經接通的手機嚷嚷道

“老爸,我在鼎天國際門口被人撞了,他們還打了我,你快來救我啊!”這小子惡人先告狀

掛斷手機後擡頭囂張地說

“都他-媽給我等着,今天我讓你們知道膽敢招惹我石中玉的厲害,咦—”這小子終於看到了站在夏楓身旁的四女,立刻眼冒精光的踉蹌着起身,腆着臉上前

“幾位妹妹好啊! 說好的龍鳳胎呢 ,本少爺姓石名中玉,認識你們很高興”這小子很自戀地搭訕

“這輛法拉利是我的車”面對外人,貝娜臉上清冷的如同高貴的公主

“呦—美女怎麼不早說,要是知道是你的車,撞爛我我也不會生氣的”石中玉盯着貝娜胸前的一片白皙,兩眼滿布淫-邪的光芒,操-這種極品金髮尤物要是弄到牀上,還不爽翻天了……

有夏楓在,貝娜理智地沒接腔,直接無視對方,小丫頭卻厭惡的哼了一聲


“哼-流氓”

“呦呵—小妹妹既然說我是流氓,那我今天還真就要流氓一次了,我保證你嘗過我的流氓之後會喜歡的嗷嗷叫的”石中玉說着話,居然放肆地伸手要去拉小丫頭,小丫頭下意識地就朝夏楓身後閃去

“找死”夏楓眼都不眨,擡腿就是一腳,石中玉的身軀應聲向後飛起


“嘭”的一聲,伴隨着淒厲的慘呼,他的身子撞上奔馳跑車,然後滑落地面,再無聲息,居然暈了過去

杜青河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夏楓這麼暴力,皺着眉頭揮手叫來保安附耳吩咐了幾句,保安快步離開,沒過兩分鐘,七八個身着保安制服的大漢快步趕來,站在衆人的身後

“四哥,這小子背景很大嗎?”

“他老子叫石耀明,私下裏人送外號死要命,因爲爲人比較陰狠,所以在道上名氣不小,但平時很捨得發錢,再加上做事謹慎,所以一直混得不錯,名下擁有一家大型休閒中心,不過小楓不用擔心,我的面子他還是要掂量掂量的”

杜青河曾經從杜青我口中得到一些關於夏楓的瑣碎信息,再加上老爺子和杜小天的關係,所以堅定地選擇站在了夏楓身後,雖然石耀明的陰狠性格和記仇的習慣令他有些顧忌

“呵呵,不用四哥出面,你幫我壓陣就行,我來會會他”夏楓輕描淡寫地說道,隨即扭頭看着四女

“你們去車裏等着,等事情完了我們再回去”

周圍圍觀的人羣中個別的狼性目光令這貨感覺心裏有些不舒服,貝娜走在最後,她隱晦的探頭把性感的雙脣湊到夏楓耳邊,吐氣如蘭的低語

“你很霸道哦!幫姐姐好好出氣,回去有獎勵哦—”

這貨一陣心癢難耐,看着貝娜扭動的翹臀,心裏一片火熱,這個妖精,上午的事還沒跟她算賬,現在又來勾引我,看來必須要‘懲罰’她,而且是‘嚴懲’……

石中玉緩緩醒來,第一個感覺就是渾身火辣辣地疼痛,這令他清醒了很多,擡頭用陰騭的眼神盯着夏楓

“草泥馬的,你會付出代價的,誰都保不了你,我保證!”

“我也保證,你個二貨再敢說一個字我就讓你繼續睡過去”夏楓的語氣清淡,卻充滿不可置疑。

好漢不吃眼前虧,石中玉理智的閉口,仇恨和疼痛令他越發清醒,吃人的眼神死盯着對方— 不到二十分鐘,隨着一陣刺耳的剎車聲,三輛黑色的越野車停在不遠處,呼嚕嚕下來十幾個壯漢,簇擁着一個面目陰沉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來

“爸—”石中玉一看自己的救星來了,立刻滿臉興奮地翻身爬起,扯得身上一陣劇痛,令他齒牙咧嘴地住口

“是杜總啊!什麼時候杜總居然混的跟小輩爭強好勝了?”中年男人走到石中玉身旁,盯着杜青河和他身後的幾名保安,陰陽怪氣地說道

“死要命,你說話要注意你的身份”杜青河臉色陰沉着說,兒子罵自己,老子來了也埋汰自己,泥人也有三分性,所以他的語氣很不客氣

“難道我說錯了,你也算個前輩,居然跟一個孩子一般見識,真當我石耀明是好欺侮的嗎?”聽到對方不顧場合居然叫自己死要命,石耀明怒火滿胸,臉色陰鷙

看了眼身旁的夏楓,杜青河不再跟對方在口頭上糾纏

“令公子今天得罪的不是我,等過了今天我不介意跟你好好‘談談’”杜青河說到最後特意加重了語氣,雖然不願輕易跟石耀明有衝突,但自己並不懼他

杜青河的話令石耀明疑惑的扭頭看向夏楓,不由一愣,這個年輕人是誰,杜青河居然好像故意落後了對方半個身位,他的這種姿態說明年輕人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夏楓一臉淡然地拿出手機撥號—

“我是夏楓,在鼎天國際門口有人酒駕把我的車子撞了,你幫我報警”

夏楓的話令公子愣了下,隨即明白夏楓這不是讓他報警,而是讓他打招呼

“明白,我立刻打電話”

夏楓這種漠視自己的態度讓石耀明很生氣,但他不是傻子,對方的這種態度說明背景不一般,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解決問題,當面服軟是不可能的,太丟面子,而且道上以後會怎麼看自己

“爸,就是這小子打的我,我現在感覺出氣困難,我懷疑有骨折需要馬上去醫院,一定不能放過他,我要打斷他的雙腿,他-媽-的,居然敢踢我”石中玉終於緩過神來,滿臉恨意地盯着夏楓

“看來你忘了我剛剛警告你的話”夏楓盯着他淡淡地說道,凌厲的眼神令石中玉不由心裏一哆嗦,朝父親身後躲去

“我是九天會所的石耀明,不知小兄弟在哪裏高就?”石耀明壓抑着怒氣,語氣鄭重地問

他一貫謹慎,在沒了解清對方身份以前不願輕易做出決定,他現在有些後悔剛剛不該出口得罪杜青河,喪失了在他口中獲得對方身份的可能,現在只能直接開口問

石耀明的話令杜青河露出饒有意味的表情,自己在夏楓面前混個‘四哥’的稱呼可算望穿秋水,就憑你死要命也敢跟夏楓妄程‘兄弟’,果然—

夏楓斜着眼神看了他一眼,一副懶洋洋的表情

“我就是個窮學生而已,再說跟你沒那麼近乎,‘兄弟’可不是亂喊的”

石耀明怒火衝頂,他感覺自己現在罵人打人的心都有,憑藉自己在ZZ市的地位和麪子,居然有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這小子太狂妄,惹急了老子,僱人滅了你……

可惜只能在心裏偷偷想想過乾癮,因爲就憑眼前杜青河對這個年輕人的態度,他明白:杜青河的地位跟自己相當,連他都需要重視的人,極有可能是自己惹不起的,所以他只能耐着性子陪笑臉

“不知犬子如何得罪了這位先生?望先生儘管明說,石某絕對會給你一個交代”

“他違反的是交通法規,不需要跟我交代,等下警察會處理的”

“你—”夏楓不鹹不淡的回答令石耀明差點忍不住暴走,就算你小子有身份也不能這樣不給面子吧,我都已經說軟話了,做人留一線你小子都不懂嗎?

表情不斷變換的石耀明最終還是由於一貫謹慎的習慣,強壓下內心的怒火,正準備繼續好言溝通,一陣刺耳的警笛聲傳來,阻止了他將要出口的話,四名警察走下警車過來

“誰報的警?”

“是我,那小子酒駕撞了我的車”夏楓擡手指着石中玉說

一名警察走上去,聞着對方身上撲鼻的酒氣,客氣的說

“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我—爸!”石中玉求助的眼神看着父親

“請幾位稍等”石耀明強壓着內心的煩躁對幾名警察說道,同時拿出手機撥號—

“劉局嗎?我是石耀明,有件事需要麻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