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荒聽的一臉惡寒,這口氣怎麼這麼像變態大叔?

下一句是不是就要幫人檢查身體?

“你、你把他們放了。”


瑩瑩底氣不足的說道。

“爲什麼?”

葉荒沒有想到黃義虎竟然說爲什麼。

現在難道不是直接將自己吃了就行了?還問爲什麼?

就算是葉荒反應再遲鈍這回也算是知道這個黃義虎和瑩瑩肯定是有什麼關係了。

“因爲、因爲他們是好人,他們是我朋友。”

黃義虎聽到這裏直接就將兩人放下。

葉荒在梅花婆婆的眼睛裏面也看到了震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伏虎山的一個山洞裏,黃義虎瑩瑩葉荒還有梅花婆婆全部在這裏。

“你是說你真的吃過人?”

瑩瑩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個山洞說起來是山洞,但是佈置的和尋常人家的房間沒有什麼區別。

只是這佈置有一點仿古,山洞的中間還有一個蒲團,還有一個香案。

上面供奉的是誰,也不知道。

只是知道一個老虎竟然還會祭拜還會打坐,這就已經不可思議了。

“當然吃過人,這有什麼?人不是也經常吃其他動物嗎?”

“可是這不一樣……”

“沒有什麼不一樣,都是肉做的。”

“可是人有思想……”


“你覺得我沒有思想嗎?”


“……”

“你不用擔心,既然你說這些人是你的朋友了,那我就不會吃了,就好像是你不會吃自己的寵物一樣。”

梅花婆婆微微皺眉顯然是不喜歡這種比喻。

“你知道我身上這些是什麼嗎?”黃義虎抓着自己身上的那種奇怪的衣服讓瑩瑩去感受一下。

“不知道,看起來像是什麼東西的皮?”瑩瑩仔細的撫摸了一下。


“不錯,這是人皮。”

“什麼?!”瑩瑩閃電一般把自己的手縮了回去。

“你怎麼能這麼做!”

“他們人不是也喜歡穿虎皮嗎?我穿人皮又能怎麼樣?”

老虎回答的很自然。

但是瑩瑩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可是他們是人……他們是人……”瑩瑩喃喃自語。

黃義虎嘿嘿一笑。

“瑩瑩看來你還是沒有覺醒,不然的話就不會再說出這種話了,我們都是平等的,只有人類會自認爲高人一等,看來是你在人類社會生活的太久了,竟然把自己也當做人了。”

葉荒聽到這話不動聲色的將耳朵豎起來,梅花婆婆也很感興趣。

其實梅花婆婆對於黃義虎吃人或者是用人皮這些都不是很在乎,或者說梅花婆婆甚至是很認同黃義虎所說的,所有生靈其實都是平等的。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一直都是人啊,我從出生都現在一直都是人……”

“那你的身體上怎麼會有這種動物纔會有的東西?”

“因爲……因爲……”

瑩瑩因爲了半天還是沒能說出來一個所以然,只好把目光轉向葉荒。

“因爲他是天人。”葉荒說道。

“天人?她確實是天人,但是他除了天人之外還有一個身份。”

“還有一個身份?”

葉荒忍不住疑惑,還有一個身份是什麼意思?

但是現在看來也正是瑩瑩的另一個身份纔會讓黃義虎這麼心平氣和的和自己說話,而不是把自己遲掉。

“瑩瑩是我虎族的聖!”

“虎族的聖?”

葉荒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梅花婆婆心中卻在暗暗盤算。

“跟你們說了你們也不會知道,但是從今天起你們就要回去了,瑩瑩不會跟你們回去。”

“爲什麼?”瑩瑩可不想一直呆在這裏。

“因爲我要保證你的安全。”對於瑩瑩黃義虎知無不言。

“他們不會傷害我。”

“那是現在,天門馬上就要開啓,在這之前我都會保護好你,直到天門打開。”

天門!又是天門! 葉荒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聽到天門這個名字了。

原本以爲這是武林高層的祕密,但是沒有想到魔教還有另外的勢力都知道,現在這個老虎竟然也知道這件事情!

“你也要進入天門嗎?”

葉荒小心翼翼的問道。

黃義虎看都沒有看葉荒。

“不是進去,是回去。”

葉荒心中已經有了預料,所以倒是沒有怎麼震驚。

但是瑩瑩就不一樣了,瑩瑩這一段時間也知道了天門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一聽到這老虎竟然是從天門裏面出來的就忍不住驚訝。

“你真的是從天門裏面出來的?”

黃義虎眼神微動,那是回憶的徵兆。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化形,到現在也有一千年了……”

聽到黃義虎真的是從天門裏面出來的,瑩瑩的好奇心終於戰勝了恐懼。

“天門裏面到底是什麼樣子?”

說起天門黃義虎又是一臉回憶的表情,還有三分惆悵。

梅花婆婆也豎起了耳朵,雖然自己也有關於天門的記憶,但是好多都是已經消失了,根本就記不起來,所以現在竟然真的碰到了一個進入到天門裏面的人,或者說是虎,那就一定要好好聽聽。

葉荒也是一樣,聚精會神,這種機緣這個世界上都沒有多少,看來自己這次還真得是因禍得福。

“天門是門,但是也不是你們所理解的那個門。”

黃義虎第一句話就把所有人都繞暈,葉荒都有點懷疑是不是這老虎就是在瞎編?說一些似是而非話,但是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呢?

“你們理解的好像就是進入到另一個世界的大門,但是其實並不單單是這樣,這個門還有一個意思就是……”

“就是什麼?”

“我爲什麼要噶蘇你們?”

葉荒聞言一窒。

“我想知道……”

“哼,看在瑩瑩的份上我就跟你們說一下。”

“……其實當時我就是一隻普通的老虎,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天門後面是一家修仙大派!這個天門就是這個大派建立的!”

葉荒本以爲自己再聽到什麼都不會吃驚,但是聽到這裏還是人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天門居然是人爲的?

其實想象也知道這天門既然存在,那就必然是有東西創造了他,可能是神,也可能是仙,但是葉荒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是人爲的!

或者在葉荒心中能夠做出天門這種東西的人,早就已經不能再稱爲人了?

“這些都是真的?”

“我騙你作什麼?”

“是真的。”久久不說話的梅花婆婆突然說道。

剛纔黃義虎的話觸動到了梅花婆婆內心底部的記憶,一瞬間竟然想起了不少東西,響應的實力也在瞬間又暴漲了一大截!

黃義虎看的眼皮一跳。

這實在是有一點恐怖,幾乎在瞬間梅花婆婆的實力就上升到了另一個地步,到了就算是黃義虎也不得不重視的地步。

這個小傢伙又有點邪門,黃義虎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梅花婆婆的實力深淺就連梅花婆婆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每次想到一些東西自己的實力就會暴漲一些。

在湘西的見到葉荒的那一次,就是一次想到了太多的東西,所以纔會頭疼欲裂,但是之後實力也猛漲了一節!

現在也是這樣,不過不是一次想起太多,而是想起了一些關鍵的記憶。

“你知道是真的?”

“我當然知道算是真的,我還說怎麼看你這麼眼熟,看來我們之前是見過的。”

梅花婆婆對這黃義虎說道,聲音中沒有恐懼,也沒有傲慢,什麼都沒有。

“瑩瑩,總之你跟着他們我不放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