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閉目盤膝,漸漸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半天之後,他突然雙手合十,祭出一個湛藍色的光團,與身前的骷髏緩慢的融合在一起。

嗡!

一片湛藍色的光華自骷髏體內發出,將整個大殿映照成璀璨的藍色。

隨之,原本死氣沉沉的白骨骷髏,漸漸活了過來,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身上散發出靈元境大圓滿的氣勢。

它的眼眶中閃爍着死亡和智慧的藍光,通體輝光流轉,顯得十分神異。

與此同時,骷髏的額頭上也多了一枚小小的藍月亮印記,令其更增了幾分神祕。

“原來這就是擁有分身的感覺,真是奇妙啊。”

秦天摸着下巴,饒有趣味的圍着骷髏轉了幾圈,心中大爲滿意。

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此時彷彿擁有了兩個身體,兩個魂靈,兩雙眼睛……

“給你起個名字吧,從今以後你就叫輪迴王,嗯,這個名字不錯,夠威風。”秦天得意的自語道。

“輪……回王。”

輪迴王活動了幾下手腳,隨意的蹦跳了幾下,僵硬的動作漸漸變得流暢自然。

它身爲秦天的分身,實爲天鬼戰靈所化,擁有着高深莫測的智慧,能施展幽冥天經的所有戰技和咒術。

日後它不但可以爲秦天參悟功法戰技,還能輔助本尊抵禦外敵,將是一個強大的助力。

秦天將命運劍杖、蒼梧劍以及一個盛滿物品的乾坤袋扔給了輪迴王,然後便離開了天龍殿,開門走出了小院。

“秦長老出來了!”

“參見秦長老!”

見秦天出來,門口的一衆楚家侍衛紛紛拱手見禮。

“免禮!”

秦天揮了揮手,淡淡的問道:“怎麼回事?”

一箇中年侍衛古怪的看了秦天一眼,道:“回稟秦長老,這幾天外面不大太平,我等是奉家主之命來保護您的。”

“不大太平?外面發生了什麼事?”秦天奇怪的道。

“具體情況小人也不大清楚,小人只知道最近外面流傳着許多對您不利的謠言……”那侍衛欲言又止,眼神頗爲古怪。

“什麼謠言?”秦天皺眉道。

“這個……”那侍衛似乎有些難以啓齒。

“但說無妨。”秦天心中隱隱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是!外面有人說您繼承了冥月鬼聖的傳承,得到了上古神器天龍殿,早已墜入邪道,還有人說您偷走了皇室的至寶造化天丹,還有人說您在逐鹿祕境中得到了一塊青冥石,還有人說您盜竊了萬通商行一億元晶……”

“該死!這是哪個混蛋造的謠!”

秦天聽着侍衛話,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冷汗隱隱。


他知道,自己恐怕要有麻煩了。

這些謠言中,除了盜竊萬通商行的一億元晶有些誇大之外,其他的都確有其事。

天龍殿、造化天丹、青冥石這些都是世間少有的寶物,每一件都足以在大陸上引起一陣血雨腥風,這是有人要將他往死裏整啊!

秦天有些奇怪,這些事情他做的都十分隱祕,知道的人寥寥可數,怎麼可能會傳得沸沸揚揚?

“混蛋!別讓小爺知道你是誰,否則一定將你千刀萬剮!”

秦天眼中殺機爆射,真想立刻將幕後之人揪出來碎屍萬段。

突然,他想到了一個人!

這些事情他雖然做的隱祕,但有一人卻是知道的,那就是冥月鬼聖的轉世之身,鍾離倩。

鍾離倩雖然只與他見過一面,而且不知道他的名字,但若是有心的話,不難查到他的頭上。

他當初奪取了天龍殿,而後用天龍殿搶了造化天丹……

“不行!這楚月城不能呆了,小爺必須避避風頭!”

秦天稍作沉吟,對那侍衛道:“帶我去見家主!”

“是!”

那侍衛當先引路,帶着秦天走向了前院。

秦天前腳剛走,後面的一衆侍衛立即對着秦天的背影竊竊私語起來。

“怪不得秦長老這麼年輕就修煉到了靈罡境,原來得到了這麼多機緣啊!”

“這還用說!秦長老可是武運碑第一的天才!嘖嘖,天龍殿、造化天丹,若是能讓老子得到一樣就發達了。”

“唉,只怕是有命拿,沒命享啊!這幾天咱們楚府已經打發了十幾撥勢力了,這才只是個開始呢!”

“是啊,秦長老恐怕要危險了……”

……

楚千秋正在接待客人,秦天便一個人在楚千秋的書房中等了一會兒。

片刻之後,楚千秋沒等來,卻等來了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正是楚淺雪。

楚淺雪俏臉上帶着淡淡的憂慮,看到秦天后卻不禁美目一亮:“咦,你又突破了?”

“嘿嘿,僥倖而已。”秦天淡自得的笑了笑。

“真是個怪胎!”楚淺雪略帶酸味的撅了撅小嘴。

“淺雪,我現在的修爲已經比你高了,你是不是也該兌現當初的承諾了呢?”

秦天壞壞一笑,一把捉住楚淺雪的白嫩小手,將其拉進了懷中。

最近這段時間,他沒少佔大小姐的便宜,佔着佔着就習慣了。

“啊!快放手,我爹快來了呢!”

楚淺雪嬌呼一聲,小臉上霎時浮起了一片紅霞,掙扎了幾下卻徒勞無功,羞得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嘿嘿,讓你爹看見又如何?正好向你爹坦白好了。”

溫香軟玉在懷,秦天又是曠日甚久,下面的小秦天忍不住蠢蠢欲動起來。

“秦天,別鬧了好不好,我有正事對你說。”楚淺雪停止了掙扎,紅着臉求饒道。

“要我放手也可以,你得給我一個準話,啥時候才能嫁到秦府,給我老秦家相夫教子?”秦天笑吟吟的道。

“你——你這個無賴!哼!是你的終歸是你的,又跑不了!你再不放手,我可要生氣了!”楚淺雪沒好氣的嬌哼道。

“嘿嘿。”

秦天知道楚淺雪臉皮薄,倒也沒敢太過分,便放開了佳人。

楚淺雪逃離了魔爪,理了理長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秦天,你知不知道你現在什麼處境?還有心情欺負人家!”

“什麼處境?”秦天無所謂的笑道。

“現在外面都說你得到了幾件世所罕見的寶物,形勢對你很不利,就連萬通商行、靈虛劍派、九曲劍宗等許多大勢力都在或明或暗的打探你的消息,這兩天若非太上長老替你擋着,只怕他們早就闖進來拿人了。”楚淺雪道。

“謠言終歸只是謠言,只要沒有證據,他們有什麼理由正大光明的對付我,我秦天好歹也是問天宗的一殿之主,難道真想爲了區區幾句謠言來一場門派混戰。”秦天冷笑道。

“其他的都還好說,但他們都打着剷除邪魔、匡扶正道的名義抓你,萬一證明你真的修煉了鬼道功法,恐怕就連問天宗都保不住你。而且,問天宗的人只怕也靠不住。”楚淺雪擔憂的道。

“剷除邪魔、匡扶正道?真是可笑!”秦天不屑的嗤笑道。

“唉,你還是避避風頭吧,近段日子就不要露面了。這個藉口雖然可笑,但總歸也是個藉口,萬一……”楚淺雪欲言又止。


她是見過秦天施展鬼道祕術的,這種事情只要探視一下秦天的靈府,很容易就能辨明真假。

正在這時,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響起,卻是楚千秋走了進來。

“秦天,咦,你又提升了一階?恭喜恭喜,真不愧是絕世天才!”楚千秋驚訝的看着秦天,眼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羨慕。

他今年不到四十歲,就已經修煉到了靈罡境大圓滿,這在整個滄月皇朝都不多見。

可秦天今年才十七歲,就達到了靈罡境中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吶。


“家主謬讚了,運氣而已。”

秦天起身笑了笑,眼神卻暗暗的觀察着楚千秋的表情,他明顯的感覺到,今天楚千秋對自己的熱情減去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謠言的原因。

楚千秋苦笑着搖了搖頭,轉而臉色凝重的道:“閒話不多說了,秦天,想必淺雪已經將外面的形勢告訴你了,不知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秦天眉梢一動,想了想道:“我打算離開楚月城,回問天宗閉關一段時間。”

“嗯,這個辦法倒也不錯。”楚千秋目光一亮,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

楚淺雪卻不由的小臉一急,道:“爹,現在外面那麼多大勢力都在等着秦天露面,他一個人怎麼可能回得了問天宗?”

“你懂什麼?秦天留下來只會更加危險,而且,有問天宗的名頭,其他門派也不敢輕易亂來的。”楚千秋淡淡的瞥了女兒一眼。

旋即,他無奈苦笑了一下,嘆息道:“秦天,雖然我很想你能留下幫楚月城抵禦獸潮,但形勢不由人吶,萬通商行和各大門派都不是我們楚家所能抗衡的——”

秦天心下暗暗冷笑,原來還覺得自己這個準岳父爲人不錯,現在看看也不過如此嘛。

自己離開是一回事,別人趕着走是另一回事了。

他本也沒打算得到楚家的庇護,可楚千秋的世故仍然令他有些失望。 秦天臉上倒也沒表露什麼,微笑道:“家主不必多言,我明白楚家的難處,只是,我前幾天請家主幫忙收集的獸骨……”

“哦,獸骨已經收集了不少,都在這裏。”

楚千秋臉色一喜,連忙取出兩個乾坤袋遞給了秦天。

秦天接過來探視了一下,只見兩隻乾坤袋都堆滿了骸骨,恐怕不下數萬頭之多,令他很是滿意。

“如此就多謝了!天色不早了,秦天告辭!”

秦天將乾坤袋扔進了天龍殿,對楚淺雪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起身離去。

他本來還打算近期內聘請媒人向楚千秋提親,但現在看來卻絕非合適的時機,只能另尋他日了。

“且慢!秦天,你還是從後門走吧,我讓一隊侍衛護送你離開。”楚千秋道。

“不必了。”


秦天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大步離去。

看到秦天走遠了,楚千秋鬆了口氣,卻又有些惋惜息的道:“秦天若能逃過此劫,必定前途無量,可惜,我楚家卻留不得他。”

“爹你根本不瞭解秦天的真正實力,他即便不依靠任何人,也能度過這一劫的,你如此急着趕人,只會令他齒冷罷了。”楚淺雪冷淡的說了一句,自顧自的轉身離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