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貝魯塔便抗著體型壯碩的貝迪克,向府內走去。

「城主,給你個忠告,純粹的精血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極為寶貴的,希望您不要逞強,找幾隻赤怒猩猩一起配合,會輕鬆許多。」烏莫里善意提醒道。

貝魯塔擺了擺手,表示明白,沒再說話,很快消失在了後院的主府之內。

等他走後,洛伊才邁著小碎步,遲遲趕來,氣喘吁吁地環顧四周,看到唐辰身影的時候,兩個眼睛彎成了小月亮:「唐辰哥哥,我就知道你能平安歸來的。」

唐辰微笑著點了點頭,心裡如釋重負,說實話,起初被迫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任務,他心裡一點底都沒有,只想著依靠《山海異獸錄》,只要多召喚幾隻神獸,應該就能達成任務的。

現在回想起來,此行只召喚了一隻神獸青鳥,其餘並沒再動用《山海異獸錄》的力量,這中間,血猩軍團的力量功不可沒,當然,偶然降服的尼克,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番厄基斯山一行,殺敵上千,同時還斬殺了兩位首領,山賊們的二當家與三當家,使其損失慘重,而血猩軍團這方,死亡十餘位,重傷數十位,輕傷無數,說起來也算是傷亡慘重,但是與厄基斯山賊一比,卻又算不得什麼了。

大致總結了一下此行的戰鬥成果之後,唐辰才感到全身上下酸疼難受,本就傷勢未愈的身子已經疲憊不堪了。

「那個,烏莫里…大爺,接下去這些傷員,就交給你了,我實在累得不行,先回去躺著了。」唐辰打了個招呼道,便自行去找住所了。

烏莫里搖了搖頭,看著躺在地上的三百多位狂戰士,以及鼾聲震天的赤怒猩猩們,心中苦悶不已。

「唐辰哥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洛伊很熱情地詢問道。

「有啊,給那個尼克,找個房間安頓一下,還有,現在廚房有沒有夜宵,我好餓!」

「現在都快吃早飯啦……」 自那日從厄基斯山歸來之後,一晃眼便悠然過去了十天的時間。

這十天中,唐辰一直安逸地呆在城主府內靜心休養,倒也很快的把傷勢養愈了不少,沒有地球上精密的儀器設備,單靠幾罐神奇的藥劑,能做到這種程度,這異世的醫療水平,還真是有著獨到之處。

曬著懶散的陽光,手中拿著一本畫冊,坐在搖椅上,畫著城主府內的風景建築,唐辰的日子過得悠閑而愜意,已經漸漸淡忘了離家的苦悶。


初臨異世快有半個月的時間了,唐辰努力的把自己融入到這個世界當中,城主府內的士兵們,對他這個黃膚黑髮的怪異少年都表現出了極為友善的態度,或許是因為厄基斯山一役所帶來的影響吧,士兵們每次與唐辰碰面,都會熱情的打招呼,有時甚至還會開個小玩笑,雖然這個世界的文化與地球有些差異,所開的玩笑,唐辰基本都聽不太懂,但依舊會微笑著附和,一來二去,使得雙方之間的關係很快熟絡了起來。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來,洛伊依舊穿著一襲華麗的紫衣,一路蹦蹦跳跳地朝唐辰奔行而來。

「洛伊,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啊?有什麼好事么?」唐辰並沒有抬頭查看,依然專註於手中的畫作,這些天,洛伊幾乎每日都會過來看望,對於她的腳步聲,唐辰已是瞭然於胸了。

「嘻嘻,唐辰哥哥,你猜的真准,我告訴你喔,赫連叔叔今天已經能下床走路啦,還有布朗哥哥,雖然還不能行走,但也已經從昏迷中醒過來了。」洛伊雀躍地說道。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如此一來,只要再過一段時間,你們就能一起回去了吧。」唐辰為洛伊高興道。


「嗯,唐辰哥哥你要隨我們一起走嗎?我家就在聖日帝國的首都,聖光城喔,那裡非常繁華的,相信你去過以後,一定會流連忘返。」洛伊自豪的誇耀道。

「呵呵,也許吧,反正還有一段時日,到時候再說。」唐辰的回答模稜兩可。

「好吧,我不勉強的。」洛伊善解人意道:「咦,唐辰哥哥,你畫的東西好棒啊!看著栩栩如生的,能為我畫一張嗎?」

洛伊轉眼一看,發現了唐辰手中的畫作,不由心生驚嘆。

唐辰的繪畫天賦,在地球上發展起來的話,可能會有所成就,但是在這戰火連天的異世界,估計也只能消磨消磨時光罷了。

聽到洛伊對自己繪畫技術的認可,唐辰很是欣慰地答應道:「好啊,不過你要有耐心做我的模特喔,好的畫作都是要耗時很久的。」

「沒有關係,我的耐性可是很好的,是站在這嗎?我要不要擺什麼姿勢?」洛伊興奮地跑到唐辰正前方問這問那。

「不用擺什麼特別的姿勢,表現得自然點就好。」

唐辰重新翻了一頁手中的畫紙,拿著畫筆量了量尺寸比例,注視了一會站立姿勢挺拘束的洛伊,直到把她看得臉頰發紅,才開始在紙上描繪。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洛伊很乖巧地站著,不動也不說話,看著唐辰專心致志地繪畫,小臉一直保持著羞澀的紅潤。

「唐辰,你這傢伙,日子倒過的挺悠閑吶!」

就在唐辰專心沉醉於畫作的時候,一道略帶羨嫉的聲音在院落中響起,兩人把目光轉移而去,看到身穿白色衣袍的尼克,正笑眯眯地大步走來。

「尼克,你怎麼有時間過來啦?這幾天你總是在城主府內忙這忙那的,還真沒想到,你單靠自己就能在這站穩跟腳。」唐辰誇讚道。

不得不說,尼克為人處世的本領實在高超,這才短短几天時間,就已經在城主府內謀得一份職務了。

他是個有著不光彩過去的人,背負著厄基斯山賊這令人厭惡的名聲,雖然已經改邪歸正,還幫助過血猩軍團,但總歸還有不少人對他保持著質疑,而尼克也很有想法,既然人們疏遠他,那便去與赤怒猩猩打交道好了,靠著身為御獸師所掌握的本領與技巧,倒是很快的與赤怒猩猩們打成了一片。

城主貝魯塔無意間發現了這一點,便給了他一個職位,當個馴養師,負責照看府內兩千多隻赤怒猩猩的日常起居,有如此多隻猩猩要照顧,自然是每天都把他忙的暈頭轉向,唐辰好幾次去看望他,都只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今天血猩軍團都出城訓練了,我自然也就閑了下來。」尼克升了個懶腰,舒爽道。

「哼!就算沒事做,也可以出去轉轉呀,偏來這做什麼,真是討厭!」洛伊氣鼓鼓地說道,似乎打斷了唐辰的繪畫,讓她很是氣惱。

「呵呵,洛伊小姐,你這可就錯怪我了,我這次可是特意來找你們倆的,城主有要緊事請你們兩個去一趟,我只是來負責傳一下話而已。」尼克故作冤屈地說道。

「哦?城主要見我們?」洛伊與唐辰互望了一眼,異口同聲地問道。

這幾日幾乎沒怎麼看到貝魯塔的身影,聽說那日為貝迪克療傷,精血損失頗為嚴重,這幾天都在精心調養,除了每日必要的視察,一般都呆在房間內,這忽然提出要接見唐辰與洛伊,倒真是奇怪。

「可能是答應為我落實身份的事情吧。」唐辰回憶起當初貝魯塔給自己許諾的好處,「不過,為何洛伊也要跟著去呢?」想想又有些不解。

「尼克,你知道是什麼事情嗎?要是真有什麼要事,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唐辰帶著疑惑的目光詢問道。

尼克苦笑搖頭:「城主並沒有交代,不過應該不是什麼壞事,城主的語氣挺平靜的。」


「安心啦,貝魯塔叔叔又不會加害我們,再說,唐辰哥哥你還有恩於他,感激你還來不及呢。」洛伊很肯定地說道。

「嘿嘿,還是洛伊小姐分析的透徹,怎麼樣兩位?現在就過去?還是等唐辰先生把大作完成再說?」尼克開玩笑地說道。

洛伊臉色一紅,瞪了尼克一眼,自顧自向前走去:「我現在就過去,你們快點跟上。」

望著那迅速離去的少女倩影,唐辰不由摸了摸鼻子:「她這是怎麼了?言行過激了點吧。」

「嘿嘿,唐辰小哥,依我看,這洛伊小姐似乎對你挺有意思的……」尼克沖唐辰揚了揚眉毛,笑眯眯道。

「你想多了,她只是感激我救過她而已,而且她比我還小兩歲呢,這個年紀懂什麼呀,我們還是趕緊跟上吧。」唐辰沒好氣道。


說完也沒再理會尼克的看法,徑自隨著洛伊的腳步而去。 城主府中,一間裝潢的比較正式的主廳內,貝魯塔臉色蒼白地坐在一張石椅上,看著手中拿捏的一紙書信,沉默不語,不知在想些什麼。

在其下方,赫連騎士一副大傷初愈的樣子,有氣無力地靜坐著,本應該躺在床上靜心休養的他,不知為何會突兀的出現在此處。

沒過多久,洛伊與唐辰前後腳走入了進來,看到赫連竟也在此,不由驚愕了一下,但很快便壓制住了心中的這份疑惑,率先向著城主貝魯塔禮貌問候:

「參見城主大人。」

「算了,不必多禮了。」貝魯塔擺了擺手手道:「這次叫你們過來,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有些小事要知會一下,首先,就從唐辰開始吧。」

唐辰愣了愣,打算說些什麼,可是貝魯塔卻沒給他說話的機會。

「小傢伙,我答應你的事,已經做好了,過會就會把那東西,差人送到你的房間。」貝魯塔面帶微笑地望著唐辰,聲音頓了一下,方才接著道:「另外,還得謝謝你救了我兒子貝迪克。」

聞言,唐辰心念急轉:那東西應該指的是這異世身份證吧?自己此刻的身份還不明朗,倒應該這樣隱晦地表達,而至於救人一事,那完全是趕鴨子上架的被迫之舉,唐辰對此還是心存異議的,不過也不能這麼直白地說出來,畢竟還是要給這位城主大人脾氣太濫,不好得罪,還是給幾分面子吧。

「這只是僥倖而已,主要還是靠強大的血猩軍團和尼克的力量,我其實沒做什麼的。」唐辰臉上微微一紅,很是謙虛地說道。

「呵呵,唐辰小英雄這話可是有點虛偽了,別的我不知道,但是你一手驚天動地的召喚術,我可是親眼見識過的,說實話,滅跡多年的召喚師重新出現在大陸,真讓我難以置信,吃驚不小啊!」一旁默不作聲的赫連忽然含笑說道,口氣帶著些崇敬的意味,倒讓唐辰受寵若驚。

「相信這次直搗厄基斯山寨,也是靠著召喚術的神威吧?」

「啊!這個……」唐辰略感尷尬,難道士兵們沒有彙報具體的情況么?

「咳咳!好了,具體的情況你回去以後再慢慢了解吧,現在談正事要緊。」貝魯塔劇烈咳嗽了一聲,打斷道,很難想象他那麼強壯的體格,居然會有傷寒的癥狀。

「唐辰,不管怎麼說,你都算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我貝魯塔行事向來恩怨分明,你可以再提一個要求,只要是我能力範圍內的,我一定答應你。」貝魯塔很誠懇地說道。

唐辰聽了有些傻眼,實在沒想到貝魯塔召自己過來是為了許諾好處,這天上掉餡餅的事情發生在此刻顯得突然了些,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只得愕然地站在那裡。

「咳咳,這事情似乎有些突兀,讓你立馬提個條件出來倒真是有些為難你了,這樣吧,你先退在一旁慢慢想,等我把洛伊的事情解決之後,你再告訴我吧。」貝魯塔體諒道。

緩過神來,唐辰猶豫了一下,最終接受了對方的好意,點頭答應下來,退到了一旁。

然後,貝魯塔將目光轉移到了洛伊的身上,咧嘴一笑道:「洛伊侄女,這些天因為身體原因,怠慢你了,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見諒。」

洛伊很乖巧地搖了搖頭:「貝魯塔叔叔,沒關係的,我在您府中過得很好,若不是還要回去給父親交代任務,我還想再多住一段時間呢。」

「是這樣么?那真是可惜了,我今天剛收到一封你父親的信件,上面說要你立刻回去,這也是我今天召你過來的原因,信就在我手中,你拿去好好看看吧。」貝魯塔頗為惋惜道。

「什麼!父親這麼急著召我回去?難道家裡出了什麼事情么?」

洛伊一邊走上前去接信紙,一邊心中不安道。

不過當她把整封信慢慢看完之後,又換了副垂頭喪氣的表情,很鬱悶的抱怨道:「原來是為了家族產業的事啊,父親也真是的,就算是要培養我接手他的工作,也不能這麼趕呀,現在一點自由都不給我了。」

「小姐,老爺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畢竟他只有你這一個女兒,自然也只能期望你來繼承家業了。」赫連和藹勸說道。

「可是赫連叔叔,你的傷還沒好呢,還有布朗哥哥,還有那些該運送回去的貨物…我怎麼能拋下你們,獨自一人先走呢。」洛伊不舍道。

「呵呵,沒事,小姐你先回去好了,等我跟布朗傷勢養好之後,便會將那些貨物一起帶回來的。」赫連安慰著說道。

「真要我一個人回去么?萬一路上再遇到點什麼危險…赫連叔叔,你忍心讓我一個人走么?」洛伊可憐兮兮地說道。

「這是老爺的安排,相信你也在信中看到了,就當做一種歷練吧。」赫連聳了聳肩,表示無奈:「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特意跟城主大人商量了一下,最終他答應分派一名護衛,隨您一起上路。」

「哈哈!沒錯,洛伊侄女,你放心好了,關於你的安保問題就交給我吧,今晚你就安心睡上一覺,等明天一早啟程的時候,我就會把那名護衛分派到你的身邊。」貝魯塔很自信地拍胸保證道。

洛伊看著他那信心十足的模樣,心裡很是懷疑,不由把目光轉向唐辰,期盼道:「唐辰哥哥,你可以隨我一起走么?」

「啊?什麼?」唐辰一直專心地在思索,並沒怎麼在意旁邊的談話內容。

「不好意思啊,我在專心想東西呢,你們剛才在說什麼?」

這話讓洛伊哭笑不得,唐辰的神經也太大條了。

「小子,你說這話,可有點太傷我洛伊侄女的心了。」貝魯塔忿忿不平道:「不過,既然你注意力這麼集中,估計那條件也想出來了,先說說看吧。」

唐辰點了點頭,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表情認真道:「我想要有關精神力的修鍊方法,還望城主能夠成全一二。」

「精神力?」

在場之人齊聲疑惑道。

「唐小英雄,你既然能夠使用召喚術,難道還不知道精神力的修鍊方法么?我從史料上查看過,一般的召喚師都懂得精神修鍊的,否則召喚的時候極容易出現反噬。」赫連面帶異色地看著唐辰道。

唐辰抓了抓腦袋,表現得很慚愧:「其實我也有關於精神力的修鍊方法,不過那是一本殘本,只能讓我初虧門徑罷了,當初我使出召喚對抗風火精靈的時候,您也看到了,我並不能很完美的控制召喚獸,反而在初時,還被奚落了一番。」

唐辰煞有其事地敷衍道,他所用的召喚和這個大陸上所認知的召喚略有不同,為了不引起懷疑,只能編瞎話了,為此他剛才才沒把注意力分出來。

「原來如此,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記起來了,當初你召喚的那隻魔獸似乎一點都沒把你放在眼中的樣子。」赫連恍然道。

「喔——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你這小傢伙怎麼那麼小氣,想讓你表演一次召喚都那麼難,原來是怕演砸的緣故啊。」貝魯塔深以為然道。

唐辰一臉的黑線,這根本不是一回事好嗎?卻又無法反駁,還要表示出說得很對的樣子,鬱悶之極。

「城主大人,您有辦法么?」

「雖然我很想幫你,可是我這邊境小城,窮鄉僻壤的地方,估計是找不出這種失傳已久的東西的。」貝魯塔無奈地搖了搖頭,表示愛莫能助。

「是么,那真是可惜!」唐辰失望道。

「嘿嘿,小傢伙,別那麼沮喪啊,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你可以跟洛伊侄女一起走,去首都聖光城看看,那裡是聖日帝國最繁華的地方,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層出不窮,很有可能找到你想要的東西。」貝魯塔別有深意道。

唐辰聽聞之後,又打起精神,帶著疑惑的目光向洛伊徵詢。

「嗯,對的!唐辰哥哥,你和我一起走吧,到了聖光城,我一定求著父親,讓他發動人手,幫你找到精神之力的修鍊方法。」洛伊小臉十分肯定道。

「既然如此,那便拜託了。」唐辰感謝道:「洛伊小姐,你這麼快就要啟程回去了么,不知我是否有榮幸與你一起結伴而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