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離開了養生會館。

吳淵本來要直接去藍天幼兒園,他本來的性格就是絕不拖拉。

王偉非要吃飽喝足以後才動身。

一直等到了郊區被燒毀的幼兒園外的時候,已經到了半晌午,十點半的時間。

今天的天色沒有陽光,是一個十足十的陰天。

吳淵直接翻過彩鋼封住的圍牆,王偉也是跟著翻跳了進來。

燒毀的地面,透著一股陰森的涼意。

那些滅火的泡沫殘留依舊還在原地。

黑漆漆如同焦炭一般的玩具,只剩下半截樹榦的花壇。

陰天,配合著這陰氣十足的地方,更讓人心中不適,滲透者一股說不出來的壓抑感覺。

鬼氣瀰漫在那些燒毀的教室上。

這裡卻還有一個被劉岩獨立出去的空間,在這相同的地上,說不定就還有一個孩子或者老師,永遠被折磨著。

「真的是陰的很,讓我都渾身不舒服。」


「王偉,你把手給我。」

吳淵忽然抬起手,去抓王偉的手。

「我靠,吳淵,老子咋沒看出來你平時有這樣的愛好?」

王偉猛的一把就抽回去了手。

「我不是和你說過,這裡會有……」

吳淵話語還沒說完,腦海之中就眩暈了起來。

意識裡面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長期任務:宿主遵循線索,來到被燒毀的幼兒園,進入鬼域教室劇情。」

「歡聲笑語的幼兒園,承載了無數孩童的成長,寄託了所有家長的期望,可無情的火災卻降臨在幼兒園中,一共218名孩童慘遭不測,15名老師葬身火海。」

「給人希望的樂園遭受到詛咒,所有冤魂都無法離去,深深的怨念讓他們全部成為了黑影(4星)。」

「任務前置要求:尋找到冤魂小玉的屍身,找到縱火的兇手,不能傷害任何無辜的鬼魂。」

「任務後置:地獄第一層將完全降臨,藉此宿主可以完成鬼域教室的修復。」

」警告:所有枉死的冤魂,都被怨氣滋養,甚至會產生厲鬼,避免和鬼魂衝突,將會增加任務完成的可能性。」

「任務提示:若是已經抓住劉岩,可以降低鬼域教室的收服難度。」

「任務提示:獲得稱為攝青鬼機緣的李水明,可以壓制兇手的能力。」

「任務提示:請宿主嚴格按照所有提示完成任務,否則有任務失敗的可能。」

「獎勵:陰德100點。」

「宿主將獲得新屬性。」

大部分信息,和之前聽到的一樣。

可是也多了三條任務提示。

並且最後的提示,更是讓吳淵不要忘記了其他的任務提示,否則會出紕漏。思緒之中一瞬間灌注了這麼多東西。

吳淵的意識已經比之前強大很多。

並沒有眩暈過去,強忍著意識中不適,以及信息的提示,還是伸手一把抓住了王偉的胳膊。

王偉是聽不見任何的聲音的。

吳淵抓住的他那一瞬間,他還掙脫了一下,說:「我靠,你真不會換了胃口吧?」

吳淵眉頭緊皺,低聲說了句:「來了。」

王偉臉色微變了一下,頓時沒有掙扎了。

吳淵只覺得眼前一花。

下一刻,眼中的場景一下子就變化了。

自己和王偉的腳下再無任何燒焦的地面。


周圍的房子也變的完好無損。

天色不再陰沉,只是天空中也看不到太陽,霧氣朦朧的。

在吳淵的身邊是保安室,前方則是校門口。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已經穿上了一件工作服。

藍色的保安制服上,依舊掛著那個牌子。

「藍天幼兒園,職位:門衛。姓名:吳淵。」

「這麼詭異?」王偉此刻才抽回了手。

他眼神略有警惕,同時也有震驚。

低頭看了一眼他的身上,王偉頓時罵了句:「草,搞什麼鬼?」

「老子堂堂王道一……竟然在這裡做一個勤雜工?」

吳淵本來進來這裡之後精神就是高度集中的,隨時保持著警惕。

此刻看到王偉的變化,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因為王偉的身上,套了一件那種清潔工的衣服,還穿著一雙防水的膠皮鞋,手上也是一雙塑料大手套。

甚至他的手裡面,還抓著一個拖把。

「藍天幼兒園:勤雜工保潔,王偉。」


工作牌掛在他的胸口。

「草他媽的,這不是洗刷老子……」

王偉一把就丟掉了手裡頭的掃把。

吳淵趕緊攔住了王偉,極力忍住了笑,沉聲說道:「你先別發火,長期任何這麼安排我們的身份,肯定有道理。」

王偉臉色很不好看,正要說話,忽然他瞳孔緊縮了一下,也對著吳淵做了個不要說話的手勢。

王偉的表情,就像是在聽什麼話一樣。

片刻之後,他眉頭緊皺的說道:「我剛才聽到一個聲音,說讓我輔助你完成這個長期任務,也會得到特殊獎勵,這地獄空間,不忽悠人吧?」

吳淵臉色變了變,說:「除了這個呢?還有什麼提示?」

深吸了一口氣,吳淵也告訴王偉,那個閻王令就是來自特殊獎勵的一種。

王偉的雙眼頓時就放光了,一副撿了錢的表情一樣。

下一刻,他的表情卻難看了很多:「這提示,竟然是讓我去掃廁所?還說我在清潔廁所的時候,會遇到創建鬼域教室的人,並且我有百分之90的幾率可以直接抓住他。」

吳淵瞳孔又是緊縮了一下,說:「你會遇到劉岩……」

王偉的眼睛也微縮了一下,說道:「那還等什麼?我們去堵了這個孫子!」

吳淵眉頭緊皺。

自己得到的三條提示,第一條是提示自己抓住劉岩,可以增加成功幾率。

第二條是提示李水明可以壓制兇手的能力。

這第三條,又是提示自己要遵循其他提示。


此刻王偉的提示,是否也在其中?

還是應該分頭行事,自己去找小玉的屍體?

深吸了一口氣,吳淵已經作出了決定。

「先抓劉岩,抓了他,這鬼域教室會少很多變故。」

「兇手不是他的話,應該控制不了鬼域教室。麻煩會減少很多。」

說完,吳淵就走出了保安室,王偉也拿著拖把,緊跟在吳淵的身邊。

片刻之後,就來到了幼兒園的花園中。

此刻,一些小孩兒已經蹦蹦跳跳的從教室裡面走出來。

吳淵低聲說:「別多看,別做其他事兒,去等劉岩。」 正準備抬頭尋找廁所的位置。

王偉忽然就低聲說了句:「在這邊。」

他徑直往前走去。

片刻之後,吳淵就跟著王偉來到了廁所門口。

走進去之後,吳淵的身體就僵硬了一下。

一個穿著包裙襯衣的肥胖女人,正對著鏡子給臉上打粉。

她臉色蒼白的嚇人,眼珠子也一片漆黑。

本來就白的沒有血色的臉上抹上了粉底之後,就白的越發的瘮人了。

這女人,就是上一次進來這裡的時候,那個幼兒園的園長。

吳淵低下來頭,腳步加快了很多,並且還對著王偉使了個眼色。

眼看就要進去了男廁所,身後卻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懶驢上磨屎尿多,看不好大門,成天的上廁所,你怎麼不死在廁所裡頭?」

「還有你,死保潔的,你家裡死人了?這會兒才來上班?信不信我讓你馬上捲鋪蓋滾蛋!」

王偉的臉色頓時就變的很難看。

吳淵趕緊伸手拽著他進了男廁所。

兩個人先頭走的快的原因,所以王偉臉色變化的時候,園長並沒有看見。

「跑的跟狗一樣快。所以只能夠做狗看門,當狗吃屎。」

耳邊隱隱又聽到這樣一句漫罵的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