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們好,一天時間過去了,我們沒有收到任何一條必恩威u盤質量問題的反饋,並且震驚的發現,白天校內qq羣裏大量關於別恩威u盤存在質量問題的言論,是有人在故意帶節奏潑髒水。”

“對此我想說的是,真正的好產品,並不會畏懼抹黑。今天,我和必恩威u盤廠家緊急溝通,爲所有在我們這裏買u盤的商大學生,爭取到了一年的保修期。”

“而對於此事給大家造成的不便,我們代理經過協商,決定給每位信任我們的客戶,無條件返還五塊錢作爲賠償。”

“也就是說,凡是決定不退貨的同學,可以得到一年保修期承諾+五塊錢的返利補償,本帖一天後取消置頂,但永遠不會刪除。後續一年內凡是出現質量問題的u盤,大家都可以在本帖跟帖回覆,我們會有保修售後聯繫你。”

晚上九點,還差三個小時,就到了金士頓u盤總代理承諾可以無條件退貨的時候。

已經有很多班級團購,和單獨購買的用戶,正在計劃着退貨。

而這些退貨的單子,將被陳小龍、徐凡和王棟三方大量吃進。

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

直到這個帖子出現。

作爲計算機一班的班長,夏天無也注意到了這條帖子。

本來衆人在聽說這家u盤可能存在質量問題以後,已經開始計劃着退貨的。

但現在看來,好像退貨有些不划算啊。


一班的班級羣裏,大家紛紛發表意見。

“班長,既然這家u盤有一年的保修期,那說明還是挺靠譜的。”

“對的,而且校園bbs論壇上那條帖子,一天時間過去了也確實沒有看到有人反饋u盤出問題,可能他家是真的被人潑了髒水。”

“而且不退u盤的話,賣家還會返利五塊錢,退了u盤反而扣五塊,這就是十塊錢的差距了。”

“其實我私底下問過幾個買必恩威u盤的朋友,大家都說質量沒啥問題。”

“我也同意不退u盤,要不班長你問問鄒師兄他們班怎麼想的唄?”

當初團購的時候,計算機一班和廣告一班一起買的。

所以現在要退貨了,問問鄒小北的意見也是無可厚非。

顯然,所有人都被帖子上的“一年保修”和“五年返利”所吸引了。

貌似,現在退貨還真就有些不划算呢…… “你說你嗎呢,小白臉!”

黑虎勃然大怒,順手拎起身邊的茶杯砸向顧藏鋒的頭部。

顧藏鋒稍稍一歪頭,茶杯砸在了顧藏鋒身後一個大漢的胸口。

茶杯裏的茶水灑在了大漢的西裝上,大漢一動都不敢動,任由茶水順着胸口滴落在地上。

黑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兇狠狠的瞪着顧藏鋒,只需要黑虎一聲令下,房間裏的大漢都會衝向顧藏鋒。

顧藏鋒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冷笑:“我再強調最後一遍,老子不是小白臉!”

“小白臉,你全家都是小白……”

“你找死!”

顧藏鋒勃然大怒,擡高右腳踹向黑虎。

顧藏鋒的速度太快了,甚至黑虎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了,就被顧藏鋒一腳踹飛了。

黑虎趴在地上惱羞成怒的拍着地面:“王八蛋,還愣着幹嘛,給老子上,把這小白臉撕成肉片!”

“小白臉!”

房間裏的大漢紛紛衝向顧藏鋒。

顧藏鋒不急不慢的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根香菸點上,面容輕鬆地一個掃腿將最先衝上來的四個大漢掃倒在地。

剩下的大漢驚訝於顧藏鋒的身手,紛紛從自己的懷裏掏出武器衝了過來。

蘇傾城趕緊閃到一旁,面容關切的看着顧藏鋒:“顧藏鋒,小心一點,你還有傷呢!”

“什麼?這小白臉還有傷?MD……有傷還敢動手?找死!”

領頭的一個大漢聽到蘇傾城的話,臉上的表情又是驚喜又是惱怒。

“別說我受傷了,就算是殘疾了,收拾你們這些飯桶也是輕輕鬆鬆的!”

顧藏鋒咧嘴一笑,不退反進,迎着面前的大漢衝了上去。

“哐當”

隨着房間裏不斷充斥着刀子和手槍掉落在地的清脆聲音,僅僅一分鐘,房間裏的十幾個大漢竟然被顧藏鋒全部擊倒在地,更可怕的是拿槍的大漢沒有一個人能夠開出一槍就被擊倒在地。

此刻十幾個大漢紛紛在地上翻滾哀嚎着,哀嚎聲演奏出一曲慘烈的曲子。

顧藏鋒用力吸了一口叼在嘴裏的香菸,緩緩地走到黑虎身邊,雙眼之中滿是輕蔑和鄙夷:“你剛剛叫我什麼?”

“我……我我我……”

黑虎傻眼了,黑虎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十幾個手下,還有不少拿着槍,竟然在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就全部被打倒了,這個顧藏鋒究竟是什麼變態呀!

顧藏鋒蹲下了身體笑着看着黑虎:“別害怕,我就是和你探討一下這個問題,沒別的意思!”

黑虎往後縮了縮自己的身體,右手不自覺的碰到了自己放置在腰間的手槍。

黑虎先是微微一怔,既然臉上浮現出一絲暴戾的神色:“草泥馬的,小白臉!”

“砰砰砰”

黑虎拔出腰間的手槍一口氣朝顧藏鋒開了三槍,子彈瞬間扎進了顧藏鋒的胸膛。

“顧藏鋒!”

一旁的蘇傾城差點被嚇得魂都丟了。

顧藏鋒頭也不回的朝蘇傾城稍稍舉了一下自己的右臂,示意自己沒事,蘇傾城不要過來。

黑虎得意的狂笑起來:“小白臉,我承認你是挺能打的,不過……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你放心,你死了後,我會好好疼愛傾城的,哈哈哈……”

“哈哈哈!”顧藏鋒也跟着大笑起來。

黑虎不禁感到一絲疑惑,這人不會是個傻子吧?自己擊中了這傢伙三槍,這傢伙居然還能笑出來?

很快,黑虎心中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在黑虎震驚的眼神之中,子彈從顧藏鋒胸膛傷口的位置緩緩地冒了出來,隨着一聲清脆的聲音,子彈十分乾脆的掉在了地上,傷口處的血跡也瞬間幹了,彷彿剛剛黑虎拿出一把裝了紅色墨水的水槍滋了顧藏鋒幾槍。

“這……這這這……”黑虎傻眼了,原來顧藏鋒不是傻子,自己纔是傻子。

看着黑虎盯着自己胸口傷口位置傻眼了,顧藏鋒的臉上閃過一絲得意,只有通過擊垮黑虎的內心,才能夠幫助蘇傾城徹底鎮住天刺盟的其他人。

顧藏鋒抽了一口香菸,一臉玩味的看着黑虎:“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要不要感受一下剛剛被你槍擊的位置?”

“額……”

黑虎再傻也明白了,顧藏鋒就是王宇那種殺不死的神仙一般的人,此時黑虎才明白爲什麼王宇會慘死,恐怕就是顧藏鋒乾的了,只恨自己明白得太晚了。

或許是黑虎已經被嚇傻了,又或許是黑虎確實感到好奇,黑虎竟然呆呆地將自己的手伸向顧藏鋒胸膛剛剛中槍的位置摸了一下。

“怎麼樣?有什麼感覺?”顧藏鋒笑了起來。

“額……胸肌很發達……”

“噗……”

顧藏鋒身後的蘇傾城笑噴了,這是蘇傾城第一次看到黑虎這樣傻兮兮的樣子。

“臥槽?”顧藏鋒傻眼了,“我TM讓你感受一下傷口,誰讓你TM感受老子的胸肌了?你好歹也是一個地下大佬,算我求你的,麻煩你正常一點,好吧?”

黑虎這纔回過神來,一把跪在地上不斷地朝顧藏鋒磕着頭:“大哥,你放了我吧,只要你饒我一命,我什麼都答應你,求您了,大哥!”

“呵呵……”顧藏鋒饒有興趣的看着黑虎,“剛剛你罵我小白臉的時候不是挺爽的嗎?剛剛你爽了,現在輪到我爽了!”

“啊?你……”黑虎弱弱的看着顧藏鋒,瞬間菊花一緊。


顧藏鋒笑了笑,用右手中指輕輕地將勾住黑虎的下巴,在顧藏鋒手指的帶動下,黑虎的腦袋緩緩地擡了起來。

黑虎不由得咬緊了牙關:“大哥,只要你願意饒我一命,你就是想幹我,我也願意!”

“幹你?哈哈哈哈!”

顧藏鋒古怪的笑了起來,將食指和大拇指搭在黑虎的腮部,兩根手指緩緩發力,黑虎不由自主的微微張開了自己的嘴。

顧藏鋒忽然雙眼一寒,大拇指和食指急速發力,黑虎迅速大嘴一張,就在此刻,顧藏鋒左手將叼在嘴裏的香菸夾住扔進了黑虎張開的嘴裏。隨後站起來一腳踢在了黑虎的脖子上。

“咔嚓”

隨着一聲毛骨悚然的骨裂聲,顧藏鋒這一腳將黑虎的脖子都給踢斷了,黑虎十分乾脆的倒在地上當場斃命。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顧藏鋒冷冷的看着黑虎的屍體,隨後轉身看着在地上翻滾着的黑虎的手下。

黑虎的手下不傻,自己一夥人怎麼可能會是一箇中了兩槍還跟個沒事人一樣的大神的對手?

此時被顧藏鋒一雙冰冷的眸子注視着,黑虎的手下紛紛強忍着身體上的劇痛趴在地上裝死。

“給你們兩條路,第一條路,去地獄繼續給黑虎辦事,第二條路,向我女人蘇傾城臣服!”

蘇傾城呆呆地看着此刻霸氣外露的顧藏鋒,隱隱有着心動的感覺,但是蘇傾城不斷地在自己內心深處提醒自己,顧藏鋒可是一個見面就輕薄自己的登徒浪子,自己只是利用顧藏鋒報仇,絕對不能夠對顧藏鋒動了其他的心思。

“蘇小姐,蘇老大,蘇老闆,我們願意臣服於您!”

“是啊是啊,黑虎這個王八蛋這些年爲害湖東市,我們早就想爲民除害了!”

“對對對……黑虎這個天殺的禽獸不如的畜生,蘇小姐您把他當親生父親,這個狗東西卻對蘇小姐居心不良,其罪當誅!”

“我們早就不滿黑虎這個人間禍害了,只是迫於他的yin威被迫屈服於他,我們早就想棄暗投明投奔蘇小姐了!”

“今天誰不讓我臣服於蘇小姐我就跟誰急!”

黑虎的手下紛紛一臉義憤填膺的朝蘇傾城跪着,外人看到了還以爲黑虎和這些人有殺父霸妻奪子之仇呢!

“……”

顧藏鋒不由得感到一陣無語,黑虎的屍體還沒涼呢,這些傢伙竟然變臉如此之快,果然,人性真是太真實太可怕了!

蘇傾城靜靜的看着這些朝自己下跪的人,頓時心中感慨萬分,果然這個世界還是強者爲尊,如果不是顧藏鋒幫助自己,這些人別說臣服於自己,恐怕一個個都恨不得挖地三尺找到自己帶到黑虎身邊邀功。

“咳咳……”蘇傾城輕輕咳了一聲,繼續開始狐假虎威,“我男人有多恐怖你們也看到了,今天晚上七點,所有天刺盟的高層全部要出現在傾城酒店開會,缺席或者遲到的,統統視爲不臣服於我,有什麼下場,你們也知道吧?”

“是,老闆!”

“對了,還有一件事!”蘇傾城忽然想起來什麼,“小馬這個王八蛋,居然是黑虎這個傢伙安排在我身邊的臥底,這個叛徒,今晚記得把他抓過來,我要親自處決這個叛徒!”


“是!”

顧藏鋒讚許般的朝蘇傾城點了點頭,蘇傾城辦事雷厲風行殺伐果斷,雖然蘇傾城表面上說是開會,恐怕到時候會掀起一片腥風血雨了。

蘇傾城這樣的做法極其正確,只有殺伐果斷的人才能夠成爲地下女王,如果是一個心軟的人,恐怕就算自己全力幫助,也不可能會成爲地下女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