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不穿男人衣服。”

“顧詩詩,你不要太過分了。”

“過分又怎麼樣?你咬我啊?”

“你到底想怎麼樣?”

“抱着我睡覺!”

林洛此刻才明白。

原來這個島上最難的難題不是奪取積分獲得第一。

而是如何應付顧詩詩這個婆娘。

早知道他就不手欠幫助顧詩詩晉級了。 夜深時刻。

有人睡得香甜,有人無法入眠。

林洛面對像八爪魚一樣纏着自己的顧詩詩頗爲無奈。

好幾次他都差點壓抑不住心中的衝動,但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慾望。

林洛感受着胸口上玉佩傳來的細微暖流。

自從在湖中,兩枚玉佩相互吸附之後,他就感覺到冥冥之中有一根線將他和顧詩詩聯繫在一起。

這種感覺很奇妙,無法用言語去形容。

雖然不明其因,但林洛也沒覺得這是件壞事,就任其爲之。

唰唰唰!


就在林洛天南地北的亂想時,遠處草叢忽然傳來異動。

嘭!

緊接着是一聲巨響。

外層佈置的陷阱觸動了。

林洛警惕的站起身,穿好衣服,低着身子朝聲音的來源處掠去。

小島上的光線很暗, 迷情絕戀 ,基本上就是兩眼一抹黑。

這種環境下,還有人敢出來狩獵。


要不就是有絕對自信的手段,要不就是誤打誤撞闖了進來。

佔據地利優勢的林洛也不懼怕入侵者。

除非對方是陸慶、孫幻這種級別的高手,否則一般人來此,絕對討不了好。

外圍的入侵者發現自己觸碰陷阱,頭也不回的往外竄去。

儘管是可見度極低的環境下,對方依舊跑的飛快,而且沒有撞到任何障礙物。

見到這一幕,林洛也沒有追上去。

對方的速度不慢,並且有着特殊的手段能在夜裏行動自如。

林洛真要追的話,一時半會也追不上。

顧詩詩還在睡覺,他貿然追上去只會令顧詩詩陷入險地。

此地已經暴露,他本想以此作爲據點的,現在看來固守一處的方法並行不通。

好在神農蔬菜明日就能成熟,他們可以馬上轉移陣地。

……


第二日清晨。


林洛早早起牀,檢查了一下昨天被觸碰的陷阱。

看的出來,對方十分的謹慎。

在沒有被陷阱傷害到且自身擁有可夜視手段的情況下,對方依舊沒有選擇動手。

這說明對方的實力應該比較弱,正面硬剛鬥不過大部分人。

如此才選擇晚上出來狩獵的情況。

顧詩詩睡眼惺忪,見林洛修補陷阱,嘟囔道:“昨天有人來過嗎?”

“你睡的像豬一樣,遲早被人給抱走。”林洛白了他一眼。

“不是有你在嗎?”顧詩詩一本正經的說道。

林洛啞口無言,默默的繼續修補着陷阱。

雖然他也想今日撤離此處,但神農蔬菜沒有成熟,他必須在據守此處一天。

“今天我和你一起去搜集積分點吧。”顧詩詩見林洛不言,繼續說道。

“和我一起?”

林洛訝異,隨機猛搖頭,“你太弱了,到時候我們遇見強敵,跑都跑不掉。”

顧詩詩昨日才踏入武者行列,今日就想與各地精英一較高低,未免太天真了些。

“我昨天做了個夢,在夢裏我就像燕子一樣飛了起來。”

顧詩詩滿眼欣喜,“我感覺現在我已經能施展‘燕輕柔’第二式了。”

林洛一愣。

世界上還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睡覺升級?

“你用一個看看。”林洛不信。

若是顧詩詩真的可以施展燕輕柔第二式的話,那未必不可以跟他一起去搜集積分點。

顧詩詩點頭,一步躍出。

她身輕如燕,腳尖輕點地面,一觸即離,轉眼之間就饒了小湖一圈。

“怎麼樣?是不是比你快。”

顧詩詩開心的圍繞林洛轉圈,淘氣道。

“還行吧。”

林洛表面平靜,內心着實有些震驚。

顧詩詩一夜之間就練成‘燕輕柔’的第二式,這不是光憑天賦就能做到的。

哪怕顧詩詩的體質與這門功法完全契合,也不可能如此神速。

問題應該還是出在那枚玉佩之上。

神祕玉佩本就是顧長青爲顧詩詩量身定製的。

其中到底蘊含着什麼祕密,林洛也不清楚。

現在來看,一旦顧詩詩開啓修煉,這枚玉佩就能爲其提供不小的增幅。

而且神祕玉佩的祕密遠不止如此。

“我現在可以去了嗎?”

顧詩詩也完全沒想那麼多,她沉浸在武者的美妙感覺中,無比興奮。

“可以,不過你要聽我的話,不能四處亂跑,明白嗎?”林洛慎重道。

顧詩詩既然已經成爲武者,又有了足夠的自保能力,他便帶着顧詩詩一起出去搜尋也無妨。

踏上這條路,顧詩詩總有獨自一人走下去的時刻。

此次玄黃令選拔賽,反倒是磨礪她的好地方。

既有足夠的壓力,又沒有生命危險。

“我明白了,保證乖乖聽話。”

顧詩詩開心的像個孩子。

待在林洛的身邊, 男神很忙,女司機上路

往後她要獨自面對的還有很多很多,只是她沒有意識到而已。

兩人一前一後往灌木叢外掠去。

在他們離開不久後,一道身影悄然探入小湖領地。


顯然,這人潛伏已久。

看着眼前搭建的簡陋木屋,還有湖邊種植的蔬菜,晾在架子上的衣物……

他一樣都沒有動。

看這架勢他就知道林洛二人今晚還會回到這裏。

他要做的便是埋伏,將林洛淘汰掉,以報雪姨之怨。

來此狩獵之人正是蘇以牧。

昨天闖入小湖邊的同樣是蘇以牧,不過昨晚他觸動陷阱,被林洛發現,只能先逃。

可他發現了林洛的蹤跡,就不會輕易放棄。

正面對決的話,蘇以牧雖然有信心,但也不敢百分之百能夠淘汰林洛。

對他來說,最穩妥的方法還是埋伏襲殺。

這也是他所擅長的。

夜晚的他,更是能憑藉無與倫比的夜視能力,將戰局掌控在自己手中。

若不是昨晚大意觸碰了陷阱,恐怕他早在昨晚就動手了。

不過,今日也不遲。

正好讓林洛多出去搜集些積分點,就當是讓他多留一日的利息好了。

蘇以牧心中定下謀略,找了一處隱蔽點潛藏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