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升兩境這樣的事情在修鍊界並不是沒有,可蕭羽卻是第一次遇到。他也不得不謹慎對待,他曾聽蘇媚兒說過有人利用天材地寶強行突破數個境界的人,他們為了讓自己能夠進一步提升,不惜下猛葯,用外界之物引導,如果能承受住外物的巨大衝力,實力確實能夠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成就一身無上功力。可以萬一其中出現什麼差錯,或是無法承受住天材地寶的巨大衝力。那麼就是隕落身死也不是沒有可能!

感受到體內靈氣竄動,蕭羽知道自己再次面臨瓶頸,摒棄所有雜念,盡全力壓縮湧入體內靈力。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武俠之我是盜聖 ,距離突破只有一紙之隔。

所謂咫尺天涯,就是這一紙之隔,卻讓蕭羽感覺的如此遙遠。

唉——

他輕嘆了一聲,看樣子,今天要想突破至納氣中期,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他準備收功之際,突然發現了體內的一絲異動。一股黑色的靈力忽然順著他的左眼湧入自己的體內,不同於體內的其他靈力,這股靈力,彷彿獨立存在,此刻,它悄悄地流竄在丹田之氣的周圍。 珍惜眼前人

如此遲疑再三,蕭羽也很奇怪,因為他竟感覺,這股這股靈力彷彿有自己的意識一般。

腦中閃過這樣的想法,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不過對於體內這種異樣,他也不敢掉以輕心,依舊保持著吸收的狀態,想看看這股靈力究竟想幹什麼。

這股靈力就好像一條貪吃的小蛇,探進探出十餘次之後,似乎再也忍受美味的誘惑,猛地撲進了丹田的漩渦中。

伴隨著著這股靈力的進入,蕭羽頓時覺得一股澎湃之力席捲全勝,錯愕之間,不敢大意,急忙運轉周身之力。也伴隨著這股靈力的融入,那層看似遙不可及的瓶勁瞬間得到突破。同時,源源不斷的靈力,充斥了全身,讓他達到了一股前所謂的巔峰狀態。


成功了!

雖然修為得以提升,但因貫通靈脈造成的劇痛,還是讓蕭羽足足在床上躺了四天四夜。直到第五天的下午,他才有能力走下床來。而這幾日,武薇對他照顧的無微不至,雖然這其中有著感恩的因素在裡面,不過這還是讓蕭羽感動異常。

此時他暗暗慶幸,看來自己當初放棄靈器與丹藥,確實是一件十分明智的事情。

誰知,就在蕭羽剛下床后的第二天,冷炎再次出現在他的屋外。

蕭羽以為他們的修行又要開始了,可冷炎後面的話,卻讓他大感意外。

冷炎這次來,是要傳授他煉器之術,而針對的目標,卻只有他一個人。


蕭羽這時才明白過來,原來四人中,只有自己擁有成為煉器師的資格……

※※※※※※※※※※※※※※※※※※※※※※※※※※※

「蕭羽,你認為什麼樣的武器才算是非凡之器?」

位於敬天峰的一間鍛室內,冷炎開始詢問蕭羽關於煉器方面的事情。

「非凡之器?」蕭羽想了想,道:「非凡之器,無器不摧,無器不破,鋒芒所至,萬器臣服。」

冷炎搖了搖頭,似乎並不認同蕭羽的觀點。

「那您覺得什麼才是非凡之器!」

「所謂非凡之器,便是器之上者。何為器之上者,一般寶劍名器,鋒芒外露銳而不穩,所謂剛不可久,以強屈人者,遇強反屈,單求兵器外在鋒銳,算不上非凡……」他頓了頓,繼續道:「所以真正的神兵,乃是人與器的配合,所謂天人合一,太上無我,若合於道,則器與人無分彼此,是完美的融合,若以器御人,則為喧賓奪主矣。」他瞥了一眼蕭羽的納戒,笑道:「你的劍,鋒芒外露,未出鞘已能感受到它犀利的劍鋒,此劍可謂上品,卻算不上是極品……」

蕭羽點了點頭,心道,冷炎不愧為道玄第一煉器師的傳人,他對煉器術的理解,果然非比尋常。

「那我現在要做什麼?」蕭羽一臉好奇,雖然知曉煉器的過程,但是對於煉器的方法,他卻是一竅不通。

冷炎微微一笑,從后從納戒中取出一個黑色的鐵塊丟入一旁的尚未點燃的火爐旁:「當你將這個鐵塊煉造成純鋼的時候,我再教你如何煉器。」說著便自顧自地走出了房間。

「你……要去什麼地方?」 霍格沃茨的黑巫師 ,蕭羽急忙開口詢問。

「別忘記了!我要指導的可不僅僅是你一個人!」說完這句話好,冷炎的身影,已經緩緩地消失在了蕭羽面前。

偌大的鍛室內,只剩下蕭羽一個人。

鬱悶地看著鍛爐內那塊足有磨盤大小的黑色鐵塊,蕭羽陷入了沉思。

鐵久煉成鋼、鋼久煉成柔、再煉成青、更煉成寶。

這鐵塊是最下等的雜鐵,鐵中參雜了不少的雜質,若想將這塊雜鐵鍛造成純鋼,它的體積起碼要縮水十倍。

可是只有將這塊雜鐵鑄造成純鋼,冷炎才會傳授他煉器之術。

經過試劍坪一戰之後,蕭羽充分體會到實力的重要性。在蘇媚兒所說的變故來臨之前,他必須要儘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實力,試想一下,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人,又要如何去保護別人?

蕭羽將爐火點燃,看著緩緩升起的爐火,蕭羽找了個凳子坐在旁邊,靜靜地看護著爐中的火苗——鑄造對爐火的要求極為苛刻,而爐火也是鍛造最重要的一步環節。鍛造可不是燒烤,不是火焰出來了就能鍛造。爐火剛出現那時的火焰叫做雜火,也就是充滿燃燒物的雜質,這時候的火焰不僅溫度不穩定,而且極容易熄滅,所以每名煉器師在開爐的時候都會派自己的學徒連夜看守不穩定的爐火,因為一旦爐火熄滅,就必須重新開爐,否則爐火就不會變得精純。

這是他在道家書海中看過的有關煉器的介紹。

赤紅的火焰在鍛爐內跳躍著,每當火勢減小,蕭羽就急忙添加煤塊,直到爐火穩定為止。

就這樣,一夜過去了,鐵爐內的爐火終於變成了淡黃色的純火。< 「終於完成了。」看著鐵爐中淡黃色的火焰,蕭羽終於如釋重負地吁了口氣。俊秀的面龐滿是疲憊,卻是滿臉歡喜,畢竟任何事情都比不上成功后帶給人的成就感,哪怕這成功是微不足道的。

爐火中的鐵塊經過純火的反覆煅燒,早已變得通紅一片。蕭羽小心翼翼地用鐵鉗將鐵塊夾到鍛台上,握住鍛台旁的鐵鎚猛烈地擊打在通紅的鐵塊上。誰知一錘下去,他的手竟被鐵鎚的反彈力震得發麻,險些將鐵鎚脫手。

「你這樣的敲法,怕是一個月都無法將這個鐵塊鍛造成純鋼。」

房門開啟,卻是冷炎再次出現。他瞥了一眼鍛爐,臉上浮現一絲笑意——第一次鍛造居然能爐火不滅,鐵塊通紅,已屬難能可貴。

「蕭羽,你一夜沒睡?」

「嗯。」蕭羽點點頭,從開始起火到鍛煉鐵塊,他都是聚精會神。這時候放鬆下來,才感覺到身體的疲憊。

「唉——有信念固然是好事,可是身體對我們而言也很重要。」冷炎搖搖頭道。

「沒關係的。」蕭羽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這點辛苦算不了什麼。」

冷炎略微有些失神,心中似有許多感觸:眼前的蕭羽,多像以前的自己。

拉過一把椅子,冷炎直接在蕭羽面前坐了下來,道:「蕭羽,你告訴我,煉器師和普通的鐵匠有什麼不同?」

蕭羽想了想,道:「因為鐵匠只能鍛造出普通的兵器,而煉器師卻能夠鍛造出神兵仙器。」

「呵呵……」聽到蕭羽的回答,冷炎突然有些自嘲地笑了:「神兵仙器……千百年來有多少煉器師能夠鍛造出這傳說中的事物。又有多少煉器師的作品能讓後人記得……」

他頓了頓,又問:「那你告訴我,神兵仙器是用什麼打造出來的?」

這回,蕭羽倒是想也沒想就回答了:「當然是最好的材料了。」

「你錯了。」冷炎搖了搖頭:「真正的煉器師,即便是使用最爛的邊角料都能鍛造出令世人為之驚嘆的神器。」

「用邊角料鍛造出神器!」蕭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冷炎,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所謂煉器師,就是化腐朽為神奇的人……這一點,我希望你能記住。」

「是!」蕭羽連忙受教般地點點頭。

「你先去休息吧。」冷炎指了指那塊通紅的鐵塊道:「這塊雜鐵雖然已被燒的通紅,但真正能鍛造的只有表面一層,其內部還是冰冷的,所以你目前只能敲擊它的表層,讓其中的雜質蛻離。你若想將它鍛造成一塊純鋼,還需要費上好幾天。去休息吧。」

「冷炎師公!」蕭羽突然喊住了轉身離去的冷炎。

「怎麼了?」

「我還想再試一下……」

當——,鐵鎚與鐵塊碰撞,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這是蕭羽的第二次錘擊,拉開了他煉器生涯的序幕。

※※※※※※※※※※※※※※※※※※※※※※※※※※※

三天時間過去了。蕭羽已經在鐵塊上鍛造了上千錘。原本巨大的鐵塊已經縮小到原來的一半大小。這說明,鐵塊中的雜質已經祛除了不少。

連續不斷地敲打聲開始在鍛室里響起。

鍛造絕對是一個枯燥而令人疲勞的過程,但蕭羽卻把這當成了是對自己身體的磨練,因為只要將這個鐵塊鍛造成純鋼,自己便能學習煉器之術。時間又過去了三天,鐵塊只剩下了原來的四分之一大小,經過這段時間的鍛造,讓蕭羽對煉器師有了新的認識。

最低等的鐵匠算不上煉器師,又或者說,只有鐵匠中出類拔萃的人才能算是最低等的煉器師。三品以下的煉器師一般只能鑄造普通的凡器或是低等的靈器,只有三品以上的煉器師才能煉製出一些非凡的靈器,而唯有六品以上的煉器師方有可能鑄造出那些令修鍊者艷羨的寶器。而據說只有九品煉器師方能夠鑄造出傳說中的仙寶神器。

不過鑄造絕代神兵,不僅需要純熟的鍛造技術,機緣和運氣也是十分重要。所以絕大多數的煉器師都只是停留在三、四品左右的級別,五品的煉器師已是屈指可數,達到六品更是到了哪裡都會受到各方勢力最頂級的款待。據說整個東方,六品以上的煉器師用兩隻手都能數得過來,八品以上的煉器師更是一個沒有。

這天,當蕭羽再次揮起鐵鎚的時候,卻發現無論他再怎麼用力,眼前的鐵塊再難縮減分毫。一連數天,鐵塊依舊如此,不得已之下,蕭羽決定去詢問冷炎。

當冷炎來到蕭羽的房間,看見只剩下四分之一大小的鐵塊時,臉上流露出一絲讚許之色。

「能用半個月時間,將這塊烏金鐵鍛煉到如此程度,蕭羽你的確有做煉器師的潛力。」他微笑著點點頭。這樣的程度,怕是連一些一、二品煉器師都難以做到。

「這個鐵塊就是烏金!!」雖然蕭羽第一次接觸到煉器術,但對於烏金卻是早有所聞。和玄鐵一樣,烏金也是一種鑄造兵器的材料。烏金、秘銀、赤銅、玄鐵,修鍊界四大鑄造材料都是特別稀有的金屬,在稀有金屬里,除了極少數特別珍貴的以外,就要屬烏金、秘銀、赤銅和玄鐵這四種實用價值最高。不僅因為它們開採提煉本身困難,它本身的產量也是極其稀少,四種金屬中秘銀最為珍貴,赤銅其次,玄鐵再次,烏金排在最後,不過這也只是針對前三者而言的。整個東方,每年能夠出產的烏金也不過千百來斤,更別說是其他三樣。就拿最便宜的烏金來說,一克烏金至少要價值上萬元,還是有價無市,至於秘銀、赤銅和玄鐵,產量比烏金更少,價格則更加昂貴。

這些材料對於鑄造師來說更加珍貴異常,因為擁有它們,便帶著能夠鑄造出超越其他人的神兵利器。

這塊烏金雖充滿雜質,但如果提煉成純的話,至少也有十斤重,普通的兵器只要淬入哪怕只有半個小指頭大小的烏金,就會是成為足可削金斷銀的名器,更別說這一整塊烏金了,如果這麼一塊烏金鍛造完成,流入外面,恐怕會引起一陣不小的爭奪。

「你這樣子,永遠也無法將這塊烏金鍛造成純鋼。」冷炎輕嘆著搖搖頭,走到蕭羽面前。看了一眼蕭羽手中的鐵鎚,隨即從納戒中取出一物。< 「這是……」

「這塊烏金已經被你鍛造了不少,其硬度已經超過了普通的鋼鐵,你的鐵鎚對它是沒用的。喏。」冷炎將手中的鐵鎚遞給蕭羽:「這個鎚子名喚赤玄,是我鑄造用的工具,這裡面被我淬入了赤銅和玄鐵,可以鍛造這塊烏金,你拿去吧。」

蕭羽點點頭,接過鐵鎚,入手一沉,鐵鎚的重量竟然超乎他的想象。他險些連人帶錘摔倒在地。

好重的鎚子!

蕭羽暗暗咋舌,這個重量,起碼有五十斤重,一般人怎麼能揮舞的起來。

看到蕭羽這般模樣,冷炎搖頭笑了笑,扶起倒地的蕭羽,同時握起鎚子。

「叮叮叮——」連續數聲的擊打,在蕭羽眼中沉重的鐵鎚到了冷炎手中似乎毫無重量,而冷炎每一錘都擊在了同一個部位,不一會兒,鐵塊上就出現了一個淺淺的凹槽。

「你要記住,煉器需要的不是蠻力,而是眼、手、肘、腰、腿五處的配合,空有一身蠻力是無法鍛造出真正的名器的。」其後冷炎又進一步為他解釋了幾處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蕭羽細心聆聽,一時也獲益良多。

「來,你試試。」冷炎又將鐵鎚交到了蕭羽的手中:「記住,鎚子對於煉器師而言不僅僅是鑄造的工具,也是我們的朋友,你要善待於它。」

接過沉重的鐵鎚,蕭羽怔怔地看著鐵塊上被冷炎錘擊出的凹槽,喃喃地自語道:「朋友……」

※※※※※※※※※※※※※※※※※※※※※※※※※※※

第二天,蕭羽開始用赤玄鍛造烏金,但是赤玄實在太過沉重,起初他只是揮舞了幾下便已氣喘吁吁,可隨著一天天過去,蕭羽揮舞赤玄的次數越來越多,而在蕭羽強大的信念與不懈的努力下,原本巨大的鐵塊被蕭羽敲打的只剩下一個拳頭大小。重量也從原先的磨盤大小變成如今的拳頭般大。整個鐵塊用肉眼竟然已經很難看到其中地雜質。


「不錯,你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對於蕭羽的成果,冷炎還是很滿意的。同時,他吃驚地看了一眼蕭羽那依舊光華無比的手掌。按理來說鐵鎚的錘柄為了防滑弄成極其粗糙的形態,不斷揮動,與手掌的摩擦,必然會給手掌帶來極大的傷害。可他卻發現,蕭羽雖然在實打實的鍛造,可他的雙手看上去卻並沒有任何變化。甚至連一個水泡都沒有起過。

這樣的人,不學鍛造真的是屈才了。他心裡明白,許多想當上煉器師的人,都是因為無法忍受長期鐵鎚對手掌的傷害才選擇放棄的。一名非凡的煉器師為了鑄造一柄不凡的法器可能會幾天幾夜不眠不休的鍛造,這對手掌的傷害也是巨大的。

「蕭羽,這塊烏金就當是你學習煉器術的獎勵。你拿著。」說著,冷炎將那塊烏金丟給了蕭羽。

看著手中這塊沉甸甸的烏金,蕭羽也沒有客氣,直接將其丟入的納戒之中。

將烏金收好,蕭羽突然想起了正題:「對了,冷炎師公,您什麼時候傳授我煉器之法啊?」這才是他最關心的事。

畢竟他的暑假只有兩個月,轉眼已經過去一半,他怎麼能不著急!

冷炎好奇地看著身前的蕭羽,詫異道:「煉器之法不是已經教給你了嗎?」

「教給我了?」

「是啊,我不是全都教給你了嗎?」冷炎露出一臉疑惑,似乎對蕭羽的反應很是驚訝。

難道……

回想自己這半個多月來的努力,蕭羽頓時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恩!基礎的鍛造之法已經教給你了!接下來,便是淬鍊的方法了!」冷炎看了一眼蕭羽,淡淡一笑道:「你們各自的課程已經結束!從明天開始,我將傳授你們一些武學與身法,畢竟武法合一,才算是真正邁入修鍊界的大門!」

回想當初冷炎與燁宣的戰鬥,蕭羽頗有感觸地點了點頭。

※※※※※※※※※※※※※※※※※※※※※※※※※※※

當蕭羽再次見到明珠求瑕三人時,彼此的變化都讓對方感到意外,打通靈脈之後,幾人的修為都有了質的飛躍。僅僅一個月的時間,讓四人與剛剛拜入道玄時相比,已是判若兩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