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金被嚇得一哆嗦。

… … 時間飛快,老金付完賬,又買來一輛嶄新的馬車,把李一然小德請進馬車,自己則自覺的當起車伕來,倒也有板有眼。

出了小鎮,來到無邊的荒野,老金即興唱起小調來:

“呦!手摸嬌娘手喂,哥哥心頭癢呦,湊上大嘴脣哦,娘子紅臉蛋喂,抱起入洞房嘍,兩隻白桃顫呦,解開……”

鄉野小調,言詞露骨,老金唱腔不錯,倒也別有一番風味,李一然坐在馬車中微笑不語,小德則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直白小調,有些害羞又有些新奇,慢慢的聽得入神起來。

老金不知從哪學來的這些豔曲,三曲唱罷休息了一會兒,正要接着唱曲,後方忽然傳來一聲嬌喝:“哼!唱的噁心死了!”

後方馬蹄聲不斷,只見三男兩女縱馬趕上,一名身穿紅衣的青年女子,騎在馬上狠狠的瞪着老金。

女子旁邊一位老者,拱手說道:“少主年幼,打擾小哥雅興,慚愧慚愧。”

“和他客氣什麼,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還唱…哼,趕快走吧!”

老者略顯尷尬,不過見老金看也不看他們一眼,神態倨傲,他心中微怒但涵養不錯,也不多說,一揚馬繮,帶着衆人打馬前行。


五人走後,李一然在車內說道:“老金,你現在沒有我靈力加持,就不怕他們給你一鞭子。”

“嘿嘿,我又沒招惹他們,不就是唱歌嘛,那小丫頭多事的很。…老大那小丫頭看着蠻水靈的,要不要搶來給你享用?”

“滾蛋!你以爲我像你嗎,看見女的就想,嗯,好好趕你的車。”

“好嘞,遵命!”

三人並不着急,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傍晚,老金找了大道附近一處村莊歇腳。

村莊不大,村口有不少小孩嬉鬧,幾個老漢坐在樹下說着閒話。

這小村莊很少進來外人,加上老金一看就身份不凡,手上戒指寶石的各種刺眼光芒,嚇得是村民不敢靠近。

村道狹窄,老金停住馬車,指着旁邊一個老頭頤指氣使道:“喂那個老頭,你就你,過來,大爺有事問你。”

老頭畏懼的上前:“喏喏,大,大,大爺找老漢有,有啥貴事?”

“找你當然有事,給你,”老金扔給老頭一小錠銀兩,老頭慌忙接過,眼睛發亮神情激動,

老金鼻孔朝天,“去,把你們村長叫來!”

“喏喏,老,老漢,就是村,村長。”

“…,正好省我口水,站好,樂個什麼,不就是點碎銀子嘛,樂成這樣,聽好了我們今天委屈住在這,找間最好的房子,

嗯,殺頭豬,錢我不會少你的,還有你們村裏有沒有漂亮的沒破身的姑娘…哎呦!”

從馬車中飛出一隻鞋正好砸在老金頭上,李一然掀開簾子走了出來,罵道:“你這傢伙是不是真當什麼人我都…”

“老大你誤會了啊,我是讓她們幫忙收拾屋子,總不能讓這些糙漢來吧,這鄉下丫頭我都看不上,老大你就更看不上了。”老金委屈的看着李一然。

李一然頓覺尷尬不已,咳嗽一聲,跳下車轉頭走到一邊。

小德則在車上喊道:“那個,姐夫,你扔鞋扔你自己的啊,怎麼扔我的啊!”

李一然假裝沒聽見,走到那些睜着好奇大眼睛看着馬車的小孩中間。

小孩們年紀不大穿着簡陋,衣服上到處是破洞,有個小孩乾脆是光着的,那小東西正對着李一然。

他止住了想要上前彈一彈的慾望,從空間中拿出些包裝精美的糖果和糕點,這些是上次給程嵐她們買的禮物剩下的,還有很多。

很快十幾個小孩每人手上都抓滿糖果,害羞的道了聲謝謝,然後一溜煙跑回村裏。

老金和村長去看了住的地方,沒過多久大搖大擺走了出來,對着李一然說道:

“老大,地方收拾好了,是個寡婦家,你別嫌晦氣,她男人蔘軍死了留下她和她女兒,嗯兩人長的都還不錯的,裏面也乾淨,走吧,村長那邊正殺豬,過會兒吃的他們會送過來。”

李一然和小德跟着老金來到村尾一處小院,土牆紅瓦倒也尋常。


園中空地種了些蔬菜,角落還擺放了幾盆花卉,此時外面天色漸暗,進入屋內油燈已經點燃。

一位年約三旬的瘦弱女子上前見禮,模樣端莊舉止也還大方,她十歲左右的小女兒有些怕生,躲在孃親背後,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李一然等人。

李一然擺出和藹的表情,笑了笑,剛纔的糖果已經發完,只好拿出一個做工精巧的小玩具遞給小女孩。

小女孩在孃親的點頭示意下接過玩具,小聲的說了聲謝謝,然後高興的跑進了裏屋房間。

這家男主人姓張,大家都叫女子張宋氏,張宋氏先請李一然等坐下,倒了三杯熱茶,介紹幾句就輕聲出門,收拾院落的雜物去了。

老金這時猥瑣的笑道:“老大,你剛纔發現沒有,那女的本錢很大啊,衣服寬鬆那兒還鼓鼓的,嘿嘿!”

小德面色發紅轉頭看向房中陳設,李一然淺啄一口熱茶,正經說道:“她還在外面,你這樣…小德可還是小孩,你別把他帶壞了。”

“放心,哈哈,小男孩總是要長成大男人的,老大你還不瞭解我,我只是嘴上說說。”

“嗯。剛纔我幫你問過小靈,高歌人她可以放,不過你從九神堂帶出的寶物她要三成。”

“啊,不是,老大,那些我都賣錢捐了啊…呃,是,是剩下一點點,也沒多少的,真的!”

“我只是傳話的,看你。”

“…,老大,我考慮清楚了,高歌在那邊更有前途,做兄弟的可不能耽誤他!”

李一然笑笑不語,和小德閒聊了起來。

不一會兒,外面腳步聲傳來,村長和他的三個兒子將一口大鍋擡進堂內,鍋中咕咚冒泡肉香四溢。

村長讓兒子們架好鍋架,再在兩邊各放上一個小桌,後面一個年老婦人隨後將手上竹籃的菜餚拿出。

幾盤清炒小菜,兩碟酸辣豆丁,一罈農家老酒。村長討好的說道:“大爺們好吃着,這鍋是老漢家養的好豬仔哩,過年才捨得宰的,這可是…”

一旁的老婦人知道些眼色,放好菜餚後,拉着囉嗦的村長退了出去。

張宋氏的女兒聞道肉香,跑了出來,望着咕嘟翻滾香氣撲鼻的豬肉,大眼睛眨也不眨。

李一然邀請張宋氏母女一同吃飯,張宋氏百般不肯,但見女兒實在眼饞,只好搬來小凳讓女兒坐下。

李一然也不強求,夾了幾大塊熱氣騰騰的豬肉放在小女孩的碗中,張宋氏低聲叮囑女兒聽話,又走出門外接着收拾院落去了。

小德挪坐在小女孩身邊,幫她夾菜,不一會兒和她有說有笑起來。

李一然見桌上有酒,老金眼睛又不時瞟過,笑着打開封口,倒上兩碗,酒液有些雜質不過酒香綿淳,端起酒碗,一口飲盡:“哇,味道還成,老金覺得怎麼樣?”


“…,嗯嗯,沒想到這小地方還能有好東西,那村長蠻老實的,只不過給了他一錠金子,不錯!”

“呵呵,一錠金子可能抵他們幾十年的辛苦勞作,開吃吧。”

剛吃上幾口,外面忽然吵鬧起來,李一然和老金沒有理會接着吃喝。

很快,張宋氏小跑進來,聲音有些顫抖,說道:“公子,村裏好像進賊,村長讓我們不要出去。”

“區區幾個毛賊,怕什麼!”老金酒勁上頭,無所畏懼,“要是惹到我,保證把他們,咔嚓…”

“老金,你吵吵什麼,…嗯,出去看下,不要殺人把人趕走就行。”

老金被外面的毛賊打擾興致,很是生氣,罵罵咧咧的衝了出去。

張宋氏抱着女兒坐在一邊,擔憂的說道:“他,他一個人出去,沒事吧?”

“呵呵,放心,幾個毛賊他還應付的了,來,你也吃吧。”

李一然拿過來一副碗筷,張宋氏可沒有心情吃,外面不遠處的有火光,村民的吵鬧聲音也隱隱傳來,她心中感覺很是不安,反倒是小德和那小女孩吃的正香。

半晌過後,李一然也感到不對,老金應該回來了,難道出了什麼意外。

這時感應敏銳的他,聽到了遠處老金的慘叫:“老大,快來救我,啊!”

李一然立即站起,飛快說道:“小德,你待在這,等我回來。”

剛一說完,李一然瞬間消失,只把張宋氏母女二人嚇了一跳。

眨眼間,李一然出現在村口,那裏村民舉着火把圍住幾人,雙方正在大聲交涉,他打眼一掃老金並不在這裏。

忽然前方大道處傳來靈力波動,李一然能力發動。

來到大道附近,老金正望着某處發呆,看到李一然出現,嚇了一跳,大叫道:

“你到底是誰?” “老金,你是不是腦子糊塗了?”

“你別過來!我問你,我的父親今年多少歲?快說!”

“嗯?”李一然面色古怪,說道,“你父親不早就死了嗎,你怎麼回事?”

“對了,第二個問題,我最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的?”

“滾!”李一然瞬間出現在老金面前,踢了他一腳,罵道,“信不信我把你變成女的!”

看見李一然瞬移能力出現,老金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老大是你沒錯,剛纔差點嚇死我,一個和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要不是我反應快差點被他yin了。”

李一然一怔,說道:“剛纔你慘叫了沒有?”

“沒有啊,我怎麼會慘叫,真的!”

“遭了,調虎離山,”李一然一抓老金肩膀,“別反抗,我們回去!”

能力發動,二人回到張宋氏的小院,有血腥味,李一然閃身進屋,屋內一隻一人多高的巨大青蛙立在當中,鐵鍋桌椅碎裂,不見小德張宋氏母女的身影。

李一然鬆了口氣,上前靈力輸入當中,青蛙快速縮小。

很快小德的身影出現,呱,最終縮成一隻小小的青蛙,青蛙叫了數聲,跳到小德心口,緩緩的‘滲透’進去。

幸好李一然留了這手後招,要不然後果難料,將小德拍醒,問道:“喂醒醒,小德出了什麼事?”

“…,啊!姐夫!剛,剛纔你剛走就有個黑影跑進來,我還沒看清,就,就這樣了。”

“那黑影體型如何?”

“這個我沒看清,好像,應該是女的,嗯我感覺是,對了,她們母女!!”

李一然環顧四周,地上有灘血跡,裏面屋子空無一人,事情有些蹊蹺。

那黑影應該是衝小德而去,明顯帶有敵意,要不要他留的後手也不會發動,只是不知是哪方面的勢力。

九神堂?應該不可能,要對付也只會找他李一然和老金,對付小德沒有道理,再說也沒那麼快找到他們,不過也不好說;

李欣兒的仇家?有可能,小德是他的軟肋,不過小德的行蹤知道的人不多;滅世教?可能性不大,小德分量不大,他們可沒有興趣的,不過,也不好說。

李一然準備先聯繫下李欣兒,這時從外面衝進來一人,老金咦了一聲:“怎麼是你?”

原來此人正是白天路上碰到的騎馬那位老者,那老者也認出了老金,看見地上一片狼藉,尤其地上那一灘血跡,老者神色一凜,抱拳道:

“不夜城城主府汪世忠,請問各位可否見到有黑衣蒙面人經過?”


老金上前一步,喝道:“我管你是誰,今天大爺我心情不好,趕快滾!”

汪世忠心中惱怒,剛纔他感覺到附近靈力波動,這才急忙趕來,想要發現那賊人的蛛絲馬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