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淵並沒有立刻兌換中級篇的茅山道術。

至少讓他們先修鍊一次,看看成效。

陰德獲取不易,況且陰德商店之中還有灰色的圖標,這些功法激活之後肯定更強大。

只是吳淵的這些話,也已經讓歸順的異人全都興奮吶喊了起來。

頓時就沒有人能夠記得被驅逐的異人了。

或者說,他們顧不上去想。

在惡修羅入侵之前,異人不受妖獸待見,不受雷使待見,不受任何大部族的接納。

人類勢力低微,和異人團結起來,才有了強大的力量。

異人,崇尚力量。

比妖獸更崇尚!

只有力量,本事,才能夠活下去。

如今有修行法門,並且還是來自於地藏王菩薩的修行法門!

從天外之人手中流出!

學習了這樣的法門,就算無法對付惡修羅,也一定會獲得更強大的保命力量!

「見過主人!」

跪地的異人,齊聲大喝!

清清的眸子裡面,也是光芒閃爍。


「清清,你就負責傳授這些修鍊之法吧,歸順的新異人族,才可以學習。」

停頓了一下,吳淵繼續說道:「任何人,都不能將修行之法傳遞給非新異人族的異人!違反者,命魂毀滅!」

「叮,新異人族族規。」

「傳承功法,禁止外傳,否則抹除存在!」

每一個新異人,腦海之中都同時響起這一個聲音。

「是,主人!」


眾異人,異口同聲的附和到。

清清恭敬的接過三卷修行法門,眼中渴望無比。


修行需要時間,清清拿起了易筋練氣式翻閱。

她並沒有像是王偉那樣,可以和自己一樣直接學習易筋練氣式。

其他的異人,也緩慢的靠近過來。

吳淵退出到外面。

微微盤算了一下時間,地藏王的會面,不知道耗損了多少多久,其他的時間也差不多過去了一天。

小玉,已經在陰陽路之中等待自己一天了。

完成區域任務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的,吳淵也沒有太心急。

並且,牛頭的問題,還需要解決。


地藏王有明顯的忠告,不能夠讓陰間發現地獄空間。

不過,吳淵並沒有立刻離開修羅倒影。

惡修羅,雖然現在不好和它們起大型的衝突。

但是,自己至少還是需要抓捕一個。

修羅加工廠,要加工的就是帶有惡修羅氣息的物品。

惡修羅的屍體可以產生修羅晶,能夠買到各種恐怖商店的物品。

恐怖商店,自己還沒有完全查詢清楚。

修羅晶,自己一定會消耗不少。

全靠恐懼值,來的太慢了。

意念微動,吳淵便來到了庇護所邊緣的位置。

在這庇護所之中,吳淵才能夠感受到和地獄第一層,第二層完全一樣的掌控感覺。

一抬腿,吳淵便走出了庇護所。

外面的山林,樹木高大,樹榦扭曲。

對於吳淵來說,灌木也能夠遮擋他的身影。

他潛伏在灌木中,警惕的查探著周圍的一切。

想要尋找一個落單的惡修羅,進行獵殺! 吳淵很小心,也很警惕。

地藏王的佛力,完全用來建造庇護所。

那麼想要獵殺惡修羅,就完全需要自己本事。

陰陽之力,逐漸轉化成滿身的驚雷訣雷力。

又很快重新化作陰陽之力。

吳淵的氣息,逐漸和周圍的環境,融為了一體。

……

錦城,白茅道場,隱世道場外。

王偉已經穿上了一身光鮮亮麗的道袍。

在他的眉目之中,露出一種英氣。

這英氣帶著一股子銳利。

修鍊青劍訣之後,王偉就帶上了這樣的氣息。

「牛頭大哥,這便是那害我的狗賊所修鍊的道場。」

王偉指著白茅道場的門頭牌匾。

牛頭磨拳霍霍,又愣了一下,說道:「王偉兄弟,你不是說,你是白茅道場的王道一么?咱們直接打進去,怕是不好吧?莫不這樣,愚兄覺得,偷偷的把那老小子給摸出來,教訓他一頓,讓他吐出來寶貝,這樣既不會令你難辦,也保全了道場的面子。」

王偉搖了搖頭,說道:「非也非也,白茅道場分為俗世,隱世,老弟供職的是俗世道場。隱世向來瞧不起我們,否則我作為俗世道場觀主的親傳弟子,李玄一又怎麼敢對我下手。」

牛頭眉頭緊皺,頓時罵道:「道家乃是清靜之地,隱世之處更應該如此,沒想到卻有如此行為之風氣,陰間尚且不知道,等我回到陰間,定要上報閻羅,隱世道場如此,還怎麼有資格掌管錦城陽間陰魂,即便是要做,也應該是俗世道場。就像是王偉兄弟這樣的道士,才配得上這樣的資格。」

王偉禁不住誇獎。

牛頭也禁不起誇獎。

你一句我一句的商業互誇,紛紛讓兩人都飄飄然了起來。

「李玄一!你王爺爺上門討債了!」

牛頭一腳踹開隱世道場大門。

王偉的聲音中都帶上了一股銳利!

只不過他並沒有使用青劍訣的劍氣,也沒有用九青劍。

吳淵離開的時候叮囑的很清楚,不要使用修鍊者的力量。

錦城有一個檢察者,也有一個修行者協會。

所有的修行者都在名單之上,一旦違背規定,就會遭到檢察者的懲罰,行為嚴重就會被抹殺。

他們還沒有上那個名單,吳淵的意思,也是不想要去那個修行者協會。

記錄在冊,就相當於把自己的所有信息都暴露了出去。

吳淵信不過。

王偉也信不過。

要是檢察者真的有用,哪兒至於古千水動手差點兒殺了他。

吳淵的爸媽也被用來要挾。

還不是誰的拳頭大,誰說的話管用。

檢察者,也只是那些隱世的宗門,留下來的一股力量而已。

吳淵沒有興趣和他們打交道,王偉自然也沒有。

這個世界對於王偉來說很簡單。

錢。

萬物之上。


有錢就是大爺。

做了道士,強大的道法,可以讓自己屹立於大多數人之上,錢來的更快,還有尊敬。

如今做了修鍊者,超脫凡俗的力量,就是王偉更想要追求的東西。

除此之外,還是錢和寶貝。

牛頭的聲音也洪亮無比:「李玄一,你這個癟孫子,趕緊給老牛滾出來!惹怒了牛爺爺,小心我一腳踏平了你們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隱世道場!」

「大膽王偉!竟然帶領陰魂,光明正大的闖入隱世道場!莫非你想要判教不成!」

李玄一的聲音驟然響起。

隱世的道場很大,有一個上千平米的演武場。

李玄一的話音落下瞬間。

他就落在了演武場之上。

他的身上,穿著和觀主同級的陰陽八卦道袍。

玉線金絲。

淡灰色的道袍,和王偉穿著的,分明就是兩個檔次。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