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以後我們集團弟子……成員做事的準則,既然我們是猛男集團,那我們就得拿出來點猛男的樣子。”江南再次開口道。

在那喝着茶水的侯煙嵐傻愣愣的看着這兄弟倆,剛纔不是還說什麼丹堂嗎!

“咳!咳咳咳!”侯煙嵐一口水沒咽好,直接是給自己嗆到了。

“煙嵐,你怎麼了?”江北趕緊扭過頭去,拍拍後背。

“沒,我沒事,你們繼續,我先不吃了……”侯煙嵐趕緊站了起來,這事兒她可管不了了。

還組建什麼集團,還弄什麼綱領,完全就已經超出了她的知識範疇。

片刻之後。

大眼瞪小眼的變成了江北和江南兄弟倆了。

“弟弟,你覺得如何?”江南再次問道。

“啊?什麼如何?”

“我們得拿出來點猛男的樣子。”江南重說了一遍。

江北翻了個白眼,看看老哥,再看看自己,他倆這身材跟以前那些健身房走出來的大漢也不一樣啊,再不穿着黑西服帶着墨鏡什麼的……

誒,別說,要是讓老哥穿着西服,帶個黑墨鏡,叼着煙,再拎個大鐵球……

江北緩緩擡頭,看着在那靠在椅子上一臉深沉抽着煙的老哥。

“嘶~”


不由得當下就倒吸了口冷氣,渾身打了個冷戰,不行不行,畫面太美,光是想想就覺得可怕。

“哥!你說吧!怎麼個猛法!我都聽你的!”江北攥緊了拳頭,終於把這句話完整的說了出來。

說罷,感覺整個人都脫力了,怕啊,真怕老哥又弄出來什麼幺蛾子。

江南擡頭看了一眼這弟弟,意味深長的一笑。

隨後猛地上身前傾,低沉的說道:“弟弟!既然是猛男,那我們招人的時候就不能招女人!我們的目的就是要那幫什麼自詡天資堪比天高的女人們看看!我們,是她們得不到的男人!”

江北傻愣愣的看着老哥,點了點頭。

行吧,沒有女人的地方事情少了些。

“還有就是,現在的這些派系好像都得搞個什麼活動場所,比如那三大派系,活動場地就在演武堂或者習武場之類的地方……”

江北喉嚨滾動,半晌,終於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總覺得老哥這話哪裏怪怪的,可是又說不出來什麼毛病。

確實得有個社團集合的地方,一起出去裝逼……呸,一起出去做大事!


“既然如此,我們猛男集團就得有個猛男集團的特殊點!我們不需要什麼活動場地!”江南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江北又點了點頭,不太懂老哥這又是什麼意思。

“但是!大地方沒有,我們可以……分散開來!逐一擊破!”

“哥……那我們總得有個擊破的地點吧?”江北一臉懵逼的問道,怎麼感覺老哥今天說話一套又一套的?

“我們的場所就是,各大宗門女弟子的住所前,浴室前,還有修煉室前!”

“哥……你……”江北呢喃了半天,愣是沒法找出一個否定老哥的辦法。

無奈之下,只能默默地點了點頭,暗歎了一口氣。

真的是我狗糧撒的太猛了嗎?

“哥,我去休息了,咱們這個猛男集團,就交給你了。”江北一臉絕望的說道。

“好嘞弟弟!去吧!哥先回去了!”江南說着便站了起來,滿臉激動的往回走。

牀上。

江北和侯煙嵐在那持續性的大眼瞪小眼中。

很明顯,侯煙嵐已經聽到了剛剛他們說的偉大的雄心壯志,還有以點擊面這種完美的路數。

可是她還能說什麼?這猛男集團她是拒絕加入的!

想着以後跟着江北去女弟子的浴室門口裝逼,那簡直是打心眼裏的惡寒。

“煙嵐……我哥這陣子可能是受到的打擊有點大,你別介意。”江北輕聲說道。


嘴角有點抖,饒是他這麼個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高材生都受不了,更別說是沒接受過進步思想教育的侯煙嵐了?

哪知侯煙嵐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便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她已經看出來了,這事兒已經超出她的掌控範圍內了。

剛剛決定自己建立一支派系的時候,侯煙嵐還想着能當個軍師一類的身份,幫助江北把內部的成員打理的井井有條,但是現在……算了。

回了房間的江南,一根菸接着一根菸的抽。

看着案臺上的筆墨紙硯,江南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容。

“猛男集團招納新人弟子!”

輕輕的寫下這幾個大字,龍飛鳳舞,好不氣派!

但是想了想,又給團成一團,小火一點,燒了,繼續想新的!弟弟可是說了,招收集團成員的標語可是很重要的!

另一邊,丹堂大廳。

造化門的丹堂還是一如既往地熱鬧,不少的弟子來用宗門的成就點來此兌換丹藥,也有不少的長老過來和丹堂的長老商談一下下個月的丹藥發放問題。

畢竟招收了不少的新人弟子,不管他們是加入了哪個堂口,都是得需要丹藥的。

而且和魔門的戰鬥還在繼續着,很缺乏丹藥的供應。

丹堂的長老也沒什麼辦法啊,丹藥就那麼多,你來,或是本來,我就這些。

你走,或是不走,多一個沒有。

演武堂的長老們來了一羣,看着這幫丹堂油鹽不進的長老們那叫一個氣,但是又沒什麼辦法。

“王二狗,我敬你是丹堂的大長老!今天你就告訴我,這批還靈丹你拿還是不拿!”

“劉老頭,你叫特麼誰王二狗呢!還想要還靈丹?沒有。”

“王二狗!你!你怎敢如此!呼……”那被稱爲劉老頭的長老雖然很惱怒,但是沒辦法,長出口氣,得穩住,不能急。

這地方的人他真是得罪不起,好說好商量,給你來幾瓶,不好好說話,一瓶沒有。

跟討債一樣,這年頭,欠錢的都是大爺。

“王長老,這還靈丹沒有,那我幾個月前來要過的大回還丹呢?這個總該有了吧?”

王二狗眉頭跳了兩下,奶奶的,還靈丹都不想給你呢,還要大回還丹?

不過看這老劉頭的態度軟下來了,他自然也不能拿架子。

“對不起,劉老,這個是真沒有……”

“王二狗!你!”

但是此時,一個人影踉踉蹌蹌的走了進來,與這幫面紅耳赤要打羣架的人看起來格格不入。 來者還能是誰?唯有剛剛從江北那吃了啞巴虧的王旭坤啊!

一瘸一拐的,很難受,屁股疼,又覺得很委屈。

沒時間猶豫了!找丹堂的長老告狀來,先下手爲強!

他也不傻,看出來了,打,可能是打不過那滅霸,但是這幫長老可是很看重自己的,畢竟自己可是丹堂的大弟子!

此時。

那被稱爲王二狗的長老也正想着怎麼逃避這個要丹藥的話題呢,目光斜視,恰好就看到了踉踉蹌蹌走進門來的王旭坤。

“王二狗!今天這事兒你要是不給我個說法!老子還真就不走了!”劉長老大罵一句,抱着膀子,一副不還錢就住在這的樣子。

王二狗撇了撇嘴角,又拿餘光瞥了一眼這劉長老,“愛走不走。”

說着,趕緊走向那王旭坤。

“乖徒兒,怎麼了?這是跟誰動手了!”王長老一臉關心的問道。

王旭坤鼻子一酸,剛哭完一頓,這差點又要哭出來,這特麼纔是有人關心的感覺哇!

“師傅,師傅!那滅霸!欺負我!一腳給我踹下山了!弟子委屈啊!弟子謹記着你交給我的,面對其他弟子的時候儘量別動手……”

“噗嗤……”旁邊那劉長老當時就忍不住笑了出來,也打斷了王旭坤的話。

“嗯?劉老頭!你笑什麼笑!”這王旭坤的師傅顯然也是忍不住了,自己的弟子被笑話了,那不無異於是往自己臉上扇巴掌嗎!

“沒,沒什麼,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徒弟,呵呵……這合谷三階的實力真是讓老夫那個眼睛疼啊。”

“說你這種武夫沒文化你還不信,那叫瞠目結舌懂嗎!cheng!”王二狗毫不留情的嘲諷道。

劉長老很煩啊,他奶奶的,這年頭誰管什麼文化低不低的?有實力不就夠了嗎?

“哼,你們文化高,修煉不行,不還是被人家欺負嗎?”劉長老也是直接戳在了王二狗的痛處上。

不錯,自己徒弟都被欺負了!

怒氣值+1666

“等等!你剛剛說是誰給你欺負了!”

劉長老突然一驚,這才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剛剛那名字,他熟悉啊!此時,他還不知道江北已經來了造化門。

畢竟昨晚纔來的,而且今天也就來了一下丹堂,去了一下山門口而已,絕大多數的人還不知道他這個小人物到了。

劉長老說着,大步走到王旭坤面前,滿臉的激動。

王旭坤懵了。

“是,是滅霸……”

“哈哈哈!好!好!昨天就聽說了這滅霸加入了丹堂,卻是遲遲未聽人說過,沒想到竟然真的來了!”

“哼!劉老頭,我們丹堂的事還用不到你來管!”王長老一臉冷漠的喝道。

而劉老頭自然也知道自己手太長了,摸了摸鬍子,往後退了一步。

你們繼續。

知道了滅霸來了,那就好辦了,眼下正是急需補充丹藥的節骨眼上,更是需要極品還靈丹的時候!

這幫丹堂的鐵公雞不給,那就靠着這滅霸也不是不行!這滅霸可能弄不出來二階丹藥,但是他能弄出來還靈丹啊!一爐一爐的極品,先把燃眉之急給解了!

多從他手中買點,價格方面好商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