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他媽到底什麼東西?

我想動一下身體,卻發現全身上下完全一根手指頭都無法移動。

看來今天算我倒黴,恐怕是遇見了厲害的傢伙了,對方不知道會什麼法術,居然能把我的身體定住。

接下來我還沒等站穩,身體又一股巨大的力量憑空襲來。

這傢伙擁有隔空打物的本領,而且相隔50米開外根本就也不妨礙。

這身體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懸浮在了空中,這時候我發現那離開的兩個人慢慢悠悠的又走了回來。

那個中年男子往回走的時候,一隻手一直筆直的指向我這邊,很明顯,這種能力就是對方發射出來的。

這種陣法我從來沒有聽過,但是現在確實可以親身感受,那種壓迫的力量,幾乎讓人的胸前喘過來氣。

男人一邊走,一邊慢悠悠的笑着說:“還真以爲我們兩個是白癡嘛,其實你也沒做錯,什麼錯就錯在這,你拿着你不應該擁有的東西,一個人想得到的東西太多的話,那麼結果只有是死!”

男人把話說到這兒,用力的捏了一下右手,這時候我就感覺整個脖子呼吸困難,在痛苦當中,我立刻咬破了自己的舌頭,讓鮮血順着下巴流淌過來。

鮮血流淌過的地方,身體就可以移動,這算是可以暫時破解對方的陣法。

我立刻將鮮血揮灑着右面的手臂上,緊接着用剛剛可以移動的右手在空中打了一個火系咒符。

一團火球瞬間向着男人飛了過去,結果這時候那男人旁邊的司機立刻跑了過來。

只見那名司機突然張開了嘴巴一口,居然把我的火球活生生的吞到了肚子當中。

隨後在失去了攻擊的先機,那個中年男子手上加大力道,立刻重新把我按在牆壁上。

此刻我距離他們有十多米遠,我就算是伸出了雙手,也根本就連他們的一根毫毛都動不到。

這如同超能力的東西,我這輩子可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威力,可真是有點逆天了。

看來今天可是天要亡我。

就當我馬上準備放棄的時候,我突然之間看見了那個司機,偷偷摸摸的往後退了幾步,衝着那綠色的盒子跑了過去。

那司機慢慢的把盒子背上了肩膀。

很明顯,這傢伙有勝機逃跑,現在製造他們內亂可是最好時機,我立刻張開指向提醒那個中年男子,但可惜中年男子的力道太強,現在我連說話都無法張口。

就在我心中萬分焦急的時候,就看見那個司機在大家的面前把那個綠色的盒子給打開了。

接下來只見盒子當中一股黑色的氣體突破天際。 那黑色的霧氣彷彿一隻大手,立刻抓住了那個年輕的司機,隨後那年輕的司機再一次的張開大口,企圖把這些黑色的霧氣給吸收進去。

這兩個傢伙各有神通,各顯其能,之前這傢伙能夠一口吞掉我的火球,已經是不簡單了,但是當這傢伙吞起來黑氣的時候,不到三秒鐘,臉上就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他立刻在地上一邊翻滾一邊兒哀嚎,慘叫的聲音,立刻引起了中年男子的在意。

中年男子回頭一看,立刻瞪大了雙眼,這時候就連白癡都能知道,肯定是那個司機想獨吞寶物才遭到的報應。

但我並不想要中年男子知道這一點,我發現那個司機現在什麼都不能幹,除了在地上打滾之外,皮膚一塊一塊的,不斷的往下掉,根本就成了一個活死人。

既然這年輕的司機不能說話的話,那麼趁着中年男子鬆了一些力道,我立刻開口說:“我最煩你這種背信棄義的人,我這個法術叫做雲南毒術,只要碰我一下,全身就會腐爛,中毒,萬死無生!”

中年男子回頭瞪了一眼,走到了年輕的司機旁邊,這時發現那年輕的傢伙早就已經全身潰爛,痛苦而死。

中年男子沒敢接近太近,他只是用自己的手隔空取物,把那個綠色的箱子吸到了自己的腳下。

中年男子吐了口痰說:“我真要謝謝你幹掉這個司機,要不然的話,這票幹完我也會殺了他,寶物這種東西不可能同時要兩個人共同擁有!”

我暗自笑了一下,看來這個中年男子上當了,當中年男子確定自己的手下徹底死亡的時候,先轉過身體,在這一瞬間,我又瞬間被壓制得根本就喘不上來氣。

情急之下,在我的嘴巴無法張開之前,我用最後的力量喊一句:“那盒子裏裝的到底是什麼!”

接着我就感覺胸口發悶,嘴巴用盡,力量也無法再次張開,看來我的身體完全被對方給定住了。

那中年男子在我身上固定了幾個法術,讓自己的力量更加穩定一些。

隨後,中年男子自己走到了綠色的箱子旁邊,笑着對我說:“這東西是從一個古墓裏面挖掘出來的寶貝,不過就算告訴你也沒有用,你馬上就要死了!”

男人說完這話,把箱子丟在地上,然後圍着箱子轉了一圈,對我繼續說:“不過你也是個倒黴的人,在臨死之前,你要想看這個寶物到底是什麼,我就滿足你的願望。”

這時候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我都快改成了奧斯卡金像影帝。

我若是露出笑容的話,那男人肯定會發現不對頭,這時候我雙眼緊緊的瞪着男人,露出一副悔恨的眼光。

男人看到我的眼神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彷彿這種劇情纔是他心中的完美。

那男人真的走到了綠色的箱子旁邊,低下頭,像那個年輕的司機一樣掀開了整個箱子。

緊接着,那團黑色的霧氣在似的噴射出來,直接纏繞在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情急之下,退後兩步,結果那霧氣的速度遠遠要比男人更加快一些。

就在這時,男子伸出雙掌,在雙掌中間結了一個佛印。

然後男子利用這個直接壓下了那股黑色的氣。

但可惜男人並沒有堅持太久,那黑色的陰氣很快的破體而出。

能看到自己的節日瞬間被打破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目光,隨後那中年男子,趕緊用第二個法術鎮壓那不知名的東西。

但是兩個回合之後,中年男子發現,不管自己使出什麼樣的招數,在這團黑霧的面前,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完全無用。

那中年男子氣急敗壞,回頭瞪了我一眼,這傢伙估計現在也明白我的圈套了。

這盒子裏的東西陰森邪惡至極,根本就無法降服,儘管這男人法力比我高強,但是面對這種東西也是如同螻蟻。

那男人很快就被黑色的迷霧纔要,每當那迷霧,碰到男醫生給的時候,皮膚就開始不斷的腐爛,外貌茂也開始不斷的變得越來越醜陋。

男人立刻喊出了巨童的聲音,隨後睜開眼睛,瞪了我一下,估計這傢伙以爲自己應該是活不成了,居然想和我硬拼硬要死也要帶上我!

男人立刻轉過頭,不再攻擊那團黑霧,而直接衝着我跑了過來,而且手中也結了一個新的咒語。

可就在男子距離我兩米開外的地方,眼看着已經是觸手先得,但是有些事情就是這麼巧,那個男人卻已經永遠的沒有了機會。

因爲就在這時,身後的那黑色的霧氣已經把男人全身上下全部包圍其中,同時我就感覺我身體活動的餘地也變得越來越大,這就說明那個男人現在已經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接着下一秒鐘,我就看那個男人渾身上下變成了一堆白骨,那男人彷彿還保持着自己的意思,依舊以這種形態進行掙扎。

可惜掙扎的力度越來越小,而我全身上下,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原本的狀態。

這種好時機我怎麼可能錯過呢?我立刻跑了過去,對着那骨頭架子就踢了一腳。

直接把那個半死不活的男人重新的給踢回了黑霧當中,那男人這一次原產叫聲音都沒來得及,瞬間飛灰洇滅。

接下來我拔腿就準備跑,我可不想被這黑色的迷霧給纏繞住,很明顯,那兩個比我厲害的人拿這團迷霧,根本就什麼辦法都沒有,換了我這種級別的基本上算是白送。

我就當我剛跑兩步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那團黑色的霧氣,就好像一個吃飽的孤狼一樣。


慢慢的回到了盒子裏面,恢復了原樣。

我來到盒子的旁邊,有了前車之鑑,我是說死也不敢打開。

我把盒子緊緊的用麻繩捆了兩道,然後揹着這個東西繼續往前走。

實話說,我真的不想要這東西,如果要是能賣出去的話,兩元一件,不講價瞬間賣。

但我絕對不可能把這東西就遺留在工廠裏面,這玩意兒要是被別人發現了的話,說不定還會出現什麼貓膩。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兩個男人現在已經連屍體都不剩了,真正的所謂的屍骨無存,這倒是乾淨利落,就算警察到來,估計也檢查不了什麼。


我慢慢悠悠的手中抱着這個該死的盒子,來到了大馬路上,這時候外面已經空曠無人。

就在這時,我聽見了汽車的聲音,這聲音比較熟悉,我往那頭一看,卻發現是我的寶馬。

說實話,這一瞬間我都要感動的。

[綜英美]當b站支配超級英雄

我走了過去,客氣的打了一下招呼,進到車裏,發現在車的後備箱裝滿了我的一些法術道具。

原來這丫頭根本就不是逃跑,而是去幫我拿東西了。

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畢竟將來的路還要長,我只是無力的躺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對着鳳凰說:“我們回去吧,那兩個傻叉自己窩裏鬥全掛了!”

鳳凰聽我這麼說,瞪大了眼睛,好奇的問:“你不會開玩笑吧,那兩個人那麼厲害,能夠窩裏反自殺?”

我現在基本上是屬於有氣無力的狀態,雖然我身體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但是那中年男子的攻擊在我精神上可是動了不少的手腳。

現在就感覺頭昏腦脹,耳朵發鳴,如同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

把陳通的大腦直接靠在了座椅上,對着鳳凰說:“我有點累,趕緊送我回去吧,對了,我有件事情要先警告你,你想不想死?”

鳳凰半笑不笑的說:“你瘋啦?怎麼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點了點頭,拍了一下寶馬車的車門,回了一句:“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到了家, 我們的幸福時光 ,這東西,千萬不能碰!”

鳳凰是一個非常好交嘴,當我說完之後,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到了家裏,已經是晚上11點多鐘,我依舊處於沒睡醒的狀態,就如同喝醉了酒的人,勉強的爬上了自己的偵探事務所,回到臥室裏,倒下就睡。

第二天睡到太陽日上三頭我纔起來。

這事我就看見鳳凰在大廳的位置上,躺在沙發上,還在呼呼大睡,而那個綠色的箱子就放在鳳凰不遠的地方,上面還捆着我的麻繩,看來沒有移動過的痕跡。

我走路的時候,地板發出的聲響,導致驚醒的鳳凰。

天庭臨時工 ,對我說:“那箱子好像很危險啊,你想怎麼處理?”

我站在鳳凰面前,看着這該死的箱子,不得不面臨一個巨大的問題。

這玩意兒放在這兒,它就是一個**。

天底下沒有誰活得不耐煩了,把自己家的**啓動後放在房間當中,等着慢慢爆炸。

我眼睛轉了一圈,對着鳳凰說:“你有沒有認識的人在這個城市裏,最好是搞古董的,而且還是一些小道兒上的,千萬不能告訴警察,這東西可不是上交國家就能了事的!”

在這個新的城市,我們兩個都是人生地不熟,不過現在這個時代,互聯網可是個好東西,再加上這個偵探事務所的設備一向比較齊全,很快鳳凰登上了網絡,然後你比較封閉的角度對這個箱子拍攝了幾張照片。

照片拍好之後,就開始在淘寶網站公園的販賣。

不過這價格標的是9999萬。

這個意思就是說這個商品不賣,就是讓大家看看,如果有什麼想聊的話,可以私下交流。

建好的淘寶網站,東西也上傳好了。


趁這個機會我下樓一趟我發現在樓下有幾家簡單的超市,我買了幾個方便食品,回到律師事務所和鳳凰一起吃了起來。


我們一整天無所事事,本來我來到這裏是尋找魔頭的六塊石頭,不過現在經過這麼一折騰,大家誰都沒這心情,反而就在這裏休養生息。

大約過了兩個多小時之後,我就聽見電腦一直不停的出現滴滴的聲音,我對着鳳凰說:“鳳凰,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和你留言了?”

鳳凰點點頭,嘴巴上叼着棒棒糖,趕快跑到電腦面前,接着非常高興的拍了一下桌子說:“有人想買這個東西,而且願意出一百萬!”

有人想買這東西,我倒無所謂,畢竟天底下確實有些人非常喜歡新鮮玩意兒,但是這一百萬可是讓我有點心動了。

我湊着過去,經過幾番瞭解,才知道電腦另外一頭的人是一個古董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