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霸全身的衣服直接爆裂而開,裏面的祕籍,丹藥都掉了一地。

他就啥也沒穿的站在那裏,眼睛眯了起來:“秦宇,你不要欺人太甚,咱們來之前是爲了合作,說好的九一分成,如今我只拿一層,剩下的都歸你,你還不滿意?”

“我爲什麼滿意?”

秦宇眨了眨眼睛。

“你!”

王霸冷冷的說道:“我在外面破陣,而你坐享其成,我拿走一點點不過分吧?”

“破陣?”


秦宇說道:“說起破陣我就氣的肝疼,你那也叫破陣?” 王霸的臉上露出了遲疑之色。

難道在秦宇看來,自己剛剛那不叫破陣?

如果不叫的話,爲什麼陣法會被打開?

這秦宇現在就是感覺牛逼,所以在這裏裝比。

“這個陣法,隨便點一下就能成功,你特麼的居然浪費了那麼長時間。”

秦宇無奈的嘆了口氣,說實話,這個陣法的原理,他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之前只是不想去整而已,可誰知道這個王霸搞了大半天,愣是不知道在玩什麼?

這就有點讓人討厭了。

王霸嘴角抽搐了一下,之前一直感覺這個秦宇就是一個高中生,沒有什麼能耐。

甚至破陣的時候,也感覺秦宇啥也不懂。

可實際上,這個秦宇實力居然還這麼強。

這不是坑爹的嘛?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完全沒想到秦宇現在反而要找他的麻煩。

“算了,我也不說你了,留下東西,抓緊滾蛋。”

秦宇也懶得和王霸計較,但是這個王霸手裏拿着的法術,必須要留下的,他察覺,這或許就是控制崆峒印的祕法。

“年輕人,你要講武德。”

王霸的眼睛眯了起來,船是他找到的,陣法也是他破除的。

現在讓他啥也不拿,灰溜溜的離開?

這似乎不太可能吧?

“你見過年輕人哪裏講武德的?”

秦宇搖了搖頭,什麼叫做點到爲止,拳頭到了,那才叫點到爲止。

拳頭不到的話,根本不可能。

“秦宇,不要以爲你能打敗魔鬼,你就可以囂張,就可以耀武揚威,我可是修煉的京杭不壞之身。”

王霸有些堅持不住了,臉上露出了獰笑,陰冷的哼了一聲。

大不了就是魚死網破。

絕對不能讓秦宇得逞。

不管怎麼說,他現在也算是霸天幫的掌門,要是灰溜溜的離開,這也太丟人了。

“霸爺,您還是見好就收吧。”

師言道在一旁聽了也是不斷的唉聲嘆氣,這件事怎麼說呢,秦宇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王霸現在居然敢威脅秦宇,這完全就是找死。

秦宇可是能御劍飛行的修道者,試問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可以做到這一步?

怕是並不多吧?

這王霸就是一個玩體力的,怎麼斗的過法術?

這個世界上,只有魔法才能打敗魔法。

“見好就收?怎麼可能?”

王霸臉上露出了一抹決然:“大不了就是魚死網破,我就不相信,你還能飛天。”

“被你說中了,我還真的會飛天。”

秦宇啞然失笑,別說飛天了,就算是遁地,他也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你!”

王霸嘴角抽了抽,他根本不敢相信,這個秦宇敢殺了他。

然而,現在看來,或許這個秦宇真的敢。


“放下東西,抓緊滾吧。”

師言道和王霸也算是有些交情,此時看到王霸被羞辱的如此之慘,心中也是有些哀怨,無奈的說道。

“好。”

王霸將拿到的東西全部都放了出來。

所謂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先躲避過這一劫難,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

想到這裏之後,他臉上陡然就露出了一抹陰冷,轉身想要離開。

“他讓你走,你就走?”


秦宇眉頭一皺,這個師言道還真是不拿自己當外人。

“秦,秦大師,您還有什麼吩咐?”

王霸的臉色微微一變,看了秦宇一眼。

他其實很想叫罵一句的,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有所忌憚,不敢言語。

“話說我對你的金剛不壞有些興趣,把功法留下?”

秦宇笑了笑,其實他也不想將王霸逼到死衚衕裏面,不管怎麼樣,沒準以後還有用得到的地方。

“這……”

王霸嘴角抽搐不斷,霸天幫可就是依靠金剛不壞活着的,如果把這金屬性的皮毛功夫都交出去的話,他不敢保證會出現第二個霸天幫,第三個霸天幫。

“瞧你那小氣的樣子,你以爲我真稀罕?”

秦宇翻了翻白眼,一拳轟在地面上,這單純的是拳頭的力量,落在了地上。

咔嚓咔嚓。

只是一瞬間,地面之上就出現了一條五六米深的溝壑。

“你,你也會金剛不壞?”

王霸的臉色一變,這怎麼可能啊,這秦宇居然有如此強悍的力量?

若是給他對拳的話,那還不自討苦吃?

“我這不叫金剛不壞。”

秦宇搖了搖頭,他這屬於霸體,只要呼吸一次,霸體就能增加一次,就算是控制力量的話,都不好控制,因爲每一次呼吸都能加強。

他根本不稀罕王霸的金鐘罩鐵布衫,他只是感覺他的功夫和霸體有異曲同工之妙。

“您這是什麼招式?”

王霸的眼睛眯成了縫隙,輕聲問道,這秦宇施展出來的招式,顯然要比他施展的要強悍很多。

“至於什麼招式,你就不用知道了。”

秦宇笑了笑,“如果你現在跪下磕頭謝罪,我甚至考慮傳授給你一招,但從今天起,霸天幫就姓秦。”

王霸深吸了一口氣:“你說的可是真的?”

“我秦宇做事,向來光明磊落,從來不弄虛作假。”

秦宇搖了搖頭,這霸天幫也算是比較有名頭的存在,他一年之後就會去帝都上清華。

到時候蕭妃的父親蕭戰,或者蕭雪,肯定會變着法的找他麻煩。

他需要一些人來幫他處理瑣事。

再者,霸天幫如果繼續發展的話,就可能成爲修真家族。

到時候,他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如今秦宇撒了一個大網,首先就是軍區,再者就是葉傾城那邊,現在霸天幫的話,很想發展成自己的勢力。

彭。

他的話音剛落,王霸猛的就跪在了地上,臉上瞬間就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我願意臣服。”

罵的。

這秦宇可是能御劍飛行的恐怖存在。

這種人物想要率領霸天幫的話,那還不將霸天幫帶飛?

所謂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好。”

秦宇點了點頭,輕輕的笑了笑,隨後手指輕輕一點,一道金光就匯入王霸的腦袋之中。

王霸的身體微微一顫,忽然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秦宇送給他的根本不是什麼戰技,而是仙法! “多謝上仙賜予功法。”

王霸的臉上瞬間就露出了一抹喜色,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這個秦宇給予的功法,實在是厲害的緊。

比他的要強很多。

“起來吧。、”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