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浮現了一抹淡笑,男子極度具有紳士風度的開口道:“吳浩炎的威名,學校裏一般的人。都應該知道。至於我,我叫江輝。”伸手指了指邊上的幾人,江輝滿是笑意的道:“左邊這兩位是南宮兄妹,南宮敬,南宮雪。右邊這位是楊威。”

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吳浩炎略微明白的點了點頭,“原來是學校的第二大勢力老大江輝。不知,你把第四大勢力的南宮兄妹和第五大勢力的楊威叫來找我。有何貴幹?難不成是爲了與其弟一起對付我?”雖然知道許豪承繼了周毅的實力,但是畢竟許豪的人已經歸入自己旗下,所以那勢力也便不排進入了。

滿是笑意的揮了揮手,江輝一臉的淡然神色,“你誤會了,我們久聞吳浩炎之名。總想見其一面,衆人認識認識。但是總是毫無機會,我其弟就是最想見你廬山真面目的。整日吵嚷着要帶我見你。可是沒想到,今天會以這種方式見面,真是抱歉。” 滿是尷尬的悄悄走到江輝的身邊,江渺輕輕的站在江輝的身旁低語,“哥,他…他真的是吳浩炎?不說吳浩炎很是帥氣瀟灑,打架很厲害,義薄雲天,重情重義的嗎?”

“哈哈…”似乎聽到了江渺的話,畢曉楓等人不由大笑了起來,淡淡道:“浩炎啊,看樣子,你的真實形象,與外面相傳相差的老遠啊。都沒人信啊。哈哈…”

“去…”故作鄙夷的瞥了瞥衆人一眼,吳浩炎還真的無所謂衆人面前的形象不形象。直接裝成張牙舞爪的往畢曉楓等人衝去,“在笑,看我不掐死你們…”

靜靜地看着一臉灑脫的吳浩炎,江渺不由低喃着,“這份灑脫,和剛那氣勢,還是符合的。但是那消散倜儻,風流帥氣,這就有點…”

“哈哈…”聽到這,原本被吳浩炎掐着脖子甩的畢曉楓,不由更加大聲的笑了出來。簡直是樂到了極點。

“還不閉嘴。”滿是嚴肅的訓斥了江渺,江輝滿是禮貌的走上前,對着吳浩炎道:“抱歉,我弟弟就這樣,有什麼說什麼。不過他心裏還是蠻佩服你的…”

還未等江輝說完,吳浩炎輕輕的一擺手,恢復了一臉的嚴肅表情,淡淡道:“既然是無意之舉,況且你們各大勢力的老大都來了。我也不會不給你們面子,這件事就那麼算了。不過,我也不希望有下次,否則,那時我就不管你們那幾大勢力了。”冷冷的說出這句話,吳浩炎的話語中充滿了堅毅,似乎令人無法抗拒。

“那是那是…”滿是笑意的對着吳浩炎頻頻點頭,江輝對吳浩炎有這個氣魄十分的佩服。對於這種話,就算是身處吳浩炎的地位。也並非有幾個人敢那麼直的說出來的,但是吳浩炎卻那麼就說出來了。並不代表他笨,反倒是他有膽色。看樣子世人說,吳浩炎膽魄與才略皆高,並不假。

“二哥,你在幹嘛呢?”還未等吳浩炎開口說要離開了,一聲熟悉的身影傳入。只見,林毅與林紫音,滿是困惑的望着一羣人紛紛集齊的地方。緩緩往這邊走來。

“二哥?”滿是詫異的看了看吳浩炎,又看了看緩緩走到吳浩炎身邊的林毅,衆人面面相覷的看了看,臉上盡是疑惑。

不顧衆人滿是詫異的神情,林紫音蹦躂着跑到吳浩炎的身邊,挽着吳浩炎的手撒嬌道:“二哥,我好想你喔。你怎麼也不來看看人家。”

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吳浩炎故作生氣的颳了刮林紫音的小蔥鼻道:“你個鬼靈精,我都沒說,你不來看二哥。你就先說了啊。”

滿是調皮的吐了吐紅舌,林紫音調皮的低下了頭,佯裝十分乖巧的站在了吳浩炎的身邊。

滿是笑意的看了看盡是困惑的衆人,吳浩炎嘴角露出了一道微微的弧度,對着衆人道:“相請不如偶遇,既然我們今天遇到了,就大家一起去吃頓飯吧。也好認識,不知幾位意下如何?”

“好啊…”還未等衆人開口,畢曉楓首先蹦躂了出來。對於吃喝,他可是來者不拒,更何況,那麼多人肯定是到飯店裏吃了。那他就更加巴不得了,好酒好菜啊。哈哈…

看了看一臉期待的畢曉楓,衆人紛紛微笑的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吃頓便飯吧。”說罷衆人便紛紛往校門外走去。

H市中心黃龍飯店。

“哈哈…來來來,大家別那麼拘束嘛。一個個都喝起來,吃起來啊…”滿是笑意的開着玩笑,畢曉楓感覺到了包間內的古怪氣氛,爽朗的開口笑道。

“是啊是啊…”緩緩站起身,江輝舉起酒杯,看了看江渺,眼神示意其站起來後。滿是歉意的對着吳浩炎道:“我對我弟的這事,向浩炎哥道歉,希望浩炎哥能大人不記小人過…”

還未等江輝說完,吳浩炎就一伸手,示意江輝別繼續了。“這件事過去了,就過去了。一杯酒下去我們就全部忘記了。”緩緩伸出酒杯,吳浩炎一飲而盡,淡淡道:“不過,這江渺那以錢、權看人的性格,希望他能改一改。都是人,不能因爲別人窮或者沒權,就以另一種異樣的眼光看人。”

“好…”同樣的一飲而盡,江輝滿是嚴肅的看着江渺道:“還不快敬浩炎哥一杯,以後記住浩炎哥的話,別以有色眼睛看人。”

“是是是…我以後一定改。“滿是認錯的點着頭,江渺迅速站起身,對着吳浩炎敬酒道。

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吳浩炎從江渺的眼中,並沒有看出絲毫的虛僞。相反的滿是真誠,“好,這樣就好…”微笑着拿起酒杯一飲而盡,吳浩炎也不知道到底是高興呢,還是發泄呢。反正就是酒而不避。

“哈哈…”爽笑着站起身,畢曉楓舉起酒杯道:“難得啊,浩炎可是很少喝酒的。就連我們聚會的時候,他都滴酒不沾。現在竟然那麼豪爽,哈哈…既然大家那麼開心,不如大家結義怎麼樣?”

話音一落衆人紛紛呆愣在了原地。一時間,整個包間如死一般寂靜。

“哈哈…好。”江輝首先打破了包間內的寂靜,滿是開心的大笑道:“雖然我們不是身在古代,但畢竟一樣可以結拜。本來還未想到,曉楓那麼一提,我是巴不得。如果沒意見我們就結拜。”

“好好好..”見江輝首先開口了,其他人也紛紛的點頭同意。

經過幾分鐘的排輩之後,最終定下李浩文最大,吳浩炎第二,江輝第三,南宮兄妹分別居第四、第五,而原本爲第六的楊威,因爲畢曉楓的橫插一槓屈居到了第七。而林毅和許豪等人,因爲不想參與,也就未入名了。說實話,這整得還真有點像江南七怪了。

緩緩點了點頭,吳浩炎喝了口啤酒,開口道:“既然,結義了。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我和李浩文還有曉楓,當然還有未結拜的天落與許豪等人,其實都不是普通人。按照人間的說法,其實是修行者。”一臉泰然的說出這些話,其實吳浩炎與李浩文等人,早已察覺出了其中一些人的異樣,現在吳浩炎說這話,完全是在試探。

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笑,江輝淡淡笑道:“既然二哥以誠相待,那我也不妨直言。其實,我們江家爲除妖家族。世代以除妖爲己任。”

緩緩放下了酒杯,南宮敬也是一臉的嚴肅道:“我們南宮家,爲世代修行者。在人間的修行界,還是有一定地位的。”

靜靜的看着前面幾個都做了介紹,楊威猛的灌了一口酒水道:“我楊威,不是什麼修行者,也不是什麼除妖師。只是一介武夫。”

“哈哈…”笑着拍了拍楊威的肩膀,江輝淡淡道:“楊威,他祖上是便是大名鼎鼎的楊家將,他就是名副其實的楊家後人。他那一套楊家槍法耍的非常的霸氣。可以說,武學上,還真的是無人能敵。”

“哼…”小嘴撅起,林紫音看着衆人微高傲的神情,滿是不屑的冷哼道:“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二哥可是死界的第一戰神呢。”

“曉清,閉嘴。”猛的沉下臉,吳浩炎滿是嚴肅的盯了她一眼後。轉頭對衆人笑道:“我妹妹不懂事,別在意別在意。”

剛開始衆人還因爲自己家族的地位,有些高傲,認爲吳浩炎只是個普通不知名的修行者。現在被林紫音那麼一說,衆人瞬間呆愣在了原處。一個個皆用無法置信的神情望着吳浩炎。

“什麼?浩炎哥就是當初叱吒鬼死兩界的那人?那浩文哥就是當初那三兄弟之中的人了?”滿是詫異的喊了出來,江渺的性格與畢曉楓幾乎毫無兩樣。

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吳浩炎微微點了點頭,淡淡笑道:“已經過去的事,不用提了。因爲現在還不能泄露,所以希望各位兄弟,能爲我們保密。當然還有軒義二公子的身份,我不想自己的身份鬧的太沸沸揚揚引人注目。”

“好…”南宮敬首先拍了拍胸脯,一臉的堅毅,“很久以前我就聽說過你們的事蹟了,佩服的很,沒想到現在既然就是我的二哥。放心吧,二哥,我們會爲你們保密的。以後,二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們南宮家,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也一樣…”還未等江輝開口,江渺首先興奮的叫嚷道。

微笑着一擺手,吳浩炎在衆人的眼中看出了應有的真誠,和那隱約的滿腔熱血。看樣子,他們也想幹一番大事業了,“既然大家都是兄弟了,以後同生共死,這是當然。現在這些話就不必說了。”

“好…“微笑着一舉杯,楊威滿是豪氣的道:“以後我們幾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好…”紛紛舉起了酒杯,衆人一個個臉上盡是喜悅之色。“乓…”下一刻,陣陣清脆的酒杯撞擊聲不斷的從包間中傳出。 軒成大學林蔭小道間。


“怎麼樣?讓你調查鍾萍的資料,調查的怎麼樣了?”靜靜的把玩着手指,卓亮極度耍大牌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身後還畢恭畢敬的站着一些男子,就像保鏢一般守護着他。


“亮哥,我調查過了。這鐘萍很多資料都是神祕的,調查不出來。”戰戰兢兢的說出了自己調查的結果,那男子就像哈巴狗一般,膽怯的站在一邊。

“廢物。”猛的一腳踹在了那人的身上,卓亮惡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道:“我讓你調查了那麼多天,你竟然什麼資料,都沒調查到。你他媽是不是想蹲大牢了。”

猛的站起身,男子佝僂着身子來到卓亮的身邊,臉上露出了極度猥瑣的表情,“不過,我調查到,在鍾萍失憶之前。她的關係與吳浩炎不一般,謠傳好像是情侶。”

“吳浩炎?那吳浩炎是幹嘛的?”滿是困惑的轉頭望向男子,卓亮入班以來一心調查與靠近鍾萍,對班裏的事是一概不知。更別提誰叫什麼名字了,所以男子的這些衆人皆知的話,也能糊弄到他。

滿是拍馬屁的走到卓亮的身邊,男子緩緩開口道:“他是學校第三大勢力的老大。”


“啪…”猛的一耳光打在了那人的頭上,愣是打的那人在原地轉了個圈後,倒在了地上。“你他媽的白癡啊,我問你他後面有誰罩着,黑道是誰,白道是誰。誰問你學校裏了…”

“是是是…”滿是恭敬的點着頭,男子淡淡道:“他在外面沒什麼勢力,就開了一家甜品店。學校裏的勢力,完全是靠他的重情重義,自己起家的。黑道白道也都沒人,好像和軒義有點關係,但是具體什麼關係,我不知道很清楚。不過我想不會好到哪裏去,否則早就全校都知道了。”

“好好好…”眼角露出絲絲兇光,卓亮笑着點了點頭,淡淡道:“一個開甜品店的人,也敢和我搶人,簡直是自不量力。既然她失憶了,那就代表上天要將她賜給我,哈哈…”滿是**的仰天大笑起來,卓亮臉上盡是自信神情。

“是的是的…”哈巴狗般的站在卓亮的身邊,男子支吾道:“亮哥,那…那你那個借據,和那些照片,可以還給我了嗎?”

“你急什麼?”滿是**的看了看身邊的男子,卓亮非常滿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杜安啊,只要你以後能安心爲我做事,別說照片和借據了。好處絕對不會少你的。”

“不…不用了,亮哥你只要把照片和借據還我就行了…”戰戰兢兢的說着自己的話,杜安可是打心底裏不願意和卓亮這種人在一起。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去酒吧喝酒,和一女子開房以後。第二天發現,照片被拍了,而且錢包也被偷,被迫寫下了高額借據。而這些東西恰巧被卓亮知道,被卓亮買了去,拿來當了自己的把柄。自己現在與他是不會有任何關係的。

“少他媽給我廢話,給你臉不要臉,東西我要給你自然會給你,你就老老實實給我辦事吧。”冷冷的拋下那麼一句話,卓亮大笑着踏着大步帶着手下往遠處走去。

“唉…”微嘆氣的搖了搖頭,杜安嘴中淡淡念道:“魔鬼啊,魔鬼啊…如果鍾萍落入他的手上,那…唉…”這樣唸叨着,杜安完全沒有發現,他的身後出現了兩道身影…

次日軒成大學的小道上。

“啊…”緩緩伸了個懶腰,吳浩炎滿是愜意的看着三三兩兩的人,淡淡笑道:“看樣子,那江輝等人,也是不錯的。”

“是的…”贊同的點了點頭,李浩文對江輝等人的印象還算不錯。從他們各自的表現來看,都是重情重義的人,不是那種宵小之輩。

“浩炎浩炎…大消息,大消息。”還未等吳浩炎開口,胖子李東就急匆匆的從遠處跑來。也不知道是他身上水分多呢,還是太陽真的夠熱,就那麼點點的路程。愣是把李東跑出了一身的汗。

滿是困惑的看着一抖一抖,從遠處甩動着肥胖身軀,非常迷人的往自己跑來的李東,吳浩炎打趣般的笑道:“啥事啊李東?難不成,你寢室裏的吃的東西都被偷了,還是咋滴?那麼着急?”

“不…不是…”氣喘吁吁的跑到吳浩炎的跟前,李東半趴着身子,對着吳浩炎擺了擺手,喘着大氣道:“是關於你的。”

“我的?”一臉困惑的看着跟前的匆匆忙忙跑到自己身前的李東,吳浩炎帶着一頭的問號道:“關於我的什麼事?”

猛的用肥大的手掌擦去了額頭上的大部分汗水,李東滿是神祕的望了望四周,一臉氣喘吁吁的趴到吳浩炎的耳邊道:“傳聞,卓亮那混小子,對鍾萍表白了。”

“什麼?”李東的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直打在吳浩炎的心房,如果說以前還有機會讓鍾萍恢復記憶。那麼現在,一旦鍾萍愛上了卓亮,那樣不說能不能恢復,就算恢復了,鍾萍還會愛自己嗎?過度的自卑心理,使得吳浩炎的內心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

似乎看出了吳浩炎內心的擔憂,李浩文緩緩上前拍了拍吳浩炎的肩膀,安慰般的道:“浩炎,你先別擔心。卓亮表白,不代表鍾萍就肯定答應了。先看看下面的情況在說吧。”說罷,李浩文邊轉頭看向一邊的李東,一臉嚴肅的詢問道:“你的消息可靠嗎?”

“絕對可靠,班裏誰不知道,我的消息的可靠性啊。”滿是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李東正想吹噓一番,一看吳浩炎那鐵青的臉。就硬生生的給憋了回去。滿是關懷的看着吳浩炎道:“浩炎,你沒事吧?”

“沒事…”微微搖了搖頭,吳浩炎帶着略微顫抖的聲帶,一臉期待的望着李東道:“那你知道,鍾萍接受了卓亮了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李東一臉歉意的道:“這個具體還沒人知道。不過看最近那卓亮的德行,是蠻高興的。”

內心不由泛起一陣漣漪,吳浩炎似乎覺得整個天都要黑了一樣,整個人不由的向後一顫。幸好被站在一旁的李浩文給扶了住。“天意啊…天意啊…”

“什麼天意?”滿是困惑的看着盡說胡話的吳浩炎,李東不由一愣。讓一個經歷如此之多,各戰不輸的男子,淪落到現在這樣子,愛情的力量還真他媽的恐怖啊。

“吳浩炎?”還未等吳浩炎開口,一聲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闖入了衆人的耳畔。只見遠處,卓亮帶着杜安緩緩向吳浩炎走來,臉上掛着一絲極其虛僞的笑容。“吳浩炎,我可以單獨和你聊聊嗎?”緩緩走到吳浩炎的身前,卓亮極具紳士風度的道。

微微點了點頭,吳浩炎雖然不知道卓亮到底要和自己聊什麼。不過猜也能猜到應該與鍾萍有關,邊欣然點了點頭答應道:“好。”

“浩炎?”滿是關懷的看着吳浩炎,李浩文還真的不放心吳浩炎自己一個人去。況且這卓亮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自己又不清楚。

“沒事的。”微笑着搖了搖頭,從那麼多時日的相處下來。在吳浩炎的眼裏,卓亮還算是個不錯的人,就算是壞,但至少現在他還沒有完全的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

“好…”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卓亮伸手做了個請字後。便帶着杜安一起,與吳浩炎緩緩向花壇深處走去。

看着漸漸消失在花壇中的幾人,李浩文迅速轉過頭,一臉嚴肅的看着李東道:“既然,卓亮和鍾萍表白,那鍾萍在學校待那麼久。她知道,她以前是吳浩炎的女朋友嗎?”

“額…”雙眉微皺,李東左手撫摸着下巴,緩緩陷入沉思之中,淡淡開口道:“別的我倒還真的不知道,不過你女朋友,我倒是聽見她和鍾萍提過。”

“我女朋友?麗萱?她和鍾萍提過以前的事?”滿是困惑的望着李東,李浩文雙手微微環抱胸前,來回走了兩步。“她說什麼了?”

“是的…”微微點了點頭,李東摘了一片樹葉,用那肥大的手掌蹂躪了一番後,開口道:“我就聽見,她和鍾萍聊了一會兒天。兩人顯得很親切,我無意聽到鍾萍說,感覺麗萱很親切,就好像多日未見的好姐妹一樣。然後麗萱就和她聊天,說了她曾經是吳浩炎的女朋友的事,但是看鐘萍的表情,好像什麼都想不起來。”

“那麼說來,她自己曾和浩炎在一起過了?”緩緩在李東身前來回在了幾步,李浩文雙眉微皺,轉頭對着李東詢問道:“你說,鍾萍好像什麼都想不起來。那你有沒有注意到,麗萱剛和鍾萍提的時候,她是什麼神情?”


“剛提的神情?”雙眉擠成一個川字,李東搓了搓肥大的手掌,緩緩開口道:“好像沒什麼的,除了一丁點的詫異。其他都顯得很自然。”猛的一拍手,李東似乎想起了什麼,“對了,我記得她好像說了一句,說‘以前的既然忘記了都隨她過去,她不想讓以前的事幹擾到以後的生活。一切從頭開始。’” 靜靜的聽着李東的話語,李浩文緩緩來回踱了幾步後,自顧自的低語道:“那麼說來,鍾萍知道了曾經和浩炎的關係。但是現在的她,不想管以前的事。那樣的話…”大腦思緒飛速的轉動,李浩文知道如果鍾萍真的是這樣決定,在加上卓亮的介入,如果鍾萍接受卓亮,並且又不願意去回想過去,那麼吳浩炎肯定會受到傷害。

想到這,李浩文猛的轉過身,一臉嚴肅的對正在自顧自像個小孩子一般,玩着樹葉的李東道:“胖子,今天我們說的這些話,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特別是浩炎,知道嗎?”

“哦哦…”着實被李浩文這嚴肅的表情嚇了一跳,李東死命的點着那個大胖頭。

“嗯…”微微點了點頭,李浩文恢復了往日的淡然表情,拍了拍李東的肩膀道:“我們回教室吧。”自己還要去找餘麗萱問點她與鍾萍聊天的情況,緩緩擡起頭仰望着天空,李浩文內心不由泛起一陣漣漪,老天,我的兄弟受的傷受的苦,已經夠多了,請你不要在折磨他了。

“好,那我們走吧。”滿是笑意的點了點頭,李東是巴不得去班級裏。至少那裏還有空調,不像這裏烈日當頭,在多大一下滿身的油就要被曬出一大半了。

“嗯…”輕輕的點應了聲,李浩文帶着李東轉過身,抄小道緩緩往班裏的方向走去。卻未發覺,一道熟悉的身影極度湊巧的緩緩從李浩文的身後走過,滿是困惑的往花壇深處走去。

軒成大學花壇深處。

“說吧,你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緩緩找了個比較清靜陰涼的地方靠了住,吳浩炎一臉平靜的望着卓亮。

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卓亮緩緩坐到了一邊,淡淡道:“不愧是學校一大勢力的老大啊,都不怕我在這裏對你下手啊。樣子非常的輕鬆悠閒啊…”

“哼…”從鼻息中發出一絲冷哼,吳浩炎不屑的撇了撇嘴角,緩緩站直了身子,看着坐在地上的卓亮道:“如果你找我來,就是爲了和我說這些。那麼,我認爲我們沒有必要在談下去了。抱歉,告辭。”

靜靜地看着轉身欲離開的吳浩炎,卓亮滿是不屑的笑了笑,攔也不攔的,以一種極度不以爲然的口吻淡淡道:“唉,本來還想和你商討下鍾萍的事。”

猛的停住腳步,站住了身形,吳浩炎頭也不回的冷冷道:“你想說什麼。”

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卓亮緩緩站起身,拍了拍褲子。走到吳浩炎的身邊,轉悠着道:“你以前是鍾萍的男朋友,對吧?”

“你想說什麼?”話音中透着絲絲寒意,吳浩炎緩緩轉過身冷冷的看着在自己眼前不斷的來回轉悠的卓亮,緩緩開口道。

臉上緩緩露出了一絲笑意,卓亮笑着走到了一旁,緩緩從拍了拍吳浩炎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是聰明人。鍾萍呢,她現在已經失去記憶了,她也不想去管以前的事。所以呢,你以後就別纏着她了。”

看着同樣是一臉的微笑,望着自己的卓亮。吳浩炎不由發出了幾聲輕微的冷哼,“呵呵…我想只要,鍾萍還沒和你結婚,我都可以追她吧。況且,你現在是不是她男朋友還不知道呢。所以,我想這些東西你插不了手吧?”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