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風清朗的聲音突然傳出,被窩裏正在深情的一男一女頓時如同金鐘響在耳邊,被窩忽然間安靜了下來。

嚴風詫異間掀開了被窩,看到了牀上臉上羞紅不已的二人,心中震驚不已。

“你,你們···”

指着二人,嚴風滿臉不可置信的說不出話來。

“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樣。”

······ 葉川和小白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之後,小白終於還是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它想要的丹藥。阿甘

雖然對於葉川來說這些丹藥現在並不怎麼值錢,不過小白自己也不可能去搶丹藥吧?

它必須要有一個媒介來獲得丹藥,而這個媒介則就是葉川。

「好了小白,這一次你總歸滿足了吧?我身上足足四分之一的丹藥可都拿給你了!」葉川兵不心疼,相反小白實力的提升對於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壞處。

「我跟你說,這一次丹藥吃下去的話,我可能還要在閉關一段時間,所以有什麼問題你趕緊的先問問我,我可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醒來。」小白齜牙咧嘴的說道。

「反正今天閑來無事,咱們就好好聊聊,說實話你要是閉關了我倒是冷清了很多呢。」葉川也是有些不舍的小白。

小白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顯然是非常的受用葉川剛才說的話。


「葉川,你想要知道一些什麼呢?我這邊雖然有很多的記憶,不過記憶有很多都是斷斷續續的,一些大事可能知道一些,不過瑣碎的小事我看你還是少問一些吧!」小白提醒道。

畢竟是傳承,不可能將所有的記憶都複製到小白的腦海裡面,要是這樣的話,小白的腦袋也裝不下那麼多的東西。

小白的母親也就是神獸白虎,將有用的記憶壓縮然後存儲在了小白的腦海一角,等到小白蘇醒的時候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全職攻略大師

葉川聞言點點頭道:「我問的問題其實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那就更加簡單了。原本我是想要問問其他人的,不過很少有人能夠回答我這些問題。」

小白嘿嘿一笑道:「那你就先問吧,我看看到底是什麼問題?」

葉川沉聲道:「小白,我對於這個滄海大陸並不是十分的了解,據你剛才所說,滄海大陸總共分為五個大陸是吧?」

「嗯,滄海大陸總共分為五個大陸,東西南北外加一個中間的大陸,不過這個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在海洋之中還有無數的,這些裡面有些也是住著一些隱士強者。」小白解釋道。

「隱士強者?大陸的強者真的有那麼多麼?」葉川疑惑道。

「呵呵,為什麼叫做滄海大陸?首先我想要告訴你一點的就是,這個世界除了陸地還有海洋,海洋裡面的種族也是非常的多,而且有些海洋巨獸堪比人類武聖強者,他們是海域的霸主,沒事盡量跟著別人走安全的路線,要是胡亂闖入那些巨獸的領域,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呢!」小白出聲提醒道,顯然對於海洋的一些巨獸,它自己都有些心有餘悸。

「海洋裡面還有強大的種族?這……這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啊?」葉川真的有些鬱悶了,這小白說的事情彷彿跟自己都沒有什麼關係一般。

小白鬱悶道:「你不知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這麼跟你說吧,像東勝神州這個大陸上,強者可以說是最少的。不過人確實最多的,很多人終其一生也不會踏出東勝神州半步。」

葉川點點頭,這倒是,像天河宗等類似的宗門,他們這一輩子恐怕都踏不出東勝神州半步,這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又有什麼用呢?

有這個閑工夫的話,還不如多研究研究廣袤無垠的東勝神州來的實在呢。

「正因為如此,很多小宗門都不會記載這些事情,真正的強者他們漸漸的也會明白這個道理的,葉川,你也是因為碰到了無所不知的我,否則的話,你就跟個白痴一樣的。」

葉川的臉那個黑啊,你丫也不過是傳承才有了記憶,要不是這樣的話,小傢伙就真的是個小白痴了,現在跟我得瑟個毛線?

不過這話也只有放在心裡想想,小白這個小傢伙很是好面子,處處都要爭先,這也是一種小孩子的心性在作祟,葉川現在有求於它,當然是要好好的哄著這個傢伙了。

「是是是,小白你實在是太博學了,要不然我也不會問你這些嘛!」心中不岔的葉川,表面上還是將小白捧的非常的高。

小白自然是非常的受用,繼續道:「索性我就給你講講滄海大陸的一些歷史和現實吧。」

葉川最想要知道的也就是這些,對於整個大陸他完全沒有一個直觀的概念,現在正好是一個好機會,能夠直觀的去了解一下自己所處的這個大陸。

「滄海大陸衍生出來應該有幾百億年了,這個我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衍生出來的。從衍生至今,滄海大陸歷經太多的動蕩浩劫,最終在幾百萬年前終於是誕生了一代武神,並留下武神碑。」

「這個你說過了啊……」葉川有些鬱悶,關於武神的事情不是已經說過了么?怎麼這小子還在這重複來重複去的?

「我當然知道我說過了啊,我這不是開場白么?沒有個武神坐鎮,怎麼開場?」小白瞪了一眼葉川之後繼續開始講述了起來。

「武神誕生之後,留下了一個華麗的身影給世人。不過同時也讓整個滄海大陸知道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武聖的後面,還有武神這個境界。」

「武神境,在這幾百萬年的時間裡面再也沒有出現過。不過在這期間,出現了太多太多的武聖境強者,甚至有人已經觸摸到了武神屏障,卻不得其法。」

「這些遠古的歷史以後有空我在跟你講吧,現在我重點跟你講講如今滄海大陸的一個情形。這個也是我母親之前的一些記憶,應該是五百年前的了……」

葉川這個鬱悶啊,五百年前的事情講了估計也沒有太多的用處了吧。


不過有也總比沒有好,好在武聖強者的壽命非常的悠久,所以五百年對於他們應該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東勝神州的武聖強者只有一個,如今他的實力不知道,不過在我母親臨終之前他的實力應該是剛剛踏入武聖境,此人應該還是比較的年輕的。」小白說道。

武皇鏡的人壽命比之武聖境的人要小太多了,此人踏入武聖境那壽命當然是源遠流長了,說他年輕還真的是非常的有道理的。

「東勝神州只有一個武聖強者?」葉川原本以為如此浩大的東勝神州應該是強者如雲的,武聖強者沒有十個也有八個。

「一個總好過沒有吧?你以為武聖是街上賣的無影花啊?想要多少有多少?」小白白了一眼葉川繼續道:「整個滄海大陸十大武聖,東勝神州佔據其一!」

「平均一個大陸也應…[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天哥哥,怎麼樣,流雲城還不錯吧。”

望着人來人往,店鋪林立、古樸厚重的流雲城,嚴輕舞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眨巴着大眼睛問道。


“恩,比青陽城繁花多了。”

看着這古風古樸卻又不失熱鬧的流雲城,張天嘴角噙着一絲笑意,看着嚴輕舞淡淡的說道。

“小天,今天我帶你好好轉轉,然後我們找家酒樓好好喝上一杯。”

嚴風看着郎情妾意的兩人,臉上露出高興之色,朗聲說道。

“好,那就多謝風哥了。”

張天看着嚴風高興的模樣,拱了拱手說道。

之前嚴風在牀上捉住了不軌的二人,在尷尬之間嚴風卻是心底微微歡喜。之前他爺爺已經告訴他,接下來將會爲張天和嚴輕舞二人舉辦婚禮,以此希望能夠留住張天。之前他還摸不清張天是不是會願意,到時候若是不答應恐怕就會鬧出一個天大的笑話。今天所見,他卻是心裏有底了,覺得他爺爺所說的逼婚一事可行。

嚴風臉皮一動,便是揭過了二人的尷尬,將之前的來意表明,於是三人便出現在了流雲城的大街上。

三人看着街道兩旁玲琅滿目的商品,臉上都是露出淡淡的笑意。當幾人走到一處藥材店時,嗅着空氣中的濃濃藥香。張天腳步一頓,偏過頭來從門外看進去時,突然雙眼一凝,面色沉了下來。看到張天的異樣,嚴風好奇的問道:

“小天,這裏有什麼奇怪嗎?”

望着那櫃檯一角里放着的那枚龍眼大小的果子,張天心中閃過一絲喜意。微微穩了穩神,淡淡的說道:

“沒什麼,只是發現了一個需要的東西。”


“哦”

帶着疑惑,嚴風與嚴輕舞跟着張天走進了這家藥鋪。看着這家並不算小的門面,在看到櫃檯裏放的一些藥材張天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沒想到這家店鋪里居然有如此多的藥材,不僅如此而且居然就算是一品的藥材都是不少,就連二品的藥材張天也是看到一些。

這家藥材鋪生意並不像其他鋪子那樣生意火爆,裏面客人並不多,也就是幾十個人罷了。張天知道,藥材一般都是煉丹師需要甚多。而普通修煉者雖然也需要藥材,但是畢竟藥材昂貴,買的人並不是太多。所以人少也正常。

望着張天三人進來後,藥鋪的一個四五十歲的矮胖中年人快速來到幾人身邊。面帶微笑,恭敬的叫道:

“少爺,小姐,你們來了。”

聽到這個中年矮胖子的話,張天心裏一驚,沒想到這家店鋪居然是嚴家的家產。不過這也難怪,嚴家作爲一個煉丹世家有着這樣的藥鋪也是正常。就在張天驚詫的時候,嚴風看到此人臉色一正,淡淡的說道:

“恩,我來看看,你忙你的去吧。”

“是”

中年男子恭敬的退下,周圍的人看到這種情況都是面露羨慕與敬意。嚴風是嚴家的族長之子,已經是衆所周知的的下一任嚴家繼承人。嚴輕舞不僅貌美天仙是流雲四美之一,還是嚴家族長的千金,若是能夠獲得她的芳心,絕對是少奮鬥幾十年。

周圍的看着人,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是眼中帶着熾熱。感受到四周矚目的神色,嚴風冷哼一聲,冰冷的眸子掃過四周,立馬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蟬,低頭不敢看向幾人。

當看到身旁有些差異的張天,嚴風臉色一鬆,笑着說道:

“小天,這一個藥鋪是我們嚴家的一個產業,若是你看上了什麼東西,儘管說便是。”

聽到嚴風的話後,店鋪裏的人這才擡起頭來打量張天,不知道這個俊秀的少年是誰居然能夠得到四大一流勢力嚴家少主的如此對待。不過張天一身普通的白衣,渾身上下也沒有一絲強者的氣息,這讓所有人面上都是露出一絲不屑。

聽到嚴風的話後,嚴輕舞拉着張天的大手,歡快的說道:

“是啊天哥哥,若是你煉丹需要什麼藥材,儘管說就是了,一會讓他們給送回去。”

看着嚴輕舞高興地拉着張天的大手,嘴上叫着天哥哥,臉上洋溢的都是幸福的神色。店鋪裏所有對嚴輕舞有想法的男人都是心碎成無數片,這個來歷不明的小子就這樣俘獲了他們流雲城的四美之一,簡直是太過分了。無數道嫉妒羨慕恨的目光將張天交叉起來掃視,若是眼神能夠殺人,張天一秒中間就被殺死了無數回。

張天臉上淡淡一笑,不過並沒有說什麼,而是朝着之前所看到的角落處走去。望着張天緩緩向着那邊走去,所有人不自覺間讓出了一條道,彷彿有種魔力干擾着他們讓他們不得不讓出一條道來。待到衆人反應過來,頓時臉上羞怒,不過看着嚴風與嚴輕舞也是走過來,衆人心中的怒火頓時熄滅,訕訕的再次讓道。

看着張天眼睛所看的一枚核桃大小的果子,嚴風再次出口:

“小天,你需要這枚果子?”

張天看着這枚散發着淡淡幽香的果子,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恩,我煉製藍幽丹正差一枚這舉幽果。”

聽到張天的話後,嚴風頓時心中一驚,緊緊盯着眼前這張青雉的小臉,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小天,難道你還是一個煉丹師?”

對於嚴風的驚詫,嚴輕舞卻是大眼睛一動,俏皮的說道:

“哥哥,天哥哥可是一個不輸與你的煉丹師哦。”

“什麼,小天已經是一個一品煉丹師了?”

聽到嚴輕舞的話後,嚴風臉色大變,驚叫道。

張天只是十六歲,實力上卻能力敵僞星卿級的高手,這已經讓他震驚不已。沒想到今天居然又爆出一個一品煉丹師的頭銜,這讓一向穩重的他也是禁不住大叫道。雖然張天在修煉上是一個天才,但是嚴風心中卻並不服輸。因爲他只是二十歲就已經是一名一品煉丹師,若是他沒有分心學習煉丹,他自信並不會比張天修爲差。可是如今聽嚴輕舞的話,張天不僅是一個修煉天才,而且在煉丹上同樣是一個天才,這如何還能讓他淡定的下來。

周圍的人聽到嚴風的驚呼後也是神色一變,看着張天再也不敢有絲毫輕視,而是一臉敬畏。煉丹師不管在哪裏都是高貴的代名詞,更不要提如此年輕的一品煉丹師了。

對於嚴風的驚呼,張天只是不置可否的淡淡笑了笑。這幾天來,張天發現他其實煉丹方面天賦很高,從不入流的丹藥到一品丹藥他很容易就煉製成功了。以前沒有成功的生絡丹,此時他的空間戒指裏也是有着兩瓶。如今他已經開始嘗試一品中級的丹藥煉製,而這舉幽果就是一品中級丹藥藍幽丹的主藥。

張天挑了幾樣藥材後,幾人在衆人的敬畏的目光中緩緩從藥鋪裏走了出來。張天找到所需藥材後,頓時感到神清氣爽。就算沒有嚴風的邀請,他也會到這街上逛一逛買一些所需要的東西。

就在幾人陸陸續續逛了半個時候後,嚴輕舞看着一家店鋪裏後,眼睛就就沒有離開。張天循着她的目光,發現那是一家水晶剔透散發着珠光寶氣的輝煌門面。

張天從放外面可以清晰看到店裏面有很多的少女和貴婦,她們臉上露出笑容在裏面挑選着東西。張天心中一動,不動聲響的朝着那間門面走去。

看到張天的動作後,嚴輕舞頓時一喜,臉上露出幸福之色快步跟上。看着嚴輕舞的樣子,嚴風臉上露出壞笑也是隨後步入其內。

“小舞,你看看,你喜歡哪個,我給你買。”

張天看着臉上就差點沒有寫上高興二字的嚴輕舞,笑呵呵的說道。

“天哥哥,還是不要了吧。”

嚴輕舞看着嚴風臉上的壞笑,有些羞澀的說道。不過話雖如此,眼睛卻是時候總沒有離開那個水晶手鐲。看着嚴輕舞的樣子,嚴風打笑道:

“輕舞,真的不要嗎?小天,我們走。”

聽到嚴風的話後,嚴輕舞頓時就急了。張天好不容易說要送她東西,怎麼能說不要就不要了呢?在看到嚴風與張天兩人臉上那壞壞的笑容,小嘴一噘:

“你們都欺負我,壞哥哥。”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