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兩手直接將神劍托住,神劍上的氣息發出『嘶嘶』聲,神力四泄,難以支撐的樣子,逍遙皓天萬分驚恐,神力在消散,如此下去肯定不行。


逍遙皓天的內心亂如麻,破天一劍的威力超出他的想象,沒想到破天一劍竟有如此強悍的神力,剛剛一劍斬出數千里的溝壑,心頭就是猛然巨震,原本以為會一招將判官秒殺,可是沒想到判官突然釋放出更加強悍的力量。

然而。

也在這一瞬間。

此刻,他也冷笑了起來,嘴角動了動,道:「死,獸王元神覺?」

三道元神的加持下,破天一劍威力大增。

「死的是你……」

判官的實力已經達到中位神的境界,他現在的實力能虐殺任何下位神,剛剛那粒黃金丹藥是用神格凝鍊而成,這種丹藥就算在華夏大陸上官王朝也是珍貴無比。

一旦服下,實力瞬間提升一個層次。

在他眼裡,逍遙皓天現在就跟死人一樣。

同樣。

在逍遙皓天眼裡,判官已經死個死人了。

「轟隆」一聲巨響。

劍身上的氣勢完全不一樣。

判官兩眼一睜,以為是出現幻覺一樣,雙手托舉的神劍急速的顫抖起來,沿著他的手心直接震擊到五臟六腑,心神之間,就連識海中的神格也是猛然發出裂動。

「怎麼回事?」

徹底慌神了。

突然之間,神劍上的威力發生的劇烈的變化,如果說剛剛判官還能抵抗住的話,那麼現在他完全抵擋不住,手臂發顫,全身發顫,冷汗如雨,身上的衣袍濕透。

傻眼了。

不止是他,就連逍遙皓天也是一樣。

那種力量他從來沒感受過,太強大了。

天道秒殺力量已經讓他夠震驚的了,可是現在的力量簡直比天道之力強大了一億倍不止,太強悍了,完全超出逍遙皓天的理解範圍,就連體內的那顆黑暗之心也是微微的顫動起來。

「不,,」

「我不能死,我不要死,,」

……

判官兩眼渙散,神劍下壓的威力他完全抵擋不住。

雙手猛然一合。


猛喝一聲,道:「爆!」

裂縫之中,泥土翻滾。不斷的彙集細細的裂縫逐漸靠攏,判官氣喘吁吁,咆哮道:「逍遙皓天,再不收手的話我們一起死。只要你把劍收起來,我就不再追究,否則,,,」

不得已。

判官全力施展出來,在地底深淵他就是主宰,能控制大地的土系神格。所以再生命受到威脅時,他只能將最強大的招式釋放出來,逍遙皓天要是不同意,他就瞬間引爆。

「怎麼樣?」

「你只要收起這把劍。從今往後我們就是朋友。」

「只要是豐都城成的管轄內,你可以為所yu為,怎麼樣?」

……

「如果我不同意呢?」逍遙皓天聲音淡淡響起。


判官臉上的肌肉輕輕的跳動了一下,道:「不同意,大不了一起死,還有,只要我一死,你的女人。還有他們都要死……」

「只要你點頭。我可以立刻放了他們,而且保留他們體內的靈魂。永遠不再追殺,怎麼樣?」

王鳳被抓了!

逍遙皓天心頭一沉,沒想到王鳳真的來了。

怒火暗生。

當初不是因為自己那麼一句話,王鳳也就會出現了,沒想到……

威脅?

逍遙皓天最不怕的就是威脅,最討厭的也是威脅,拿王鳳的命威脅他?

那怒火不可抑制的噴發出來,心頭重重一喝,「給我斬!」

「轟隆隆!!!」

神劍一動,劃破天勢,無可抵擋般的氣勢擴散出來,從判官的天靈蓋直接劈了下去,判官的身體直接一分為二,就連體內的那枚神格給轟裂掉。

判官死了。

剛剛判官的話語中已經透露王鳳被他們抓住了。

如果。

王鳳沒有來,那麼逍遙皓天最多只是心裡懷念一下。然而現在她出現了,還是因為他被抓,那就不一樣了,逍遙皓天也知道王鳳做出了選擇,如果不救她,那還是人嗎?

「轟隆隆!!!」


豐都城的正前方,一片平地。

忽然。

地底深處發出一連串的撞擊聲,地平面上發齣劇烈的顫動。猛然高高隆起,發出裝形態的裂縫,裂縫不斷的加大。

最後。

「轟隆」一聲。

一道人影從泥土之中蹦出,身上的神力帶著邪惡無比的氣息。兩眼一掃,重重喝道:「把王鳳給我交出來,否則死!」

霸氣無比!

「死了?」

「殿主死了……」

「不會的,怎麼可能呢?殿主可是下位神巔峰境界。怎麼可能會死呢,一定是幻覺,幻覺……」

……

豐都城守衛傻眼了。

!! 原本以為是多麼從地底中蹦出,沒想到竟然是逍遙皓天。兩人沖入地底深處只有一人出來,那也說明另外一人已經死了。擁有下位神格的判官死了!!

怎麼可能呢?

一時半刻根本反應不過來。

完全瘋了。

剩下的那幾名半神境的統領兩眼獃滯,望著半空中的逍遙皓天。心頭急速的顫抖起來,判官都不是對手,他們只有被殺的份,心中也在祈禱,希望閻羅君王能早點蘇醒過來。

逍遙皓天太可怕了。

「廢物!」

「果然是廢物,老子早就跟他說過要他小心。」

「沒想到還是死了。」


……

羅天佑氣的全身發抖,他一早就交代,讓判官絕對不能手下留情,一上來就一招秒殺,絕對不能給逍遙皓天翻身的機會,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判官竟然死了。

狠狠咒罵著判官,心頭也是暗暗震驚,「想不到短短數月不見,竟然達到擊殺神的能力,逍遙皓天,你真的好強……」

「等著吧。」

「等老子回到神界,你的末日就不遠了。」

……

旋即。

羅天佑並未以王鳳幾人的性命威脅逍遙皓天。

他很清楚。

如果是這樣,他會再死一次。

他輸了幾次,如果在地獄中再輸,他就永遠沒有翻身的餘地,他不能冒險,最起碼現在不能冒險,如果判官現在還活著,或許他會冒險一試。

現在身邊連一個下位神都沒有,不過他還沒到絕地,神龍帝國是他最後一張王牌,只要得到界心就還有機會贏。

他很了解逍遙皓天,一旦威脅他,只能是死路一條。

冷靜下來。打開了傳送陣,流光一閃消失不見了。

噬魂殿主判官死了。

豐都城的士氣降到了最低點,無法面對現實一樣。

然而。

等了半刻,還是不見判官從地底中出來。

先是半神境的統領全身顫抖,現實終究還是要去面對,他們的從高空中落下,低著頭,不敢看逍遙皓天一眼,很顯然他們投降了,神是他們無法觸及的領域,就算聯合起來也不是逍遙皓天的對手。

與其無畏的死去,不如苟且的活下來。

畢竟這是他們最後一次活下去的機會。

「給我把人交出來……」

「速度一點!」

逍遙皓天猛喝一聲,空氣之中充滿神力波動,音浪如氣波一樣彈射開,像一道巨大壓力重重的壓在豐都城每個人心頭,喘不過氣來,神之威壓。

感受著神力,逍遙皓天內心振奮無比。

剛剛沒時間去感受,現在感受著奇妙而又強大的力量,內心就是按捺不住,那種力量激蕩,澎湃,讓人的內心比天還要大,那種感覺無比的爽快,眼中的一切都變的渺小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