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旋到第二層,墨熙恆甩出一張符篆。

那符篆盤旋一圈,閃閃發亮,然後就向一間房子衝去。

四人找到那間房子,推門進去一看,屋裡坐著一個少女,正是衛蓮蓮。

衛蓮蓮臉色泛著不正常的白色,但眼珠還會動。

「她怎麼回事。」墨兮媛上下觀察。

端木暗一把扣住衛蓮蓮的脈門,靈氣輸入,繼而眉頭緊蹙:「她中了固魂之術,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思維。」

端木暗說著,企圖把自己的靈氣輸入衛蓮蓮體內。但衛蓮蓮身體里那股邪異的靈力雖然看似薄弱,卻十分頑固,與端木暗的靈力玩起了捉迷藏,就是無法祛除乾淨。

衛蓮蓮的臉色時紅時白,但一雙眼珠卻分明透出驚恐之色。看來她的意識,已經恢復了一些。

「讓我來。」墨兮媛上前,又取出幾味藥丸。

「她不是中毒,是被靈力封住了魂魄。吃藥沒用!「端木暗說道。

「試試看吧。「墨兮媛說道,「我的藥丸,起碼可以祛除一部分妖氣的毒性。」

墨兮媛不懂靈力使用,但是她製作的葯卻十分對症。把兩顆藥丸餵給衛蓮蓮之後,衛蓮蓮終於可以有了一點表情,嘴唇能動了。

「她們……她們都被抓走了!」衛蓮蓮模糊地說道,眼淚掉了下來,「好恐怖!我親眼看著她們被繩子捆著,拉到最高一層的房間去了!」

墨兮媛估計,所謂的繩子,其實就是這棵樹怪的枝條。

「你們說,為什麼衛蓮蓮會被丟下?「墨兮媛問道。

「這還用問。」一直沒說話的理王軒轅禮突然說道,「那十幾個女孩,長得比男人還男人!還有幾個,一看就知道是****。所以把她們先抓走diy改造了!就衛蓮蓮,看上去還有些滋味。「

不愧是外貌協會的理王殿下,這番話說得人人信服。 不愧是外貌協會的理王殿下,這番話說得人人信服。

衛蓮蓮蒼白驚恐的小臉上,浮現了一層紅暈。看了理王一眼,眼神瀲灧,不做聲了。

這種生死關頭,沒人去理會衛蓮蓮一個小女孩的眼神。

二層到三層之間,根本沒有梯子。

也就是說,這課樹怪,在自行形成宮殿的時候,三層和二層之間完全隔離了。

「三層有人。「端木暗說道,他靈感力很強,「但是,生命氣有點奇怪。」

「是那些失蹤的神姬嗎?「墨兮媛問道。

「應該是。「端木暗苦笑,」我的靈感力不是那麼敏銳。「

端木暗說自己的靈感力不敏銳,其實是謙虛了。

在皇家學院,端木暗的靈感力也是頂尖的。

「這個小子的靈感力不錯。「白衣卻突然說話了,「三層是宣闊的寢殿。他在外層布置了結界,那小子能感知出那群少女的存在,已經很了不起。」

墨兮媛無語。

她讀了太多太多這個世界上關於武學的各種秘笈,但本身毫無靈力。所以她對武學的知識,只存在於理論上。

無法感知,在現實中,靈力修為相差一個階層,那是何等遙遠的距離。

天賦不夠,或者沒有機緣,一輩子也跨越不了那道瓶頸!


不過,墨兮媛感覺的不僅僅是這個。

這位白衣,評論的口氣……極為內行。

語調平穩之中,帶著一股一語九鼎的威嚴感。

這種感受,就連前世做過掌門的墨兮媛,也感到一種威壓。

「回……回去吧?「軒轅禮建議。

墨熙恆立刻贊成:「我們已經到過這裡。五妹作為神姬的任務,應該是完成了。證人,就是我們三人。」

「別丟下我。「衛蓮蓮哭著說道,「我好怕。」

「你,背上她!」墨兮媛對軒轅禮說道。

「我為什麼要背著她?」軒轅禮火了。他貴為最受寵的皇子,這簡直是對他的侮辱。

衛蓮蓮眼神複雜地看了墨兮媛一眼,抿這嘴唇不語。

墨兮媛也覺得衛蓮蓮簡直莫名其妙,不過她沒在意。

「你不背她,也可以。」墨兮媛很好說話,「殿下,你留下來伺候妖王。說好的,你做神姬。」

理王的臉瞬間就又綠了。

一聲不響地俯下身,背起僵硬的衛蓮蓮。

就在這個瞬間,眼前的階梯消失了!

「你以為,進入妖王宣闊寢殿的人,可以活著逃走?「傳來了白衣的聲音。

樹藤不斷地挪移。

墨兮媛拚命與意念力指揮樹怪,但是,這尊樹怪的歲數太古老了,它根本就不聽墨兮媛的。

雖然由於意念力的衝擊,樹怪的動作也發生了一些僵硬。

然而,最終,牢籠還是形成了。

周圍徹底陷入了黑暗。

衛蓮蓮小聲哭著。

墨熙恆指尖一挑,一簇火苗閃爍。

不料,這火苗一出來,整個空間頓時閃閃爍爍,猶如星空。

或者可以說是磷火飛舞的墳場。

「啊——「發出慘叫的,是衛蓮蓮。軒轅禮也不由自主坐在地上。

墨兮媛本尊的視力,在黑暗裡實在不敢恭維。

但是現在,她終於看清楚了。

整個空間,已經徹底和外面封閉。 整個空間,已經徹底和外面封閉。

他們已經沒有逃生之路。

他們身處一座巨大的殿內。

在殿中央,是一座巨大的,有粗大藤條擰結而成的「樹」。

本來,這座宮殿,可以算是真正的宮殿。

白銀鎏金的窗欞,桂蘭木的房梁,牆壁上到處是寶石鑲嵌的花朵,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在花朵中間,交雜著各色美貌絕倫的女子。她們都是一絲不掛,或者身上只是裝飾一些花朵正好遮住隱秘部位,或坐,或立,或沐浴,或舞蹈……無不是最美麗,最誘惑的姿態。

墨熙恆修習的是火系靈力,在他那一簇火苗之下,整個宮殿卻都因為光的反射作用,瑩瑩點點,五光十色,光影琉璃。

那些寶石做的美人圖像,更是閃閃發亮。

如夢境一般妖艷的宮殿。

相比之下,白色大理石的大神殿,氣勢宏偉莊嚴,不可侵犯。

這裡卻是妖冶萬端,引人恨不得溺死在最墮落的慾望里。

但是,這座藤樹,破壞了所有的華貴氣氛。

藤樹轉了一個圈,正面對著墨兮媛。

在藤樹中間,禁錮著一個人。

這個人,脖子上戴著金色的瓔珞。瓔珞上的墜子,是各色晶石聚結而成的圖案。

在墨熙恆的火光之下,晶石發出一連串的光芒,流連出一個符文的形狀。

「這晶石里,有靈力存在。」端木暗說道。

軒轅禮一直沒有說話,這時候整個人像被施了定身術一樣。

那個人,除了脖子上的瓔珞,全身居然是赤裸的!

從糾結的肌肉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精壯的男子。

即使被樹藤綁縛了,依然散發著逼人的銳氣。


「妖……妖孽……」軒轅禮的眸子里,反射著宮殿里各種寶石的光芒。他嚇得連動都不會動了。


這個被樹藤捆縛的男人,從體型而看,準確地說,還是一個少年。

但其中蘊藏的那種可怕的爆發力,和殘暴的氣息,讓每個人,都難以呼吸!

「好可怕。「墨熙恆的手也忍不住發抖,「我們該逃走吧。」

「怎麼逃?」墨兮媛沉聲說道,「四周都被封閉了。」

只有在極高的,十幾丈的高處,留下一個小小的通氣孔。

大殿內,到處氤氳著醉人的沉香氣息。

一片絕望的氣息,籠罩了所有的人。

「這人在動。「軒轅禮喘了口氣。

墨兮媛盯了一眼軒轅禮背上的衛蓮蓮,感覺有些奇怪。

都這個時候了,連她都感到絕望了。

衛蓮蓮居然還能睡著。

按說衛蓮蓮可是這麼多人中最膽小的,應該嚇得半瘋,甚至失禁都不奇怪。

可是現在,衛蓮蓮居然表現十分「勇敢「。

這讓墨兮媛十分納悶。

那少年果然在動。

烏髮流落,透出一雙紫色的眼睛。

帶著幾分慵懶的笑意,卻讓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打個冷戰。

這種笑意里,帶著嗜血的殘忍。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