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毅然點點頭,繼續說:“對的,他今天丟了所有臉皮就是要鬧給問天看,讓問天知道,如果他再不出手,罪脈也不堅持了,就自生自滅。”

東方尚承一臉呆滯地看着這倆人,心中滿是疑惑。

特孃的這倆人咋就能看出這些的? 東方尚真點點頭,深以爲然道:“嗯,問天剛上任族長沒多久,現在極需要有人能無條件地支持他,所以他出手幫助罪脈是因爲罪脈勢弱,最好控制!”

東方毅然又補充道:“還有一個丹脈!丹脈實力僅比罪脈要強些,而且同罪脈關係向來很好。幫助罪脈這一手,既有利於控制罪脈,又可以作爲控制丹脈的跳板!”

東方尚真若有所思道:“丹脈,器脈,如果二者能控制一個,那問天這族長的位子就穩了!走一看三,問天這小子還是可以的啊!比老冥哥強啊!”

“走一看三?那你還是有些小看問天了。”東方毅然扭頭望向議事廳,目光深邃。

“怎麼說?”東方尚真眉頭一皺,有些納悶。

東方毅然回過頭,盯了東方尚真和東方尚承了兩三秒,這才嚴肅地說道:“外人皆知我天地人三脈以主脈馬首是瞻,可他們不會想到,實際上咱們三脈纔是同氣連枝,所以今天我說的有些話,你們倆聽了就好,千萬不能外傳,否則惹得別人懷疑,不僅降了主脈的威望,更會損害咱們三脈在主脈心中的位置。”

東方尚真點點頭,東方尚承也嚴肅地說道:“我笨,但不代表我傻!有些事能說有些事不能說,這我還是知道的。”

“問天他根本就沒打算救罪脈!”

見兩人表態,東方毅然直接拋出了重磅**!

“什麼?!”“什麼?!”

兩聲驚呼響起,東方毅然趕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東方毅然也沒賣關子,解釋道:“若問天真的想救罪脈,直接下令讓各脈歸還罪脈的名額和資源就可以了,族長特權下,咱們不可能違逆,根本不需要搞什麼比武的幺蛾子。”


“可這比武比的是新加入的弟子的實力,又不是各脈的實力,這不還是給罪脈贏的機會麼?”東方尚承終於找到機會,插了一嘴。

東方毅然曬然一笑說:“所以說,問天高明就高明在這裏了。找新弟子進行比試,看似都是平等的,機會是同樣的,只是對眼力的考較。可你們有沒有想過,新加入的那麼多弟子,都是誰的人帶回來的?”

東方尚真有些明白過來,問道:“你是說,比武放在選拔結束後,是問天留給咱們的時間?”

“對!他就是想讓罪脈在看似公平的環境中輸掉比武!因爲他的根基實在太薄,他怕罪脈恢復地速度比他掌控罪脈的速度要快!他怕恢復過來的罪脈仍舊會脫離他的掌控!”

“所以,在問天根基穩固,所有憂患都消除前,他不可能讓罪脈翻身的!”

東方毅然一錘定音,最終道出了東方問天的所有算計。

東方尚真點點頭,感嘆道:“不簡單啊!以往我們都認爲他還年輕,只是個小輩,沒想到小看他了啊!天脈打算怎麼做?”

東方毅然毫不猶豫地說道:“我這條命是主脈給的,所以我會繼續跟隨主脈。”

東方尚真點了點頭,心裏有譜了。

東方尚承本來在二人一人一句的解釋下,聽的有些明白了,可現在又有些糊塗了,所以他直接就開口問道:“那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做啊?”

聽到東方尚承的話後,東方尚真笑罵一聲:“你啊!笨死了!”

聽到自己被罵,東方尚承也不急眼,反而一副理所當然的說:“有你們倆呢,我不需要想這些事情,只需要按你們說的去做就好了!”

東方尚真見東方尚承開始滾刀,就偷偷的貼近他的耳根,小聲說道:“讓門下弟子從他們帶回來的孩子裏,挑一個天賦高的,拿丹藥往死裏給他們砸境界!”

東方尚承眼中一亮,點了點頭。

話都說到這份了,如果他再聽不懂,那就有些無可救藥了。

三人又討論了一些事後,便分別前往各自的山頭了。

半路上,東方毅然停下身,轉過了身子,望向東方家族最中央的古塔,口中喃喃道:“既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又可以安撫其餘幾脈的人心,這個族長當的還是不錯的。”

然後看向地、人兩脈山頭的方向,嘴角劃過一個邪魅的笑容,又說道:“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啊!”

沒過多久,天地人三脈門下弟子紛紛行動起來。

到了晚上,人脈脈主東方尚承出去了一趟後,器脈也開始行動起來,緊接着,其餘各脈聞風而動。

東方家族暗流涌動。

……

東方家族外,東方冥帶塵兒來到了一座高山之上。雖說是高山,但還需要仰視,才能略微見得到東方冥指給塵兒看的古建築羣。

“那裏,便是我東方家族的所在地,同樣也是你以後得家!”東方冥儘量保持平靜的說道。

這些年的遭遇,實在是一言難盡,去往印魔島的途中就經歷了九死一生,回來的時候,又遇到了巨大的骨骼和那張強大的僧皮,如果說他內心毫無波瀾,那就有些吹牛了。但是在塵兒面前,他又不得不裝出一副世外高人,淡然於世的神祕感。

雖然塵兒是自己最恥辱時刻的見證人,但這一點也不妨礙自己面不紅心不跳的吹牛皮。

只要我不覺得尷尬,那……這個孩子好像比自己還不尷尬。

東方冥看了看塵兒又重新變成裸着上半身,光着腳,只在下身圍着一張獸皮的樣子,皺着眉,帶着塵兒又下了山,從最近的村子裏用了一塊好不容易纔找到的金錠給塵兒買了一身還算合身的舊衣服。

一老一少兩個人就這樣大刺刺的走向了東方家族的大門。

迎面,碰到了正要外出的東方玄。

“老玄哥!”

“老族長!”

兩種不同的稱呼同時從兩人口中說出。

緊接着,兩人對視一笑,帶着塵兒走到了一旁的小亭子中聊了起來。

“老族長這是外出了?”東方玄詢問道。

東方冥點了點頭說:“到了你我這個年齡,單純的閉死關沒什麼用了,想出去再看一眼外面的花花世界。”

東方冥臉不紅心不跳的撒了個慌,然後給東玄介紹道:“這是我從外面帶來的孩子,天賦不錯,安排他進族中的納新吧!”

東方玄看了眼塵兒的裝束,試探性的問道:“那進入納新之後?”

“一切就按照程序來,如果這孩子將來發展能過關,我就考慮下收徒。若是我走眼了,那就讓他自己在家裏混吧,混成啥樣看造化!”

塵兒眨眨無辜的大眼睛,很配合地沒有戳穿東方冥。

東方玄再次看了看塵兒,點點頭,沒有說話。

塵兒卻從東方玄的眼中,察覺到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說不上好壞,但只是裏面夾雜的絲絲打量讓塵兒有些不舒服。

只聊了一會兒,東方冥便起身離開了,塵兒跟着東方玄開始在東方家族中轉悠。

“孩子,你叫什麼?”東方玄笑着問道。

“塵兒。”在印魔島天不怕地不怕的塵兒心中突然間有了絲忐忑。

“哦,陳二。”東方玄輕輕點頭,不再說其他。

“老爺爺有心事?”塵兒沒有注意到東方玄對自己稱呼上的錯誤,而是向着那個鬚髮皆白,毫無生氣的老人問道。

東方玄聽到塵兒的話,猛然扭頭,眼中冒出一絲精光。

Www▲тtκan▲¢○

塵兒縮了縮脖子,顯得有些怯生生地問道:“我說錯什麼了麼?”

東方玄眼中精光隱去,只是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如果有可能,加入我罪脈!”

然後一行無話,東方玄將塵兒帶到了一座大房子前,和一個年輕人囑咐了幾句就離開了。

年輕人看着一身土氣的塵兒,掏出了紙筆問道:“叫什麼?”

“塵兒”

然後塵兒就見那名弟子在一片密密麻麻的名字後面寫了兩個字。

陳二。

當夜,在東方問天休息處,平時本應該燈火全熄的屋子裏,一盞昏黃的油燈還在發着微弱的光芒。

“最近怎麼樣?”東方冥率先發問。

“很亂,但是還可以應付。”東方問天只是大概的回了一句。


東方冥點點頭,就算東方問天沒有多說,他也懂,自己剛擔任族長的時候就是這麼過來的,所以對兒子遭遇的一切深有感觸。

“父親——”東方問天喊了一聲,欲言又止。

東方冥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安慰道:“萬事開頭難,挺過來就好了,你背後還有我呢!”

東方問天點了點頭,頓時覺得身上的壓力少了一半。

東方冥看着自己的兒子,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問道:“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說說看。”

東方問天像個孩子一樣撓了撓頭,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有一件事情,我沒有搞懂。”

知子莫若父,東方問天剛說完,東方冥便替他說道:“不知道爲什麼我會讓你儘量保住罪脈?”

東方問天開口道:“對,我是覺得如果我從天地人三脈開始拉攏,然後再去收復其他脈的人心,會比現在要容易很多。”

東方冥嘆了口氣,有些失落道:“問天,你知道爲什麼我一直想把族長的位子傳給你弟弟問心麼?”

明顯沒想到父親會這麼說的東方問天一愣,然後才如實說道:“兒不知。”

“如果是問心坐在你這位子,肯定不會問出這句話的。不是說你不如你弟弟,而是人各有長。族長的位子,他比你合適。”東方冥眼中略微有些悲傷,緩了緩纔開口道:“首先,你若是從天地人三脈開始,過程固然會簡單很多,但你有沒有想過忠誠這個問題?”

東方問天又是一愣。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我讓你這樣做,雖然會增加很多難度,但如果成功了,那我東方家族上下,就是鐵板一塊!可若是你從天地人三脈開始,或許你能很快穩住族長的位子,但是各有心思的十脈,終究只是十脈!”

東方問天恍然大悟,有些感動地說道:“所以父親在位時,沒有替罪脈爭取任何權利,爲的就是留給我們?”

東方問天很小心的在我後面加了一個“們”字。

東方冥挑了挑燈芯說道:“這個世界上本來有很多事情沒辦法解釋。就比如,沒有不替兒女着想的父母。就比如,你母親生前一直喜歡油燈昏暗的光芒。”

父子倆紛紛陷入回憶,久久無言。

過了許久,見氣氛有些壓抑的東方問天和東方冥說出了自己關於納新的安排。

“糊塗!”聽完之後的東方冥生氣地罵道。

“人老成精,就你這點小算盤,是他東方玄看不明白,還是其餘脈主看不明白?人外有人,永遠不要覺得自己真的可以把所有人玩弄掌中。”

“那父親,接下來,我該怎麼辦?”東方問天被父親罵了一通,頓時有些清醒。


東方冥思考了一會兒後,纔將眉頭舒展開,慶幸道:“多虧了我這次出去帶回來一個孩子。”

然後貼在東方問天的耳邊,說了些話。

這一夜,剛送走東方緣的東方玄緊緊地握着手中幾瓶珍貴的丹藥,望着天空中明亮的太陰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忽然,一道淡淡的光亮朝着他飛過,東方冥伸手接住了後,一道信息傳入他的心底。

“玄叔,今天我父親帶來的那個孩子,就是我給你的交代!” 收到信息後的東方玄眉頭緊皺,百思不得其解。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