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現在。」

一念間。

逍遙皓天爆喝一聲,黑暗神力宛如大壩泄洪,洶湧而出,瞬間凝鍊成一柄巨劍,想也沒想,六倍力量轟然灌注在雙手上,狠狠的斬了下去。

歷寒臉色大變。運起全身力量抵抗逍遙皓天的這一斬。可當他運氣時赫然發現自己動不了。

恐慌!

寒意襲上心頭。

歷寒萬分焦急,眼看巨劍就要斬下,此時他卻動彈不得,連武氣都運不出。

「怎麼會如此?」

心中猛烈咆哮,怒火萬丈,忽然察覺體內密密麻麻全都被一絲絲紅色的細線纏繞住。

「被束縛住了!」

「爆……」

歷寒丹田內不顧損傷全力運轉起來,突然咆哮大喝道:「爆……」

丹田轟然鬆動,體內鮮血四濺。

五臟六腑皆損,但是這不過是他的一具假身,就算五臟六腑全都爛成稀泥也不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大不了再找一具假身而已。

細線在一根一根斷裂,歷寒丹田內的武氣運轉而起。

逍遙皓天丹田內,骨魔王汗如雨下。

逍遙皓天眉心一顫,武氣再次加大,灌注在手臂上。

震天巨響。

剩下的三名結界長老汗如雨下,露出焦急之色。如果不是他們極力壓制,恐怕結界無法承受如此強大的衝擊力量。

在那一瞬間他們心重如山,幾乎同時釋放出強大的武氣封印結界,才使得結界內的強大氣息沒有衝破。

如果衝破結界,後果不堪設想。

「發生了什麼?」

「歷寒死了嗎?」

「逍遙皓天到底對他施了什麼法術?居然和趙長安一樣,一動不動,莫非又是神通術?」

「兩種神通?」

……

結界內所發生的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修為稍微低下的弟子根本看不清楚,只聽見結界內一聲巨響,然後灰塵滿天,結界內迷糊一片。

不光是這些弟子,就連天機宗的一些長老也是沒看明白。

趙長安雖然是武鬼二階,但是以整體實力來說歷寒要強上幾分,何況他剛剛還吞服了『武神丹』,此丹的威力非同小可,服下之後實力暴增。

就算如此,歷寒還是被逍遙皓天某種力量束縛住。令人不解。

武尊五階真有如此強大?

一些武尊五階的弟子眉頭皺起,苦思冥想,同樣是武尊五階為何逍遙皓天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好小子,果然沒看錯你。」

吳千劍興奮爆喝一聲。

旁邊張寶兩眼怔怔出神,並沒有看清剛剛發生了什麼,疑問道:「師傅,剛剛發生了什麼?」


「哈哈……你的逍遙老大估計要贏了。」吳千劍笑道。

「贏了?!」

張寶眼神一驚,露出狂喜之色。

結界內,滿天塵土。眼不可睜。

逍遙皓天退至角落,剛剛那一擊的確成功了。但是那一擊並不致命,只是重傷。這讓逍遙皓天心頭大震,變得更加小心起來。

體內的骨魔王,受不了小的傷,此時正在盤膝而坐療傷起來。想讓他再釋放『死亡纏繞』已經是不可能了。

「逍遙皓天,拿命來……」

昏暗的結界內,一聲爆喝突兀響起。

歷寒要不是最後緊要光頭不顧五臟六腑受損逆轉丹田擺脫束縛,恐怕真要死在逍遙皓天的巨劍之下。

在剎那間,運足武氣抵抗,可他沒想到逍遙皓天的那一斬的威力太大了,以至於他差點就支撐不住。

五臟六腑受損,識海動蕩無比,意念在那一刻幾乎要被震散,這讓他心中怒不可歇,何時受過如此威脅?

就算面對月神,面對趙東來,歷寒都不曾感覺到壓力,可面對逍遙皓天,他的心頭莫名其妙的感覺到壓力如山。

「武尊五階而已,擁有神通又如何?」

「還不是要死在老子的劍下!」

「誰敢擋老子的路,老子就要讓他死……」

話剛落音,長劍一斬,周圍一片灰塵迅速消減,結界內開始清晰起來。

「歷寒居然受傷了!」

「怎麼可能,怎麼會?逍遙皓天居然毫髮無傷,太不可思議了,難道他真的還有其他神通?」

……

現在唯有硬拼,硬抗……

兩人猛地相撞,逍遙皓天被震飛,身體彈到結界上,結界的反噬之力瞬間反彈,。喉嚨中鮮血翻滾,忍耐不住,奪口而出。

逍遙皓天直接衝擊出去。

歷寒兩眼帶著不屑神色,面對逍遙皓天衝上來,體內武氣一動,腳下長袍鼓鼓作響,凌亂髮絲肆意飄揚,強大的武鬼之力展露出來。瞬間迎了上去。

又是一次雷鳴般的撞擊聲響起。

逍遙皓天再次被震飛。重重的砸碎石堆中,這次傷的更重。

幾秒鐘之後,逍遙皓天再次從廢墟中爬了起來,兩眼望著歷寒,發怒道:「再來……」

兩次撞擊,心神巨震。不過也把逍遙皓天原始怒火給激發出來。

歷寒也是一怔,冷冷的看著逍遙皓天,心頭暗暗稱奇。

逍遙皓天不過武尊五階,就算武氣高於常人,但是也不會渾厚到如此程度。兩次撞擊后還能釋放出如此強大的武氣。這是何故?

不容他多想,逍遙皓天又是不要命的衝上來。

逍遙皓天根本沒有別的辦法。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85章心中的恐懼!!

他心中很明確,只能和歷寒打消耗戰。

武神丹再厲害也不可能恢復所有的武氣。而且歷寒受了一次重擊,他也不敢再施展神通。

如果強行施展,就算贏了,他也會受重創,意念必定受損。

只有他不施展地獄惡魔,逍遙皓天心中就不懼。

擁有培元丹,不死就有希望。

服下一枚培元丹,身上傷口迅速癒合,迅速提升一點武氣,於此同時,逍遙皓天再次衝出去……

「逍遙皓天他不要命嗎?」

「不要命?你再認真看看歷寒,他比逍遙皓天好到哪裡去?」

歷寒氣喘吁吁,氣勢要比原先弱了很多。

無數的撞擊,武氣消耗太大了。

他完全沒想到逍遙皓天居然跟他打消耗戰,難道武尊五階的武氣要比武鬼境界的還有渾厚?

老子不信邪。

歷寒仰天怒吼,「萬劍訣……」

萬萬道劍意襲身,逍遙皓天根本不躲,直接衝擊上去,一拳重重的砸在歷寒的胸口,這是他第一次攻擊到歷寒。

「嘭!」

逍遙皓天再次倒飛出去,全身上下的傷口再次裂開,掏出兩枚培元丹仰頭服下,看著不遠處的歷寒,陰森森道:「怕了吧,哈哈……」

「噗嗤……」

胸口受到重擊,歷寒也是忍受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來,心中大震,「怎會如此?」

其實,這段時間下來,消耗武氣,同樣在消耗體力。

歷寒的反應速度已經慢了半拍。

這點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否則也不可能躲不過逍遙皓天的攻擊。

不知不覺中,逍遙皓天一直被打的局面慢慢改變。

「居然打中了!」

「逍遙皓天還是人嗎?」


「和歷寒打消耗戰,他的武氣到底有多渾厚?居然敢和武鬼境界的人比拼武氣?」

……

神殿上,皇天心中大悅,淡淡道:「逍遙皓天,你真讓我感到吃驚啊!」

結界內。

逍遙皓天再次站了起來,盯著歷寒狂笑起來。

武鬼一階,擁有神通『地獄惡魔』的歷寒實力很強大。


可以說他在天機宗數萬弟子中絕對是第一人,建立正氣門,號稱『正氣門少主』受萬人敬仰,風光無限。


可是現在面對武尊五階的逍遙皓天,他的內心產生鬆動。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