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百合終於開口了,雖然這個辦法很冒險,可是他們除此之外任何辦法都沒有了。

蜜糖和王聰迅速回過頭來,兩人臉上都很是期待,不知百合有了什麼主意。

百合目光堅毅道:“我和她們取得聯繫,然後想辦法混進去,查清楚冰冰姐的事情之後就通知你們。”

頓了一下,百合又道:“這真的是我們唯一的辦法了。”

“但這個辦法實在是太冒險了!” 我欲吞天

王聰也一口拒絕了百合的這個辦法:“蜜糖說的沒錯,這個辦法實在是太冒險了,一旦出了事情,你可就真的太危險了,她們會怎麼樣對待冰冰就會怎麼樣對待你。”

“可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百合道。

“但這不是一個好主意。”蜜糖搖搖頭。

百合道:“那你說我們還能有什麼辦法?再晚一些……或許想見到冰冰姐就更難了,如果我混進去,至少還能起到一些保護冰冰姐的作用吧?”

百合的話的確有道理,這可能真的是他們唯一的一個出路了。

“你們放心,我會小心的。”百合道:“只要我小心一些,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至少她們現在還是相信我的。”

“可是秦淮八豔顯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百合面露疑色:“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妥當。”

百合伸手拍了拍蜜糖的肩膀:“畢竟這是唯一能救出冰冰姐的辦法,如果我不冒險,冰冰姐才真的是危險了。我知道組織做事的手段,這個險我必須要冒。”

蜜糖沉默了,把目光拋向王聰,這時候只能讓王聰拿主意了。

王聰也沉默了有一陣,這件事情太棘手,可營救冰冰卻勢在必行。

“萬一你真的沒有機會,那千萬不能暴露自己的情況。”蜜糖只能這樣說了。

王聰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記住,不論發生什麼,只要你告訴我們你的位置,我們都會去找你……”

這話讓百合很感動,也是王聰對這種現狀的默認,他只能同意百合的選擇。

“我知道。”百合點點頭:“相信我,我會找到最合適的機會,一定把冰冰姐救出來。”

百合做出了爲這個小團隊而冒險的決定,也意味着她永遠將會成爲撕蔥俠小隊的重要一員。 做出決定之後,三人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停下車,百合在蜜糖和王聰的建議下想好了自己的說辭,最後讓自己冷靜的幾分鐘之後,才撥通了馬湘藍的電話。

此刻馬湘藍正在一個豪華的歐式別墅裏和秦淮八豔其他幾人享用豐盛的早餐。

看到來電顯示,馬湘藍顯然有些詫異的擡起頭,把手機亮給其他人看:“是百合的號碼……”

顧媚皺了皺眉頭,之前卞瓊和馬湘藍已經告訴她,百合因爲對方發動的突然襲擊而身亡,對他出手的是一個擁有雷電異能的陌生女孩。

而現在百合居然又“活”了?

除非電話是襲擊她們的人打來的,如果是這樣,卞瓊和馬湘藍的說辭才能解釋的通。

然而在馬湘藍的眼神裏,顧媚顯然看出了她的驚詫。

在這一點上,就能證明馬湘藍並不確定百合百分之百身亡的事情。

這對於組織來說可是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組織裏的幹事是沒有隨便一個人在外的權利,一旦異能力暴露,對於組織而言就是相當巨大的危險。

卞瓊和馬湘藍在沒有確定百合已經身亡的情況下就離開,這種做法絕對會讓顧媚不滿意。

馬湘藍知道這種事情瞞不住,所以看到百合的電話,也沒有做什麼遮掩,若是再遮掩反而有可能直接失去顧媚的信任。

“把電話給我。”顧媚直接伸手。

馬湘藍雖然遲疑了一下,最終仍然起身將手機交到顧媚的手中。

顧媚沒有猶豫,接起了電話:“百合?”

“顧媚姐?”電話接通,顧媚的聲音顯然讓百合有些詫異,她看了一眼手機,確定自己沒有撥錯號碼。

“是我。”顧媚道。

這便確定了秦淮八豔已經碰面了。

“她們說你出事了,但聽起來,你似乎並無大礙。”顧媚輕描淡寫的說道,餘光卻看了卞瓊和馬湘藍一眼。

卞瓊儘量自己看起來很平靜的樣子繼續吃東西,而馬湘藍卻一點食慾都沒有了,放下勺筷低頭不語。

“我醒來之後卞瓊姐和湘藍姐都不見了。”百合心事重重道:“我想她們肯去上滬找你們了,所以我就馬上趕來上滬了,顧媚姐,你們在哪,我一個人好害怕。”

顧媚的表情看起來依然平靜:“你已經來到上滬了?”

“是啊,我已經來到上滬了,可這裏我哪兒都不認識。”百合的聲音很慌張。

顧媚微微一笑:“百合,你醒來的時候就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嗎?”

“是啊,只有我自己。”百合道:“我就在畢朝喜在廣圳關外的別墅裏,所有人都不見了。”

“那你怎麼沒有第一時間打電話過來?”顧媚謹慎多疑,在這一點上就清晰明確的體現了出來。

百合心中有些緊張,不過幸好蜜糖已經考慮到這一點,她之前就準備好了答案:“我是想馬上打電話,可我的手機卻一點電都沒有了,我想要充電卻也充不進去,我來到上滬之後馬上買了手機,第一時間就聯繫你們了。”

這答案顯然還說得過去,畢竟百合是被電流擊暈,手機收到影響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雖然顧媚不能百分之百的確定這一點,卻也不至於一點都不相信。

“你是怎麼來的?”顧媚又道。

“做大巴。”百合道,不論是飛機還是高鐵,今天的時刻表都沒有廣圳來的班次會在這個時間段到站的,很容易就可以查。

所以她才說大巴,大巴的時間畢竟沒那麼準時準點,不容易去查到,發車流水也比較頻繁,況且大巴有加班車也很正常的。

修仙界第一關系戶 怎麼沒做飛機或者高鐵,大巴做了很久吧。”顧媚雖然是笑問,可是字裏行間卻都是在“質問”呢。

百合嘆了一口氣:“沒有買到票,廣圳來上滬的人真的好多啊。”

“是啊,畢竟都是大城市,來來回回的人的確比較多。”顧媚點點頭:“既然你已經來到上滬,我們就放心了。”

沒等百合再開口詢問她們的位置,顧媚接着道:“卞瓊和湘藍一直都很擔心你,當時情況緊急,她們也是被逼無奈,迫不得已纔沒有帶上你,爲了你的安全,她們想辦法將對方全部引開了。”

百合一怔,王聰和蜜糖就坐在她的前面,顧媚卻說這話。

這種欺騙或許是善意的謊言,但卻依然讓人感覺心中特別不舒服,有種被玩於別讓鼓掌之中的感覺。

說這話的時候,顧媚的眼神更是直接的看向了卞瓊和馬湘藍。

這時候卞瓊也不得不自責的低下頭。

“都是我不好,讓姐姐們擔心了。”百合這一刻的心情其實是非常沉重的,那種感覺讓他特別不舒服。

“你沒事兒那就好,這是我們最擔心的事情。”顧媚淡淡道。

“顧媚姐,那你們現在在哪,我去找你們。”百合有些迫不及待了,但她的急於求成卻讓顧媚不得不設有防備。

顧媚稍作思考:“我們在的這個地方比較難找,我即便是告訴你,你也找不到。”

“那我……”百合還想追問,蜜糖卻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她千萬不要着急,百合這才放緩了語氣:“那我自己一個人該怎麼辦呀?”

“不用擔心,我們會找到你的。”顧媚微微一笑:“今天晚上十點,你去衡山路一家叫‘夜白’的酒吧等我們,我們在那裏碰面。”

百合一怔:“今天晚上?”

“時間還很早,你可以自己去迪士尼玩一玩。”顧媚道:“找幾家不錯的小店,嘗一嘗蟹殼黃,崇明糕, 千金一諾 。一天的時間保證你玩起來就停不下來。”

百合面露難堪:“顧媚姐,我自己一個人真的沒心情去玩,我現在只想找你們……我沒有安全感。”

“可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你真的找不到。”顧媚這話已經非常明確的告訴百合,她是不會說的。

蜜糖在旁邊趕緊擺手示意百合不要再追問了,再追問肯定會引起對方的疑心。

百合這才點點頭:“那好吧,顧媚姐,那我們說好了,晚上十點,我在衡山路的‘夜白’酒吧等你們。”

“恩。放心吧,我會去的。”顧媚笑了笑。

百合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去問冰冰的問題:“對了顧媚姐,冰冰現在怎麼樣了?抓住她了嗎?”

蜜糖一聽百合這樣去問,神色馬上慌張起來,一個勁兒的擺手。


因爲百合在之前就昏迷了,剩下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她這樣問完全超出了她“應該知道”的範圍。

顧媚明顯的遲疑了。

百合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儘量彌補道:“還有那兩個人,都被你們抓到了吧?”

“沒有。”顧媚的回答輕描淡寫:“當時只有卞瓊和湘藍兩個人,不是他們的對手。”


蜜糖用口語在旁邊提示百合:問她們兩人的情況!

“那卞瓊姐和湘藍姐都沒出什麼事情吧?”百合馬上領會了蜜糖的意思,不得不說蜜糖的確是他們的小軍師。

關心她們才能顯示出百合是她們的人,若是隻關心冰冰的問題,顧媚想不起疑心都難。

“一切安好。”顧媚道:“晚上見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恩……沒事兒就好。”百合道:“那晚上我等你們。”

“恩。”顧媚說完便掛了電話,掛了電話之後,顧媚的臉色可就沒那麼好看了。

卞瓊和馬湘藍都沒有說話,而其他人也都沒有說話,她們心裏都清楚這件事情卞瓊和馬湘藍的確做錯了。

“難道你們兩個人就不準備解釋一下嗎?”柳如詩替顧媚開口了。

卞瓊擡頭看了馬湘藍一眼,她顯然沒有準備好如何回答。

沒辦法,她只能無奈開口:“當時情況緊急,我們的確沒有機會去確定百合的情況。”

“那你們就直接斷定百合死了?”柳如詩道:“這樣可不太負責任。”

“我們知道錯了。”馬湘藍承認道:“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再出現第二次。”

柳如詩沒有再說什麼,這事情應該如何處置,顧媚說了算。

“我們接受懲罰。”卞瓊道:“的確是我們的嚴重失責。”

佟小宛屬於和事佬,如果說柳如詩是唱白臉的,那她就是唱紅臉:“好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也沒有辦法改變,既然一切都平安無事就好。沒有追究的必要了。”

顧媚看着卞瓊和馬湘藍,非常認真道:“我不希望你們再出這種事情。希望你們聽清楚了。”

“一定不會的。”兩人異口同聲道。

“媚姐,你爲什麼不讓百合來找我們?”卞瓊有些遲疑:“她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告訴她地方讓她自己想辦法來,我們又何必再去接她呢?”

www ttκǎ n co

顧媚的眉宇之間閃過一抹銳利:“那我又如何相信她會自己一個人來呢?”

顧媚這句話顯然在秦淮八豔幾人中丟了一顆重磅**。

卞瓊和馬湘藍是徹底震驚了,她們完全沒有想到,百合的一個電話也會讓顧媚如此的謹慎。

佟小宛似乎更瞭解顧媚:“小心一些終究是好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