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人度己,黃泉路上的酒店——德魯納酒店

佛說度人,大抵是指為別人指路。

路是什麼路?大概是對別人來講,最好的選擇。

人死之後,一定是去往了另一個世界,有的稱西方極樂,有的稱地獄,有的稱陰曹地府,其實都是一個世界。

一千年前的圓月客棧,現在叫德魯納酒店,名字不一樣,但乾的都是同一件事。死亡之後的人,在踏上黃泉之路前,一個稍作休息停留的地方。在這裡,會回首自己的一生,有憾的,有怨的,有等的,有報仇的,大凡都會停下來。最終,要了了恨,了了怨,放下了紅塵牽掛,才會踏上黃泉路。

經過四十九日,過了奈何橋,過了三途河,忘卻前世,進入下一世的輪迴。

德魯納酒店》大抵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度人度己的故事。

一直覺得,韓國拍鬼片,總會無端覺得格外陰深與嚇人。 《德魯納酒店》中的某些鏡頭也不適合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觀看,那樣你會不敢一個人去衛生間,也不敢一個人去走廊,還怕打開衣櫃門。

女主角張滿月,IU飾演。 IU不說了,有顏更有演技。去年與李善均主演的《我的大叔》讓我印象特別深刻,有時間我會特別說一說這部劇。

男主角具燦星,呂珍九飾演。關於呂珍九,看韓劇的人都不陌生。不過,因為在看《德魯納酒店》之前,他還有一部戲剛剛播完,說實話,前面幾集看著是有點跳戲,後面還不錯,畢竟演技還是在線的。

張滿月因為一千年前的殺戮、仇恨被月靈樹所限,成了圓月客棧的主人。她要做的便是度人。度那些對紅塵還有餘念的人,讓這些人能夠在她的客棧休息好後上路。同時,她也在等待當初出賣了她和她兄弟的那個男人的靈魂出現,然後和那個靈魂同歸於盡,然後踏上黃泉之路。可是,等了一千多年,那個她恨了一千多年,又曾經深愛過的男人的靈魂都沒有出現。

在這個客棧裡,不知道有過多少任活人經理,但到了這一任經理具燦星來到時,他便成了那個可以度張滿月的人。

人的執念有時候很深,即便是已經死去,成為鬼魂,但依舊有很深的執念。因為那些執念,可能成為惡鬼,被打得灰飛煙滅,也可能被人救贖。其實,選擇就只在一念這間。

度人,度己。

一千多年的過往裡,張滿月送走了很多很多人。或許是因為那一千多年真的因為度人積了福氣,所以一千多年後才會出現那個度她的人。

她一直等的那個靈魂其實就在她身邊,她只是一直不知道而已。靈魂變成一隻閃閃發亮的小飛蟲,不能說話,也不能顯形,只能這樣陪在她身邊。陪她一起經歷戰亂,經歷苦難,經歷貧窮,經歷所有能經歷的。他,其實也愛了她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前,他在新婚之夜死在了她的劍下。從此,他解脫了。她卻成了仇恨的載體。連殺了那個人都不能放下的仇恨,這一千年來是如何的折磨著她。

有人說,沒有愛就沒有恨。因為曾經深愛,所以也就是刻骨銘心的恨。

當具燦星把那個小蟲子帶到她的面前時,她終於能夠聽他講那段過往。當誤會解除,死的人已死,一切都無法挽回,也回不到一千多年前了。她不再恨那個人,但也不愛了。而如今這個度她的人,成了心中的唯一。

愛情就是這麼有意思。一千多年的時光,她帶著客棧搬了無數次地方,遇見了無數個人,沒有放下恨,也就沒能再愛。當她在一千多年後再愛的時候,其實恨也就放下了。

看完這部劇,會對人生有一些思考。人生,到底應該執著,還是該放手時就放手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