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趙軻能成為殺手之王,絕不僅僅是因為他境界高……這般手段,令人悚然!」

陳天龍咂了咂嘴,又開始研究腦海中的第三本書。

第二本書是趙軻的必勝技巧,可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掌握的,需要陳天龍用未來一年,乃至多年的實戰經驗去融合。

相較於第二本書,第一本書和第三本書的作用,無疑更加立竿見影一些。

第一本書是功法,可以幫陳天龍在一天之內突破至大圓滿境界。

第三本書是武學,喚作《無影三弄》。

無影三弄和魅影鬼步一樣,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個部分是如影隨形。

只要施展開如影隨形,陳天龍和敵人戰鬥時,身法敏捷如鬼魅,算得上是魅影鬼步「迅捷」的升級版本。

第二個部分是縮地成寸。

施展起縮地成寸,陳天龍的移動速度會快到極致,地面像是縮短成了寸長,陳天龍一步邁出已在數丈之外。

這個名字,取自道家中的一個神通。

和迅捷一樣,這個技能,則像是魅影鬼步中「疾走」的升級版。

第三個部分則是魅影鬼步中「猛烈」的升級版,名叫無影迷蹤。

施展無影迷蹤時,攻擊速度之快,敵人連影蹤都沒瞧見,便已身死道消、身首異處!

本來蘇酥將魅影鬼步交給陳天龍的時候,陳天龍便已然驚嘆於魅影鬼步的強大。

如今看到了無影三弄,陳天龍心頭只有震撼!

倘若自己能掌握無影三弄,無論實力還是保命能力,都將再次上升一個台階!

真不愧是殺手之王趙軻留下的傳承,真是令人驚嘆至極!

只不過,無影三弄對境界要求很高,起碼需要圓滿境界才能掌握。

所以在突破之前,陳天龍還是要以魅影鬼步為主。

「有了無影篇,突破已非難事!」

陳天龍昂了昂首,眯眼道:「如今來天堂島的四個目標,得到殘圖已經完成,幫助快活林立足也已經完成了一半,眼下有了無影篇,是時候突破大圓滿境界了!」

本來陳天龍前往第五家族還有些底氣不足,如今有了無影篇,也就不再擔心一旦第五家族翻臉,自己逃不出第五家族了。

雖然大長老是快活林的第三位管事人,但陳天龍總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別人的身上。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看了看牆壁上掛着的鐘,已經指向了凌晨六點。

陳天龍答應第五天嬌今晚之前會前往第五家族,剩下的時間完全足夠用來突破。

一念及此,陳天龍不再猶豫,立馬運轉無影篇,開始向大圓滿境界邁進! 第2408章

「真是搞笑!」

陳雲率先動手,將手中的空桶砸向李月牙跟旁人緊牽着的手。

「啊!」

李月牙旁邊那個小女生痛呼一聲,將手抽了回去。

「你沒事吧?」

李月牙剛問了一句,陳雲已經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對着她連扇了幾個巴掌。

口中還不乾不淨的罵道:「你這個賤人!垃圾!」

「也就只有像你這麼不要臉的人才會粉趙起余!你們都是垃圾,人渣!」

李月牙反應不及,被白白打了幾下后,才想起來要反抗。

而陳雲帶來的那些人也沒閑着,在陳雲行動之後,他們便也迅速衝上前。

對着李月牙等幾個小女生又是砸東西又是拳打腳踢的。

兩隊人馬很快扭打在一起,場面十分混亂。

而李月牙這邊畢竟人少,很快就演變成了幾個小女生被一群人圍毆的畫面。

此刻的別墅外面鬧哄哄的,隱約還能聽到一些小女孩的慘叫聲。

趙起余聽這動靜,知道肯定是兩邊人鬧起來了。

他當即動身,就要朝門外走去。

這時,一直坐在沙發上,不知在想什麼的孟繁意,突然起身攔住他。

語氣嚴肅的問道:「你想做什麼?」

趙起余說道:「我的粉絲現在就在外面,我不能不管他們!」

說着,趙起余繞過孟繁意,又往前走了幾步。

但孟繁意卻再一次擋在他前面。

語氣認真的說道:「趙起余,你想清楚了!」

「外面除了鬧事的人,還有很多記者蹲守。」

「他們把事情鬧得這麼大,無非就是想逼你出現。」

「只要被拍到一點你跟人起衝突的畫面,你就……」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亂,就像是有無數只螞蟻在狠狠的撓趙起余的心臟一般。

他打斷孟繁意的話,語氣堅定的說道:「你說的我明白,但是外面也有我的粉絲。」

「他們是為了保護我才出現在這裏的。」

「我不能讓他們任何一個人受傷!」

趙起余是一個正直且有義氣的人,雖然為了進入娛樂圈,他收斂了身上的江湖氣。

但棄粉絲安危於不顧這種事,他做不出來。

他也相信,哪怕現在是慕安安站在這裏,她也絕不會阻止自己去救那些無辜的粉絲!

趙起余不顧一切的沖了出去。

李月牙被按在門前的地上。

她的頭髮、衣服,全都又臟又亂。

幾個女人按住她的手腳,讓她無法反抗。

而陳雲則是坐在她的身上,左右開弓,用力扇她嘴巴子!

李月牙被打得只能發出幾道虛弱的嗚咽聲……

趙起余徹底怒了!

衝上前,把陳雲單手拎了起來,扔到一邊。

又將那幾個壓制李月牙的女人一一推開。

他將李月牙從地上抱起來,語氣堅定的說道:「沒事了,我不會再讓人傷害你!」

一句話,讓李月牙的眼淚變得更加洶湧。

她粉過不少明星,但像此刻一樣雙向奔赴的,卻是僅有的一次。

這一刻,她突然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值了…… 四弟孫勇見大哥三哥去天坑方向,也想跟着,被輔導員喊住,又把萬紅叫來分給尤娜一些繃帶創可貼,孫勇不知道老師喊他幹什麼,站在老師身邊不動,符萍笑着說道:「爬山需要體力,你這個大鐵塔過來幫我。」旁邊的萬紅接茬:「個大長腳,個小長腦,下回旅遊想着照顧老師。」孫勇臉色有些掛不住,自從與小小分手,他很少和女孩子接觸,偏偏這個萬紅身材長相與小小相似,他更不想接近。

陸小西前面開拔,尤娜在後面小跑追上,論靈活,陸小西真不如尤娜,練過功的人身體素質還是不錯的。天坑的周圍幾乎不長草,到處是那種帶小洞洞的火山石,陸小西用這東西做過搓腳石,也見過有人用這種石頭砌牆和蓋房。

天坑很大,除了八八四班,另外兩個班級的人也開始走過來,近百人站在坑邊,一點也不顯人多,據說這個坑口可以手拉手站滿一千多人。站在旁邊往下望,坑底是漏斗型的,根本看不到坑底,有下過坑底的人說,下面亂石遍地,最低處有一個泉眼,泉水拔涼拔涼,即使是寒冷的冬天也汩汩流水,奇怪的是夏天淌出來的是冷水,冬天流出來的是溫水,有人說這裏是火山坑。

圍着天坑的人,都是聽來過的人講故事,有人指著左邊的老虎山說,方才過來時看到好多人往山上爬,現在那邊靜悄悄地根本看不到人影,是不是原始森林就是這種感覺?樹大山高,說爬山是上天真的不假,他們要是往我們這裏看,我們可能就像個小螞蟻那麼大。

站了一會兒,有人提議去旁邊的黑浪花看看,起名黑浪花自然和浪花有關,遠遠望去,火山岩黑黑地,被風吹雨打的地面,到處是蘑菇狀的石頭,陽光照射過來,真的如翻騰而來的黑浪。尤娜看看手錶,還不到八點,就招呼陸小西,別的班級開始有人往坑底走,她也想看看那個神奇的泉水。

坑口的風很大,昨天老師囑咐所有人都穿運動服運動鞋,但沒有要求穿什麼顏色,今天尤娜穿一身白色運動服,來到野外怕曬,衣服的拉鏈拉到下巴頦的位置,陸小西嘲笑尤娜:「這也不是你的風格啊,你的風格是不怕吹不怕曬。」尤娜哼了一聲說:「壞蛋,荒郊野外你想幹啥?從家裏出來時我表姐可說了,叫你照顧我。」

陸小西雙手作揖,表示服了,脫下身上的藍色運動服,把兩隻袖子系在腰上,圓領老頭衫緊繃,被陽光晒成古銅色的胳膊能看到血管,粗壯有力,尤娜伸出一根手指好奇地在突出的血管部位摸摸,陸小西握拳用力,肱二頭肌像個小饅頭一樣突出,尤娜不由得稱讚一聲好帥。

陸小西得意地擺擺頭,然後問尤娜,你不是要下去看看那個怪泉?尤娜望望深不見底的坑底,有些猶豫,陸小西一把拉過她的手,一步一步地往下滑動,都說上山容易下山難,現在是下坑,腳下的土像沙子一般,只能往下滑動,更難。

像他們這樣往下滑動的有幾對兒,都是手牽着手,不然一個人很容易就摔倒。向下走了有一半的距離,回頭看坑口邊的人已面貌不清,尤娜喘著粗氣,陸小西解開腰間的衣服,用腳踩平一塊地方,鋪上衣服叫尤娜坐下休息,尤娜伸手把陸小西也拉倒,一件衣服坐着兩個人,幾乎是僅僅地貼在一起。

人坐下來,風明顯地小了許多,有不知名的大鳥盤旋著飛來飛去,陸小西扭扭頭,恰好嘴巴靠近尤娜的耳朵,他輕聲問:「丫頭,你在想什麼?」尤娜忽然溫柔起來笑着說:「你喜歡叫我丫頭也行,起碼也得叫丫頭姐姐吧?我還想問你在想什麼?」陸小西被尤娜的幽默逗笑了,深吸一口氣,尤娜趁勢閉上眼嘟起嘴,堵住陸小西的嘴唇。。。。。。陸小西看到尤娜長長的睫毛在抖動,不禁用力搬過尤娜的腦袋。

尤娜使勁拉下陸小西的胳膊,才緩過氣來,一張臉不知是憋氣的原因還是害羞,一片嫣紅。

周圍沒有人,微風如溫柔的小手,陸小西覺得後背有些濕,是方才拉着尤娜用力,還有太陽的照射,腦門也有微微的汗珠,尤娜發現他肩膀扭來扭去不舒服,揪起陸小西的背心,用手把他後背的汗水擦擦,陸小西享受地「嗯」了好幾聲。

兩人站起來,陸小西抖抖衣服上的土,繼續往下走,這時已經有往上爬的同學,發現一身白衣滿臉桃紅的尤娜,都回頭多看幾眼,本來尤娜的身材就很惹眼,加上今天穿着一襲白衣,滿臉紅潤,笨人也都猜出來是什麼原因,但都是笑而不語。

尤娜又羞又急,今天來遊玩的基本都是惠民師專的,自己這下可丟人了,就舉手要打陸小西,陸小西倒退著,雙手抓着尤娜的手,一是怕她的拳頭打過來,二是怕尤娜跌倒,一不小心腳下被一個拳頭大小的火山石絆到,身子向後倒去,手裏牽着尤娜也一起滑到,幸好陸小西機靈,一隻胳膊肘撐住,尤娜整個人撲進懷裏。

被尤娜軟軟的身子壓着,陸小西可不會放過這次投懷送抱,張口咬住尤娜,自己的臉也開始發燒起來。尤娜不自覺地扭動身子,陸小西吃了一驚,如果繼續下去要出醜,雖然覺得有些戀戀不捨。

連續兩次親密接觸,兩個人不在說話,拉在一起的手溫熱而潮濕,但都沒有放開彼此的打算,直到走到坑底的泉邊。

陸小西首先打破僵局,蹲下來洗洗手,捧著泉水連着喝了幾口,入口冰涼沁人心脾。尤娜也學着陸小西的樣子,捧起水喝,猛然發現泉水邊還遊動着小蝦一樣大小的透明的魚,尤娜連連喊有魚,從不遠處的大石頭後面走出兩個人,從女孩子的臉色,一定是去後面親熱被尤娜的聲音喊出來了,能看出這是一對戀人,他們也湊過來好奇地看。

陸小西看泉眼周圍的水並不多,泉眼是在一個巨型的大石頭下面湧出來的,他怕石頭會不穩砸到他們,轉了一圈兒才發現石頭好像是跟地連載一起,過來的兩個人友好地笑笑,男生說,這麼點兒的水怎麼會能生出魚來?女生回答,也許是別的地方游過來的,陸小西盯着泉眼溢出的水,發現是小魚隨着泉水湧出來的,小魚遊動后,又消失在泉眼裏,他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喊尤娜:「泉水肯定和大片的水相通,小魚能游進去。」

見那兩個人蹲下看魚,尤娜揮手喊陸小西去裏邊看看,陸小西會意,蹦跳着跑過去,躲開那兩個人的視線,兩個青春的人又靠在一起。。。。。。

許久,尤娜輕輕推開陸小西,幫他擦去額頭上的汗珠,對陸小西說:「小西,我有一個秘密,也不是我的秘密,是輔導員的,我告訴你,但你千萬不能有任何錶露,符萍也挺可憐的,她也是個好人,一直在自己對抗自己。」

陸小西沒有聽懂她說的什麼,把耳朵靠近尤娜的嘴邊,尤娜低聲說道:「你沒發現符萍喜歡找我嗎?開學第三天,她叫別的班的同學喊我,說她在宿舍,有點兒發燒。我就急忙跑過去了,她的宿舍只有她一個人住,我去后發現她確實像是生病,蓋着被子還發抖的樣子,她一直喊冷,我要去買葯,她也不讓,叫我也躺下,抱着她就暖和了。」陸小西有些疑惑,這算做什麼秘密,但沒有問。

後來有幾次我們是一起吃晚飯,吃過飯後她都是叫我一起去她宿舍,我發現她喜歡叫我抱她,她也抱我,開始覺得兩個女人擁抱有些彆扭,後來,有一天晚上,我也睡在她宿舍,她告訴我,她不喜歡男人,她被男人傷害過,還是女人好,安全,沒有危險,溫暖。

我當時問她這樣算不算同性戀,她點點頭又搖搖頭,跟我說,這種狀態有一年多了,去年就有一個女孩子總陪着她,但只是抱抱,沒有做什麼無恥的事,她現在求我不要說出去,她在努力改變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喜歡上男孩子,在沒有喜歡上男孩子之前,幫助她度過這段難堪的日子。

陸小西聽明白了,符萍這是一種心裏障礙,答應尤娜幫她們們保密。

「你可以幫助她,但不能真的變成男人一樣,女人還是應該溫柔似水。」

尤娜輕輕拉開上衣,對陸小西說:「我現在就是你的水。。。。。。」 接過以辰遞來的紙巾,艾雪擦了一下紅腫的雙眼,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那聲姐姐,我永遠也忘不了。」

「相信緣分,一定會再遇到她的。」以辰安慰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