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叫醒她,但想了想,還是沒忍心,悄悄地把準備的元旦禮物擺在床頭柜上,確保她可以在睜開眼的第一個瞬間就能看到,這才轉身來到宋芳菲的門口。

推了推,沒推動,反鎖了。

不過他沒走,而是給宋芳菲發了一條信息,「老宋,開門。」

跟着又發了一條,「你不開門我就站到天亮。」

然後又一條,「沒別的事情,就是送你一件元旦禮物。」

手機和房間一直沒動靜。

但三分鐘后緊閉的卧室門「咔噠」一聲輕響,被拉開一條縫兒,宋芳菲探頭向外張望,看到門口的楊磊後下意識地就想關門。 網上,關於神漫網合同的事情,愈演愈烈!

天下苦神漫久矣!

有神漫網的底層畫手說了:「這個合同,在神漫,確實是一直存在的,但是我們沒辦法啊,不得不簽啊。簽了,還能在神漫掙點錢,但是不簽的話哪裏又能找到這麼多的喜歡看漫畫的讀者呢?」

「確實如此,很多人簽約的時候,其實根本就沒有想着自己的版權還有賣出去的那一天,所以簽了也就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要是你的漫畫火了呢?」

網上爭論很多,網友們議論紛紛。

神漫網的編輯部。

各大編輯們正在一起開會,臉色都有些難看。

「網上的輿論對我們有些不利啊。」

「合同的事情,上面目前的想法還是不動,但是我們也不能做的太過分了!」

神漫的總編是一個帶着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叫做李迢。

他推了推鏡框,說道:「合同的事情,我們低調處理,儘快降溫,但是那個叫做餃子的,這輩子都不要簽到我們網站來!」

「那是肯定的,雖然他那本網球王子的創意不錯,但是沒有讀者,他拿什麼火呢?」

「全網70%以上的漫畫讀者基本上都在我們神漫看漫畫,這個叫做餃子的,離了我們神漫,啥也不是。」

神漫網編輯部的談話祁元自然是聽不見的。

但是他相信一件事情,是金子,那就不會蒙塵。

《網球王子》,是前世經過時間檢驗的好作品。

祁元需要做的,就是把《網球王子》展現在這個世界的讀者面前。

華國流量最大的網絡平台之一,毫無疑問就是微博。

和微博比起來,神漫的流量算不得什麼。

於是,祁元安心地在微博上連載《網球王子》。

……

……

《我們離婚了》的第二次錄製地點是在西都郊區一處新農村示範村。

這裏柏油馬路長長彎彎的。

時值深秋,大片的農田裏原本種下的稻穀都被收割了。

空曠曠的一大片。

有各色的鳥在田野間來回的穿梭,啄食田裏殘餘的一些稻米。

祁元和顧紅鯉踩着共享單車,並排騎過。

如血的殘陽將他們的身影拉得老長。

如果不是身後不遠處,跟着兩輛摩托車載着攝像一直在拍着他們,這場景,就像是油畫一般。

「好久沒騎自行車了!」顧紅鯉心情不錯,笑道,「我的車技,還是你手把手教的呢。」

祁元教顧紅鯉騎自行車這件事情,那已經是大一那年的事情了。

兩人把車停了下來,沐浴在淡紅色的陽光里。

顧紅鯉帶着一頂草帽,雪白的手臂上泛著光。

祁元說道:「陽光不錯啊,來,我給你拍個照。」

祁元掏出了手機,顧紅鯉站在夕陽里,變換了幾個姿勢。

一旁跟拍的幾個人,看得默默無語。

參加這個節目的三組嘉賓,就數祁元和顧紅鯉這一組最和諧。

其他兩組,第一次錄製的時候,有一對甚至剛開始的那一天直接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是這一組也最奇怪。

完全不像是離了婚的前兩口子。

你要說這兩個人還有感情吧,看起來又不太像。

總之就是奇奇怪怪的關係。

顧紅鯉摘下了草帽,握在手裏,慢悠悠地轉着。

兩個人立在了一條小河邊,邊上有個老頭在釣魚。

桶里已經有了好幾條大魚。

祁元和老頭買了一條,兩個人拎着一條大魚,回了家。

祁元殺魚。

顧紅鯉洗澡。

夕陽沉了下去。

天上繁星閃爍。

星星多的時候,一般來說,月亮就顯得暗淡,甚至不見。

但是今晚天公作美,月明,星也繁。

祁元準備做水煮魚片。

先將魚切成片。

老頭釣的魚就是一般的草魚,所以刺比較多,祁元廢了點心思,盡量將魚刺去除。

然後用芡粉、雞蛋,一點點的鹽,將魚片腌制一下。

鍋里倒油,燒熱。

蔥姜青胡椒都下鍋,炒一炒,倒入開水。

煮開后,將魚片下鍋。

放鹽。

魚片熟得很快。

起鍋裝盤。

表面上撒上蔥花花椒等。

最後一勺熱油澆上去。

滋滋滋的聲響響起。

整間屋子,都是香味。

「好香啊!」顧紅鯉抽吸著小巧的鼻翼,剛洗了澡的她,未施粉黛,整個人顯得很潤。

祁元又炒了土豆炒馬鈴薯絲,紅燒茄子,還有紫菜蛋花湯。

依然是三菜一湯,兩人一貓。

紅燒肉最近又肥了不少。

水煮魚片很辣,但是它吃得很香。

它一邊吃,一邊瞪着大大的眸子,望着不說話,相對而食的祁元和顧紅鯉。

祁元的目光落在了顧紅鯉手腕上的紋身上,說道:「紋身怎麼不洗了?」

顧紅鯉舉起手腕,看了看,說道:「想起來的時候,沒時間,有時間的時候,想不起來。」

吃完了飯,祁元和顧紅鯉都坐在沙發上,看書。

真的是看書。

馬上,華國的詩詞大會就要開始了。娛樂圈所有正式出道的明星們,都要去參加。

最近這幾天,大家都在學習。

就連《沉默的真相》劇組,祁元都直接放了一個星期的假。

沒辦法,這是上面下來的任務,所有人必須要參加,萬一要是通不過考試,雖然上面也沒有說要有處罰。

但是這種官方的東西,一旦沾上了,那就是一輩子的黑點。

你的粉絲和人撕逼的時候,都挺不起腰桿來。

很快到了12點。

祁元伸了伸懶腰,長長地舒了口氣。

偏過頭一看,顧紅鯉歪著腦袋已經睡著了。

祁元站了起來,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過了幾秒鐘,又走了出來。

他伸手推了推顧紅鯉。

沒把人推醒。

「喂,到床上去睡,別着涼了!」祁元說道。

顧紅鯉嘟囔著,輕輕翻動了一下身子。

祁元嘆了口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