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極的命令傳下去后,那十個牛錄兩千五百戰兵,和五百烏真超哈兵便繼續拉長戰線,並加快了推進速度。

拉長戰線,是為了減少對方火炮造成的縱深殺傷。

但,拉長戰線和散兵陣,也讓他們覆蓋的雷區範圍變得大,更寬。

也就是說,他們踩雷的幾率會大幅增加。

寧武關北城牆以外,除了城門正前方的筆直道路之外,其他地方都埋有炸炮,也就是地雷。

一共三百顆,呈不規則分佈在城牆外長寬各一里的區域內。

加快了推進速度之後,建奴很快就進入了雷區,而且是呈一條直線,橫著踏了進來。

速度最快的,是一架掩護著十幾個死兵的盾車,飛快地朝左側的敵台衝去,他們要去挖那座敵台的牆角。

一個推車的死兵感覺自己踩到了某個奇怪的東西,像是一塊小木板,還有咔的聲音從腳下傳來,接著是「哧」的火藥聲響。

那死兵下意識地朝腳下看去。

然後,他看到腳下的泥土突然炸開了。

「轟」的一聲巨響,那名死兵還沒來得及反應,整個人就四分五裂地飛上了天空。

他旁邊十幾個死兵,或被生生掀飛,或被四下激射的鐵珠打成篩子,一陣哆嗦后便癱倒在地。

十幾個死兵,無一倖免。

那架盾車也被炸得徹底散了架,

「怎麼回事?」

皇太極眉頭緊皺,驚疑不定地望著爆炸的方向。

「回稟大汗……」

旁邊一個將領剛開口,前面又突然傳來一聲轟然巨響。

響聲未過,陣線另一端忽然又是一聲巨響,緊接著,整條戰線像突遭雷擊一樣,轟隆隆地一串巨響。

伴隨著陣陣轟鳴的,還有被炸得四處拋飛的斷指殘骸,凄厲至極的慘叫和哭嚎。

整個建奴長陣,像是遭受天劫洗禮一般,被炸得七零八落,到處是屍體和慘叫翻滾的傷兵,恍如人間地獄。

「炸炮,是炸炮!」

烏真超哈營的牛錄章京王世選最先認出了那是什麼。

早已臉色鐵青的皇太極急忙揚聲大吼:「退兵,退兵!讓勇士們都回來,快!」

其實不用他喊,那些倖存的建奴也會自己跑回來,地下突然冒出的爆炸,把他們魂都給炸沒了,只憑著本能往後逃,想逃出一條生路。

逃跑的過程中,又有幾顆炸炮被引爆了,將一群四散奔逃的建奴留在了原地。

兩千五百戰兵,五百烏真超哈,共三千兵力,最終逃回來的只有一千人左右。

剩餘的兩千人非死即傷,都留在了戰場上。

寧武關城頭忽然響起了陣陣歡呼,守城的關帝軍從最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后,便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歡呼。

他們中的大部分人,第一次見識到炸炮的威力,沒想到那些兇悍的建奴,就這麼被炸得七零八落了。

就連秦川自己也吃驚不已,一顆地雷爆炸可能沒什麼,數十顆地雷像放鞭炮那樣爆炸時,那景象連他自己都給驚到了。

那可是裝了四斤黑火藥的地雷啊,哪怕黑火藥的威力有限,但那麼大劑量的爆炸,威力可一點都不小。

以後可以多搞點這東西來玩。

「大當家的,若建奴驅趕百姓來踩炸炮,咱們該怎麼辦?」

正興奮不已時,一旁的李頂梁忽然湊過來,在秦川耳邊低聲問道。

秦川驀然一驚,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

他光想著怎麼炸死建奴,怎麼沒想到這問題?

羅大牛還提過,他們進攻完顏葉臣部的時候,對方就曾拉了數千百姓出來衝擊他們的軍陣。

看來,建奴完做得出如此慘無人道的事。

「建奴把那些百姓安置在哪了?」回過神來后,秦川下意識地問道。

「在陽方口,建奴搶來的錢糧和牛羊騾馬也都在那,據趙武傳回來的消息,只有大約兩千建奴在那看守。」

「廖三槍能過得去嗎?」

「過不去,去陽方口只有一條路,現在那一帶到處是建奴的探馬,別說一千多騎兵了,就是趙武的夜不收也過不去。」

秦川皺了皺眉頭,定定望著城外的皇太極軍陣。

「去準備些包鐵大盾,要厚實點的,現在天色不早了,等建奴去陽方口押送百姓過來,天色也黑了,到時候派兵出去排雷,把那些炸炮挖回來。」

「可是……大當家的,這太危險了吧?」

「試試看吧,實在不行就算了。」

「好。」

……

建奴軍中,聽到手下彙報的傷亡數字之後,皇太極的臉色愈發難看了。

兩千五百戰兵,逃回來的不到九百人,五百烏真超哈,活著回來的也不到三百。

他戎馬一生,還沒打過這麼窩囊的仗,連對方的毛都沒摸到,就死傷如此慘重。

「哼!秦川,你既然敢用如此歹毒的火器,就休怪本汗不講仁義了。」

「來啊,去陽方口押一萬漢人俘虜過來。」

「喳。」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宋青松滿臉絕望:「沒有意見!」

鄧英傑聞言滿意的點頭,目光環視一圈,皺眉道:「你們宋家的陳寧跟宋娉婷呢,讓他們兩個來見我。」

「你們宋家其餘等人可以饒命,但是陳寧跟宋娉婷,必須受到懲罰!」

鄧英傑來中海的時候,王瑤就跟他說過,宋家即便願意就範,也不能饒過陳寧跟宋娉婷。

於是,他現在就詢問宋家眾人,誰是陳寧跟宋娉婷?

宋青松為難的說:「鄧二公子,我想你有所不知。」

「宋娉婷一家雖然屬於我們宋家的人,但他們一家早跟我們鬧翻,彼此關係不好,很少來往了的。」

「就算我這個爺爺親自開口,命令陳寧跟宋娉婷來給您賠罪道歉,我想他們也不會來的。」

鄧英傑聞言皺眉:「你們宋家,還真是一塌糊塗。」

他懷裡的宋菲菲,眼睛溜溜的轉動起來。

宋菲菲私生活本來就很混亂,交往過很多男友,而且大多數都是有錢有勢的那種。

她現任男友鍾自強是海軍上尉!

因為男友是戰士的緣故,彼此見面時間少。

另外,宋菲菲其實也沒有多喜歡鐘自強,並且早已經不滿男友的身份地位,她覺得區區一個上尉,有點配不上她。

現在,她雖然是被逼迫坐在鄧英傑懷中,被迫被鄧英傑欺辱的。

但其實她內心根本不在意,反而還有一絲竊喜。

鄧英傑的來頭太大了,如果能夠趁機討好到鄧英傑,保不準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

這麼一想,她就主動的跟鄧英傑貼得更緊了。

而且,她故意的說:「鄧二公子,其實我們中海宋家,對你們東海鄧家,一向很尊敬很仰慕的。」

「唯獨我們家族中的叛徒宋娉婷,還有她老公陳寧,一直跟你們作對。」

宋菲菲暗暗主動跟鄧英傑貼得更近,別人不知道,鄧英傑當然不可能不知道。

他嘴角微微上揚,抬起宋菲菲的下巴,邪笑道:「你倒是可人兒,你叫什麼名字?」

宋菲菲俏臉緋紅,暗送秋波,嬌滴滴的說:「我叫宋菲菲。」

鄧英傑笑眯眯說:「很好,看在你跟你們宋家都這麼識趣的份上,我就饒過你們宋家一次,只跟陳寧宋娉婷算賬。」

宋菲菲諂笑的說:「謝謝鄧二公子!」

宋青松等人,望著宋菲菲以色侍人,極力討好巴結鄧英傑。

他們雖然勢利,但地上還躺著一個宋家子弟是屍體呢,宋菲菲就如此不知羞的討好鄧英傑,宋青松等人都覺得很難堪。

不過,鄧英傑到底來頭太大。

鄧英傑身後的東海雙煞也太可怕,宋青松等人都不敢有什麼異議。

鄧英傑擺擺手:「你們都出去,我跟菲菲小姐親近親近。」

宋青松一家子,表情難看,一個個不敢吱聲,耷拉著腦袋離開客廳。

鄧英傑壞笑的抱起宋菲菲,直接就把宋菲菲放在桌面上,然後附身下去……

很快,狂風驟雨結束。

宋菲菲渾身無力的偎依在鄧英傑身上,吐氣如蘭:「鄧二公子,你真是太壞了,竟然這樣作踐人家。」

鄧英傑眯起眼睛,有意無意的說:「怎麼,你有意見?」

宋菲菲連忙的說:「哎呀,我怎麼可能有意見呀,能夠侍候鄧二公子,是我的福氣,我願意留在鄧二公子身邊,當狗當馬,讓二公子開心。」

鄧英傑哈哈的笑起來:「你果然是個可人兒!」

「對了,我聽說你姐姐宋娉婷,長得國色天香,比你還漂亮十倍,真的嗎?」

宋菲菲一直妒忌宋娉婷,也一直記恨陳寧。

此時,她眼睛溜溜轉動兩下,然後點頭說:「對呀,我姐姐是中海女神,不過二公子就對我姐姐就不要妄想了。」

鄧英傑冷笑:「為什麼?」

宋菲菲故意的說:「因為我姐夫陳寧呀,他很厲害的,不少人打我姐姐的主意,都被他收拾得很慘。」

鄧英傑冷笑:「呵,什麼玩意,我今晚就要他在我面前跪著,看我玩他女人!」

千千7月20日,顧凡推開了吳皓辦公室的門。

「吳皓,龍偉雲創的模擬器專區設備調試得差不多了,你跟陳老師打聲招呼,我想帶人過去參觀一下。」顧凡說明了來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