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叔,求您求求我師父,求您了!」

張佳樂哭喪著臉,對著一陣央求。

「快起來說,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飛連忙扶起張佳樂,不知道黃藥師到底怎麼了。

「我師父的徒弟劉金雲忽然叛變,他帶著三百多人,把我師父打傷,還讓師父交出房地產的產權,他要做黃藥師的位置啊,只有我一個人逃出來了,找遍了所有人,沒有人幫忙。」

「師叔,我只有來找你了,求您現在趕緊救我師父啊。」

張佳樂臉上帶著哀求,已經走投無路了,眼神之中帶著絕望,現在只希望葉飛能夠出手。

「這麼突然嗎?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葉飛連忙朝著門外走去,張佳樂緊緊的跟在身後,葉飛給東方商會夏侯氏打了一個電話。

「快,帶一千人攻入桃花島。」

葉飛對著夏侯氏快速的說著。

「是,葉神!」

夏侯氏答應完便是掛斷了電話,此時張佳樂也開始說著。

「劉金雲是我師父最欣賞的大弟子,他也是古武最高,名望也是最高,很多時候師父都讓他處理事情,師父本人很懶,很多事情交給劉金雲去辦,所以劉金雲在我們桃花島招募了很多心腹。」

「今天忽然殺了進來,把師父打傷,讓師父交出所有的錢,還有房地產,以及藥師功法,我去給師父打洗腳水,才免受一劫,我就逃出來了。」

張佳樂快速的把事情說了一遍,葉飛點點頭。

「才三百多人嗎?」

葉飛疑惑的問著張佳樂,張佳樂點點頭。

「全部都是頂上金花兩朵的傢伙,我師父手下的人很強的,比一般兩朵金花的人更厲害。」

張佳樂對著葉飛說著。

「走吧,速度!」

葉飛開著車子,上張佳樂上車,葉飛嗖嗖的便是朝著桃花島開去,速度很快。

「要不要辦一個臨時飛行證,可以直接飛的。」

張佳樂問著葉飛,葉飛搖搖頭。

「來不及了,我覺得也不方便了,以後買一架直升機吧,直升機總讓飛吧。」

葉飛對天城的規矩有些感冒,竟然不讓飛.

「直升機也不讓飛,除非辦臨時飛行證開會員,很貴的,半年會員是十萬,一年就是二十萬,所以也沒有人辦,畢竟只是能飛,很坑。」

張佳樂對著葉飛說著,葉飛點點頭,如果按照這麼算的話,辦一天的會員可能都一千多,非但急事不可。

「走走走,半個半年的飛行會員,就在前面業務大廳,媽的,快點吧。」

葉飛思考了一下,直接把車子掉頭,他取出身份證和銀行卡,五分鐘就衝進了業務大廳。

磨刀不誤砍拆功,要是開車去桃花島,還要坐船,時間起碼三十分鐘,要是堵車,還不一定能到,有錢就花到刀刃上,八分鐘后,葉飛從業務大廳內走了出來,他手中拿著半年天城飛行證。

「走!」

葉飛腳踏金花,載著張佳樂朝著桃花島飛去。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是夏侯氏打來的。

「喂,葉神,我們到桃花島了,可是桃花島有結界,我們破不開啊。」

夏侯氏清脆的女孩聲音傳來,對著葉飛說著狀況。

「結界?」

「好了,你們回去吧,這些人不是你們能對付的,讓你們白跑一趟了。」

葉飛對著夏侯氏說著。

「可是,以我個人的能力,好像強行能夠破開,我只要化身成妖就可以了。」

「要不要破?」

夏侯氏繼續問著葉飛,葉飛聽到她的話有些不耐煩,什麼妖不妖的,分明就是身外化身,還妖呢。

「你們回去吧,很危險,你會送命的。」

葉飛說完便是掛掉電話,葉飛從空中已經看到桃花島的輪廓。

「劉金雲已經啟動了桃花島上的陣法結界,外邊的人支援不上了。」

張佳樂看著越來越近的桃花島,外層有一圈青色的圓形屏障,把整個桃花島都給籠罩住了,沙灘上也沒有了人,無數的富豪都躲起來了,還有到這裡遊玩的人也很害怕,黃藥師在這裡有幾百套房,相當於是這裡的島主了,黃藥師徒弟啟動的結界,誰敢說話。

「師叔,完了,我們進不去啊,這個結界很堅固,是十個頂上三朵金花的人建造出來的,我們進不去了。」

葉飛懸浮到結界面前,張佳樂雙手摸著結界,結界之上散發出一陣陣青色的光暈,他眉頭緊皺著,內心有些絕望,外邊的人進不去,根本無法營救黃藥師。

「給我破!」

葉飛使用出渾身巨力,整個人跳起來,狠狠的一拳打在結界上。

「轟!」

整個結界震動,一陣搖晃,絲毫沒有被破的跡象。

「沒有用的,師叔,你才頂上金花兩朵,根本進不去的,太堅固了。」

張佳樂整個人都虛脫的跪在葉飛的金花上,他的雙手扶著結界,一臉的絕望。

「鳳舞九天!」

葉飛單手猛然一揮舞,一道火鳳出現在葉飛的身後,那道鳳凰渾身透明線條組成,體型還很小,張開翅膀才三米多長,雞頭,燕頜,蛇頸,魚背,魚尾,五彩頭,極其美麗,身上的線條柔美,整個身體都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氣質。

「破!」

葉飛一拳砸上結界,他身後的鳳凰隨後而來,狠狠的撞擊在了結界之上,砰的一聲,整個結界宛如玻璃一般碎裂,大地震動,嘩啦啦一聲,結界發出玻璃碎裂的聲音,隨後消失不見。

「什麼?」

「師叔你破了!」

張佳樂有些震驚的看著葉飛,他張大嘴巴,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飛,他沒想到葉飛就這麼輕易的破掉了結界,這可是十個頂上三朵金花的人合力打造出的結界啊,張佳樂內心激蕩著,他看葉飛的眼神都帶著敬畏。

「小心!」

葉飛對著張佳樂說著,張佳樂看向前方,他看到無數的小黑點襲擊而來,密密麻麻,鋪天蓋地,速度很快,全方位的籠罩著葉飛和張佳樂。

仔細看去,那是幾萬把飛劍,從桃花島的各個位置襲殺而來。

「完了,這次真的完了,師叔,我們會被萬箭穿心而死的,每一道飛劍,都是頂上金花三朵的高手……」

「呃……」

張佳樂絕望的對著葉飛說著,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他絕望的表情就變成了震驚。

「給我破!」

葉飛雙手張開,領域之力瞬間釋放出來,葉飛雙手不斷的上下舞動,然後雙手在空中畫著太極的運轉手勢,整個天地的飛劍,全部朝著葉飛的手聚攏而去,那些飛劍到葉飛的近前,就徹底折斷,然後壓縮成一個鐵塊。

幾萬柄飛劍不受控制的朝著葉飛的雙手聚集著,全部都到葉飛近前的時候被擠壓的變形,粉碎,崩亂……

葉飛雙手繚繞著,他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鐵球,那是幾萬把飛劍擠壓變形粘合在一起的結果,葉飛雙手繚繞,那巨大的鐵球不斷的旋轉,葉飛把那鐵球扔進領域之內,然後便是撤銷了領域。

這一幕,張佳樂看呆了,他不可置信的盯著葉飛,葉飛的實力遠遠超出他的想象,當張佳樂絕望崩潰的時候,葉飛面不改色解決了所有,輕描淡寫,一副仙人的氣質。

「師叔,你好牛逼啊!」

張佳樂由衷的讚歎著葉飛。

「廢話少說,坐穩了,走!」

葉飛用金花載著張佳樂火速朝著桃花島黃藥師的地盤而去…… 九州外交司:「首都時間2月16號,太歐洋中部發生了里氏十級地震,這次地震掀起了高達百米的海嘯,目前海嘯已經抵達了鷹醬國東海岸……」

與此同時,鷹醬國東海岸,高達百米的滔天海嘯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朝著海岸襲來。

原本還在海灘上曬著日光浴的眾人見到如同世界末日的一幕,來不及收拾東西,連忙朝著身後跑去。

由於沙灘上有數萬人,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會引起大範圍的踩踏。

頓時就有上百人在這次踩踏事件中身亡,不過這不是結束,而僅僅是開始。

數分鐘后,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海嘯抵達了東海岸,滔天海嘯以一種不可阻擋的趨勢,席捲了整個東部地區,十幾個州,數十個城市!

更是造成了上千萬人直接或者間接死亡!

當九州人民從睡夢起來,就聽到這種事情,頓時就樂了。

「鷹醬國牛比!我們早就說了會發生超級地震,他們還不信!」

「就是啊,當時還說我們不懂,真的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哼!你們不要得意,我們鷹醬國可是很厲害的,你們等著看,不出一天就會有各種救援隊從四面八方趕來!」

「樓上的,你是不是五毛黨,你過來我給你六毛!」

「五毛你個鎚子,我可是鷹醬國人,半年前剛剛拿到護照的!」

「那你就快滾吧,還在九州幹什麼!」

「要你管!」

……

看到鷹醬國的慘案后,龍首再次召開了九州峰會,這次林玄也趕了過來。

因為在前世,太歐洋地震發生后,九州不僅沒有動作,還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從而導致後面的三個超級地震,死傷過半!

所以這次他決不能讓前世的慘案再現。

「林組長,按照您的預測,這九州第一個超級地震應該是在3月4號,位於環屏蘭海的十級地震對吧?」

「沒錯」

林玄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目前遷移繼續進行的怎麼樣了?」

「目前已經遷移了,百分之65%的人口了,剩下的35%我們將進行全體遷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