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傳說,身為精靈世界的土著,嘉德麗雅自然不會和玩家一樣開啟全局視角,清楚雪拉比的一切。

更別說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擁有雪拉比這種精靈的訓練家了。

對此,陳越只是輕聲笑了笑:「你親自體驗一下就知道了。」

說罷,他伸手拍了拍雪拉比的小腦袋。

「比!」

房間之中頓時以雪拉比為中心亮起了一道耀眼的綠色光芒。

光芒閃耀間,兩人的身影從房間中消失。

等嘉德麗雅再次睜開眼時,窗外的天空已經變成了暗色。

她瞬間意識到,她已經回到了三個月前。

陳越看了一眼面板上的時間,開口道:「等一會吧,現在已經十一點四十八分了,馬上就到凌晨了。」

嘉德麗雅嗯了一聲,她還沉浸於時空穿梭的震撼當中,轉頭盯着黑暗中的雪拉比,一時不敢相信傳說竟然是真的!

嘉德麗雅不說話,陳越也沒繼續開口,昏暗的房間中只剩下彼此的呼吸聲,月光透過窗戶照進屋內,在地板上投射出一片方形光斑。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久到地板上的光斑都偏移了幾度,房間中才再次傳來第三者引起的聲音。

黑暗中,陳越與嘉德麗雅同時睜開眼睛。

面前,站着兩道高大的身影。

那是一個人類與一隻來自關都地區的胡地。

那人並沒有發現背後還有兩人的存在,他跟了這個訓練家很長一段時間,終於找到這個機會,注意力都放在床上的六隻精靈球上。

就在這時,陳越與嘉德麗雅同時動了。

兩人的目標分的很明確。

嘉德麗雅眼中亮起一道藍光,直接用念力控制住了那個男人。

而陳越則果斷的拿出了謎擬Q的精靈球。

早被培育到滿級的謎擬Q瞬間壓制住了那隻胡地,一發來自黑暗裏的暗影爪直接擊中了對方的要害,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將胡地瞬間秒殺,失去了戰鬥能力。

「配合的不錯!」見困擾了聯盟已久的案子終於有了進展,嘉德麗雅整個人都變得明朗了起來。

陳越從地上抱起謎擬Q,看着面前被念力控制,一臉驚恐的男人,在嘉德麗雅的目光中,從口袋中又拿出了一枚精靈球。

白光閃過,超夢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當中。

嘉德麗雅瞬間瞪大了眼睛,不敢置通道:「阿羅拉的那個人,是你?!」

()

。 沈清君搓着眼淚,失魂落魄的飄出了窗外。

嗚嗚嗚……

我的鬼生也太苦了叭!

本想混吃等死躺平到退休。

結果現在被白嫖成了免費打工人!

哭了……

看到沈清君蹲在陽台哭,呂信也懶得鳥她。

他打了個呵欠,回到房間就睡了。

第二天,呂信被電話鈴聲吵醒。

他迷迷糊糊的接起了電話。

「喂,誰啊?」

「哎喲阿崽啊!媽想死你嘞!」

聽到親媽的聲音,呂信渾身一震,瞬間清醒。

「媽?」

「哎喲兒啊!都半年不見媽了,想不想媽啊?」

呂信在腦海中飛速搜索著原主和親媽的相處模式。

他記得,原主的親媽這幾年找原主,不是逼他相親,就是催他網戀。

反正兩人的溝通永遠離不開傳宗接代這個話題。

「想……想啊……」

才怪。

「哎喲,可樂死媽了。」

「兒啊,媽最近給你找了個相親對象,人家也在江海工作,明晚你倆見見吧。」

正當呂信心想該怎麼搪塞過去,呂信媽又說:「兒啊,你一定要去啊。如果你不去,媽就一哭二鬧三上吊。跑你租房哭,去你直播間鬧,還要在你租房門口上吊,就問你怕不怕啊?」

呂信嘴角一抽:「怕……怕,怕死了。」

呂信媽笑得樂呵呵的:「怕就對了,就怕你不怕!記住啊,明晚穿得體面點!過年不帶女朋友回家,你就死在外面吧!」

嘟嘟嘟……

呂信媽掛了電話。

呂信被原主的媽給嚇愣了。

這年頭,親媽催婚都這麼恐怖的嗎?

呂信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中午了。

他剛準備起床,突然!

他的手竟然摸到了一個冷冰冰又軟乎乎的東西!

那手感,就像……

呂信低頭一看。

卧槽!

「你……你怎麼在我床上?!」

躺在他旁邊的沈清君被吵醒,她慢悠悠的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

「幹嘛啊?大驚小怪的。我睡你,你又不會懷孕。」

「你特么……」

不經過我的同意,睡我的床,你還有理了?

沈清君搓了搓惺忪睡眼:「你的臭豆腐,我才不稀罕吃,我就是縮在你身邊躺了一晚上而已。」

呂信嫌棄的看着她。

沈清君不服:「這麼嫌棄我幹嘛?大不了我給你錢啊!」

給錢?

靠!

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下去!」

沈清君不僅沒下去,反而還躺了下來。

「我不下去,我餓了。」

呂信掀開被子:「管我屁事。」

「當然管你的事了,你是我老闆,得包吃包住。」

沈清君說得理直氣壯的。

「是嘛?那你給我創造啥收益了?」

呂信挑眉看着她。

沈清君撇嘴道:「給你當免費空調啊。有我在你身邊,你連空調都不用開了,畢竟我身子夠冷,能給你省電啊!」

呂信呵呵:「那我還真是謝謝你啊。」

沈清君:「不客氣。午飯我要吃三明治,加培根和黑椒醬謝謝。」

呂信忍無可忍,恨不得抓起地上的脫鞋就呼她臉上。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不和妹紙計較。

呂信走進廚房開始忙碌。

【叮!】

【宿主,昨晚你收穫了1100點恐懼值,要不要抽獎哇?】

如果抽獎,只能抽三次,還會浪費掉200點恐懼值,還是積累到第二天再抽吧。

「先不抽。」

【哦!】

此時,沈清君正趴在門邊看着呂信。

她皺着眉頭,心裏在想。

這個男人怎麼老是對着空氣說話?

難道,他見到了鬼?

呃……好像也不對。

自己就是鬼,沒理由看不見其他鬼。

沈清君左看看右看看,確認無誤,家裏只有他們一人一鬼。

那難道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