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規矩可言!

薇婭遲疑許久,突然輕聲說道,「你在現場,留下了一些犯罪證據……有可能……會被牽涉到……我,已經提前派人,去打理關係,清理證據和痕迹。」

「另外,在戒律院的調查上,你只需……保持沉默,巡捕房和刑偵大隊的事,我會替你擺平。」

此時的薇婭,眸中,只剩下堅決。

她,已經漸漸蛻變。

對這座城市,徹底失去了信心。

既然,城市黑暗。

那,便……顛覆它。

重新,讓它回歸光明。

薇婭如今,已經漸漸適應了秦蒼穹的手段。

並且,她……將真正履行她的義務。

幫助秦蒼穹,執行他們的,復仇計劃!

秦蒼穹坐在辦公桌前,指尖輕輕,敲擊著桌面。

他的嘴角,淡淡揚起了一抹弧度。

「知道了。」

薇婭,終於開始變得成熟,蛻變。

如此,他才放心。

「對了。」秦蒼穹深吸了一口煙,語氣平靜,突然,又說道。

「你,替我……將這份名單上的人,全部排查,找出來。我,需要他們的詳細地址,以及他們的,所有身價背景資料。」

秦蒼穹說着,將手中那份筆記本,丟到了薇婭面前。

薇婭一愣,拿起筆記本一看。

掃視了一眼筆記本上的那一串名字。

「這些人,是?」薇婭聲音驚疑,問道。

「涉及沈家姐妹的兇手同夥。」秦蒼穹淡淡吐道。

唰~!《神皇歸都市》解封 這麼多天了,終於聽到房岳說了一句完整的話,亞麗覺得開心極了。房岳說話了,似乎也成了一個標準,他重新成為人類的標準。不管房岳之前經歷了什麼,現在至少想要從新「變成」人類了。

亞麗的高興和開心讓小房岳有些迷惑,他雖然不解,但是也靜靜的看着亞麗,被亞麗捧著腦袋親了一下額頭,立刻羞紅了臉,僵成一團。

「真好,我決定慶祝一下,我們晚上包餃子吃!」亞麗興沖沖的。收拾起那套洗剪吹工具后就下了樓,留下手足無措的房岳。

「對了!」亞麗又突然跑了上來,將房岳叫到衛生間:「這些髒水從便池倒掉。」一邊說她才發現,水桶里乾乾淨淨,髒水早已經被倒掉了。

亞麗想了想。房岳現在大概是十三四歲,從食物的腐壞和房屋的破敗程度來看,大概發生末世不過三四年,所以他以前是在文明社會生活過的,所以其實是有一定自理生活能力的。只是他一直不說話,加上行為古怪自己才忘了這一點。

尷尬的撓撓頭,亞麗又為了找回點場子:「平時挑水到這裏的工作就交給你了。浴桶洗乾淨了之後存水。平常洗漱用盆子,不太髒的水再繼續沖廁所。懂了嗎?」亞麗語速很快,也不知道房岳到底懂沒懂。自己先下樓包餃子去了。

昨天亞麗發現一家屋子有韭菜,加上一些山雞肉勉強可以包頓餃子。可惜雞肉太柴,沒有豬肉滑膩,但是現在是末世呢,這樣的生活已經是享受了,還要什麼自行車!!

包好餃子,天已經黑了。就著燒熱水的灶火,亞麗點了兩根蠟燭,叫房岳下樓來吃飯。這是兩個人第一次同桌吃飯。房岳筷子用得也不好,亞麗一開始是讓他用勺子,現在故意訓練他。慢點吃也沒關係,反正她做得多。

除了沒有豬肉,這頓飯還是極好的。窗外是淅瀝瀝的小雨,灶火卻冒着熱氣,兩人各自吃着東西。亞麗偶爾會嘮叨房岳兩句。這種平靜的生活不像是末世,倒有點像是隱居了。

吃完餃子,打掃完。兩人又拿着一根蠟燭上了樓。這是搬來這裏的第一夜,之前房岳一直睡在亞麗家的院子裏。現在終於擁有了自己的房間。

「這是鎖,扭緊就可以了,窗戶這邊是插銷。」亞麗教房岳:「你還小要長身體,拴好門窗就好好睡。有事我會叫你。」

房岳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反正就一臉懵逼的站着。「這是你的床,要在床上睡覺,愛衛生。還有注意刷牙,不過今天晚了,明早再教你。」亞麗又像是對待小朋友一樣挨個囑咐了:「我就在隔壁,不要害怕,有事叫我。」

「蠟燭就不留給你了,小孩兒不可以玩火。」亞麗囑咐完就關上門出去了。哎,感覺自己還真是一個全方位的保姆。

回到自己房間,鎖了房門。今日換了地方居住,她也睡不着覺,順便開始打坐。打坐的時候感應力就會變得特彆強。她甚至可以感覺到房岳在隔壁的坐立難安。他一定是東看看西摸摸吧。但願,自己從新將他帶回這種秩序中是正確的選擇。

半夜,亞麗發現房岳溜出去了。他在夜晚的速度非常快,亞麗剛發現他已經下了樓。「房岳!!」亞麗的聲音在深夜裏特別響亮和有穿透力:「不睡覺去幹嘛?!!」明顯的感覺房岳愣了一下,然後灰溜溜的回來了。

「趕快睡覺,不要晚上出去打獵!!」亞麗氣勢洶洶道,管教小孩子也不能一味溫柔。果然房岳乖乖的回了房間,沒有再溜出去。

第二天醒來,亞麗也沒有繼續教訓他,而是耐心的教他刷牙洗臉。然後給他安排擔水的任務。這個房子就在水源旁邊,這個任務就不那麼難了。等他擔水完成,亞麗早飯也熱好了。兩人吃了飯,喝了熱水。開始準備一天的活動。

最近都開始下雨了,亞麗也鬧不清楚現在的天氣,問房岳,他也是稀里糊塗,他現在還是不怎麼說話。所以問也白問。亞麗害怕寒冬來襲,所以想儘可能多的準備些食物。

「附近有河嗎?」亞麗昨天從一些民房裏搜出一些釣具和漁網,漁網還蠻結實的。他們住的這裏是山腰,離山腳還有一段距離,一般來說,山腳是會有河流的。果然,房岳點點頭:「遠。」對於房岳說話,亞麗一直是鼓勵的,掏出小賣部找到糖塞給了他:「獎勵。」不過房岳對這些並不十分稀罕。

「半天能夠到嗎?」亞麗追問。好久,房岳才憋出兩個字:「不用。」「那不算遠,走吧,一路上還能看看捕獵的情況。」亞麗將準備好的東西背上,又提了桶,拿上了自己的鎚頭,給房岳拿上鐮刀。因為有細雨,兩人還戴了斗笠,穿了雨靴。

亞麗帶的東西很多,繩子啊,刀啊,還有一些小鋤頭。房岳在前面帶路,但實際上她也進入了一種比較靜的狀態,這種狀態會讓她能夠感受到更遠的東西,輕到風,重到生物。

村子似乎是房岳的地盤,出了村子。周圍的植物看起來都會更加陰森一點。亞麗還是第一次出村子,所以也很小心。不過修鍊了這麼久,她對自己現在的身手還是有點信心的,既然房岳都能在這裏生存這麼久,那自己和他一起,應該是足以應付這個局面的。

房岳在前面走的時候又恢復了四肢着地的習慣,亞麗本想糾正他,但是她不是房岳,她也不能確定這樣的姿勢他會不會更加便捷靈敏,所以有好幾次話在嘴邊她又吞了進來。她也不能完全磨滅他的野性,如果以後她離開了,房岳失去了生存能力,那就更糟糕了。沒有什麼,比活着重要。

跟着房岳在密林里穿梭,原本的盤山公路還能看出些許影子,只是一些落石和斷掉的樹木到處都是。遮蔽著人的視線。房岳偶爾還會為了節約時間走小路。亞麗走了一會兒,身上都出了薄汗。因為是沖着河邊去的,亞麗也沒來得及尋找田地,空了還是來尋下。

一般來說,這樣的山坡會耕種玉米或者土豆這些作物,自己要是找到幾塊田,也免得坐吃山空。 「哈哈哈哈!殺人不眨眼,嚇唬誰呢!」

「他說有合作,我們也有合作啊,不過都是之前的事了。」

「這裡誰不是來求合作的啊,但是保安來求合作,笑死我了!」

身後的狗腿子一邊附和,一邊大笑著。

孟冬嘆了口氣,搖頭道:「胡志,咱們關係也算是緩和了吧,就這麼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你呢,也別惹我!」

「你跟我計較?你配嗎?」

「我還不惹你?惹不起嗎?」

「那個鱉孫攔我!」

胡志一手推著孟冬,推一下說一句,但到了第三句,發現肩膀被人按住了。

大罵了一聲,回頭一看,竟然是阿海,立即彎腰恭敬道:「阿海先生!」

一群人也紛紛彎腰,恭敬喊道:「見過阿海先生!」

周玉蘭被這場面嚇到了,站在孟冬背後,推了推他。

意思就是說,有問題你先擋著。

但是阿海卻無視了所有人,對著孟冬彎腰恭敬大喊道:「孟先生對不起,我來晚了!」

孟冬甚是欣慰,拍著他肩膀道:「說了叫老孟就行,見外了不是?帶我去見伍老闆吧。」

「孟先生請!」

禮儀還是要做全的,這是態度問題,尤其是有這麼多人的情況下。

孟冬看著眾人讓出的位置,身後的周玉蘭見他沒撒謊,推著他就走了。

阿海抬起頭,看著胡志,心想昨天還為你求情呢,現在就來找死,再不處置就是瞎子了。

冷聲道:「胡志,從今天起你被開除了!你們也是一樣!」

胡志如遭雷擊,這變化太快了,有些承受不了,癱坐在地上暈死了過去。

原本的小弟也沒一個人去扶他,紛紛上去求情,阿海只是回頭瞪了眼,就嚇得他們說不出話了。

上了電梯,周玉蘭看著腳下的風景,有些緊張道:「好女婿啊,這公司有你多少啊?」

阿海在一旁回道:「阿姨,孟先生不好俗物,四海集團有他百分之十的股份,下面還有幾個產業是他的。」

孟冬聽到這話,就像是在嘲諷他。

看著周玉蘭不說話,怕是在嫌少吧,他好想說一句,原本是有百分之三十的,被你家老林給打回去了。

這話要是說出來,老丈人今年估計都別想進房間睡了。

周玉蘭心裡一合計,發現算不出百分之十是多少,趕緊問道:「那有多少啊?」

阿海笑道:「現在縮水了,但也有十來個億吧!不過不能輕易挪動。」

周玉蘭聽到這個數字腿都站不穩了,好在孟冬扶住了她。

最頂層的辦公室,伍文言一臉笑容的接待了兩人,周玉蘭左瞧瞧右瞧瞧,這可比林氏集團強太多了啊。

看了半天,感慨道:「我真是生了個好女兒啊!」

突然,話音一轉,立馬問道:「伍老闆啊!你看我女婿在你公司有這麼多股份,能不能給我安排個經理噹噹啊」

孟冬差點從沙發上摔下去了,還是低估了丈母娘的野心啊,一點錢已經滿足不了她了。

「不知周女士有什麼意向的職業啊?」

「最好是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輕。」

「這個還是挺多的!主要我也不知道你適合哪個崗位啊!」

「後勤吧!採購也行,聽我家老林說,這些崗位油水多。」

一個一本正經的問,另一個一本正經的答著,孟冬頭都大了,這要是丈母娘在這些崗位上,四海集團估計也就完蛋了。

以後也是麻煩不斷,還要他來處理,日子還能消停下去嗎?

連忙對著伍文言使了個眼色,他也回了個眼色,表示很無奈。

看著丈母娘做著美夢,孟冬打斷道:「媽,我才那點股份,沒有實權的,咱們老老實實在家數錢就行了!」

聽到這,周玉蘭眼前一亮,問道:「伍老闆,我女婿有百分之十的股份,不知道能不能取點錢呢?」

伍文言笑道:「按理說是不可能的,你需要多少,我取給你。」

「十萬,不,五十萬吧!」

伍文言招手道:「阿海,去財務給周女士提一百萬!」

周玉蘭又驚又喜,連忙起身道:「阿海,我跟你一起去,剛好帶我參觀參觀我公司!」

孟冬汗顏,咋就成你公司了?

周玉蘭走後,氣氛一下子就變了,伍文言給孟冬倒上一杯茶道:「孟先生,之前將你置於危險之中,很是抱歉!」

這才是給股份的原因吧,因為歉意,也因為孟冬能給他遮風擋雨。

「無所謂了,剛好我也有所求!」

孟冬搖了搖頭,倒不怪他,畢竟這邊出事了,他也逃不了,也算是互惠互利了,畢竟之前說要給百分之三十,已經是相當大的手筆了,幫他的相信也不知孟冬一人,還有其他要分出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