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憑你也有這樣的本事。」吞天蟾蜍仰天長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掐滅這隻蟲子再說。

只見它張開大嘴,一枚巨大光球朝羽塵噴了過來。

這光球,羽塵很熟悉,擁有空間吞噬的力量。

但凡被卷進去的人都會被攪碎,魂飛魄散。

而且速度極快,一般人壓根反應不過來。

不過羽塵這一次學乖了,不再傻乎乎得硬抗。

當光球接近的那一刻,羽塵一個華麗的瞬閃,便失去了蹤跡。

緊接著,天空中雷雲密布,一道又一道閃電,劃破天空,朝吞天蟾蜍劈來。

不過,無比恐怖的大雷卻無法對吞天蟾蜍照成太大的影響,只是給它撓痒痒而已。

吞天蟾蜍覺得煩了,便深吸了一口氣,『呼』得便將所有的雷雲吸入了口中。

然後將雷雲逐步消化。

胃口真是相當好。

「陰險小人,你給我出來。」

吞天蟾蜍雖然無比強悍,但面對羽塵這個閃避達人,終究是導彈打蚊子,無法找出他的所在。

吞天蟾蜍冷笑:「你以為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了嗎?」

只見它渾身一抖,牽動周遭的天地靈氣,在大氣中形成無形的巨大漣漪,直衝四面八方。

而吞天蟾蜍全副精神注意著周遭的每一下動靜。

吞天蟾蜍的這一手,正是釋放靈力,化成漣漪波動,散往四面八方。

凡是被漣漪碰觸到的東西,都會被吞天蟾蜍感應到。

果然,漣漪一動,吞天蟾蜍半閉的眼睛立即睜開,望向北方的一處高地。

「找到你了!」

吞天蟾蜍背上噴射出無數黑色的岩漿,那是經過壓縮,威力如同成噸炸彈的濃縮岩漿。

這批岩漿掃過之處,全都被炸成一片焦土。

羽塵的藏身之地成為一片火海。

但羽塵反應很快,施展遁術,又瞬移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卻依然被吞天蟾蜍發現了。

它的防禦圈足足擴散了五十里,沒有任何東西能逃過他的探測。

『啪』吞天蟾蜍一口氣釋放出大量混沌之力,化作無形觸手,朝羽塵打來。

不管羽塵瞬移到什麼地方,都立刻會有無形觸手緊跟而來。

不過羽塵的閃避能力是真的頂級水準。

幾個瞬閃,就避過了那密密麻麻的攻擊觸手,真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就連吞天蟾蜍也訝異羽塵的閃避能力。

這個凡人還真能閃啊。

羽塵精神集中,目不斜視,每一個落腳點,都是精心計算過,踩得非常精準,完美得避開了所有的攻擊。

就連攻擊餘波也無法沾到他的衣服。

幾乎可以說是在夾縫中求生存。

在吞天蟾蜍的傾力圍攻下,他身如飄絮,就像在颶風中飄搖的柳葉,雖然兇險萬分,卻又穩如泰山。

吞天蟾蜍終究忍受不了,一聲咆哮,釋放了絕招。

吞天食地!

「轟」在吞天蟾蜍身上亮起一道劇烈白光,像是一顆熱乎乎的太陽一般照射四方,開始了360度無差別無死角的攻擊。

不管羽塵在哪,都會被攻擊到。

沒有任何縫隙。

你小子不是仗著身形靈活,和我玩閃避?

那你現在閃避一個給我看看?

羽塵愣了一下,想要瞬閃已經來不及了。

吞天蟾蜍的無差別攻擊,直接覆蓋了方圓五十里範圍,羽塵沒辦法瞬移那麼遠。

羽塵已無路可走,瞬間被吞天蟾蜍釋放的白光所吞噬。

以吞天蟾蜍為中心的方圓五十里一下子全都變成了白地。

近衛軍團所處的位置在攻擊範圍之外,堪堪保住了性命。

雖然命還在,但近十萬將士的心裡卻是涼透了。

「不會吧。少主竟死了。」

「那麼厲害的少主都死了,我們還有什麼指望?」

「近衛軍團完了。」

「是我們這群沒用的人拖累了少主。嗚嗚嗚。」

「他是為了救我們才犧牲的。」

吞天蟾蜍雖然成功幹掉了羽塵這難纏的傢伙,但心中卻沒有任何喜悅。

一個凡人竟然將自己逼到了這種地步,這屆凡人難不成都這麼強的嗎。媽的。

然而,讓吞天蟾蜍的更加沮喪的事情來了。

天際間突然傳來羽塵的一聲長笑。

「哈哈哈哈哈,吞天蟾蜍。你的實力縱然能夠毀天滅地。但我以一個分身傀儡換你一條命。這筆買賣不虧。」

吞天蟾蜍大吃一驚。

羽塵遭受了這樣的攻擊,竟然還沒死?

這。。。。。拿分身換我的命?

吞天蟾蜍這才發現,自己因為過度使用力量,身體的融化速度加快了不少。

如今兩條腿已經全部融化了,身體也融化了一半。

稍微動一下,就會有身體零件掉下來。

吞天蟾蜍已經被逼上絕路了。

它這個時候才明白羽塵跑來和它打,其目的壓根就拖時間,消耗它,加速它的融化。

很快,吞天蟾蜍被融為一灘鐵水,再也動不了。

只剩下一個腦袋還在思考。

羽塵和它戰鬥的明明是真身,為什麼會變成分身了呢?

難不成是傳說中【騙天大法】?

能夠一瞬間,將本體和分身做調換。

但這個法術不是已經失傳了嗎?而且只有仙魔雙修才能使用。

難不成這小子還是個仙魔雙修?

『咕嚕咕嚕』吞天蟾蜍的腦袋也化成一大灘的鐵水。

這個疑問,它再也想不明白了。

正如羽塵所說,拿一個分身,換了它一條命。 ,

第905章

宋三喜耳朵相當靈敏。

剛才聽到韓發明在說梅玉貞。

這時站住回頭,又看見韓發明那表情冷傲,彷彿在說:小子,你以為我就不能知道玉貞是什麼病了嗎?

當下,宋三喜笑道:「韓爺爺,我要去採藥,時間緊呢!有些葯,要上午采,效果才好。等我回來,再說梅姨的事吧!」

說完,大步流星,幾閃幾閃,鑽進林子里,消失。

韓老都愣了下,「這小崽崽,居然知道老夫要問他這個?」

韓發明內心失落,暗恨恨,不舒服道:「爸,這小子是不是太飄了?連您老的話,都不聽了。」

「哎~~~不能那麼說他。他採藥要緊嘛!可能,是給玉貞採藥吧!」

「哦」

韓發明也沒屁話了。

於是帶著司機,把車裡的工具什麼的,都搬下來。

中午要在這裡吃飯,所以什麼簡易便攜的行軍鍋灶、調料、帳篷啥的,都帶在車裡的。

這些,都得準備著。

而且,釣魚的東西,也得拿出來備上。

不過,韓發明忙完了之後,倒是感覺不錯。

人少,清靜,山水優美。

陪著父親,在龍王潭邊,坐下來,好好釣著魚。

這一方天地,都是自己的一樣。

感覺,爽!

以前來釣魚,車輛眾多,警衛眾多,天空直升機巡邏,享受著特·權的滋味。

哪怕直升機轟鳴,也還行。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