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趙曉竹使勁兒點頭,然後飛身一躍爬到楊磊身邊,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磊哥,你有辦法,對吧?」

「……」楊磊伸手在趙曉竹豐挺的鼻尖上點了一下,「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趙曉竹趁機顧涌到楊磊懷裡,撒嬌:「教我~~」

「嘖嘖,學會撒嬌了,可以啊,有長進。」

「教教人家嘛,磊哥~~」

楊磊反身把這個還有點青澀的小女人壓在身下,用低沉的嗓音問:「想要會,跟師傅睡,懂這個道理嗎?」

「人家懂呢~~」

「懂就好,看你表現。」

「磊哥,你躺好……」

趙曉竹說完,輕輕把楊磊推翻在床上,然後笨手笨腳的幫楊磊脫鞋子,脫衣服。

再然後是她自己的衣服。

最後,嘗試著用笨拙的技巧來說服楊磊。

好傢夥,真就好傢夥。

這是自學成才么?

不過明顯沒學到家啊,技術太糙。

得多練練。

楊磊控制著自己暴走的衝動,耐著性子充當趙曉竹的教學標本,讓趙曉竹盡情施展她那拙劣的技巧。

半個小時后,捏了捏氣喘吁吁的趙曉竹那又嫩又彈的臉蛋,「不合格,還得努力。」

「哦~~」

第二天一大早。

楊磊起床跑步買早點回去,發現趙曉竹已經醒了,但躺在床上盯著李雨欣送她的那隻手鐲發獃。

那隻手鐲很貴。

有多貴呢?

至少七位數。

是一隻玻璃種的飄綠花貴妃鐲,幾乎沒有瑕疵,只是顏色沒那麼飽滿,不是帝王綠那種通體如一的綠色,而是飄了幾縷黃楊綠。

但就算如此,也是七位數的好東西。

楊磊看過,估價90——120W。

要是能擱到十五年後,絕對能翻一番。 杜建邦和陳院長使勁點頭。

而且,兩人對林漠也充滿信心。

這才是真正的高人作風啊!

跟那些喜歡四處宣揚的江湖騙子,完全不一樣!

林漠拿出銀針,圍著女孩的床走了兩步,突然出手,七根銀針,準確無誤地刺在了她的頭頂和肩膀幾處。

陳院長看得目瞪口呆。

別的不說,單單這下針的手法和準確度,就讓人震撼了。

杜建邦小心提示:「林先生,她傷的是脊椎啊……」

林漠點頭:「我知道。」

「但是,脊椎多年沒能癒合,已經長出凸起骨刺。」

「直接強行接合,那種疼痛,根本無法承受。」

「我要先切斷她的痛感,這樣,才能幫她接上脊椎。」

說著,林漠用一根銀針在女孩的脖子上扎了一下,問道:「疼不疼?」

女孩搖了搖頭,她是一點知覺都沒有。

陳院長不由震撼:「還能這樣?」

「這……這用麻醉劑,會不會方便一些?」

林漠搖頭:「麻醉劑不行。」

「一旦用上麻醉劑,她的血液流動就會緩慢了。」

「而要讓脊椎癒合,得血液快速流動,讓那一部分脊椎迅速生長才能做到。」

「麻醉劑,反而會影響治療。」

陳院長恍然大悟,旋即感慨道:「林先生,您這個方法,可真的是神奇啊。」

杜建邦什麼都不懂,但聽到陳院長的感慨,就滿心激動。

他知道,林漠真不是凡人!

林漠將女孩翻了個身,伸手在她脊椎上按了幾下,確定了位置。

他從身上掏出一個瓷瓶,拿出一顆丸藥,塞進女孩嘴裡。

這是他煉製的氣血丹,是從吳寨回來后煉製的。

氣血丹能夠迅速補充人的氣血,效果極好,乃是治病救人的奇葯。

這女孩氣血兩虧,脊椎很難癒合,必須先補充氣血。

幫女孩吞下這丹藥,林漠便再次取出銀針,刺在女孩後背。

這幾個位置,恰好把斷裂的那截脊椎封住了。

之後,林漠伸手按在那脊椎上,造化訣內力涌動,直接衝進她的身體,硬生生將脊椎那些凸起骨刺磨平。

這個過程是非常痛苦的,但女孩一點感覺都沒有,便是林漠之前下針封住她痛感的緣故。

將骨刺磨平后,林漠便小心翼翼地用內力推動那脊椎,讓脊椎接合在一起。

而後,林漠繼續催動她體內的氣血,讓她的氣血沸騰起來,不斷滋潤這塊脊椎。

在氣血的滋潤下,脊椎慢慢癒合。

一直用了近十分鐘的時間,林漠終於停手。

他擦去額頭上的汗,這一趟,他耗費的內力可不少。

將女孩身上的銀針取下,林漠道:「來,嘗試一下,看看手指能不能動!」

杜建邦和陳院長瞪大眼睛看了過來。

要知道,女孩除了脖子以上,其他部位,早就失去功能了。

現在,林漠讓她動手指,這可能嗎?

只見女孩面色脹紅,好像是在使很大的力氣似的。

而陳院長和杜建邦都直勾勾地看著她的雙手。

過了好一會兒,在他們兩人震撼的目光當中,女孩的手,竟然微微抬起來了一些,手指也動了幾下。

杜建邦和陳院長直接愣住了。

過了半晌,杜建邦突然嚎啕大哭起來:「倩倩,倩倩,你終於沒事了。」

「啊,我這輩子,根本沒想過,你還能好過來啊。」

「老天爺啊,你總算開眼了……」

陳院長則是滿臉震撼:「林先生,這……這真的能動了?」

「她的脊椎,真的連上了嗎?」

陳院長很清楚,如果脊椎斷了,這根本是不可能動的。

既然動了,那說明脊椎沒問題了。

林漠沒有回答,而是再次道:「來,試一試,看看腿能不能動!」

陳院長立馬閉上嘴,和杜建邦一樣,屏氣凝神地看著。

女孩這一次耗費的時間長了一些,但她的腿,終究還是抬起來了一些。

杜建邦再次歡呼,眼淚止不住地涌了出來。

陳院長目瞪口呆,果然不是親眼見到,他根本無法相信,天下還有這樣的醫術!

林漠這才點頭:「她的脊椎沒問題了。」

「不過,她躺床的時間太久了,還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而且,她身上的肌肉開始萎縮了,這個比較麻煩。」

「不過,我會給你開一個藥方。」

「回去之後,你用這個藥方給她熬藥。」

「一個月之後,她就能徹底恢復正常了!」

林漠說話的時候,還在看著那女孩。

此時,旁邊卻突然傳來噗通一聲。

兩人轉頭看去,只見杜建邦不知道何時已經從床上掉下來了。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章節,更快更新。

「老杜,你幹什麼?」

陳院長一聲驚呼,連忙過去攙扶他。

杜建邦卻把陳院長的手推開,他強忍著劇痛,拚命跪在地上,顫聲道:「林先生,林神醫,我……我謝謝您,我謝謝您啊!」

「您救了我女兒,就等於是我救了我的命!」

「我……我所有家產都可以給您……」

「我給您磕頭了……」

林漠連忙跑過去,幫著陳院長一起,把他攙扶到床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