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一切,都是奇迹的一部分!

一路向前,跟著那陳洪,走了約莫半刻鐘不到的樣子。

便送到了一個在道路旁,有著立牌,其上書有種種地名的平台上。

此台狹而長,遠遠望著便極為顯目。

其上種種陳設,看似簡單,實則用心細緻。

一條長長的鐵制長攔,建在了一個約莫三五步長,六七尺高的碩大琉璃屏下。

這琉璃屏,也如『手機』一般,自動發光,有著畫像流動,人像出現。

但教主不太懂的是——出現在其上的女子,塗脂抹粉,花枝招展甚至搔首弄姿也就罷了。

緣何那男子,亦是如此?

甚至,以教主觀之,其上的男子,恐怕比女子的脂粉氣還要多一些,還要纖瘦、陰柔一些。

莫非此方天地,已是陰盛陽衰?

但看著周圍行人的神態和打扮,卻又不像。

「怪哉!」通天教主忍不住的在心中說道:「怪哉!」

近前細看之後,通天教主才發現,這琉璃屏上的男女畫像,似乎是此方天地商賈,為了售賣其貨物而製造的?

其上的文字,皆是稱讚之語。

或言其物美,或言其物優。

皆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通天教主看著,也不說話,只是默默觀察著。

「阿吉……」通天教主正觀察那琉璃屏時,身前『陳洪』就已經說道:「送到這裡就行了……」

「您早些回去休息吧!」

通天教主笑了笑,道:「不急!」

他已經明白,此地就是徐吉與他說過的『公交站台』了。

一個乘坐公交車的地方。

他正想看看,何為『公交車』,以便對這方天地也更進一步了解。

何況……

他眼角餘光,早已經將那些個從一開始就跟在陳洪身後鬼鬼祟祟的凡人的蹤跡瞧得明明白白。

自然,教主知道,這些人定是不懷好意。

大抵,便是此方天地的強人、盜匪一流了。

若在洪荒,這等小人,撞到了聖人法駕之前,甚至哪怕只是稍稍出現在聖人神識感知範圍內。

教主想都不會想,一念之下,就送他們往生輪迴。

聖人座前,不容污穢!

所以,聖人每每法駕駕臨下界,天庭都需要清道,所過之處方圓千里,一切宵小都要清除乾淨,免得衝撞了聖人!

但在這方天地,卻不可如此。

一則,教主乃是客。

哪裡有客人喧賓奪主,在主人家裡指手畫腳的道理?

二則,這肉身另有其主。

教主若是隨意出手,殺傷他人。

承擔因果的,便是徐吉那凡人。

這因果於凡人而言,恐怕是有些重了。

當然,他們若是不識好歹,被那孽障迷了心竅,教主也不介意,懲治一番。

即使肉體凡胎,聖人手段,也非是凡人所可以想象的!

陳洪卻是在心中,歡喜不已。

「仙尊居然親自送我上車……」

「這若是在古代,就是那等禮賢下士,三顧茅廬的至高禮遇啊!」

漢烈祖三顧茅廬,請出那武侯諸葛亮,從而在武侯輔佐下,掃滅群雄,三興漢室。

此事,無論男女老幼,人盡皆知。

於是,陳洪的眼眶都有些溫熱了。

只在心中,暗暗發誓,定要好好的抱住這來之不易的大腿。

將來仙尊哪怕飛升,離開了地球。

他和他的子孫,也將可以因此受益無窮。

等了大約幾分鐘后。

一班公交車,就已經來了。

陳洪看著那熟悉的公交車車窗上貼著的銘牌,轉身對通天教主道:「阿吉……我的車來了……您就不必再送了!」

通天教主看著那輛,頗為粗獷的兩層鐵車,緩緩的停靠到平台之前。

車門緩緩打開,有著行人從車后的門走下來。

也有著行人走向了前方的門。

此車居然是上下分開的車門!

通天教主讚許了一聲,便對陳洪道:「那你小心一點!」

「嗯!」陳洪感激的點點頭。

通天教主便看著對方,從前門走上前,然後從身上拿出了一張徐吉說過的『一卡通』在那車門前的一個長方形的小小物件上輕輕一刷。

滴的一聲,便算通過了。

通天教主看著,隱隱有些觸動。

「公交車……公交車……」

他咀嚼著這個名詞,心中已經明了。

公共交通車輛嗎?

不錯!

教主喜歡!

甚至比『手機』還要喜歡一分。

望著那『公交車』轟鳴著消失在道路盡頭,通天教主便回過頭去,沿著來時的路,向著徐吉所住的地方走過去。

路過一個巷子口時,他稍稍扭頭,看向了那幾個在巷子里,一副若無其事模樣的男子。

他們看著,倒是比教主見過的此方天地凡人要精壯許多。

身體似乎也頗為強壯。

那些人見著自己被教主發現了,索性也就不再掩飾。

一個個的走了過來。

臉上都帶著些凶色。

為首之人,更是輕輕解開了上衣,露出了那紋在身上之物。

教主瞧了一眼,就忍不住搖頭。

那人胸口,似乎紋著一頭猙獰的鬼物。

他還動了動胸口的肌肉,讓那鬼物隨著肌肉抖動起來。

但是……

通天教主其實想告訴他。

凡人……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找死?

紋身,最初乃是巫族之法。

巫族祖巫與大巫們,斬殺那真龍、鳳凰、麒麟,乃至於妖神之後。

便取其真血,將其刺於族中後輩身上。

以此奪取那些被斬殺者的神通、術法,為巫族所用,彌補巫族不修神通的弊病。

自然,此事因果極大!

殺人者,人恆殺之。

巫族獵殺這些先天生靈,自然要被先天生靈反撲。

尤其是妖族,豈能善罷甘休?

巫妖大劫,有一部分就源於巫族這番行徑。

巫妖大劫后,人族與殘存的巫族、妖族競爭天地主角。

彼此廝殺甚烈。

但學習交融的也很快。

人族便從巫族學會了這刺靈之術,並做了改進。

這紋身,便從殺人取靈,變成了供奉。

以鬼神之影,紋於肉身。

作戰之時,與鬼神交感,得到鬼神之助。

自然,自身也將成為鬼神的爐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